【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第二天一路向西,车在大山中穿行,车里放了藏语的通俗歌曲。益西在后排如数家珍说这是谁谁的歌,这人在藏族地区有多少粉丝,红透了半边天,我说“听不出好在哪,不过我有点儿能理解康珠说的了,她说听汉语歌都一个调。”

“就像吃饭口味一样,这东西都得从小培养,有的甚至是娘胎里带的”益西说“我刚会走路时就要骑小马,谁也没教我我就会了”

像所有藏族司机一样,次江开车生猛,前后左右的车都躲着他,我劝他悠着点开,他说没事。

“出事你就不说没事了,我去年来理塘路上,亲眼看到藏族司机在平路上把车开翻了,你别总让我提心吊胆行吗”我敷了面膜,不断拍着脸。

“你不是最喜欢冒险吗?”次江腾出一只手来摸我的头“咱们开到下面空地上飘一把怎么样?”

“越野车也能玩漂移?”我看了一眼脚下,路基比下面的草场高出五六米。

“没问题”不等我们同意,次江直接把车开了下去,在我和益西的惊叫声中车连续转了好几个圈。

车停下来,次江打开门走到外面,冲着天空大吼了一声,我隐约觉得次江的心事仍未放下。

上车之后益西趴在我椅背上说:“达娃,你还不知道吧,他十四岁就开车了,确切地说是开拖拉机,大草原上是最好的练车场,拖拉机都能漂,就靠这技术,吸引了好多姑娘”

“是吗”我说

“看来是花花公子嘛”

“你听益西瞎说,我的初恋可就是马赛啊,其他女孩沾都没沾过”

次江今天提到马赛的时候语气明显轻松了,我纳闷地看了他一眼,他神色如常。

到东达山垭口附近,天气阴沉下来,我们的车拨开浓雾缓缓前行,牌子上标明海拔5008,会车时对面车灯晃在我和次江的脸上,次江微微蹙着眉头,我眼睛不敢往下看,他看出我的紧张,把车停到垭口透气,外面狂风怒吼,经幡在大风里像五颜六色的火焰跳动。

他还是要牵我的手,我嬉笑着跳开了:“从现在开始,禁止一切肢体接触”

他大声说:“现在把你抛到空中,你会不会像风筝一样飘起来”

“你当我是鸟人吗?”

“要不要试试?”

“不要!”

他不听我的,径直朝我走过来,一手抓我的领子,一手撑在我小肚子上,像举鼎一样把我举了起来,我抓挠他,让他放我下来,他用鼓励的目光看着我说:“你放松,把手伸开”

我被他怂恿地跃跃欲试,缓缓地打开手臂,一阵风从左边袖子贯通到右边,手臂竟然有了浮力似的微微的飘了起来,我兴奋得看着他,大笑着。

“真的飘起来啦”我说。

“好不好玩”

“嗯”

“我放手了啊”

“啊,不行”我赶紧抓住他的胳膊。

他笑嘻嘻地把我往空中一抛,然后稳稳地接住了,像抱孩子一样单手抱着我。我搂着他的脖子,把他的脸使劲儿埋到我胸口。

“啊,你要闷死我了”他把我放下来。

我们手牵手在风口处略站了一会儿,又手牵手回到车上。

“要下雨了”益西说“抓紧时间赶路吧”

回到车上没过多久,我开始犯困,脑袋胀,隐约想吐,再一次感觉体内有两个心脏,我以为是高反,后来回想,那是我和次江的孩子在暗示自己的存在。

过了一会儿,次江看出我的不对劲,停下车让我和益西调换位子,躺到后排去休息,我已经走不动路。

次江抱起我,把我放到后面躺下,不知道是生病时情绪脆弱,还是想跟他撒娇,我拉着他的手不放,他索性坐到后排搂着我,我在他怀里感到安全,温暖,略睡了一小觉,后来就一直半睡半醒,很困,却舍不得继续睡,贪恋

他的怀抱。

那之后几乎都是益西开车,翻过业拉山口,下到怒江下坡道,过著名的七十二道弯,当年还是碎石路,浑浊的怒江穿山谷而过,在山道不同方位,时隐时现,益西头一次开这种路,次江要换下益西,益西笃定的说自己能行,把着方向盘不松手,拗不过他,只好提心吊胆一路发憷,我紧紧搂着次江,不断提醒益西慢点开,渐渐的,我发现自己不害怕了,要是车翻了,是和次江一起死啊,想到能和他一起死,对死亡竟然没有了恐惧。

“像摇篮一样,晃来晃去的”我放松了身体,闭着眼睛在次江怀里呢喃着。

“不害怕?”次江在我耳边问。

“不怕,大不了和你一起玩儿完”

次江抬起我的下巴,皱着眉头看了我一会儿说:“答应我一件事啊”

“嗯”

“不论遇到任何事,不要轻易想死,你说得对,活着挺好的,看看这祖国大好河山啊,多美啊,哪怕是活的像死了一样,也得努力活着”

“哦,这你就不用担心我了,我最怕死的了,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你这家伙脑子不正常,说不定哪天就又想不开了”我也捏着他的下巴说“你也答应我一件事,从今以后,做牛做马也得赖活着,死什么的别挂嘴边,不吉利”

我们的目光带着爱和嗔怪对峙了一会儿,次江笑了一下,败下阵来,眼神落向别处说:“知道啦”

“嗯,这还差不多,还指望你给我当移动血站呢,省的我以后缺血了还得买别人的血,我打个电话你就得给嗖嗖嗖输过来”

“流量太大了啊,电话线能挤得下吗”次江说的时候一脸认真,让我和益西都乐了,我第一次发现次江有冷幽默的一面。

后来发生一个助人为乐的小插曲,没想到会因此改变次江和益西两个人的命运。事情也很简单,怒江峡谷谷底,两边山石很松,经常容易发生塌方,经过一场雨,这倒霉事就被我们赶上了,好在我们没有被埋在塌方区,有一辆挂了军牌的越野车就不那么好运,整个被埋了进去。

一切就发生在我们眼前,先是副驾驶座的玻璃被碎石砸了,接着车顶被砸的凹进去一大片。

我们是这辆车之后的第一辆车,所以看的真真切切,次江把车停下,让我呆在里面别动,自己迅速跑过去查看情况,这会儿山上还在往下面落石头,我喊他回来,他头也不回。

益西也要去,我抓住他说,你别去了,太危险,他一脸焦急地说里面肯定有人伤亡,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想让次江回来,又怕耽误那车人的命,揪着心在车上紧张观望。

后面的车纷纷停下来,有人出来远远站着看,也被车上人叫回去,有人开始打电话求救,信号太弱了,时有时无。

次江和益西扒开碎石泥土,从车里弄出两个人来,都穿着军装,其中一个头部流血,尚能站稳,还有一个年纪大点的,身上没什么血,坐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时候山上有大石头快落下来,我打开车门冲他们大喊快回来,我身后有人也在喊他们回来,次江抱起那年纪大点的人拔腿就跑,益西和头部流血的年轻军人跟在后面,刚跑回来没有五分钟,大石头落下来把车彻底压扁,接着推翻到怒江里去了。

我一车一车问有没有大夫,下来一个女生,说自己是医学院的学生,还不是大夫,我赶紧把她带来,她简单查看了伤势,说那人可能腿骨骨折了,再一看那人,嘴唇泛白,问他疼不疼,他还摇了摇头说没事,不断做深呼吸。

年轻一点的就说要背他回兵站,次江问兵站有多远,年轻军人说大概五点三公里。

“我背他去,再把抢修车带回来”次江说。

“我跟你一起去”年轻军人扶着车轱辘站起来。

次江只冲我点了一下头,背上那人就走,年轻军人说什么都要跟着。

次江手脚并用爬过塌方区,年轻军人在后面扶着,过去之后就再看不到他们身影。

医学院学生陪着我和益西焦急的等待,聊天中得知她叫李格非,其实是学心理学的,同宿舍的姐妹有外科的骨科的,知道点皮毛。

益西就向她咨询自己的病,她说益西的问题不严重,抓紧治疗完全可以变好,两人一来一去聊的很投机。李格非个子瘦高瘦高的,短发,戴眼镜,小眼睛,小嘴巴,皮肤很白,她看益西的眼神有几分信赖和崇拜,两人站在一起还挺般配。

次江回来的时间比我预想的早得多,只过去半小时左右就看到他了,过塌方区的时候侧着身脚步飞快,跑到近处才发现他满头大汗。紧接着就听到塌方区对面有工程车轰隆隆开起来的声音。

“这么快,你是不是半路上遇到工程车了?”益西递给他一瓶矿泉水。

“速度超乎想象吧”他把水从头上浇下来“我还可以再快点,怕那小伙子跟不上,不过他也牛的很啊,头破了还能跑那么快”

“喂,你怎么不过来和我打招呼啊”我一直站在车门边上,微笑着看着他,他把矿泉水瓶朝益西怀里一塞,磨蹭过来说“我怕你骂我”

“骂你干嘛,我在你心里原来这么小家子气?”

“当然不是”他要抱起我,我把他推开说:“禁止一切肢体接触!”

“你拿什么禁止啊”他还是抱起了我,我忍不住在他额头轻吻了一下。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