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耽误了两个多小时,到然乌湖已经是晚上9点。初看之下觉得是一面并不太大的湖水,实际上面积有22平方公里,在西藏,任何事物都大的没边,这湖也就显不出大了,然而却缓解了一路总看连绵大山的审美疲劳。

这湖地质构造上属于高山堰塞湖,大山角力撕开这个敞口,经过沧桑岁月,由荒芜变得绝美。

横卧湖边有一脉雪山,星幕低垂,山的腰线以下是森林,此刻黑黢黢的看不分明,一弯月牙斜挂在山腰处,给森林增添几分神秘诡异气氛。山脚下有草场,尽管是夜色笼罩,仍然可以看出原本的碧绿,藏式的低矮房屋和青稞田沿着湖水一侧铺排开来,牛羊马匹此时挤在圈里安寝。

车沿然乌湖一侧行驶,益西把速度降下来,缓缓而行,不敢惊动这里的一切似的。

本打算找一个藏式民宿投宿,没有房间也没有床铺了,老板说可以去然乌湖边宿营,他们可以出租帐篷睡袋,我们用半分钟商量了下,自己有睡袋,租一顶帐篷就可以,益西坚持要在民宿打地铺,我和次江去湖边扎营。

在民宿简单晚饭后,次江跟老板租了一匹马,带着宿营装备往湖边缓缓进发。我坐在前面,把头仰靠在次江的肩膀上,次江裸着一侧的肩膀,胸前层层叠叠缀着链子,眼神深邃望着前方,鼻峰陡峭孤悬,与这诡秘景色倒很相配,月牙就挂在他的肩头。

这一幕似幻梦,又切近真实,次江的身体和我的紧贴在一起,呼吸声就在耳畔。

他起先一直冷峻地看着前方,走了一会儿,忽然把马停住,双臂交叉箍紧了我的身体,把脸贴在我脸上,阖着眼睛发出闷闷的一声吁叹。

我反手拍着他的脸问他怎么了。

他低声说“每次最幸福的时候,看到特别美的景色的时候,都能忽然想到马赛,一想她,心口就闷,喘不过来气”

“一年多了你还没走出来”

“怎么走的出来,是你你会没心没肺的幸福吗”次江难过的说。

“是啊”

后来他去支帐篷,整理睡袋,我在然乌湖边坐着,静静望向对面雪山,陷入一种物是人非的感慨,每个人来到这里带着自己并不新鲜的心事,很快就走完短暂的一生,而山和水千百年来如如不动,就在这里,看尽所有故事。

“傻看什么呢?”次江支好了帐篷走过来坐在我旁边。

“看时间”我幽幽地说“你看这些山和水,时间对他们多慷慨,从出生到长成这么美,动不动就花几万年,几千年,甚至几亿年,人呢,生命转瞬即逝,根本不值一提,像浮游生物一样,只活二十四小时似的,做点什么好像都不够,有人花一生搞明白一个问题,这就已经很不错了,更多人连半个问题也搞不明白,人都说四十不惑,可现在的人晚熟,基本要推迟到五六十岁刚刚不惑,这就差不多走完半生了,前半生要是犯了错,也就基本已成定局,没时间重活一次,生命真是太严苛了,年轻时候还真的不能太盲目地活,否则一生都会为此买单,到后悔时也晚了”

“呵,人真奇怪啊,有人看到生命短暂就要特认真去活,有人就会不当回事,随波逐流,浑浑噩噩”次江抓起一枚圆圆的小石头丢到湖面上,湖面的波纹扩散开来。

“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就挺浑浑噩噩的,去年之前我都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可是遇到你以后,整个人变了”

“理性,你和齐磊都喜欢提这个词,你们那么崇拜理性吗?”

“那小子说,你不理性,理性就会惩罚你,我现在有点明白了,当初该收敛对你的感情,不论从道德上还是感情上,我都应该这么做。”我把目光从雪山那边收回来,抓起一把草懊恼地抛向空中。

“后悔了?”次江看着我。

“有点儿”

“最怕你说后悔了,能给你的也就这么多,你还彻底否定了”

“也不是,就是觉得自己,很失败,才发现很多事不是认真努力投入就有回报的,没准得到的是相反的,越认真越。。。”

“别说了”次江的声音潮湿。

“其实也没事”我压着心头酸涩,淡淡地笑着说“失恋而已,谁没失恋过”

这时候次江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拿起来看“这里居然有信号,搜狐还给我发新闻呢”

“啊,躲到哪都躲不掉现代信息轰炸,我早就退订所有新闻了,不关心,讨厌被媒体掌控思想和生活”

“就是,一天到晚乱七八糟,片刻安宁也没有。”

“我们隐居吧”我说。

“好啊”

“隐到哪呢?连这里都有网络”

次江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

“上天”他说。

“还入地呢,天地之间就没地儿可去吗?”

“主要是心里,心乱,去哪都平静不了。”

“怎么个心乱法”我俯下身,摸着他的心口,头发垂落到他脸上。

“现在就乱了”他把我的发梢咬在嘴里,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我的心也乱了一下,那一瞬间把隐居的想法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

他把手放到我胸口“你呢,也乱吗,心跳”

“哪有”我口是心非得说着,还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

“没有吗”他解开我风衣胸前的纽扣,手缓缓滑进去,我的身体传来酥麻感,胸口按捺不住地起伏着,他冷静地看着我,手上逐渐用力,我觉得自己被审视,被拿捏,一丝受侮辱的感觉涌上心头。

“放开”我轻声说。

“就不放”他又用力握了握。

“疼”

“有我疼吗”他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自己心口,脸上没有明显的表情,却给我一种严肃忧伤的感觉。

在黑暗中对峙了片刻,他猛的加了一把力道,要将乳房捏碎了。

我低低地发出一声呻吟,想直起身躲开他的掌握,他的身体像是被我吸了起来,随着我起身他也坐起来并把另一只手箍在我腰上,两只手一起用力把我往草地上按,我只用腰来抵抗着,撑着自己不倒下去。他来吻我,我扭头躲开了“禁止肢体接触的”我说。

“拿什么禁止”他把手从胸口拿开,开始解我衣服上的其他纽扣,并沿着脖子一路吻下去。

“再这样我也要疯了”我说“你就不能有一晚消停”

“不能”他稍一用力就把我按了下去,我的上半身和小腿贴在一起。

“真软,练过瑜伽吗”

“疼,腰快折了,腿也快断了”

“帮你锻炼身体”他按住我的双手,带着我伸展开来,然后把身子轻轻压在我身上。

“是不是很舒展,浑身轻松”他嘴角微微扬着,得意地看着我。

“快死了,骨头要断了”

“在死之前要让你死一次”

“什么?”

这个姿势让浑身的血液都拥到头部,脑袋里,耳朵里,血流声嗡嗡作响,我听不清他的话,只觉得他的某个地方咯得我生疼。

“把自己交给我”他在我耳边说“把我当成你的主人”

“在对我念咒洗脑吗”

“是啊,我想让你绝对服从我一次”他专注而深情地看着我“现在叫我的名字”

似乎他的眼神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每次看到都会莫名想要服从。

“次江”我的声音柔软的自己都无法相信,像一种叹息,心里的悲伤和喜悦化成泪水,缓缓流过脸颊。

他松开双手,吻着我的眼睛,轻轻托起我的腰,让我直起身体,然后他也与我面对面跪着,解开藏袍的腰带,去掉自己颈项间繁复的项链,再来脱我的的衣服,他的眼睛始终看着我,我刚想阻止他,就被他眼神中那种,非要如此不可的执拗打败了。他继续褪我的衣服,手上有些不知轻重起来,急躁的差点想要撕开。

“真的到此为止吧,我们只是互相需要对方的身体,这是爱的表象”我说。

“什么爱不爱的,今晚只想放纵自己”他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拖到地上,抽掉皮带指了指我说“你敢反抗,我就敢抽你”

他的态度刹那间激怒了我,我又想起他和央金那晚的事情,耻辱和心碎的感觉再次来临,我把他的皮带抢过来朝他身边的草地上抽了一下“你敢对我乱来,我也对你不客气,现在往后退,数到三,不退我就抽你”

他压根没有理会我,揪着我的领子就要撕开衣服,我把心一横,扬起皮带朝他肋骨上抽过去,他下意识去挡,皮带就抽在他的胳膊上,发出很脆一声响,他不敢相信似的看着我,我也用冷冷地表情回敬他,并把皮带在手腕上缠绕了几圈防止被他夺过去。

三四秒钟的停顿后,他猛然扑到我,开始咬我的嘴唇,我想推开他,胳膊刚抬起来就被他背到身后,他要从我手中夺过皮带,我拼命地攥住,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手已经被他绑在了身后,当我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站起身,开始脱他的仔裤。

“你到底要欺负我到什么时候!”

“到死”

“那你怎么不去死啊”我扭动身体想要站起来。

他把手上的仔裤重重摔在地上“先弄死你再说”,他朝我压下来,藏袍披在他的身上,像一床被子盖住我们,我瑟瑟发抖的身体倒暖和起来。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