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那你轻点儿”我不想再做无谓的挣扎,越过他的肩头呆呆地看着夜空。

“怎么不发狠了?”

“狠不过你,你是畜生,我不和畜生一般见识”

次江笑了一下,轻吻了我的唇“和男人比狠,真傻,早认输不就好了,其实我也不忍心,但是看你那样就来气,好像我是强奸犯似的,你不想要?”

“不想,一想到你和央金就恶心,你现在非要的话就是强奸犯”

“口是心非,有那么严重吗,那你还有7个男朋友呢,我怎么没嫌弃你。你用女色勾引我,我也被你强奸了,我的意志力被你强奸了”

我很想笑,为了表示严肃一直绷着,可是实在绷不住了,扑哧笑出了声。他也笑了起来,手脚并用地搂着我,叹了一口气说:

“哎,居然忍心抽我”

“别废话,快把我手解开”

“不,我早就想把你绑起来了”他手肘撑在地上,托着脑袋“哎,再叫一声我名字,就像刚才那样”

“休想”

“叫不叫”他把身体重重压在我身上,我的肩周一阵酸疼,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不是这样叫,是叫我名字”

“你变态不变态啊,我疼死了,快放开我”

“不叫我就不放开”

“叫不出来,现在只想打你,你有种一辈子别解开,解开我挠死你”

“唉,最难调伏枕边人啊,刚才叫的我浑身都麻了,不知道怎么弄你是好了”

“恶心,流氓,一天到晚精虫上脑,早晚死在女人身上”“嗯,就想死在你怀里”他眼含笑意吻我“你说分手以后还会想我一阵子,是什么意思,是不是爱我一阵子的意思啊”

“不知道”

“那你会爱我多久”

“说了不知道”

他毫无预兆地进入了我,我的身体深处传来一阵痛,一阵酥麻“现在知道吗”

“不知道”

“现在呢”他抵近最深处,我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再出声,他负气般地缓慢撞击着我“会爱我多久?说”

看着他自负的表情,我又有了些逆反心理。

“不爱你”我望着星空,轻飘飘地说。

他压根不信地笑了一下,解开我手上的皮带,扔到一边,抱起我走进帐篷,然后我们痴缠起来,他似要把所有生命力和爱都传递给我,我们的身体在汗水和爱液里融化,呻吟最后变成了哭泣,两个人都几乎窒息。

“林达,达娃”结束后,我们躺在睡袋里,他闭着眼睛咀嚼着我的名字,似有似无的笑了一声。

那是我们的最后一次,第二天次江就做出了出人意料的举动,他跳了雅鲁藏布江。

关于次江跳雅鲁藏布江的事情—–确切的说,他是一步一步走到江心去的。

第二天从藏家民宿出来,益西满脸兴奋地说,昨晚有两个女孩给他发短信,一个就是在芒康遇到的梁婷,一个就是医学院女孩李格非,梁婷约他成都见面,李格非跟着

一队驴友就住在前面的不远处的藏家乐,说是要去徒步雅鲁藏布江大转弯,然后去南咖巴瓦峰大本营露营。

益西非要离开我们,跟那女孩一起去,次江说什么也不放他走,他说一定要把我送到拉萨,益西说有你不就行了吗,反正没多少路了。

我也劝他,益西好不容易找个靠谱的,你就让他去呗,大不了我们慢慢开嘛。

他说不行就是不行,还叫嚣说绑也要把益西绑在车上,两个人差点打了一架。

后来才明白他是怕他死了以后,我会没有人照看,有益西在他能放心一些。

当时我们都搞不明白他到底怎么了,最后我提议折中,我们先送益西去徒步,然后再回来。

于是我们的车,跟在李格非所在的大巴车后面,益西一路唱歌,情绪高涨。

我和次江也愉快起来,我喂他薯片吃,停车休息的时候,他蹲在地上,我走过去重重趴在肩膀上,他就站起身背着我,和人说话的时候也没放我下来,我说他像背着孩子的妇女,他还哈哈大笑了。

那期间我又吐了一次,也没吐出来什么,只觉得是高反,没当回事。

益西鼓动我们也去徒步,说“就四个小时,很轻松”

我有点动心,次江说“随便啊”。

就那样,近距离看到了雅鲁藏布江,距离近到,就在脚边。那是雅江的一处小拐弯,也是马蹄形,江水雪绿雪绿的,看起来就冰冷刺骨,江中的巨大岩石被冲刷的无棱无角,表面看去像是一片浅滩,其实深不可测,南咖巴瓦峰在江边威严冷酷地矗立着,皑皑白雪覆盖着青黑色粗粝的山体,顶峰却被浓雾包裹着。

队员们都很兴奋,站在江边拍照,驻足感慨。“这就是传说中的雅鲁藏布江啊”有一个看起来活跃的男孩子,脱了

鞋子,把脚伸到水里涮了涮“好了,以后我可以告诉别人,我在雅鲁藏布江洗过脚”

“真得瑟,江水很深的,你小心点”另一个女队员说。

“多深?看着挺浅的啊”

“最深的就是这一段了吧”另外一个队员插话。

益西脸上沉了沉,走到一处开阔地,对着雅鲁藏布江跪了下来,然后缓慢而虔诚地磕了三个等身长头。

“雅鲁藏布江,我们藏族的母亲河”磕完头后,益西站起来大声说,他的声音几乎被咆哮的浪涛声淹没。

这一举动让其他的汉族队员颇为震动,刚才那个在江里涮脚的队员脸上也有尴尬神色。李格非一直跟益西形影不离,在益西说完上面的话之后,她也学着益西的样子跪了下来,磕等身长头,有一半的队员在他们的感染下,都对着江水磕头或者鞠躬,场面开始有几分滑稽,到后来颇为感人。

我看了一眼次江,他的眼睛里含着泪水,看到我在看他,他就紧紧握住的手,微笑了一下。

“有的人死后用水葬,所以,很多祖先的灵魂都在这里”次江说。

在江边驻足凝望,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在大家都已走远之后,次江拉我到他怀里,静静地拥抱了片刻,像某种仪式。

一路上,益西和李格非在前头打打闹闹,我和次江手牵手走在后面。领队在我们身边讲解着,说南咖巴瓦峰的汉语意思就是刺破天空的长矛,是藏区最雄性阳刚的一座山峰。

“还有一版本的传说呢”另一个队员说“说是对它对面的加拉什么峰,做了什么错事,被罚到这里,所以山顶终年被云雾缭绕,不能露出真容,好像只有冬天看到峰顶几率大点儿”

次江忽然停住脚步,弯了腰,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

喘了一口气。

“把你手机给我”他说。

“要手机干嘛,又没信号”

“给我”

我狐疑地递给他,之后几分钟他一直在编短信,不让我看,我说你这给谁发啊,又发不出去。

他并没有理我,还是不停在按键。

中间休息了一次,队员们拍照留念,叫次江过去一起拍,他就是不去,说可以给我们当摄影师,我注意到他拿相机的手在抖,拍完之后我握住他的手说:“你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他给了我一个笑容。

其他人上路了,招呼我们跟上,他牵着我的手站了一会儿,就让我先走,我说我等你呗,他说“撒尿你要参观吗”。

我说那你快点啊,他说嗯。

然后过了两三分钟也没来,我溜回去找他,就看到他已经站到江水里,我叫了他一声,他回头看了看我,接着快走了几步,等我跑过去时,他已经被江水带走了,有参照物的时候才发现,江水速度奇快,这参照物就是次江的身体。

手机被他放在路边一块石头上,我张大了嘴巴,下意识看了一眼大部队的方向,瞥见南咖巴瓦峰露出了峰顶,大家欢呼的声音传过来,没过几秒峰顶又被云层遮盖了。

我腿部软了一软,跪在路边,只觉得下身有温热液体流出。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