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半年以后,我又梦见这个画面,忽然间惊醒了,在黑暗中辨识了好一会儿,才知道是在自己宿舍里。打开灯,在屋子里走了几圈,不知道要干什么,拿起手机翻了好多电话,也不知道该给谁打。

沙发上,衣服帽子化妆品堆在一起,那时候我的生活总是这样凌乱。

习惯性地在草稿箱里翻出次江的那条短信:“早在第一次和你说分手的时候就在酝酿这件事了,一直下不了决心,最近我左思右想,这笔债必须还,活着再怎么样赎罪都是借口,带着这件事和你相处,对你也不公平。”

我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在拉萨的医院里躺了一周,那天,正在打点滴,脑子里心里塞了许多大石块一样,沉甸甸的,闷闷的,忽然就接到一条短信“是我,我还活着,两次都没死成,我也想明白了,这一生注定要活着来偿还,既然这样,我就认了吧。我去当兵了,野战部队,你好好过吧,别为我再掉一滴眼泪了,不值得”

那时候益西和李格非陪着我,看完了短信,我跟益西说:“次江没死”

“我知道,昨晚接到他电话了,他本来不想告诉你,让你以为他死了,你就能死心了。我让他好歹告诉你一声,没想到他连电话也不给你打,就发短信,太过分了”益西拍着大腿,愤愤不平。

“你们编来骗我的吧”

“怎么可能呢,我对天发誓”益西说“我昨晚也吓一跳,还以为见鬼了,后来想想次江会游泳,这家伙命也够大,听他语气现在身体也挺虚弱的”

“那他知道我流产了吗?”

“哦,不知道呢,没敢告诉他”

“那你用我手机给他回:我流产了”

益西发过去之后,久久没有回音,大约等了两个小时,我说:“他死了”

那时候,我并不确定他到底活着还是死了,从短信的语气看,像他,可是没有见到他的人。

益西替我抱怨着“他这是干什么啊,我真想找到他暴揍一顿,就是找不到他在哪”

“呵,他一直爱的都是马赛,现在和马赛团聚呢,还带着我的孩子”我向心而悲,所有眼泪都在往心田里倒灌,脸上神情却不显多么难过。

李格非看到我愣愣的样子,反倒流了泪,她说益西把事情告诉她了,她还说“我觉得次江还是爱你的,他只是对马赛有愧。。。”

我当时就发了火,没让她把话说话,就把床头柜上的东西全部掀翻,花篮水果搪瓷缸子,叮叮咣咣散了一地,还觉得不解恨,拔掉打点滴的针头,跳下床把搪瓷缸朝墙上砸,憋了一周的情绪这才爆发出来,哭到无法自持。

益西一直在劝我,李格非说让她哭吧,谁遇到这事都会这样,很奇怪,听到这话我立刻就不哭了,擦了擦眼泪,坐回床上,对益西说:“我要出院”

此后,我就回到学校继续读书,像大家一样,吃饭睡觉运动泡图书馆做课题,就是偶尔会莫名其妙哭起来,有时是一早上起来就开始流眼泪,有时候走在路上心慌气短,每当这种时候,我就请假去北京周边的大山里找个农家院住下,看看山,看看水,有时一看能看一下午,这样,住个十天半个月就好了。

齐磊和另外一个女人谈了恋爱,是一个北京女孩,经常来学校找他,见到面他也就只是和我点个头,最多简单寒暄两句。

一年后有一天下午,齐磊到我宿舍来找我借钱,说是妹妹得了白血病,我说怎么不问你女朋友借,他说“因为这件事想和她吹了,我妹的病其实治不好,女朋友家不把钱借给我,我能理解,但是心里过不去这坎,作为家里的长子,必须倾尽全力,哪怕能多延续一秒也好”。

“其实,你女朋友家挺理智的,这事儿的确是赔本的买卖,把钱借给你就不得不嫁给你了,嫁给你还得和你一起还钱”我说“傻子才愿意呢”。

他坐在椅子上,垂头丧气眼睛通红的,他说“那算了,我再找别人借吧”

我还是把钱借给了他,拿出一张存折推到他面前“你自己取去吧,密码是我生日”

“五十万,你有这么多钱?”他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也是,次江家有钱嘛”

“那是我卖牦牛挣来的钱,所有牦牛的全部身家”

“怎么不继续养呢”

我靠在宿舍门上笑着说“次江,死了,我还养牦牛干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体会到次江当年说马赛死了时,那种平静表情下的心如刀割。

那天晚上,齐磊给我发短信“要是还不上这钱,我能把自己卖给你吗?”

“我不做赔本买卖”我回。

秋天我独自去了拉姆拉错,虔诚的煨了桑烟,观了湖,可惜什么也没有看到,如果非要仔细琢磨的话,湖面分成蓝色和绿色,有一道不太清楚的分界线,但究竟是不是某种暗示,我等俗人恐怕到死也弄不明白了。拉姆拉错海拔5200多,我缺氧的厉害,那次我有经验了,随身带了小瓶氧气罐,不舒服就喷几口氧在嘴里。

看到天上有苍鹰,它以一种巡视自己领地的威严和优雅滑行过去。我想,如果次江已经死了,那一定就是他的魂魄,于是我对着鹰伸出中指。

四个月以后,齐磊在寒假期间去了理塘,打听到次江确实没有死,在野战部队当兵,一直没有探亲假。

他给我带回一个铁盒子,说是里面有给我写的信,还有我的照片,我打开来看才知道,那不是给我的,是给马赛的,照片也都是马赛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几乎每一张都是笑着的,有几张笑的眼睛只留一条缝,脸颊红彤彤的,那是她和次江一起过生日,照片背后有一行用紫色水笔写的小字:我和次江小乖是同年同月生的哦,句子结尾处画了一个心。

“我能把自己卖给你吗”齐磊又问一遍。

“你明明知道这女孩不是我”

“是啊,就想告诉你事实”

“那我知道了,你走吧”

他又给我看了他手机里的照片,是央金抱着她和次江的孩子,央金还是喜欢低着头。

那孩子的眉目确实很像次江,我不由自主地抚摸那张小脸,眼泪实在忍不住了,在齐磊面前哭了出来。

“能吗”齐磊问了第三遍,试探着来搂我。

“我操你大爷”我在他怀里哭着说。

“我没大爷”

晚上,我买了二锅头和鸭脖子,坐在床上吃喝,准备好心情以后,打开次江给马赛的信,他在信里写道:理塘的冬天真冷,草场雪山,都白了,一个人走在白皑皑的天地里,感觉快被大雪山压扁了。

在我们这里,人烟少,交通也不方便,到了夏天路上就有泥石流,到了冬天就觉得快过不下去,真是终极的孤独啊。

不过现在好了,一想到你,心里就有一团火,快把自己烤化了。有时候我站在铺满白雪的露台上,一边喝酒一边对着大山吼情歌,我妈说我疯了。

你呢,在家有没有想我。

告诉你个秘密啊,昨天晚上我想着你。。。。。。你知道的。太渴望了,太想了,可是你也太固执了。

害得我忐忑很久,还在佛前祷告。算了,这件事不说,说了就有点烦。

昨天拍了雪景,本来打算手机传给你的,但是自我感觉拍的太好,把照片冲洗出来,随信附上。

也可能信走的比我还慢,到你手上的时候,我们大概已经开学了,到时候就一边搂着你,一边欣赏照片,给你详细讲讲每一张照片上的风景,等以后你嫁过来,就要和

这些地方打一辈子交道了,先熟悉熟悉,呵呵。

经过一个寒假的思念,再拥抱在一起,那感觉应该妙不可言吧。

哦,妈催我做祷告了,不写了,真希望快点开学。

对了,你说的那件事,我和我妈摊牌了。他们说只要不和央金退婚,一切好说,信仰的问题随便我。这个事情开学再详细聊,你尽管放心,有我。

吻你。

标签:

70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44) (11)
  2. 离职这段时间,追看了缺氧。读完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感觉,意味深长。和博主当年年龄相仿,从小生活在汉文化浓厚的传统家庭里,所以和笔者有很多情感共鸣,十岁之后不再撒娇,渴望温暖与占有。林达对康巴文化的矛盾态度,致使她爱而纠结,最终爱而不得。文化是一道鸿沟,两端的人无法逾越。汉族自我文化,无法理解康巴文化的开放与包容,以及他们对佛教的虔诚信仰。就像在博文中,林达无法忍受自己与别的女人共侍一夫,无法接受未出嫁的少女出家做尼姑。生活在东部发达地区,其实更应该说是东部高度社会化的区域,这里的人们早在无形当中习惯了物质追求,什么是更好的生活?说白了就是更富足的物质生活。汉人喜欢一个比一个,不能落后于人。如果说每个行动背后都有动机,汉人的动机是利益(理性),而康巴的动机是信仰(感性)。要论哪种为对——无解。

    (0) (0)
  3. 小说很好看

    (0) (0)
  4. 我居然有类似的经历,只可惜我没有爱上那个藏族男孩,他黝黑高大且淳朴热情,独处的时候什么也不敢做,篝火晚会狂欢之后他拉着我的手,要我留下来,我还是转身就走了。我们是萍水相逢,林达和次江是命中注定。

    (2) (0)
1 2 3

曾经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