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看完之后我把信和照片统统扔回铁盒子里,把铁盒子踢到床下最里面的地方,那时候北京也下雪了,我踏着雪绕着校园走了好几圈,只想跪在雪地上大哭一场,但是我刚跪下去,就站起来了,我想着自己凭什么要这么悲凉,我得好好活,然后我就拍了拍身上的雪和尘土,回宿舍睡觉,睡之前把剩下的酒和鸭脖子都吃完。

那以后齐磊就走入我的生活里来,吃饭,看话剧,看电影,有时候一起打打篮球,但是我一直无法接受他的身体,每次他送我回家,都想要上楼坐坐,我说我不会和你睡觉的,你要是能撑着就撑着,不能撑着就找别的女人吧。

“我有别的女人”齐磊说“你这辈子不给我,我也不愁,这年头三条腿蛤蟆不好找,两条腿女人还不是一抓一大把”

“那你还找我干什么”

“我这不是想让你给我免了债吗,只能下点功夫泡你了”我的心情因为齐磊而渐渐走出阴霾。

直到2012年那个春节,我手机上显示了次江的手机号,又听到了次江的声音,他说:“林达,今年中秋节我终于有探亲假了,但是只有五天,来不及去北京,如果有可能,我想在理塘见你一面”

他的声音比记忆中的要沉稳多了,我问“你真的,是次江?”

“是,是我”

我强忍着想哭和想骂他的冲动,冷静地说“好,中秋节

见”

到这时我才相信次江确实没死,挂了电话我对齐磊说:“他没死,约我去理塘见面,中秋节”

“你去吗?”

“去”

“那我陪你一起去”

我和齐磊站在自家露台上看烟花,各自沉着脸,陷入心事里面,亲戚们很快涌到露台上来。齐磊大声说:“爸妈都老了,以后我们好好照顾他们吧”

我说“好”

晚上齐磊睡在我身边,要我,我说白天太累了,睡吧,他躺在我身边沉默了一小会儿,忽然翻身压住我,他说我是你老公,你有义务给我,你要不给我我上法院告你。

我说当初说好的,你不要我,我不要你还钱,结婚才成立,有字据为证的,我怕你告吗?你可以去找别的女人,我也没拦着你。

齐磊真的就走了,一夜也没回来。

很快到了中秋,那一天晚上8点,我和齐磊再次踏上理塘的土地,跳下大巴的一瞬间我的腿软了一下,我知道这是正常的高反,站在原地喘息了一会儿。

刚出长途车站的大门口,就看到一个人笑着朝我们跑过来,走近了才看出来,居然是益西,他比当年更帅气有型,穿着汉族衣服,干干净净,身上还有香水味,一看就是经过特别细腻的女人的手调理出来的。

他又捏了我的脸,当着齐磊的面就抱我转了几圈:“达娃,又见到你了!”

我好几年没有和人这样热情的拥抱在一起,短暂的适应了一下,就找回了当年的感觉,也捶了他肩膀一下:“好久不见”

这时候,我还被益西抱着,齐磊主动和益西握手,益西只好放下我和他握了握手。

“还没吃饭吧,走,先去饭店,次江在那等你们呢”

益西帮我背包,引我们上一辆越野车,他高兴地说“次江这小子越来越摆谱了,吃个饭要好几个人陪着,我在家和媳妇儿看电视呢,他非要我们都来,还派我来接你们,巴登和康珠也在”

“你媳妇儿?”

“对啊,我和李格非刚结婚,就这个月”

“恭喜你啊,益西”齐磊还没等我答话就主动寒暄“理塘还是那么美啊,就是夜里太冷了,你等多久了,真辛苦你啦,待会儿我得好好敬你两杯”

“我不能喝酒”益西说。

“哦对。开车不能喝”齐磊说。

“不是,我脑子有病,不能喝”

益西说话的直接让我和齐磊都有些尴尬,我又为这份尴尬而感到难过。

“哎,你不是有李格非吗,她不说你这病特好治吗?”我问。

“是啊,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一直没治好,算了,反正我只要平时注意就行,不影响要孩子,我媳妇儿已经怀孕了,我们是先上车后补票”

“哈,很快就要成孩儿他爹了”

益西摸了摸自己脑袋,憨厚的笑了两声,我说“你怎么看着还像当年那么楞”

“是吗,也就过去四年,能变化到哪去啊,你也没变”

“变多了啊”我说。

车从理塘大酒店经过,从次江家的路口经过,从小阁楼的路口经过,从仙鹤广场经过,每经过一个地方我心里就咯噔一下,有什么东西一节一节漫涌上来,堵在五脏六腑,我得张着嘴喘气。

“又缺氧啦”益西说“我开快点,到饭店吃点东西就好了”

“没事,慢点开吧”

我想象过无数个和次江重逢的场面,可就是想不到,他会请一帮人来作陪,虽然都是曾经最好的伙伴,但我只想见到他,想当面问问他,为什么要对我那么残忍,可是在那种人多的场合,这些话怎么问的出口,我得调整自己的心态,适应一下他的安排。他还是那么自说自话,连这种事都是要我来适应,先前也不打个招呼。

车停在仙鹤广场下面的一家川菜馆门前,我认出这就是当年最后请大家吃饭的那家店,也是在这门口给益西打的约会电话,想到这里我独自笑了笑,看了看益西。

“笑什么?”益西问。

“没什么”心里有秘密,让我感到愉快,齐磊一直东看看西看看,和他平日里的样子并无异样。

饭店本来就不大,益西领着我们穿过一条不长的走廊,到最后一个包间时,听到里面传来欢笑声,从那声音里我辨识出次江的声音,脚步立刻顿了一下,在脸上准备好笑容才随着益西进去,益西很绅士地为我打开门让我先进。

次江恰巧在这个时候一边和大家说笑着一边走到门口,等他回过头来的时候,我们就几乎撞了个满怀,两个人的笑容都在瞬间收敛了。

我本以为自己可以维持表面上的淡定,看到次江的一刹那才发觉想要撑住很难,我的表情从微笑到怨恨只用了一两秒钟,次江胸口微微起伏了几下,迅速转移了视线,去和齐磊握手。

“好久不见”次江对齐磊说。

“是啊,好久不见”齐磊很热情地拍了拍次江的胳膊,好像他是主人似的。

这两个男人的手在我面前握了握,次江也拍了拍齐磊的胳膊。

“别站着啊”益西在后面推着我和次江

“进去说话”

“哦,我,出去一下”次江说。

“干嘛去?”益西问。

次江已经走出去很远,他头也没回,对着我们比划了一个WC的手势。

康珠早就伸着胳膊等着我了,我走过去和她用力拥抱了,又想掉眼泪,努力忍着了。

“怎么这么多年没有你的消息,上网Q你,你也不回”康珠拉着我的手落座。

“哦”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想起来还没给大家介绍齐磊,于是一一介绍了。

巴登闷着头喊了我一声:“姐”,并不和齐磊握手。

“你还有个弟弟在这?”齐磊惊讶地问我。

“是啊,我们当年歃血为盟”巴登说“那就是一辈子的姐弟”

我心里暖了,走到巴登面前大声说“弟,站起来,拥抱一下”

巴登腼腆的一笑,说:“我还要抱啊”

康珠踢了他一脚,催促着他“快点站起来”

巴登冲康珠瞪了瞪眼睛,康珠也回瞪了他,巴登就败下阵来,站起身和我拥抱了,同时掩饰尴尬似的说:“赶快吃点饭吧,菜都凉了”

李格非穿着藏装,安静地笑望我们,我摸了摸她的肚子问:“几个月了啊”

“五个月了”她说。

“真行,益西,你怎么忍心让人家挺着四五个月的肚子结三天婚啊”我说“他们这结婚我可知道,那程序复杂的,哦,不对,应该说你们这,现在你属于这片土地啦”

“是啊,康巴人的媳妇儿”李格非的脸上有淡淡的红晕,我打心眼里羡慕她。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