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齐磊咳嗽了一声,缓缓站起来说:“你们慢慢聊,我出去一下”

“我去陪陪他,你们都别激动,坐下好好说”李格非说完也出去了。

康珠把巴登和益西叫走,并把门从外面关严,包间里就剩下了我和次江。

一时间安静下来,只有汤汁的咕嘟声。隔着圆桌,

着火锅冒出的腾腾热气,我们互相凝望对方,好像隔着一辈子似的。

“我为孩子的事”次江咬了咬牙说“难过到,你没法想象,看到你的短信,我想拿刀捅死自己,救援队的人把我双手绑着,整整绑了两天,一直让心理医生疏导我”

“那你为什么,这么久一个电话也不给我打,是不是我真的那么不重要”

“不是!”次江低吼了一声,眉头瞬间拧紧了“你说这种话,我。。。”他稳了一下自己,压下了其余的话,猛然站起来走向我。

“你别过来”我在桌子上拍碎了汤勺,拿断柄对着自己脖子动脉。

次江停下脚步,严厉地看着我:“你把那破勺子放下”

我没有动。

“放下!”他断喝着,声音在房间里嗡嗡作响。

我吓的手哆嗦了一下,把勺子朝他脸上扔,他伸手接住了,撂到桌上。

“你还是那么爱扔东西”他冲我挥了一下手,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过来,坐这”

我没听他的,只在自己位子上缓缓坐下,看着面前一叠红色的辣子调料,有一种想全部吞进去的冲动—–于是我真吞了,次江一个箭步猛冲过来,他抠我的嘴想让我吐出来,我闭着嘴巴咬碎辣椒,口腔里被一种难以忍受的辣和疼占满了,脑袋轰的一下要裂开似的。

不管次江怎么抠,我只含着辣椒水紧闭嘴巴。

“吐出来!”他抓着我的头发摇晃我,我微微闭着眼睛任他摇晃,就是不把辣椒吐出来,理智已经溃堤了,我只想让自己疼死。

“达娃,乖,吐出来”次江单腿跪在地上,捧着我的脸,焦灼地望着我,我把辣椒全部吐到他脸上,他一低头把辣椒抖落下去,抹了一把脸,微笑着说“真辣”

我们又如此近距离地在一起,四年的光阴像做梦一样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和次江也从未分开似的,我愣怔地看了他一会儿,忍不住抚摸他的脸庞,从眉骨到眼睛,鼻子,嘴唇,像盲人摸索着自己的孩子,次江颤抖着嘴唇轻咬我的手指,眼睛潮湿地看着我,他的手顺着我的腿滑到后腰,忽然用力一揽,我就跌进他的怀里。

他胸膛还是那样滚烫,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鼓胀着,我感觉自己的双臂已经围不住他身体,只好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他像以前一样逐渐勒紧我,不,应该说他比以前更有力。

多年来的思念和怨恨都在这样一个漫长而窒息的拥抱里得到缓解。我很疼,全身的肋骨似乎都要被箍断了,但是舍不得从他怀里离开,直到实在无法忍受而发出轻微的喘息。

他猛然松开了我,迅速回到自己座位上,松了松领带,努力稳住自己的呼吸。

“怎么了,现在不敢逾雷池半步了?”我抿了一口酒。

“齐磊对你不错”

“你怎么知道不错”

“来之前他给我打过电话,把怎么和你相处都说了,其实他一直很爱你,不然不会这么多年不离不弃地对你,哪怕用各种损招,出发点也是因为爱你”

不用问也知道齐磊都说了些什么,我早该料到他会有此一招,不直接对抗,只从外围包抄,釜底抽薪,他惯用的伎俩。

我点了点头说“怪不得你会莫名其妙地安排一顿饭局”

他没有说话,只抿了一口酒。

“如果齐磊不给你电话,不主动要求跟我来,我们单独见面,会发生什么?”我不甘心地追问,眼珠不错地盯着他“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对吗?”

“什么也不会发生”他回避着我的目光,把领带整理好

“不想给你惹麻烦,也不想”他犹豫了一下,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放纵自己”

我的身心一阵痉挛。

“那怎么不知道打个电话给我,死了还这样折磨我”

顿了顿,我说。

“前几年,几乎天天高强度训练,在高山无人区,苦的无法想象,但是精神上很满足,觉得自己还挺有用的,为祖国人民守着边疆大门,怕想女人,也没时间想,每天睡眠不足4小时。后来有空想点事情,想的最多的就是你,以前怎么只看到自己的难过,看不到你的,还老觉得你不体谅我,越想越心疼你,越疼就越想虐自己,什么最苦最危险我就训练什么,新兵都怕我,说我是地狱魔鬼。”

我们静默了一会儿,次江一直看着自己手里的酒“不给你电话,是因为没法面对你,怕,一听到你的声音,就没法好好在部队呆着,肯定会做逃兵,不仅逃离部队,也,逃离一切。其实我后来才明白,自己一直挺,挺爱你的,可惜晚了”

这时候,齐磊推门进来,大大咧咧坐在椅子上说:“不晚,我可以和她离婚,我连上都没上过她,现在完璧归赵还给你。只要你能和央金退婚,给林达一个交代,林达这么多年为你守身如玉呢”

“我,是不会退婚的”次江缓慢而艰难地说“这是,我的底线”。

“他不会退婚,那你可以共事一夫吗?”齐磊问我。

“我,是不能共事一夫的”我学着次江的语调“这是,我的底线”次江和我接触了一下眼神,两个人默然微笑了一下,在彼此眼神里找到欣赏。

“OK,这不就结了吗,没有任何意义再纠缠,你当你的兵,她做我的女人,井水不犯河水,这辈子也别再见了,再见就是为偷情”

“呵,偷情怎么了,有你什么事儿吗,你算老几啊你管

我,你不爽就赶紧跟我离婚,把我钱还回来,给你个棒槌你真当针了。”我毫无顾忌地说。

安静了十几秒之后,齐磊忽然踢了一脚桌腿,所有碗筷跳起来,火锅汤洒了满桌都是。

巴登和益西冲进来,次江低吼着让他们出去,两人出去以后,次江沉着脸说“林达,给齐磊道个歉”。

“凭什么,他没告诉你,我是怎么和他结的婚?我现在才明白自己中了他的圈套了,什么协议不协议的,就是骗我结婚,结了婚他要来行使丈夫的权力了”

“那是因为他爱你”次江拍了桌子。

“我特么不爱他,你再拍一次试试看”

我话音刚落脸上就挨了齐磊一巴掌,我和次江都没有想到,齐磊会当着次江的面打我,次江冲过来抓着他的领子就要揍他,他高声喊着“你打我一次,我回去就打她十次”次江勒着齐磊的领子,另一只手捏的咔咔响,那是真的能听到的响,而不是一种修辞。

齐磊也渐渐喘不过气来,面孔憋红了,仍挑衅地看着次江。

次江的拳头在空中停留了好一会儿,最终没有挥出去,替齐磊整理了一下衣领,拍了拍他的脸说:“我不管你人品怎样,你对林达好,一切好说,真对她不好,我宁可为她杀人”

次江走到我面前,一只手按着我的肩膀,用一种父爱般的语调说:“就不能收敛一下个性吗,男人就是男人,适当地服从退让对你有好处,你是被男人宠坏了,齐磊够意思了”

“大不了和他离婚”

“离了婚有人要你吗,你三十了,不是十三,你一个人扛得住生活的压力吗”齐磊拉过一把椅子坐在我面前“再说,你要是离婚了,一个人飘在社会上,你让次江怎么能放心,怎么安心在部队服役呢,他说的对,你就是喜欢吃眼前亏,就仗着我爱你”

齐磊亲昵地替我拢着散落额前的一缕头发,然后手就停留在我下巴和脖子之间,像是抚摸,实际上暗自用力,掐了我的脖子,次江别过脸去,不看我们。

我心酸的很,知道次江此刻比谁都难过。

“对不起”我冷冷地对齐磊道歉。

“没事,夫妻两说什么对不起”齐磊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起身招呼大家“哎,你们别干站着啊,进来吃东西,还有酒没喝完呢”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