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巴登和益西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多喝了几杯就和齐磊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起来,齐磊教他们玩杠子虫子老虎鸡。次江几乎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我实在看不下去,当着所有人的面,走过去抓住他的手腕,把酒杯夺了下来,并替他喝掉了剩下的半杯。

齐磊往我们这边瞥了一眼,假装什么也没看到,继续和巴登益西猜拳拼酒。

后来,我坐在次江身边,剥桔子给他吃,问他怎么活过来的。

“水太冰了,在里面呆不住”次江已经喝醉了,他一只手撑着脑袋,眼神迷茫着“冲走好远一段,自己又游了好几公里,被两块岩石夹住了,休息了半天,一口气横切到岸边,后来你猜怎么,我一个人在无人区,就是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里面,靠喝江水吃树叶,吃花,生吃兔子,想着你,活了下来,过了整7天才走出来。出来我就想当兵了,我救过的那个老首长听说我的经历,二话没说就要我了,在部队一直挺关照我。当时就想吧,这样都死不成,肯定是老天罚我活着受罪,所以我不敢要你,和你在一起太幸福了”

“呵呵,别人都是追着幸福,你是躲着幸福,即将得到幸福的时候你转身就走了,境界真高”

“嗯,听上去不像夸人”次江摩挲了两下我的脑袋“彼此彼此,你还不是一样,马上就能领证了,还是坚持分手”

“还记得你说我是狼毒花吗,说什么草原上这种花多了生态就不平衡了,当时不明白,这么几年看看身边周围的人,我琢磨出来点意思了。可是心里还是疼,还是恨,为别人牺牲自己,太难了,所以我挺佩服央金,她说过可以退婚的,只是后来我没忍心,当时也觉得你太坏了,何必为你伤害别的女人,不值得。”我自嘲地笑了笑“哎,我是不是挺傻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次江双臂交叠在桌上,脑袋搭在臂弯里,专注而心疼地望了我好一会儿。

“瓜娃子”他说。

说完,就有眼泪顺着鼻梁滚下来。

我迅速别过脸,摸索着替他擦干泪水,手上又用了一点力,像是在打他的脸。因为我有些生气,气他招我哭,我知道自己这时候不能哭,哭了就止不住。

随便抄起什么人的白酒,灌了自己一整杯,喝完酒就笑的我,此时也不例外,我又莫名其妙地笑起来,也趴在桌上,和他脸对着脸,他却把眼睛缓缓闭上,睡着了一样。

他脸上,额头上,和手臂上那些我不熟悉的伤痕更清晰地摆在我面前,比刚才远距离看到的多得多。只扫视一眼,就不忍心再看下去,坐起身来,把桌上剥好的一掰橘子亲手喂给他吃,他像是知道我来喂他,闭着眼张嘴,很听话地在我手里吃了那瓣橘子,脸上露出满足的笑。

“哎,那我真夸你一下吧,能游那么远,野外生存也可以,一般人早死了,太了不起了”我压下所有想哭的情绪,尽量轻松地说。

“我是一般人吗”他忽然大笑两声,起身到角落里开另一箱啤酒,我把他推到一边,不让他再喝,他已经醉的站不稳了,我只好用全身力气努力撑着他,他按着我的肩膀,悄悄对着我的耳朵说“到老的快死的时候,来找我,我陪你一起”说完用力捏了捏我的肩膀,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一转身也加入了男人们猜拳喝酒的行列,仿佛生来如此尽兴。

此后,我到外面台阶上抽烟,凉风一吹,脑子也渐渐清醒过来,李格非跟了出来,她抢走我的烟在地上踩灭。

“抽烟有害健康”她说。

“你出来干嘛,这么冷,回去吧”

“林达,想哭就哭出来吧,我可以陪你到草原上放声大哭”

“没事,不难过了”

“和齐磊离婚吧,哪怕做次江的情人。”

“说句良心话,齐磊是对我不错的,得忧郁症的时候都是他在照顾我,那时候次江在哪呢”说完,我忽然觉得李格非对我来说还是很陌生,我惊讶地看了看她“刚才那种话不像你说的啊”

“你以为我是什么样?”

我一时又说不上来,只看着她笑。

她一只手撑在腰上,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诡秘地眨了眨眼睛说:“和你说个秘密吧,其实,益西的病不碍事,也很容易治好,只是我一直把他的药换成VC片”

“你,你为什么?”

“为爱”她看着我的眼睛说“益西如果治好了,就和次江一样,会招惹太多女人,甚至比他还要麻烦。你还记得梁婷吗?”

我茫然地摇了摇头。

“就是你们一起旅行遇到的那个,成都的大眼睛的”

“哦,想起来了”

“她和我争益西,争了整整四年,到今年我实在没办法了,用了怀孕这招,挺卑鄙的吧,我自己都觉得可耻,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变成这样,做梦也想不到,以前我挺骄傲的,太想和益西在一起了”

我倒吸一口凉气,楞了半晌。

怪不得李格非把益西的药给停了,印象中梁婷比她漂亮很多,也风情的多,看样子李格非在这场爱情角逐中其实并不占优势,她想让益西更多地依赖她。从短暂的接触中能感觉到益西和她的小日子过的很不错,可是益西心里真的快乐吗,我心里略沉了一下。

这种事要是放在四年前我一定会发火,可现在我说“真感人”。

“我就知道你会理解我”李格非说。

“理解,我现在理解每一个人,我是过来人嘛。其实我刚刚才发现,自己并不孤单,无论是次江还是齐磊,都对我挺好的,就是觉得以前很嚣张,对不起很多人”

“敢作敢为,活的就漂亮,对得起所有人,只会一事无成”李格非暗淡下眼神“其实,我觉得次江不该这么过,像苦行僧,我要是你就恨死他了”

“是啊,我恨他,此恨绵绵无绝期”我半开玩笑地说“啊,或许,这就是他这一生的修行吧,很多人不都是这么修行着的吗,路人甲乙丙丁”

“你对他也挺残忍”

“残忍不好吗,残忍他才会记得我,记一辈子”我有些冷,抱紧了自己的双腿,把身子蜷缩起来。

李格非踱步到我身边,像知根知底的老朋友那样,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其实,你还是爱他”

我特别认真地思考了大约一分钟,然后说“当然,更爱了”

说完之后我就陷入了沉默,李格非微笑着看我,我们的头发在风中漫不经心地荡漾着。

在门口都能听到那几个男人的喧闹声,次江和齐磊在斗酒,像是在玩那种看谁最短时间喝完一瓶啤酒的老套游戏,次江让齐磊量力而行,不要像几年前那样直接喝到桌子底下去,回头还得再送他去一次医院,齐磊说他这四年没干别的,天天都在喝酒,早就练出来了,今天肯定能一雪前耻,巴登和益西把桌子拍的山响,嘴里喊着“萨萨里”(当地劝酒的特有语言)为他们两助兴。接着益西巴登和次江对齐磊唱敬酒歌“洁白的仙鹤,请把双翅借给我,我不飞遥远的地方,到理塘转一转就飞回,到理塘转一转就飞回。”

“还是这首歌”我说“怎么听怎么伤感啊”

“这是理塘县歌”李格非说。

不久就听到齐磊说自己不行了,要去嘘嘘,次江说他也去,两人相互搭着肩膀从我们身后走过,压根没留意到我们在门外。像是齐磊起了头,他两一前一后地吼起了那一阵子特别流行的《春天里》: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

“怎么他两没心没肺的呢”李格非说“好像还是小男孩”

“大概男人都这样”我说“有时候特深沉,有时候坏的让人牙根痒痒,还有时候,很二很二”

康珠出来招呼我们去吃月饼,我站起身,掸了掸灰尘,不经意间抬头,就看到深蓝色天幕正中央,有一轮特别大,特别明亮的月亮。

后记:这次聚会之后,我和次江就再也没有联系过,第二天他就出发回部队了,说是有重要的任务需要他马上归队,我没有去送他,他走后,我和齐磊在理塘闲逛了两天,去草原上骑马,去理塘寺看僧人辩经,还去泡了温泉,一人一个露天的池子,各泡各的。后来遇到北京来的越野车队,我们搭了他们的车,在一个天空蓝的亦真亦幻的清晨离开了理塘,那时的毛娅草原很像一张金色绒毯。

小阁楼最终并没有卖给次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一种执拗,就是想让药店两口子能够长长久久地得到我的一点资助,尽管已经记不清他们的样子了。央金说她会一直租着这个房间,房间里的陈设也会一直保持原样,我没有见央金,因为不知道以怎样的心情面对她。

在写这个故事的时候,齐磊的父亲去世了,我们的关系在这期间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此后就像真正的夫妻那样携手共同面对生活,有时候我们也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吵吵架,总会和好,日子平平淡淡地过,心里不再有波澜,当然,他没有打过我。

次江的那句到老了一起死的承诺,一直是我生活下去的动力,因为这句话,此生不再有遗憾,无论,到那时,我们还记不记得对方。

——————————————————————————————————————————

全文终。作者正在改编成剧本,如果有一天拍成电影的,我也很想看到画面。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