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婚罪之战:身怀二胎的正室正面迎击怀孕逼宫的小三

正妻与小三的斗争、自家妈妈和婆婆的碰撞、极品凤凰男,往往现实比小说更残酷,真心希望所有的婚姻里都不再有战争、不再有小三。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9053228930038536o

两个女人,各自怀着同一个男人的孩子,为着自己的情感和利益向彼此宣战,支撑他们的不仅仅是各自身后出谋划策的家人,也不仅仅是对一个男人难舍的感情,更重要的是为自己腹中的孩子,为了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好的未来和完整的家庭,女人的狼性被彻底激发出来,开始利用各种手段向对方开战。

结局,真的会如她们的意吗?

(一)

现在已经是八月初,眼看即将立秋,可是青岛真正的炎热才刚刚开始,在大海带来的闷湿与强烈的日光照射下,长达一个多月的秋老虎才开始徐徐发威。

周六的清晨,看着身边酣睡的甘明军,已经怀孕六个月的殴云小心的翻了一个身,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殴云肚子里的小家伙动了一下,殴云赶紧轻轻抚摸了下胎动的地方,心中有甜蜜,也有难以掩饰的焦虑。

殴云有些埋怨甘明军,为什么不多催催他老家的表弟,赶紧把准生证的事落实了。眼看再过几个月孩子要落地了,准生证还没着落。甘明军的表弟光说没问题却还是迟迟没有办出准生证来。这让殴云越加担心,自己一心要生的二胎,难道最后连个合法的出生证明都弄不到吗?再看看身边一脸没有心事睡得正香的老公,难以入眠的殴云更加心烦。

(二)

客厅里,已经早早起床的石玉兰正在精神抖擞的准备出门奔早市卖菜。自从殴云怀孕,石玉兰就安心的在儿子家住了下来,照顾起儿子一家大小的饮食起居,殴云也承认,婆婆是尽心尽力的,心中充满感激。

石玉兰轻轻推开小卧室的门,见孙女甘婷睡得正香,就回到客厅,准备穿鞋出门。

突然,有人敲门,石玉兰愣了一下,就在石玉兰纳闷才早上7点多会有谁来的时候,敲门声转变为重重的砸门,门外还传来若隐若现的争执声。

石玉兰有些慌,这砸门的架式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谁敢开门?问题是谁会找自己家的麻烦啊?弄错了吧!一定是找错门了!

(三)

被砸门声吵醒的还有甘明军和小卧室里的甘婷,原本就没有睡意的殴云起身让甘明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则走到小卧室安抚有些惊慌的女儿甘婷。

甘明军睡眼朦胧的踱到客厅,脑子还没有从刚才的梦中完全清醒,心里埋怨好容易周末可以睡个懒觉,这是谁无缘无故的来砸门啊?看到客厅站在门前不敢开门的老妈一脸的惊慌,甘明军神情有些烦躁,嘴里咕哝着:“妈,你过来,我看看,肯定是找错门了,瞎敲什么啊!”

石玉兰赶快让到一边,甘明军准备开门速战速决,解释清楚赶紧回到床上去睡回笼觉。手刚抓住门把手,准备开门的一霎那,门外柴萍萍的骂声滚滚而来:“甘——明——军,你这个王八蛋,你再不开门,我让柴菲把孩子生在你家门口,让你邻居看看你是个什么王八羔子!”

(四)

一听到‘柴菲’二字,甘明军打了个大大的寒颤,连在他身后的石玉兰都看出儿子刚才剧烈的抖了一下,刚才还弥漫在甘明军脸上的睡意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大大的紧张和深深的惶恐。甘明军脑子里迅速的分析着刚才门外那句叫骂,得出两个结论:第一:柴菲来了;第二:柴菲怀孕了!

甘明军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把着门把手的右手迅速缩了回来,他知道,这道门打开后,自己背着欧云所做的坏事就要大白于天下,而且这件事将要像一组强烈的病毒般开始吞噬瓦解自己现在生活中所拥有的一切。

石玉兰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见儿子迅速的关上了入户门的里门,一脸迷惑的石玉兰还在提醒着儿子:“咦,刚才我好像听到人家叫你的名字呢。”见甘明军急急的冲自己摆手,石玉兰赶紧闭嘴,她已经意识到,儿子有大事瞒着自己,而且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五)

甘明军想逃避,可是他逃避得了吗?门外的柴萍萍可是憋足了劲儿今天为女儿来叫板谈判的,不谈出个一二三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一旁的柴菲,也早已下定决心用肚子里的孩子和老妈的气势为自己的爱情前途来做一个扭转乾坤,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自己的孩子争取一个好的未来。

“甘明军!甘明军!你开门!你再不开门我报警说你耍流氓玩弄我女儿的感情!你开门!开门!”柴萍萍开始用脚踢欧云家的防盗铁门,‘咣——咣——咣’,声音震耳欲聋,惊心动魄。楼上楼下的邻居都不断的打开门观望,有不耐烦的,有看好戏的,唯有门内的甘明军是惶恐不安,直出冷汗。

在小卧室里安抚女儿的欧云,见甘明军迟迟不开门,门外的人反而更加猖狂的踢门还叫骂,欧云坐不住了,她走到客厅打算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甘明军急急的赶过来要求她回到小卧室,并小声恳求道:“没什么事,没什么事,你别出来,我就处理了。”

门外又传来叫骂:“欧云,你老公把我女儿肚子搞大了,你老公要对我女儿负责,不负责我就告你们去!”

(六)

欧云听到这,头皮猛然一炸。不知所措的抬头看着甘明军,甘明军眼神闪躲不敢对视,只一味的想劝欧云回到卧室,欧云心头突然空空的,什么情绪都抓不住,也表现不出来,女人的直感是相当准的,此刻欧云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一直坦然享受的家庭婚姻生活出问题了,出大问题了!自己想都没想过,根本未曾预料,前所未闻、横空出世的第三者,竟然,打!上!门!来!了!

而就在前一分钟,自己还沉浸在对自己与甘明军第二个孩子期盼的甜蜜中。眼前这道门虽然还没有开,但是门外传来的句句声讨已将殴云的心境从天堂瞬间被摔在恐怖的地狱。

见甘明军对自己闪烁其词,殴云顿时怒火中烧,她使出吃奶的劲狠狠给了朝着甘明军的胸膛就是一拳,甘明军显然对这一拳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他也没料到一贯柔弱手无缚鸡之力的殴云会有这么大的劲,将自己生生打倒在沙发上。殴云现在脑子里就一个念头:“我倒要看看你甘明军找了个什么样的小三,看清楚了你们都给我去死!”

殴云冲到门前要开门,石玉兰慌张的忙上去要拉,被殴云一把甩开。在小卧室里女儿甘婷的声声哭喊中,殴云‘啪’的打开了入户防盗门。

(七)

看到门开了,门外的柴萍萍和柴菲立刻停止了交流,两人一脸的大义凛然迎接着这个她俩期盼已久的时刻,摊牌的时候到了!谈判的时候到了!数月来绝望认命的生活,将要在此刻翻开新的篇章!

神情绝望冰冷,身穿睡衣大腹便便的欧云,在打开门的一霎那,看到了一个多年未见却非常熟悉的面孔,眼前这个打扮时尚举止优雅的美女,不正是自己在大学一个宿舍住了四年的同学,柴菲吗?欧云一眼就注意到柴菲微微隆起的小腹,这肚子里如果真是老公的孩子,欧云现在心里就一个念头:知道真相后我也去死!

柴萍萍大大方方的拉着女儿,准备登门入室,突然,甘明军从沙发里冲过来,毫不客气地开始往门外推搡柴萍萍和柴菲。“走走走,你们是谁啊?你们找错人了!赶紧走”。柴萍萍不慌不忙地从手提包里摸出一把锃亮的菜刀,指着甘明军威胁道:“姓甘的,我们打算跟你谈就是还给你机会,我们要是不想谈早就用这把刀跟你拼了,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八)

时间回到四个月前。

四月,当内陆城市已经沐浴在春日暖阳中时,青岛的春天来的总是格外晚,在海洋性气候的影响下,内陆干燥温暖的空气总是不能及时的输送到依然在寒湿空气中缩着脖子的青岛人身旁,今天又是阴天,还有不小的雾,然而此刻的天气却与坐在卫生间马桶盖上的欧云的心情形成鲜明的对比。

今天是周五,欧云一大早比平时提前半个小时起床,怕惊醒依然在睡梦中的女儿甘婷,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跑到卫生间,只为做一件事情——用晨尿测早孕。虽然头天晚上早孕试纸已经告知欧云一个事实,那就是她怀孕了,但是欧云还是想用传说中更加准确的晨尿再测一次。

经过在马桶盖上焦急而漫长的等待,欧云余光中已经察觉到早孕试纸上那若隐若现的怀孕线,一个不争的事实再一次摆在欧云面前:欧云,你怀孕了!

如今,从不孕不育专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的社会现实就可以看出,现代人中有生育问题的人有多普遍,多少夫妇为求一个孩子踏破多少医院的门槛而不能如愿。

而另一方面,还有很多像殴云这样的已婚女性,在中国特色的生育制度下,正常的再次怀孕却成了一个需要纠正的意外情况,在那些没有孩子的夫妇看来应该欢呼雀跃的怀孕迹象,在殴云这却成为一个莫大的负担,因为大环境明确要求,计划生育外的怀孕生子是不被当前中国社会接受的。

尽管甘明军是独生子女,但殴云不是,殴云有一个大自己7岁的姐姐,所以殴云和老公不符合双方独生子女要二胎的条件。更何况,殴云的丈夫甘明军是一名国家政府机关工作人员,欧云肚中这个孩子,从哪方面讲,都是不能要的。

(九)

除了不断懊悔一个多月前那次老公甘明军休假回来时,两人在所谓安全期内的不设防的肆意亲密外,作为怀孕的本体,也就是殴云本人,和所有刚知道自己怀孕的女性一样,种种的顾虑之下,一想到腹中的小生命,多多少少还是有着从心底里涌现的一股温柔,毕竟,这小东西要是能生下来,是要管自己叫妈的呀。

当年殴云与甘明军结婚后,好长时间都怀不上,还是殴云的老妈找了一位老中医,给殴云开了半年的中药进行调理,殴云才怀上了现在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甘婷,如今,甘婷已经四岁,越来越可爱。生下甘婷后,殴云和甘明军都宝贝的不行,殴云的父母就更不用说了,唯有甘明军的老妈石玉兰或多或少的有些遗憾甘婷不是个男孩。早两年因为这个,殴云和婆婆闹过很长时间的不愉快,后在甘明军的调节下,婆媳关系才有所缓和。

想想当年刚刚得知自己怀孕时的欣喜若狂,与今天相比,殴云的心情却大不相同,坐在马桶盖上,殴云知道,现实和常识已经给她腹中这个尚在发育中的小东西一个没有未来的未来。欧云打算明天周末等甘明军从北京回来两人商量后,就去医院做人流,尽管社会上有很多为生二胎不惜罚款的夫妻,但是老公甘明军这个工作性质,人流只能是唯一的选择。

与此同时,同一个清晨,远在北京的甘明军此刻正在与一个女人摊牌,这个女人是殴云的大学同学,柴菲。

(十)

北京清晨6点钟,窗外刚刚泛白,在柴菲的卧室里,甘明军早已穿戴整齐,表情严肃的坐在卧室内的单人沙发里。而床边,则坐着表情落寞的柴菲,柴菲披了一件淡蓝色的针织开衫,里边是肉粉色的真丝睡衣,柴菲微微低着头,长发掩住了半边脸,啜泣声从长发后不断的发出来,让甘明军更加的心烦意乱。

甘明军清了一下嗓子,抬头看着柴菲,打算发表离别感言,并尽早的离开这里,“柴菲,有些话我们昨晚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俩原本就不该开始,我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会做对不起欧云的事情,这对我是一种巨大的负罪感,不管当初咱们是怎么开始的,我想从今天开始我们都在生活里和心里给这个事情画上句号吧。你会找到能给你未来的好男人,我真心祝福你!

柴菲抬起头来,眼泪汪汪的盯着甘明军的眼睛,期望从甘明军的眼中还能读出一丝的留恋,但是没有,丁点也没有,柴菲非常失望,她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是定意要消失在她的生活中了。柴菲从床头抽出一张面巾纸,擦干脸上的眼泪,哽咽的说道:“明军,我不敢对你有太多的奢望,我知道你对欧云的感情,你放心,我不会食言,以后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了。真心祝你和欧云生活幸福。”说到这里柴菲又一次哽咽了。



标签: ,

9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我觉得第三者不是这个悲剧的关键所在,而是三方都用了极其错误的方法解决问题,尤其错误的是三方的亲属在这件事中所扮演的角色。如果以非要说到道德层面,我觉得柴和甘的罪过反而轻些,他们只是愚蠢和懦弱,欧云才更没底线些。柴母和甘母是数倍的愚蠢,欧母则是邪恶与可恨,且膨胀自大至极,她女儿的悲剧全拜她所赐,从甘的角度而言,可以想象生活中如果有这样一个丈母娘,本身就已经是悲剧了。
    有这样的父母,就有这样的儿女,归根结底还是教育问题,这才是因。

    (1) (4)
    • 欧母可恨吗? 那这样说你是觉得柴菲和甘明军的做法是对的咯?欧母心疼自己的女儿有什么可恨呢? 我反倒觉得这个男人就是没有自制力,女人脱光了他就上,真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哦, 柴菲的嫉妒, 他们第一次是因为酒那之后又是什么,人通常都是这样,常常为自己所犯的错误找种种的理由,去从来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甘明军就是这样,知道后果的严重性以后.在后悔自己之前的所做所为,早干嘛去了? 既然知错那来有半年的来往。他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吗? 欧云的做法也没错,在现实生活中,现在很少有女人家境优越,生了小孩子有人带,自己可以去工作,换言之,如果欧云没有工作,那欧家又会被甘家或是柴家欺负成什么样?欧家人如果没有一点势力,那面对柴家的恐吓又要怎么办? 小三找原配还那么理直气壮,没有一点道德底线,更何况,原配还是她最好的姐妹,都说朋友妻不可欺,柴菲是这恩将仇报。

      (2) (1)
      • 你不用假设我的立场,然后再去批驳这个假设。
        出轨当然是错,很不道德,但不是罪。与串通警务人员和法律人士妨碍司法公正,以及纵容黑社会性质人员搞绑架恐吓人身伤害,这显然是严重的罪行,也是更不道德的。因为别人犯了错,就用犯罪手段来维护自己利益,甚至是侵犯对方合法权益,无论如何这都是过份与无底线的。如果你我连这些基本的共识也无法达成,自然会产生无谓的争执。
        而结果也证明了,欧家这样做的后果与代价。这并非全部,还包括对那个无辜的女儿的伤害,这些伤害很大一部分是源于欧家对她爸爸的报复与仇视,而不仅仅是爸爸的出轨吧。

        (0) (0)
        • 我不否认你所说的这些,人确实不能死死咬住一个人的错误,就不给他任何改过的机会,认为他一定会再犯,欧家请黑社会的人过来,难道柴家就没有吗?如果柴家没有做的那么狠事情也不会到这样的地步不是吗?

          (2) (0)
          • 柴家的所做所为就是想把原配踩下去自己上位,柴母如果没有一点点私心事情也不会到这样一个地步,打着怀小孩子的旗去讨阀谁啊她。柴菲她自己的出生都这样了,第一次做第三者是因为不知道的情况,可以称为无知,第二次是明知顾犯,她也是活该。她自已是在这样一个环境成长,就应该也一点点羞耻心,怎样都不该去做这样的事情,小时候是指指点点长大,她还想一辈子都这样不争气吗?一辈子都被指指点点?我这样说不是我瞧不起她的出生,是我瞧不起她个人的所做所为,一个人,连最起码的自尊自爱的没有了,凭什么要别人去爱你,还去抢好朋友的老公。

            (23) (28)
          • 柴家那只是个偷鸡摸狗的小混混吧,上不得台面的,说他是黑社会都是高估他了,呵呵。
            欧家其实有很多次可以控制事态的,除了第一次柴妈那个二百五带着柴上门不是欧家可以控制的。比如柴家那个小混混为什么要来青岛,是因为欧家坚持要利用自己家的关系走后门把柴妈关进牢里。但欧家的心态就是觉得自己家有权有势,我还没欺负人呢,你们怎么敢对我不敬?赶紧都给我跪在地上唱征服!所以事态总是一步步扩大,而欧家是占主导的那一方,柴家更多是被动,而甘家则更随波逐流了。
            当然,柴家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她们基本是出于愚蠢,比如第一次上门,比如喊来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混混表哥。而欧家则是赤裸裸的利用权势进行报复和发泄,你很难想象一个文明社会的文明家庭会如此行事。像他们这种自称有素质的家庭,竟然如此视法律和道德准则为无物,估计这也是作者想表达的一种社会现象吧。
            我的观点其实也很简单,儿女的事情让儿女自己决定,因为这是他们的人生。在这整个悲剧中,如果有任何一个妈妈或亲属能做到这点,恐怕也不会弄得如此不可收拾。不信你可以试着在整个情节中抽掉某个妈妈试试。甘妈如果不用重男轻女的腐朽观念插足儿子的生活会这样么?柴妈如果不那么荒诞的逼女儿上门摊牌呢?欧妈如果不那么鼓动女儿报复,以及不那么强势的介入女儿的生活呢?
            所以,悲剧就是越界。权力的边界。

            (0) (0)
  2. 小女子私人网站 欢迎来访 色狼免进http://www.dy6789.com/

    (0)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