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我所说的拼命,只是不顾一切的活着

人生就是这样,苦难就像九道弯的胡同里随时跳出来的小混混一样,有时一个耳光接着一个耳光的抽你,有时忽然一脚把你踹在地上。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2638309775139

我所说的拼命,只是不顾一切的活着

文/午歌

8月,台风“海葵”在宁波登陆,我被困在栎社机场的候机厅,过了11点钟,延误的航班没有丝毫消息。我在手机通讯录里不断的翻看着宋玉的名字,仿佛手指轻点一下,就能联通到他的世界。

风很大,大雨瓢泼而下,而我始终没有点动它。

1

我和宋玉是发小,5岁那年,我和他在家属院后的货仓里玩火时,点燃了一张大油毡。不知怎么油毡燃烧时滴下的沥青溅到我的棉裤上。我的新棉裤迅疾燃烧起来,我蜷着身子疼得在地上嗷嗷直叫。宋玉见状,慌忙一把一把的抓起沙子盖在我的火腿上——没有用,他又使出吃奶的劲头拼命在上面吐口水, 可惜仍无济于事。

火势加大,我疼得哇哇大哭,宋玉褪下他的裤子,一泡尿撒在上面,浇灭了大部分的火苗。眼看着剩下的火种死灰复燃,宋玉光着屁股就抱着我的大腿打起滚来,最终熄灭了所有的火苗。

事后,宋玉被他娘吊着打了半天。而我因为伤口发炎,躺在医院里好吃好喝的住了一个星期。
我的左腿上至今还有一条8寸长的“火疤瘌”,宋玉说,那是我们伟大友谊的见证。

可在当时我感动的要命,是宋玉的果断与勇敢保住了我的大腿。
我说,宋玉,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想要什么,我都买给你!
宋玉爬在我的身边,嘿嘿一笑说,不用了,你先欠着,我想到了你再还。

说完话,他得意的翻身坐起,谁知屁股一挨床,就“哇哦”一声,蹿出去老高,像一只燃烧的钻天猴儿炮仗。

2

到了小学我们被分到了同一个班级。
我因为成绩还不错,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
宋玉则是调皮捣蛋的孩子王,因为“大腿事件”知恩图报,我时常把作业和小纸条及时的传给宋玉。

5年级,文艺汇演,宋玉找我一起演舞台剧。
宋玉说,大闹天宫里缺一个重要角色,你演不演?

我问,是孙悟空吗?
宋玉说,那是我的角儿!
我问,是天兵天将吗?
宋玉说,比这个待遇要好一点!
我问,那是?
宋玉说,是玉皇大帝,你考虑一下!

我说,玉皇大帝就算了,整个大闹天宫里一直都被揍得很怂,有损我的好孩子形象。
宋玉说,我会尽量减少你的戏份,蒋一燕会演王母娘娘,你再考虑一下。

蒋一燕是我们全校闻名的学霸,不但成绩好,人也生的十分清秀,而且画画也非常棒。那个年龄段,但凡三观发育正常,身体茁壮成长的男生,都争着和蒋一燕做朋友,借她作业,收藏她的画,陪她一起大扫除。

于是我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下来。
宋玉也最终兑现了承诺,整个《大闹天空》被他改的面目全非,主要戏份就是王母娘娘和孙悟空在蟠桃园斗法。
而我唯一的一句台词,就是钻在课桌底下,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句:
“快去请如来佛祖!”

3

六年级时,蒋一燕参加了学校的绘画兴趣班,放学比普通同学晚一小时。因为在“大闹天宫”里结下“仙缘”,我和宋玉主动担任护花使者,时常陪伴“王母娘娘”圣驾左右。

一路上,我们三个说说笑笑,从马路边的白杨树上摘下知了壳,在月季花苗圃里的抓住西瓜虫,一遍遍清点落在电线上的小麻雀。日子过得简单美好,仿佛天空一般了无褶皱,仿佛流云一般长生不老。

毕业前的那年夏天,我们三路过一个叫九道弯的胡同。
胡同的转角里,突然窜出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小混混拦路打劫。因为宋玉他爸是市里的领导,家境很好,这个土豪上来就掏出二十块钱稳住了局面。

那个打劫的小混混,本来拿了钱乐呵呵要离开。瞥了眼蒋一燕,忽然调转过头来。
“小姑娘,长得挺漂亮啊!”混混一脸坏笑,说着向蒋一燕伸出一只手来。

宋玉一个健步挡在前面,“拿了钱还不走?”

那小混混发出一声古怪的冷笑,一脚踹在宋玉的肚子上。
“你妈!多管闲事是吧?”

宋玉捂着肚子倒在地上,使劲跟我使眼色,让我拉着蒋一燕快跑。
我当时完全傻掉,直到混混再伸手去摸蒋一燕时,我才把自己的脸蛋凑了过去。

“你也找死是吗?”混混果断的给了我左脸一记耳光。
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不但戳在原地一动不动,而且用眼神示意那个混混,你可以在我右脸上再来一下,可是休想跨过去。
“傻逼!”那混混心领神会,迅速满足了我的美好愿望!

可我还没动,又转过另外一侧脸颊对着他。
混混很意外我的抗打击能力,正在考虑调用他腿长蛋高的远程攻击模式时,捂着肚子的宋玉发疯似的冲过来,赶在混混抬腿之前,抱住了他,一口咬在他大腿根的内测。那混混痛的嚎叫了一声,跳出去半米开外。

“你妈!一个傻子,一个疯子,一对傻逼!”混混骂骂咧咧着一步一瘸的走开了。

宋玉从地上缓缓的爬起来,蒋一燕走过来,伸手碰触着我发烫的脸颊问我:
“疼不疼?”
宋玉抢过来说:“哎呀,我的肚子疼死了!”
我尴尬的笑笑说:“我没事,左右各一下,正好平衡了。”

后来三个人一路上没再多说话。蒋一燕吓坏了,眼里一直噙着泪水。
我忽然觉得,眼泪才是检验美女的唯一标准。

燕子样子美极了,比起平时清秀素雅的模样,更像一株挂着露水的粉荷。夕阳把她的影子拉得好长,我很想掬一捧她的眼泪,收集起那晚红颜的霞光,就在那个黄昏,我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了心中的痒痒,就像我热辣双颊一样,不可抑制,酥麻发烫。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