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爱情,有的时候是一种运气

时至今日我才发现,无论是那个光鲜的你,无赖的你,还是认真的你,我都不可救药地喜欢。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6504332209df1e62o

当阳光离开飘雪的国境之南

文/朵临

【如果你不是你,牵手甜不甜蜜】

“梦幻城”二期开盘现场。

晨光把巨大的Fantasy City镀成麻木的金色。密密匝匝的观众面前,零星地架起了几家媒体的摄像机。舞台上激昂起伏的音乐声中,身披猩红色斗篷的魔术师正从那顶羽毛帽子中源源不断地变出飞鸽、火玫瑰和焰火。

火树银花中,我看到主持人朝我比了个手势。深吸一口气,我推起载有抽奖箱的小车,小心地从斜坡走上台。

“啊!”随着魔术师短促的尖叫声,两根燃烧着的类似二踢脚一类的东西,从桌子上相继滚落下来。愣神的工夫,小车已倒退着碰到我的手。我本能地用力反推回去,下一秒便开始后悔——箱口一倒,里面的奖券倾泻而出。风中的纸片像是长了眼睛,纷纷纵身火苗,几秒钟后,一场小型火灾在所有人的惊呼中蔓延开来。

我踢掉不甚合脚的高跟鞋,跟在仓皇的魔术师后面踉踉跄跄地跑。五分钟后,火光熄灭,易燃物被清走。主持人硬着头皮登台,安慰惊魂甫定的现场观众。

“你们俩跟我过来!”

身后传来一声压抑的怒喝。我周身一震,便被人连拖带拽地拉去了办公室。

外国来的厂商代表阴沉着脸一言不发,演出团的领队低眉顺眼地立在一旁。狭小的空间里,充斥着那位号称地区副总的暴跳如雷。

“既然这样,我的演出费不要了,都赔给你们。”“魔术师”怯怯地张口。

我沮丧到恨不能自断双手。抬眼的瞬间,不经意看到魔术师那张似曾相识的脸。于是到了嘴边的致歉,一出口竟变成:“邓存轩,你怎么又出来骗人了?”

满屋子人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到我身上。魔术师的脸几乎纠结成一颗核桃,只得尴尬地回答:

“好、好巧……”

一个月前,他还是一档电视相亲节目的人气男嘉宾,是我等脑残粉眼中最完美的情人。像成千上万的仰慕者那样,我熟悉他的喜好、星座和每一条微博。看到他在“理想女生类型”一栏中简洁地填写上“善良,不做作”,我就在心里偷偷地猜测,他有没有可能喜欢我呢?这个大胆的念头让我兴奋不已。

可当我真正站上那方如梦似幻的舞台,烂熟于心的告白却在口中可笑地打着结,最后,我恨不能掩面落荒而逃。然而——

“我愿意。”邓存轩笑得纯良,左边一个小酒窝若隐若现。

我被牵着手一路走出影棚。化妆间里,邓存轩终于松开手,换了副说不上愧疚还是同情的神情面对我:“方苒小姐,实在抱歉……”

“有件事我必须对你坦白。我是……”仿佛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词语,他犹豫了一下,“我是……托儿。节目的制片人是我朋友的叔叔,我录这个拿报酬的。”

我愣怔了几秒,原来不是所有的诚实都令人赏心悦目。

沉默,让空气中的灰尘好像都静止了。好一会儿,他小心翼翼地开口:“不如,我帮你买回程的机票吧?”

“不用了。”我竟然松了口气,想了想又报复似的加上一句,“我怎么好意思花你的钱。”

【有的时候是种运气】

此刻,我和他正一前一后走出售楼中心。我恶狠狠地盯着他挺拔的背影腹诽:从婚托到变戏法,这就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我说……”邓存轩突然回头,“中午吃什么?”

明晃晃的日光下,长长的睫毛生动而分明:“是你打翻了抽奖箱,多少要负点责任吧?现在我把工钱全搭进去了,你看着办吧。”

我把视线从那张蛊惑的脸上移开,硬邦邦地说:“我回学校吃食堂,你随意。”

他一面满意 “我猜你们食堂窗口一定有石锅拌饭”,一面跟上了我的步伐。

饭桌上的我们很默契地零交流,专心对付着各自面前的石锅。余光瞥见桌旁多了一双脚,脚的主人站定,发出凛冽的问话:“方苒,这位是?”

我警觉地抬头,吓了一跳,赶忙抽出纸巾尴尬地擦了擦嘴角,干笑着回答:“他叫邓存轩。”又换另一只手,在邓存轩满眼的迷茫中特别加重了语气:“这是汪子航,我的男朋友。”

“很有效率啊?”他吃惊地伸出手,“你好,如果你刚好看过我们牵手的那期节目,那么我算是她的‘前任’。”说完还自诩幽默,笑了几声。

我发誓那一刻我特别想死。

那日录完节目,我疲惫地在机场大厅里浏览网页,才得知大约两天前,网络上已经曝光了几名“嘉宾”的真实身份,其中就包括邓存轩。论坛里女生居多,对于隐瞒学生身份的他倒是毁誉参半。看着那则消息,我忽然就郁闷了,居然是A大,离我的学校这么近。老天爷保佑,千万别让我们狭路相逢。

相亲乌龙在电视上播出的当晚,我妈的电话也随之而来。电话里只说让我周末回家吃饭,又叮嘱些有的没的。收了线,我悲壮地拿头磕桌子角,室友的电脑上还在直播着那一段视频,我毫不犹豫地抓起抱枕,丢了过去。

饭桌上,两个大人笑得坦荡,我和桌对面的男生面面相觑。这架势,怎么看都有点像相亲饭局。

妈妈率先介绍:“这位是李阿姨,这是汪子航,跟你念同一所学校,比你高一届。按现在年轻人的说法,应该叫‘学长’吧?”话音未落,又同李阿姨相视一笑。

我的小心脏哆嗦了一下,礼貌地问了声好。李阿姨赶紧称赞,不愧是方院长的女儿,一看就知道乖巧聪明。

尴尬地看看桌对面,发觉他竟然也在看我。目光相遇的一刻,两个人都笑得一脸无奈。我忽然对他产生了些许盟友般的好感。

席间两位家长互相恭维来恭维去的,我有意无意地打量起汪子航来。他话很少,端坐的姿势淡然得体,听闻他学过小提琴,倒真觉得他有些艺术家的忧郁。我想得入神,仿佛眼前现实版的汪子航,正同臆想中的邓存轩慢慢重叠。   

那顿饭以后,也说不上是谁在主动,我们的联系很自然地多了起来。可我总是在喜欢上一个人后,会莫名其妙自卑。有一次借着点酒劲,我故意问他:“我其实不太符合你找女朋友的标准吧?”

他轻笑:“怎么会呢?”

然后他抚了抚我的马尾,对我说:“我没有标准。因为爱情,有的时候是一种运气。”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希望能够有个好结局。祝福你们。

    (5)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