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和菜头:聊聊三体(刘慈欣硬核科幻作品)

三体粉,三体三部曲,前前后后翻了好多遍!没看过原著的同学,推荐看一下三体铁粉做的“《三体》三部曲的银幕视觉盛宴”,配图贴合情节,非常赞!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三体》三部曲

《三体》三部曲

聊聊三体

文/和菜头

在很多年前,我的朋友李方就一直向我推介刘慈欣的《三体》。记得那是在北京的饭局上,我当时身上穿着白色的民航制服,肩膀上还有三道杠的肩章。根本听不进去他说什么,包间里燕京啤酒的绿色空瓶贴着四面墙摆了三层。

“太震撼了!”李方说。类似的话在以后的许多年里,我从不同的人嘴里听说许多次。于是我的怪癖发作,一直有意识地避开《三体》,似乎它的灼热是一种威胁,我要等着它的温度降到安全范围之内。

昨天,南派三叔打破无线电静默,公开发声宣布他的小说《盗墓笔记》将会走上大银幕。欢呼的人群中有一个声音在回荡:《三体》会在什么时候?思绪缭绕,逻辑跳跃,结果是我打开iPad买了一套电子版的《三体》,并且一口气读完了这三本书。

结论是推荐阅读。过去人们对刘慈欣的赞美和批评也许都是真的,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想象力,异乎寻常的想象力。

作者刘慈欣是60年代生人,这一代人在很年幼的时候,就被打上了一种怪异的时代烙印:他们背负了根本不存在的使命,对他们根本不曾见过的世界和人民负责。所谓“解放全世界三分之二受苦的人”,在今天看来简直无可理喻。而作为副产品,这一代人的想象力天生注定要去填满一个宏大的世界,和70年代的家国春秋,80年代的小情小趣,完全不一样。

所以,《三体》以三百年作为时间跨度,整个宇宙作为故事背景,讨论整个人类的生死存亡问题,从中还是可以看到使命的力量。这种使命感放在现实生活里是一种悲剧,但是投射在科幻小说里却相得益彰,显得气势磅礴,有如史诗。

《三体》被狂热的粉丝称为“硬核科幻”,意思是其中的科学幻想符合前沿科学发展的方向,并非是作者完全主观臆造,在逻辑上违背科学常识。而这在我看来,恰恰是最不重要的部分。硬核是科幻小说的盐,加上一点可以提味,多了让人觉得厌憎,无非就是科学爱好者的LV包包而已,更多的用处是彰显自己的个性和身份,和故事本身无关。首先得有个好故事,那是一锅好汤,然后才有撒盐的余地。

这套书被人诟病最多的地方是刘慈欣对于社会学的认知程度,许多批评者认为他构造的人类社会和人类行为反动透顶,可以反映出作者在人文方面的欠缺。我想,这大概是中国作家的不幸,在作品之外还要被人揪出来分析个人政治光谱。

在我看来,认为刘慈欣对人类社会的认识陈腐也好,反动也罢,反应的无非是读者的一种不安。就故事本身而言,所有的设定都是合理的。刘慈欣对于人类社会,对于宇宙中的诸多文明,看法是悲观的。在他看来,人类就是一帮愚蠢、低能而又傲慢的生物,这么多年不受打搅地发展下来,凭借的只不过是好运气。只要和外部世界的文明发生碰撞,一定粉身碎骨。而且,未必需要外部世界强力入侵,人类从来有本事自己把自己给弄死。

觉得这有问题么?我觉得没有任何问题,故事就是那么设定的。刘慈欣在《三体》里调戏了人类所有的政体,无论是寡头政治、精英政治还是民主政治,在他笔下没有一个能够有效解决问题。而他唯一支持的,大概只有为了求生而做的努力。

许多人对此感到不安,可是,刘慈欣要写的就是一个人人都是敌人的黑暗森林故事,从来没有打算高唱《欢乐颂》。之所以觉得故事好看,就是因为设定了一系列极端条件,在这种条件下俯视如同蚂蚁一般的人类所做的诸多挣扎。你可以不喜欢这个设定,但你不能否认这是种风格。

仰望星空,看那亿万年前的冰冷星光,我还是渴望能见到庞大的太空舰队阵列无声悬浮其中,在明亮的火光之后,倾撒钢汁铁雨,沉默燃爆。光年是一个太过遥远的距离,我很高兴刘慈欣的《三体》能够填充其间。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