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当我谈论算命时,我想谈的是大数据(一)

果壳上最受追捧的算命贴!搞大数据码农们的未来,也就是算命的神棍了……摩根斯坦利那段贾雨村之言,真是只有算命的人才想的出来,作者花了很多心思。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368111149-3284927129

当我谈论算命时,我想谈的是大数据

文/曾笑寒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一定统计不显著)

“同学,你的背包拉链没拉好。这个社会越来越险恶,像你长得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一定要当心。”

小姑娘本来左手端着星巴克的焦糖玛奇朵右手查着iPhone 5S,闻言瞟了我一眼,顺手摸了摸背包,当她的手指触到裸露的MacBook Air时,我趁机向她抛出一个善意而知性的微笑。她身旁的姑娘朝我投来厌恶的目光,用手拉拉她胳膊示意她快走。小姑娘倒是懂礼貌,咧嘴一笑,“谢谢大叔!”

我心里次奥一声,面上仍旧保持着卡拉瓦乔笔下丘比特般甜美的笑容,用大拇指朝身后的屏风一指,“不客气!助人为乐是共青团员的优秀品质。对了,有兴趣看看最近的运势吗?”

她顺着我的手势望去,只见“科学算命”四个挺拔刚遒的大字映入眼帘,眉毛刷地一下挑起,眼神顿时亮了三个流明。有戏!

她的女伴却皱起眉头,“这种下三滥的骗子你还信?上次在法华寺那个道士骗得你还不够惨吗?”说完白了我一眼。我心里暗骂一声Bitch,竟敢把我和那些故弄玄虚的神棍相提并论,你全家才是下三滥的骗子。

果然小姑娘迟疑了一下,面带歉疚地冲我摆摆手:“嗯……还是不用了,今天有点忙。”

我淡然自若,抛出了我的杀手锏:“确定吗?射手座近几个月的运程可是不太好哦!不想看看有什么解救之法吗?”

小姑娘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射手座?”我呵呵一笑:“你书包上画着呢。”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哦……不过你怎么知道不是我男朋友的星座?”

废话么,有男朋友你还情人节挽着闺蜜出来玩?不过我当然不会明说,只是温文尔雅地取下眼镜擦了擦,说:“这个就不方便透露了。看来你我二人无缘,那就就此别过吧!《北京爱情故事》还有二十分钟开演,你们现在过去刚好。祝你们节日快乐!”

小姑娘睁大眼睛瞪着我,好像我是哪个明星。我干脆摆出明星的架势冲她做了个拜拜的动作,低头玩起我的手机。她闺蜜扯了她两下,小姑娘皱起眉,咬了咬嘴唇,楚楚可怜地望向闺蜜。闺蜜叹了口气,松开了手。小姑娘登时眉开眼笑:“我就知道你对我好!”转身给了女伴一个熊抱,露出T恤背后的艾薇儿。闺蜜沉着脸道:“就十分钟啊,晚了就迟到了。”

Bingo!我在心中大喊。欲擒故纵这一招真是屡试不爽。我默默地拿出手机,打开我的App,在“基本资料”一栏里输入“性别:女职业:学生家庭收入:中等偏上爱好:星相学;苹果产品;流行摇滚/流行朋克”。App瞬间返回了一些信息,我扫了一眼,虽然粗略但与我的直觉判断一致。很好。

我示意二人在我对面坐下。小姑娘兴奋地拉开凳子一屁股坐了上去,她闺蜜却左手拉着右胳膊,一副鄙夷加不情愿的样子。也罢,爱坐不坐,劳资又不是要你去接客。

“大叔,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去看电影啊?你怎么知道我们要看《北爱》啊?”小姑娘急切地问道。她皮肤白白的,扎着两根马尾辫,虽然离大美女还有些距离,至少挺活泼可爱的。

我举重若轻地“嗨”了一声,“这个没什么稀奇。这个点儿逛街嫌晚吃饭嫌早,拉着闺蜜不看电影看啥?情人节上映的爱情电影就那么一部,不看《北爱》看啥啊?”

她闺蜜整个脸上一副“看吧我就跟你说吧”的表情。

小姑娘“哦”了一声,汲了一口咖啡,用手支着下巴,大眼睛眨巴两下,“那你这个‘科学算命’,也没啥厉害的地方啊?”

“这个嘛,”我低头迅速扫了一眼我的手机,“看你怎么理解了。你现在要让我算你前世今生后半辈子姻缘财源,我做不到,因为你我缘分还太浅,我也一点也不了解你,对于你的命数没有建立起感应。”看到小姑娘有些失落的表情,我话锋一转,“不过呢,就凭你我说的这几句话,我倒是能大概看出一些表层的东西。比方说,你的iTune里一定有一两首Christina Perri的歌,但绝对不会特别多,比方说《平凡的世界》《致青春》《挪威的森林》这三本书你起码看过两本,比方说你对Justin Bieber谈不上喜欢甚至很可能相当讨厌。此外,你应该喜欢吃德芙巧克力,但不太喜欢吃纯黑的。”

小姑娘瞪大眼睛,和闺蜜对视一眼,“你都是怎么知道的!”

“科学算命嘛。”

“那你这个科学算命,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姑娘有些急迫。

我心下大喜,敛起笑容,用食指推了推眼镜,目光深似一泓秋水,缓缓说道:“这个你可算问对人了。你可知为何从古至今,从东到西,从商周时期到吉卜赛人,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文化却孕育出了相同的职业——算命师?”

小姑娘摇了摇头。我向前探了探身子,接着问道:“你可知为何算命的方法五花八门,从龟卜蓍占到易经八卦到星相学到紫薇斗数到塔罗牌,各个流派自成体系却又截然不同?”

她有点不知所措,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我忽然目光如炬,直直看着她的双眼,一字一顿地道:“因为人类的贪婪和愚昧!”

小姑娘似乎被我吓到了,下意识地直起身子与我拉开距离,伸手去拉她闺蜜。我丝毫不给予她喘息之机,疾风暴雨般道:“人类生性贪得无厌,总是希望知晓未来,从而扼住命运的咽喉。有需求便有市场,这便催生了算命师这一职业。岂知人类同时又愚蠢无知,缺乏对命运真正透彻的了解,如同盲人摸象般,仅有一知半解却妄想画出整个蓝图。因此,之前那些所有宣称对命运的解读,要么是徒劳无功,要么是欺世盗名。”我将目光转向她闺蜜,咬牙切齿道:“你说得对,算命的,都是些下三滥骗子!”

这下连她闺蜜也傻眼了,先前傲娇的神色荡然无存,脸上一副惊骇神色。毕竟,谁也不会料到我会来这一手。哪有推销员上来就说自己的产品是垃圾的!

当头棒喝,一击得手,后续招式便层出不穷。我双手抱胸,义愤填膺道:“其实,我一直把自己的职业称为命理咨询师。身为咨询师的一员,我的职业操守绝不允许我对客户撒谎。我们做咨询的,最痛恨的就是毫无根据地胡说一通,通过欺骗客户来达到盈利的目的!”见二人都是一愣,我叹了口气,老气横秋地缓缓说道:“确实,科学算命只是一个为了吸引眼球的噱头。毕竟这年头要想成功,必须得靠搏出位。但是!”

两人都是一惊,小姑娘手中的焦糖玛奇朵掉在地上,饮料溅在她雪白的裤子上,她却浑然不觉。

可惜了一杯咖啡!还特么是大杯的!虽然我宁愿选择香草卡普奇诺……

我舔舔干燥的嘴唇,强压下喉中的干渴,压低声音道:“但是,随着科学命理学的兴起,一切都不一样了。”我又查了下手机,问道:“你大概不知道艾萨克·阿西莫夫吧?”

“不知道……”小姑娘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结结巴巴道,“好像听说过……但是不太熟……”

我知道你不知道,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事实上,我知道你不知道的概率是76.3%加减9.2%,9.2%是置信水平为95%时的置信区间大小。也就是说,一个听艾薇儿用MacAir喝星巴克的中国女大学生没听过阿西莫夫的概率在九成五的情形下至少为67.1%也就是三分之二,而至多为85.5%。所以我说“大概不知道”是相当准确的。最起码我的App是这样告诉我的。

我又接着道:“阿西莫夫是个科幻作家。在他的代表作《基地》系列里,他虚构了一个学科,叫做心理史学,i.e.Psychohistory。”看着她愈发迷惑的表情,我解释道:“心理史学是说,通过对大量人类随机行为的数学描述,可以预测人类社会的发展走向。在这个过程中,个体行为的随机涨落会被统计规律所淹没,正如同统计热力学中描述粒子无规则的热运动那样,虽然单个粒子的行为是无法预测的,但作为一个整体,却是有规可循的。”

我觉得小姑娘和闺蜜看起来像是刚被黑衣人用激光笔闪过。

“Anyway,心理史学虽然是虚构的,除了不能应用于个人,大致能概括‘科学算命’的意思。随着科学的进展,算命也受到了科学深刻的影响,从本质上发生了改变。粗糙的观察被整理成为细致的定理,经验规律被解析方程所代替,算命,或者所谓的命理学,渐渐由蛮荒时代进入了科学时代,一如当年炼金术脱胎换骨成为今天的化学。哦对了,化学你们知道吧?”

小姑娘立刻表示初中还是上过化学课的,虽然已经忘了分子和原子有什么区别。

“就像原子的概念,从当初古希腊朴素的原子论,到后来道尔顿的哲学解释,直到最终汤姆逊、卢瑟福、查德威克发现原子内部结构,历经千年人类才最终了解了原子的真相。遗传学也是一样,人们虽然早就知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并且利用选择育种驯化了众多的动植物,但直至十九世纪孟德尔揭示了遗传定律,人们才从科学上理解遗传现象。”

我此时找回了一点当年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感觉,整个人有点兴奋起来。当众演讲,起初不免有些生涩紧张,但一旦调动起观众的情绪,渐入佳境后便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要是我导师知道我在Conference作报告的经验都被用来干了这,估计会气得痔疮复发。

“不过,这都不重要。”我摆了摆手,“我想说的是,同化学、遗传学一样,命理学在科学的骨骼支撑下,已洗尽铅华浴火重生。生辰八字也好,阿拉伯点也罢,其中的科学原理都是相通的,如同用不同语言表达的同一思维。就好像光,你可以说它是电磁波,也可以说它是光量子。”

这一连串招式使得行云流水,无懈可击,小姑娘若有所思地点着头,眼中发亮,似乎窥到了至上武功的堂奥。价值观崩坏之后往往会急于寻找替代品,正好利于我进一步营销,现下我所需要做的只不过是帮她打通任督二脉。

“我们常说命数命数,虽然说的是命,但重点还是落在这个数上。通过科学的体系对命理学加以改造,用数学的方法去描述那捉摸不定的命运,这才是命数二字的真谛所在。”

“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在小姑娘的眼中,我看起来已经有些像都教授了。不过她闺蜜仍旧像使徒多马一般满腹狐疑。看来是时候展现神迹了!

“嗯,你天资聪颖,一点就通。看来你我是有缘之人。”在我的赞美下,小姑娘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看在你我如此投缘的份上,大叔我……啊不,大哥我就再为你算上一卦,看看你未来半年的运势。”我抛出最后的诱饵。

小姑娘满心欢喜,嘴型都做好了,就差一个“好”字,她闺蜜却冷不丁站起身来,道:“电影要开演了,再不走就没座了。”一面扯着她就要走。

我胸中燃起一股无名火,定睛瞅了瞅她闺蜜。除了皮肤黑点,鼻子稍有点大,其实长得还算不错,但既然她三番五次妨碍我挣钱,那就由不得我了!

“这位姑娘不知是否最近生理期,如此不近人情。我看你我话不投机半句多,这样吧,不如你先走一步,容我和你朋友详谈,也省得你在这儿活受罪,你朋友心里有愧。对了,经期最忌动怒,小心崩漏带下哦。”我伸出右手,一副走好不送的表情。打击敌人一大有效方式就是内部分化。

果然闺蜜一听,立马黑下脸来,嗓门提高了八度,“说什么呢你!欠抽是不是!”

我甘之如饴地欣赏着她气急败坏的表情,悠悠道:“女人最重要的就是涵养,我半个脏字没吐,您倒是一副要置我于死地的模样,犯不着吧。”

小姑娘一看我俩干上了,吓得赶紧站起来安慰她闺蜜:“佳怡,别生气啊,大叔就是开个玩笑嘛……别跟上一辈儿人计较,好不好!”

我靠。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作者真是同行!竟然搬出了support vector machine!还给大众科普!

    王字旁那个很幽默!

    (1)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