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没有人不需要被安慰

破财的心疼、失恋的痛苦、变老的恐惧、平庸的挣扎,生活总有各种陷于不安的时刻,没有谁不需要被安慰。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736372670eff3df5o

没有人不需要被安慰

文/培疯

在我还愿意安慰人的时候,好像还挺能安慰人的。

挺常见的是听到朋友破小财的事情:丢了钱包、手机,或者提前离场却被抽到了大奖!每当听到这种剧情,我总是淡淡地说:“啊,丢钱包的人怎么这么多,昨天我的两个朋友也跟我说钱包被偷了。”虽然实际上我听到的消息是朋友又涨了薪水。或者说“我这两天回老家跟人打牌,已经输掉几千了”,其实正为赢了几百块窃喜。

当然我讲得更多的,还是我那个悲惨的大学室友,他真实地经历了上周丢了钱包、这周手机被偷,然后昨天新手机又掉到马桶里的连环惨剧。巧的是似乎每个人身边,都有这样悲剧得喜感的人物存在,“是哦,我的朋友某某也是这样……”对方接道。于是我们在谈论他人不幸的愉快氛围中,大度地忘怀了自己不足道的损失。

破财的心疼,源自我们总是把这当成“本来可以并且应当避免的‘意外’的损失”,可是实际上谁能巧妙地度过不破财的一生呢?明乎此,将丢钱包之类损失纳入人生应有的预算里,心痛的感觉就减轻了。

破财的人不过找人吐槽,只要不问你借钱,总还不算太讨厌。失恋的人就烦得要让人“敬而远之”了。对付这种人,我一般推荐他们去读连岳或者庄雅婷。虽然梭罗说“只有更深地去爱,才能医治爱的伤痛”,但看看情感专栏里形形色色又大同小异的男女故事,发现“你的痛苦并不特殊”,不过这世间每天都上演无数次的滥俗故事中的一例,这多少能让你看轻自己的痛楚。

这也正如此刻走向人流手术台的一位少女,如果她知道在这个国家这种事情一年发生1300万次,她会更多地原谅自己,紧张与害怕也一定会减轻,于是——放松,用力,排出来,就好了。

如果你有二十五岁以上、未满三十的女性朋友,那你就知道害怕变老这件事情,是怎样令一个本该青春快乐的女人烦恼了。与未到二十五岁的时候相比,她们敏锐地发觉时间在身上经过时,已经不再是单纯地增加她们的美貌了;而她们又不像三十岁以后的女人,习惯或放弃抵制这种衰老迹象的发生。

何况在我们的社会,还有个大家心照不宣的奇怪规则:人生所有大事都要在二十几岁这几年里确定下来,从事什么职业在哪里定居跟什么人结婚,定不下来的就要被归到失败者一类里去了。这更增加了初熟的女性们的烦恼。

我只有再次化用木心论建筑的话安慰她道:“木心有一段论建筑的话特别妙。他说,古典建筑与天地山水相协调,簇新的时候有簇新的美,日晒雨淋风蚀尘染之后,常常效果更佳,直至变为废墟,仍然有供人凭吊的魅力。但是你看中关村那些纯求新感觉的现代写字楼,有点脏有点旧后就显出衰败气象,不堪入目。所以女人不要只求一时的青春光鲜,像你这样内外兼修的姑娘,肯定是像古典建筑一样,是有层次有演进的丰富的美感,不同时期有不同时期的妙处。唔,现在想到十年后,你大概会是的那种风姿卓绝的样子,感觉到时候更有味道呢。”虽然人们尤其是女人,对衰老的恐惧是生活一大主题,但这个说法总还能暂时博人一笑。

我自己呢,在度过了毫无成就不值一提的小半生后,已经与自身的平庸安然相处,一心只想“好好做个没用的人”。但是我有很多心怀文艺理想的朋友,至今骄傲又敏感而脆弱着。比如其中的一个,他前天读了一部经典后相见恨晚,著文称赞。朋友纷纷在他文章后留言赞同,表示自己也曾经在这本书里经历了美妙的旅行。他就不高兴了,仿佛受到了冒犯:伟大著作的精妙深邃之处,需要同等高妙的心灵才能领悟,怎么他们都说得好像完全懂得一样呢?

我只好开导他说:“我们能表达出来的东西,只是我们能感受到的一小部分。如果生活是一片海,人的感受力是一座冰山,表达力就只是冰山的尖角。艺术家当然还有像您这样心灵高贵深邃的人,虽然表达力远远超过我们凡夫俗子,但也往往只是表达了我们凡人能感受到却表达不出来的东西呀。”

他听到此处若有所思,我进一步道:“这也好比小学时候的您看《红楼梦》也觉得是了不起的著作,现在您看它也仍然是伟大作品,伟大作品所以伟大就是可以引起普遍的共鸣,难道小学时候您的水平,能跟您现在的理解相提并论吗?”在听到我把那些留言赞同的人,跟小学时期的他等同起来后,他终于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因为安慰了愿意安慰的人,我也得到了安慰。当然,我还不至于得意忘形到,以为自己真的能安慰到人。不过是愿意被你安慰的人,因为你的安慰的善意,暂时忘怀烦恼。而烦恼——破财的心疼、失恋的痛苦、变老的恐惧、平庸的挣扎——过一会还是要漫上来的。

烦恼种类繁多,当然远远超过我粗略举例的这几样。“人生是时时刻刻地不知如何是好”,虽然矫情,但近真相。据说在无性繁殖的世界里,每个个体都是一样的,就像孙大圣寒毛变出的无数个孙大圣,我是我,别个也是我,彼此间完全平等一致没有竞争。我想那里大概不存在幸福,但也不会有痛苦。

但“高级”如人类,“我”是“我”,别人是别人,于是我们只看到冲突、征服、占有与不满足。生而为人,很抱歉是被种植了孤独和不安在基因里的。所以庄雅婷说“我未见一个幸福的人”,有趣的是另外一个女作家廖一梅,说了一模一样的话,她说:“我见过很多聪明,优秀,敏锐,有力,深具魅力的人,但从未见过一个幸福的人。”

从前,我以为只是因为自己的不完美,才会有那种陷于不安的时刻。后来,我见到了更多得天独厚的人,他们或者漂亮,或者富足,或者聪明,他们甚至又漂亮又富足又聪明,我发现他们的不满足不安全一样的那么明显。我想,我未见一个真正强大的人,没有谁不需要被安慰。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