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歌消春尽,少年远去

朦胧初恋的味道,酸酸涩涩的。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2048ghjnm

歌消春尽,少年远去

文/书故梦

【黑夜里你是艳火】

十月的雨水很滂沱,夏琴行撑着伞走过积水的小道,在音像店门口看到一只蜷缩的黑猫。它皮毛湿漉,却安之若素地趴在廊下,显得瞳孔黑亮。

那种骄傲和淡然的气质,忽然就让她想到了许城。

她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像只高贵的黑猫,手指轻点着竖立的麦克风,微微眯着眼投入地唱着一首歌。他有着如猫般深黑的发,唱毕睁开眼,黑洞的瞳孔散漫地掠过台下人潮,轻轻地弯腰鞠躬。

然而四周不是富丽堂皇的宫殿,只是他们高中的军训联欢晚会,只有狭隘逼仄的篮球场和非常简陋的舞台设施,可这个人居然能营造出光华四射的境地。

夏琴行在后台默默地看着,顿时紧张到要爆炸。她身无长物,不知道倒了哪辈子血霉被选出来唱歌。原本还可以蒙混下,这下子排在这个人后面,群众一对比,孰优孰劣,高下立见。

她无颜见江东父老了……

夏琴行捂着脸上台,弱弱地拿起麦克风,清了清嗓子:“我是来自高一八班的夏琴行。”

她战战兢兢地开口唱完,几乎是哆嗦着下了台,想在夜色的掩护下跑回班级的方阵里,别让人看到自己的脸,不然多丢人。但低着头一阵冲撞的后果就是很容易撞到人。夏琴行心说惨了,她胆颤地抬起头,呼吸一窒。

许城站在她面前,高出她一个头,微微低头看她。

夏琴行看他不发一言,以为他生气,连连道歉,说她不是故意撞上来的。

对方面瘫着脸,却语出惊人:“但我是故意让你撞上的。”

这句话把她噎得百感交集,震惊、疑惑,还有某种微妙的暗喜,到最后只是化为了一个简单的音节:“啊?”

许城说明来意,原来他在后台听到夏琴行唱歌,觉得她的声音不错。而他有自己的一支校园乐队,想邀请她当主唱。

“我也是主唱,但我觉得乐队欠缺一个好的女声。”

“我不行!我我……我完全是一个业余,只是喜欢唱歌而已。”

“喜欢唱歌就够了。”许城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在那张平板无波的脸上韵开了惊艳的涟漪,像黑夜里的一抹艳火,哗哗地在她心头怒放。

夏琴行看愣了眼,就那么稀里糊涂地点下了头。两个人熟了后她忍不住抱怨许城当时一定使用了美人计,蛊惑她误上贼船。许城回她浅笑,再一次秒了她500cc的鼻血。

军训完之后开学,夏琴行也正式认识到许城的乐队成员。乐队总共四个人,鼓手阿杰,还有两个吉他手程时和程光,他们是一对双胞胎。三个人都是许城的发小,四个人从初中开始组建乐队,小有名气。

许城把夏琴行介绍给他们,三个人都表现得很热情,只是她隐约地觉得他们的表情有些许古怪。大约是觉得她没能力能够胜任吧,夏琴行也觉得自己很荒谬。但当她转过头,看见许城专心致志地把三个人介绍给自己的神情,忽然觉得就算拼死也不能辜负他。

这比自己当初发誓要考上重点高中的决心还要坚决。

许城把三人依此介绍完,说:“最后是我,许城,乐队的主唱。欢迎你加入,以后就是五个人一起努力。”

他静静伸出拳头,她把拳头放上去,轻轻一扣,相视而笑。

【你是我弱水三千里的一瓢】

自从夏琴行加入了乐队之后练歌练得比学习都勤。他们五个人一齐加入了学校的音乐社团,社长特地腾出一间教室让给他们当老窝。夏琴行晚自习的时候就会逃课跑到这间教室里来,打开灯,塞上耳机听一些老CD,嘴上跟着哼。

有一次门突然被打开,夏琴行没感觉到,依然投入地唱。接着她的肩头被轻拍,吓得她以为被老师抓住了,顿时从椅子上跳起来,手忙脚乱地把耳机摘下,CD盒迅速往胸前一塞,以毁尸灭迹。

结果转过身一看,好家伙,原来是许城。

夏琴行咬牙切齿道:“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

许城平淡地扫了她一眼,走到门边把灯一关:“来这里就得关灯,不然会引来老师。”

她愣愣地哦了一声,以为许城是来特意提醒她一下就走。结果他的脚步声在黑暗中越来越近,朝她走了过来。

“我坐一会儿,你继续唱,我听。”

夏琴行受宠若惊,连连摆手:“不要不要。”

许城道:“你不是怕黑吗,敢一个人留在这里?”

然后他就不说话了,恢复了以往的缄默,只余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夏琴行挨着他坐下来,却不敢唱了,偷偷把音乐关掉,假装仍听着耳机,心跳如雷地坐在他身旁。

之后夏琴行不敢再偷溜去老窝,不知道为何她有点害怕和许城独处,与其说是害怕,不如说是不知所措。但她又很想见他,这种感觉不受掌控,却挠人心肝。

直到乐队一起组织去音乐酒吧玩,她才敢再次正视许城。音乐酒吧是乐队常来玩的地方,但夏琴行是第一次去。一行人围坐在圆桌旁,每人熟门熟路地点一杯饮料。反倒是许城,出乎她意料,点了杯酒。

邻桌的女生忽然起身,往他们这桌走了过来,坐在了许城的对面,颇为熟稔地说:“嘿,许城,你不上去唱一首?”

夏琴行忽然看那女生百般不顺眼,撞了撞隔壁阿杰的手肘,压低声音问:“她是谁啊,好像和许城很熟。”

“她也是我们学校的,叫张冉冉,我们都认识。”说着阿杰也朝她打了个招呼,又低头对夏琴行古怪地说,“你好像很在意她和许城很熟?”

“我随便问问。”夏琴行面色一僵,心慌慌地抄过桌上的饮料,转过头把后脑勺对着阿杰。但是一转头又坏了事,她好死不死地看到张冉冉伸手,准备拿走许城喝了一半的酒,笑意盈盈地说:“介不介意我品尝一下?”

许城淡淡道:“你自己知道。”

张冉冉端酒杯的手就那么一滞,很无奈地说:“你的洁癖还是那么讨厌,同喝一杯酒会怎样?”

会间接接吻!夏琴行看到她把手收回去,心底乐得不行,眉开眼笑地在心底默默回答。等张冉冉起身走远,许城忽然转过头看着她:“你刚刚怎么那么高兴?”

“没有啊。”她心虚地挥挥手,许城耸耸肩,端起酒轻呡了一口。夏琴行在昏黄的灯光中正好撞见这一幕,觉得他似优雅又忧郁的吸血鬼,独坐城堡一隅,等待千年能有人拂去他眉间雪,可无人能近他身,他那么孤独。

她鬼使神差般,撞了一下他,假装无所谓地问:“许城,你那酒能不能让我喝一口,我想尝尝看味道。”然而一双手在桌下紧张地捏成拳,指甲都嵌进肉里去,却不觉得痛。她脑门子都憋出了汗,隐隐期待着截然不同的答案。她知道自己很幼稚,但那一刻她真的很想知道,自己究竟会不会与别人不同。

许城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说不行。

世界就那么安静了,台上的歌手依旧在唱,吉他依然在响,可是她都听不到了。那两个字那么清晰地提醒她,她和别人并无两样。

说不上来是什么心情,她惶惶地哦了一声,许城看了她一眼,皱眉道:“你来着例假,不能喝冰酒。”

夏琴行突然像死了一回又活过来的人,整个精神抖擞。

为确认那不是一个借口,她问他:“那下次……”

许城把头扭过去,咳嗽了一声:“你尽管喝。”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缺乏沟通,然后你猜我猜,然后渐行渐远,最后无法重新来过。。。

    (2)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