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全能神邪教创始人赵维山起底

赵维山的邪教人生,有着截然不同的上下半场。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sFhmz

赵维山的人生有着截然不同的上下半场

他曾经是一名铁路工人,而非之前媒体报道过的物理老师;他是家中长子,成年后用自己的劳动供养着一个大家庭。他会木匠活,做的大立柜非常“板正”;他懂音乐,会识谱,还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他对兄弟姐妹很好,夫妻恩爱,跟同事朋友关系融洽。

37岁之后,他却成了许多教众眼中的“能力主”,是“神的化身”。而后几经变化,他又成了“女基督”选中的大祭司。记者前往他的老家哈尔滨阿城区采访他的亲友,试图探究他的早年经历,绝大多数认识他的人都说,想不到当年那个说话有点结巴的“老实人”赵维山,会成为如今的邪教头头。

贫困家庭里的长子

根据早前传出的消息,黑龙江省永源镇是赵维山的家,记者冒着零下20多摄氏度的严寒,辗转找到永源镇后才得知,这里只不过是他早年传教的一个地方,他的家其实是在阿城区的另一个镇亚钩镇。

亚钩镇位于哈尔滨市阿城区东南方向,这个在当地以黏豆包闻名的小镇极小,十多分钟就可以走完。镇上最显眼的建筑物,就是亚沟火车站。1951年12月12日,一个叫赵坤的男孩就诞生在火车站附近的铁路工人家属区。这个人后来改名叫做赵维山,成了“全能神”教的创始人和实际领导者。

这么多年过后 ,这个铁路工人的家属区依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还是很久以前盖起的平房,几家人住在一个院里,院子用杂乱的木头栅栏围着。每一家的面积并不大,大多三四十平方米。东院的第一户,就是赵维山家。现在,这里已经无人居住,厚厚的积雪覆盖了整个院子,只有来访的记者在院外留下两行脚印。

赵维山家曾经是这个家属区最穷的住户之一,他家有十个孩子,两男八女。赵维山是长子,在所有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即使在那个还没有计划生育的年代,十个孩子在当地也绝对算是多的了。

赵维山的父亲赵广发也是铁路工人,母亲在铁路上的装卸队工作。在那里,工人家属几乎都在装卸队,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把各种货物装到火车上。那时候没有装卸机器,完全靠人拉肩扛。

提到赵维山,亚沟火车站的铁路工人艾福坤还是习惯性地叫他“赵坤”。和赵维山相差四岁的艾福坤也是自小就在这里长大,在他的记忆中,赵维山家一直都很穷。一遇到困难,他们家就有“断粮”的危险。

那个时候,吃不上饭,他们就吃糠、野菜和糖厂的甘蔗渣,最困难的时候甚至吃过树皮。“吃糠多了,拉不出屎来。”艾福坤对此也有深刻的体验。

在艾福坤眼里,小时候的赵维山是个不太爱和大家一起玩的人。“孩子群里很难看见他”。

15岁那年,赵维山正好赶上文化大革命开始,他还当过一阵子红卫兵。赵维山只有初中文化程度,据当地中学的老师介绍,他“学习不好,很淘”。

热衷传教的铁路工人

1971年,赵维山20岁。那时,正赶上陕西铁路部门过来招工,他就跟着去了陕西,修铁路。但由于陕西的生活条件太苦,过了不到两年,他就回来了。

回来之后,赵维山并没有工作。父亲赵广发觉得这也不是个事,就提前退休,让赵维山顶了班。从此,赵维山就成了亚沟火车站的一名工人。他被分到了房产段,主要负责铁路上所属房屋的维修工作。他的木工手艺,也是在这里练就的。

于庆河当年是他的同事,经常能看见他“拿个锯在转悠”,“看见谁都打招呼”。于庆河甚至觉得他有点“自来熟”,不管遇到关系好不好的,都会热情地对人笑笑,跟人说几句客气话,“他人际关系很好”。

赵维山的妹夫老孙告诉记者,那个时候,赵维山的工资是家庭主要的收入来源。他“很照顾弟弟妹妹,生活也很简朴”。

上世纪70年代末,赵维山开始信仰基督教。在信基督教之前,他还信过佛教和天主教,后来他自己说:“感觉佛教和天主教都不如基督教好,所以就信了基督教。”

对于基督教,他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那时候,铁路上很忙,他必须每天去上班。下了班,他就开始四处传教。

1979年前后,他听说当时的阿城淀粉厂效益不好,员工经常放假,他就想办法和别人换了工作,到了淀粉厂上班。在淀粉厂没待多长时间,又去了阿城印刷厂当了一名印刷工人,因为“当时印刷厂快黄了,放假更多。”

那个时候,很多人都说他傻。“铁路是铁饭碗,永远失不了业,效益也好,谁知道他宁愿去个快黄的厂子!”艾福坤说。

但赵庆芳知道他想干什么,当时,赵庆芳在阿城宗教局工作,又是赵维山的亚沟老乡,和他接触比较多,对他比较了解。“哪个厂子效益不好,他就去哪个,这样就有空闲时间来传教了。”

“他办事很板正”

1979年,已经到了阿城的赵维山经人介绍,与阿城糕点厂的女工付云芝结婚。付云芝的小姨黄树英第一次见到赵维山,对他印象还是挺好的。“人长得挺精神,说话也得体。”就是个儿矮点,还不到一米六。

记者手头有一张赵维山的黑白照片,是当地宗教局一位工作人员给记者的。从照片上可以看到,赵维山眉毛很浓,四方脸,长得确实不丑。“放到现在也是个帅哥”,他妻子的表妹说。

刚结婚时,赵维山在阿城还没有住处。他就自己花钱买了一块地方,自己盖房子。那个地方是一块洼地,“比周围洼下去快两米了”。周围人家排出的污水,都流到这里。

“这块地根本没人要,也没法盖房子。”黄树英说。

赵维山不信这个邪,他自己买了头瘦牛,弄了辆地排车,一有空就拉土来填。他跟牛就住在一起,一天拉个四五车土,整整一个冬天的时间,他硬生生地把这里填平了。然后自己打土坯,盖了一间房子,“大约三四十平米”。房子的门窗,都是他自己做的。还自己做了一个高低柜,一个大衣柜。黄树英的母亲去看过赵维山,回来说他是“愚公移山”。“这样的苦,一般人吃不了。”

房子造好后,他的门前还是有污水流过来。赵庆芳回忆说,去赵维山家,先要趟过一片污水。

齐艳当时和他一块儿信基督教,他经常到齐艳家去聚会。齐艳几乎每次见他,他都穿一件灰色的的确良衣服,“就是铁路上的制服”。

他唱歌很好听,还识谱,在基督徒聚会时,他负责教大家唱圣歌。齐艳记得,每次他教唱歌,赵维山就会提前把歌词用毛笔抄到报纸上,挂在墙上。“他毛笔字写得很好看。”每当到圣诞节之类的活动时,赵维山还能编个节目,让大家表演。

后来,赵维山家也成了基督徒聚会的地点。齐艳到他家看到,家里摆设很简单,但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他办事很板正,很认真。”齐艳的弟弟曾经跟着赵维山学过木工,但去了两三天就回来了。“赵维山老呵斥他,嫌他不下工夫。”

父母双亡后全身传教

赵维山不抽烟,喝点酒,但“只有一瓶啤酒的量”。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唯一痴迷的就是宗教。

他是改革开放后,阿城地区最早一批信仰基督教的人。赵庆芳曾经听过他讲道,虽然他有点结巴,但“讲得很好”。“口才好,说得也很有道理”。

1983年,国家开始落实“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在阿城成立基督教会。但赵维山并不愿意加入,因为他“不愿意和那些人一块儿”,他自己组织了一些信徒在自己家里聚会。

他说的“那些人”,指的是在解放前就已经跟随外国传教士信教的老基督徒。他们的资格比较老,掌握着教会的权力。赵维山觉得自己能力比他们强,有点瞧不上他们。又一次在齐艳家聚会的时候,一位长老在里面讲道,她就听见赵维山在门外嘀咕:“这讲得都是啥呀?”

赵庆芳觉得赵维山有能力 ,出于工作的需要,他曾经找过赵维山好多次,劝他加入正规的教会,接受党的领导。有一次赵维山直接说:“大哥,别做我工作了,现在宗教信仰自由,还非得找个人领导?咱们是两股道上的车,根本走不到一块儿去。”

1984年左右,他的父母和大约四五岁的女儿因为冬天烧煤取暖时煤气中毒而去世。他回到老家亚沟,见到他父母的尸体,并没有哭,甚至还有些高兴。当时,他拿了一个红色的十字架,放在了他父亲的身上,祷告了一会儿。

在父母死后,他更加义无反顾地投身于传教了。

但因为有正规教会的存在,赵维山在阿城,并没有组织起来很多人。他开始把目光转向了农村,1986年至1989年,赵维山以阿城区为中心,在周围的永源镇、尚志县、林口县北甸子村、七星村、鸡西市、双鸭山市福利镇等地的家庭聚会点“讲道”,并把永源镇作为了他的大本营。

永源镇位于阿城区与道外区的交界地带,当时,正规教会还没有在这里建立组织,这里就成了赵维山的天下。

随着“道行”的提高,赵维山不满足于偏安一隅,开始到处“寻求真道”。1989年初,赵维山与窦春生、何哲迅到河南清丰“寻求真道”,接受了当地邪教“呼喊派”的讲道,改信“常受主”。后来,赵维山逐渐成为了“呼喊派”的领袖人物。再后来,赵维山干脆自己成为了“能力主”,创立了“永源教会”。

赵庆芳当时去永源镇找过赵维山,想劝劝他,但每次都找不到他。

黄树英和丈夫都是共产党员,有时候赵维山过来,他们就劝他。“我爱人脾气大,很多时候就吵起来了,但赵维山从来都不听,还劝我们信。”

另立山头的“能力主”

永源镇永源村八队的村民伊海涛家就是他在永源的主要据点,伊海涛的父母姐妹几乎全都视赵维山为“能力主”,伊海涛也是他最信任的骨干之一。

信徒们聚会祷告时,经常喊口号,把祷告内容按节奏喊出来。情绪高昂的时候,他们还会让赵维山骑在身上。后来,赵庆芳曾经问伊海涛的父亲伊大芳:“你比赵维山大那么些 ,怎么让他骑在你身上?”伊大芳不假思索地回答:“他是真神,是能看得见摸得着的能力主。”

1990年底,因为各种原因 ,早被我国政府定性为邪教的“呼喊派”分崩离析,各地教会抛弃信仰“常受主”,教徒一时间群龙无首。赵维山瞅准时机,指派窦春生、伊海涛、郭钦军等骨干奔赴河南、安徽,在原“常受教”信徒中传道,使原信徒转信“能力主”。

随着赵维山的势力急速膨胀,“能力主”的名气也越来越大,这也引起了警方的重视。

1991年,哈尔滨三棵树火车站的铁路警察发现了一批很可疑的人群。他们的穿着打扮都差不多,每个人的手里还拿着一个同样的提包,包里鼓鼓囊囊。警察觉得他们十分可疑,就把他们扣住了,打开他们的提包发现,里面都是关于“能力主”的宗教书籍,并印有“阿城永源”等字样。于是,他们马上联系到了阿城宗教局。

当时,赵庆芳就告诉他们,这是邪教的书。经过审讯,他们也得知,这些人是从上海、河南、山东等地赶到永源来听“能力主”赵维山讲道的。于是,铁路警察马上和哈尔滨警方、阿城警方一起来到了永源镇,抓捕赵维山。

抓捕行动是在晚上进行的,警察和宗教局的共30余人到了伊海涛家。信徒们正在伊海涛家聚会,警察突然冲进去,里面一片慌乱。此次共抓捕了二十多人,但赵维山在信徒的掩护下,踹开后窗户逃跑了,只抓到了他的妻子。跟随赵维山逃跑的,还有他的几名骨干和三四名女子,其中包括伊海涛。据了解,其中一名来自亚沟镇的女子,与赵维山关系比较亲密。

在伊大芳家里的墙里,警察搜出了不少关于“能力主”的小册子,还在菜窖里搜出了几台印刷这些小册子的油印机。后来又根据一些信徒的交代,在地里挖出了一些小册子和油印机。

在赵维山的家里,警察还搜出了不少鹿茸、奶粉之类的营养品,据当时一些信徒介绍,这些都是信徒们奉献给“能力主”的。

警方借用了当时的镇政府大楼,对这些信徒进行审讯。但无论用什么方式,他们始终不肯说出赵维山的下落。赵庆芳记得,警察用电棍对一名信徒过电,她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说:“电棍到我身上没用。”赵庆芳拿过电棍来往旁边的一名警察身上一杵,他“疼得嗷嗷叫”。赵庆芳至今也想不明白,那个信徒是真不过电,还是装成那样的。

据信徒交代,他们每个人都有代号,比如,伊大芳的代号叫做“老练”。最后,除了几个主要的信徒被判处两到三年劳动教养外,其他人都放了。他们这几个主要信徒是在阿城的一个影剧院里公开审判的。

他的妻子付云芝也被进行了三年劳动教养,出来后,她就跟赵维山离婚了,现在已经改嫁他人。

赵庆芳当时就推测,赵维山可能去了河南,因为那里是呼喊派的大本营,但具体在哪里,赵庆芳也不知道。

“大祭司”逃至海外

上世纪90年代末,伊海涛曾经回来过,被哈尔滨警方抓住了。他透露赵维山当时正在河南,并愿意带着警方去抓捕赵维山。那时,赵维山已经使用手机了,不过“一天换一个号”,很难联系到他。哈尔滨警方将他暂时关在了一个派出所里,准备第二天带他去河南。当天晚上,他就捅开了手铐,从三楼逃走了。据记者了解,当时派出所的两位值班民警因为喝醉酒而睡着了。

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赵维山的任何音讯了。如今赵维山的家人说他已几乎不跟家里联系了。“在信教之前的青少年时代,他和兄弟姐妹的关系非常亲近,也很顾家。但自从他逃离黑龙江以后,因为受到公安机关打击,逐渐和家里失去了来往。”而在此之前,赵维山曾无数次劝说兄弟姐妹加入他们全能神教,均遭到了拒绝。

记者找到了伊海涛的姐姐伊海波,她表示,目前自己也没有伊海涛的任何音讯。

根据警方披露的信息及媒体公开报道,赵维山后来在河南创立了“全能神”教,并将因高考落榜而精神分裂的女子杨向彬神话成“女基督”,自己成为“大祭司”,四处传播。

2000年,赵维山在公安机关的追捕下化名徐维山,办理了出国护照去了东京,后又辗转到了美国。

2001年赵维山在美国以“逃避宗教迫害”为由,申请“政治避难”,并在纽约设立了总部,建立了网站。随后迅速在日本、韩国、印尼、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及美国、加拿大等欧美国家发展了大批信徒。

2012年12月,赵维山指令“全能神”组织了全国性的公开活动,走上街头传播世界末日,企图借机发展信徒。公安机关出击,对“全能神”教开展全方位打击。接下来的故事,就是我们都知道的了。当下,全国公安机关已抓获邪教人员上千人。

赵庆芳一开始就有预感,这个不服别人、自己又有些才华的赵维山一定会干出一番大事。为此,他一次又一次地想把赵维山拉进正规教会。但他也知道,这个倔强的人很难听进别人的话。他甚至和教会的长老们商量给赵维山一官半职,长老们没表态,赵维山也不同意。“他喜欢受人膜拜”,赵庆芳说,赵维山在永源镇时的信徒见了他要“下跪祷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