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重生小说:长姐(二)

第九十七章 彻夜未眠

郑老太此刻正昏迷着,李月姐刚进去的时候,就看郑老太倒在木楼里的楼梯下面,显然是看到着火了急忙下楼,却叫烟熏的看不见路,一脚踩空,滚下了楼梯,便晕倒在了楼梯下面,毕竟岁数大了,腿脚不灵便。

此时郑四带着铁犁,铁汉,铁圭几兄弟围了过来。

郑家大房现在基本都呆在通州,郑典跟着二爷身边当差,大多时候也不在柳洼,而今天郑家二房郑屠带着郑铁柱去十里埠那边收猪了,今晚也不在,在场的郑家子弟,便是郑家老四一房,以及二房的铁犁铁汉等。

所以,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便是郑四在主持了。

此时那郑四看到李月姐背上,郑老太牙着紧咬的样子,便着急的大叫道:“许郎中,许郎中呢?”

“来了,来了。”火起时,许郎中就背着药箱过来,就是怕火场中有所损伤,能及时相救。

几人把郑老太放在院中的一张竹床上,许郎中一翻施救,又灌了一碗醒神汤,好一会儿,郑老太才睁开了眼睛,所有围着的人也长长的松了口气。

“我没事,家里失了这等大火,你们自去收拾吧,后面木楼那里就别管了,等典小子回来让他自己收拾,毕竟里面多是他爹娘生前用过的器具,那也是他的念想。”好一会儿,郑老太喘着大气吩咐完,那眼睛又闭上了。

“老太,老太。”郑屠娘子这时也从人群中挤了过来,此时见郑老太这样子。又吓了一跳,边忙叫着她。

“别吵她,她是受了惊吓,让她好好休息。任何人别打搅,等气定神安了就没事了,不过。她的腿摔着了,估计要在床上躺几个月,不过那是硬病,只要耐心休养,也就是时间的功夫。”一边许郎中安慰道。

郑家人这才彻底放心,李月姐也将一颗提着的心放下了,不管如何。郑老太这命算是保住了。

于是郑四便带着铁梨铁汉铁圭几个,抬着竹床将郑老太暂时安置在东屋里。留下铁犁铁汉的媳妇在屋里照看着郑老太,其他人便出来,继续救火,那北屋的火还在烧着。

“你们别拦我。我要进去,我要进去。”郑四娘子整个人跟疯了似的,若不是几个人拉着她,她这会儿说不定就扑进了火场里。

“都这样了,你还闹什么闹,想死你就去死啊。”郑四过来冲着自家娘子吼,最近因着高利贷的事情出事,他心里也是一直压抑着火气,再加上今夜这一场大火。怕是老太这边的路子也断了,那火气更大,这会儿见自家娘子还在这里出丑,一顿火气便兜头兜脑的冲她发作了起来。

郑四娘子叫自家相公一顿发作,也知道自家的事情不能露了一点风声,只得强忍着平静下来。只是看着直窜天高的大火,那嘴角,眼角一阵哆嗦,心跟被刀刮似的痛啊,天杀的,这可是她唯一的路,她这些天还在想着法子跟老太匀点钱救救急呢,这该死的,天杀的大火。

“我说老四老四媳妇啊,你们不是说看着老太出去的吗?害得我们一个劲的在外面找,结果老太却在后面的木楼里,差点叫火给烧死,你这不害人吗?等老大回来,你们自跟他交待去。”这时,郑屠娘子拍着胸口道,今天这事,等老大回来,少不得不顿排头,她先撇清了再说。

“二嫂想推卸责任就明说,不要找这样那样的借口,今晚天热,老太说出去走走的时候铁汉媳妇也是听到的,只能说这是阴差阳错,便是老大回来,我也能理直气壮的说。”郑四娘子这回总算平静了下来,那言语拿能让郑屠娘子拿信,回嘴的道。

“行了,吵什么,叫人看笑话。”郑四打断了两人的争吵。

众人继续救着火。一会儿后,火势终于扑灭了,但那北屋也烧得七七八八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关别人的事了,由郑家人自己去收拾。

镇里的人三三两两的端着盆和水桶往麦场走,李月姐牵着月娇同田阿婆一起跟在众人后面。

田阿婆也是看到着火过来的,月娇这个不省心的更是少不得要来凑热闹,到了郑家正好跟李月姐碰到了,这会儿正好一起回家,是至于墨易,火救完,他还得带着人将水龙运回衙门,要稍后点再回家。

“这郑家人也真是糊涂,老太在木楼里居然没人知道,还一个劲的救北屋的火,这要不是李月姐发现那木楼的门是从里面关上的,还不知道有人在里面呢。”说话的是姚裁缝,他一身**的,也不急着回瓜棚那边,跟着众人一路先回家换了衣服再说。

“可不是,也是郑老太命大。”边上有人咐合的道。

“这也怪不得郑家人糊涂,郑家那木楼陈旧的不得了,本来早就要拆了重建了,只是因为那是分给郑家三房的,郑典还小,平日里跟老太一起住在北屋里,老太说了,等典小子到了娶媳妇的年纪,就把那木楼拆了重盖,给典小子做新房的,因此这些年一直没动,平日里里面就是用来堆杂物的,谁知道郑老太会一个人跑那里面去?毕竟北屋是郑老太的住所,再加上郑家许多的财产都放在北屋里,肯定是要先救北屋的。”一边柳家几人道。柳家人是郑屠娘子的亲家,再加上柳银珠如今也时常跟着郑老太,对郑家的事情倒是清楚的很。

“这倒也是。”一众人点头。

“各位回家,再好好检查检查自家的火头,这天干物燥的,起了火损失可就大了。”一边的更夫不忘提醒众人。

“是的,是的,赶紧着回家检查看看。”一边又有人应和着。

“你们说。郑家这次损失有多大?我看那郑四娘子瘫到在地上,估计损失不会少啊。”说话的却是神叨叨的花媒婆。

“那点损失在外人来看是大,不过,如今郑大攀上了漕帮的大树。郑二又有个杀猪的行当,郑典那小子更是不得了,跟着京里的大人物当差。便是再多的损失也担的起。”镇总甲呵呵的道。

“郑大郑二是损失的起,可那郑家四房却损失不起。”这时,人群里又有人道。

“这话怎么说?烧的是老太住的北屋,郑家四房又没有什么损失。”有人接话问道。

“我看哪,老太这北屋烧了,其他几房都无所谓,影响最大的却是郑家四房。对了,最近的风声你们听说了没有,就是李树根那家,树根家里年前把家里的一些存银存在郑家四娘子手上,本打算存一年拿点利息贴补家用的。可他家今年要修房子,便想将银子提前拿出来,可那郑四娘子本来答应的好好的,可临到了了,又不干了,说没到期,得按规矩来,非要到年底才退给树根家的,那李树根家的没法子。修房子的事情也就耽搁了,没听她那婆娘日日在地里说嘴吗?”这时,说话的却是赶来看热闹的贾氏,救火那会儿,她也是闲闲的站在边上,同镇上几个嫂娘唠嗑。

“这话也对啊。既是说好了存一年的,那肯定要到一年再取出来,好象咱们镇里存银子在郑四娘子手上的不少吧,年低的利钱也挺不错的,这要大家都不讲规矩,说要取回来就取回来,那郑四娘子那里还怎么赚钱哪,利钱又从哪里来?”一边的镇总甲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啊,可郑四娘子之前是答应了那树根家的,这临了变卦就不对了,那郑四娘子,前些日子急慌慌的进了京,我听说她那个合伙人出事了,虽然不知真假,但空穴不来风啊,再想想李树根家的遭遇,事情怕是**不离十啊。其实,咱们镇的人之所以敢把银钱存在郑家四房那里,还不是因为郑老太手里的那笔钱,这次北屋烧成这样,就算能抢救一些出来,可底细谁清楚?嘿嘿,怕是大家存在郑四娘子那里的钱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喽。”贾氏一副看好戏的口气道。

李月姐一听到这话,心里一阵叹气,果然,这两件事还是叫人窜一起了,贾氏这个时候说这些,那就是火上浇油了,郑家四房这回是真要折进去了,说倒底,还是郑四婶子心太贪,年边的时候,自己可是提醒过她的,郑四娘子反倒怪她多事,说起来也是郑四娘子自找啊。

李树根家的事情,她也听说过,直叹那郑四娘子眼皮子浅,树根家的存在她那里又能有多少钱银?她自家情况自家有数吧,越是这种情况就越要大方一点,至少气度出来了,也可以稳着点人心不是吗?

如今却偏要弄成这样。

不过,这倒底是郑家的事情,她管不着,而唯一让她欣慰的是郑老太虽然受了点伤,但大夫已经看过说,没大事,调养一段时间就好,而郑家,有郑老太顶着,再乱也该不会如前世那般。

不过,李月姐估计着,郑家分家还是得分。

李月姐想着,一边月娇用劲的握了握自家大姐的手,李月姐转脸看她,这丫头冲着自家大姐竖了竖大拇指。年边的时候,她还打算把她那点私房钱存在郑家四婶那里的,是大姐不让她存了,这会儿自然是赞自家大姐神机妙算。

李月姐没好气的拍了一下她的额头。田阿婆看着这两姐妹这亲热的样子,便笑咪咪的。

而此时,众人一路沉默,显然在想着贾氏的话,都觉得贾氏那话在理啊,谁家钱都不是大风吹来的,就算是郑家遇了难处,但也不由眼看着自家受损失啊,想着,各自脚步都加快了,显然是想快点回家,跟家里人商量一下存在郑四娘子那里的钱该怎么办,就算自家没存,但亲朋好友间也都有存的,也该去知会一声,柳洼就这么大,扯来扯去都是亲戚。

有着这样的想法,不一会儿,人群便散去。

李家西屋几个也进了屋,月娥带着墨风和月宝儿还坐在那堂前,郑家这场大火烧的人心慌慌的,一见自家大姐一行人回来,便问起了郑家大屋那边的事情,月娇巴拉巴拉的说的眉飞色舞。几人一边说着之一边给墨易等门。

“月姐儿,你说他们说的郑四媳妇周转出了问题是不是真的啊?”田阿婆坐下道,老人家也八卦的很,更重要的是因为田阿婆平日跟郑老太也颇能说上话,这会儿自然也多了一份关心。

“怕是真的。”李月姐点点头。然后把夕娘牵涉进空廒案的事情说了说。

“那典小子既然参于了空廒案的追查,那就应该晓得夕娘跟她家四婶子这事情有牵扯,怎么不事先抓了夕娘好挽回损失啊?”田阿婆问。

“夕娘后头的人来历不小,有人在保她,我听典小子说过,牵扯的事情太大,二爷怕后面不好收拾,毕竟现在才是新皇登基的第二年,头年就出了一个贿举案,这要是再牵扯过多,怕不好收场,那位二爷便睁只眼闭只眼过了,那位夕娘也藏了起来,没地儿找,再说了,镇上人可不管什么夕娘不夕娘的,自然是盯住了郑四娘子及郑家。”李月姐道。

“嗯,这下郑家麻烦大了。”田婆子点点头,有些担心的道。

“再麻烦也不就是郑四婶子那一边嘛。她也活该,要是早听我阿姐的话,就不会有麻烦了。”一边月娇皱着鼻子道。

“也是,说起来高利贷这种东西真沾不得了,要么害人,要么害已。”田阿婆道。

李月姐自然点头认同。

正说着,墨易回来了,李月姐想着之前的事情,知道镇上的人怕是明天就要找上郑家,想着重生以来,郑家也帮了她不少,河工上的许多事情,如今墨易已经跟郑家绑在一起了,虽然这事主要是郑家四房的事情,但也是郑家的事情,一个弄不好,怕那局面难以收拾,想着,李月姐便又让墨易再去了一趟郑家,把这事情跟郑家人说说,让郑家人多少有个准备,不至于措手不及。

而这一夜,镇上许多人家彻夜未眠。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