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重生小说:长姐(二)

第九十九章 临危受命

且说郑大带着郑铁汉郑典一行人连夜里从通州赶回来,铁汉是去通知他的,所以一道回来,而郑大的儿子郑铁牛这次没有跟着一起来,漕帮那一块总得有人盯着,郑大来了,郑铁牛便需留在通州主事。

一行人一进大院,便看到北屋那一片焦黑残橼断壁的样子,都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

“大哥,你回来。”郑屠一早就候在门口,见到自家大哥进门下马,连忙让老三铁柱接过僵绳,牵了马去栏里,他自上前问,随后又看到自家大哥,典小子,甚至老二铁汉,以及那一帮的漕帮子弟个个身上沾血,虽然不多,但却看得分明,那眼皮子一抽,惊声的问道:“大哥,你们这是怎么了?”

郑大冷哼着没说话,一边郑典接嘴道:“没事,在十三湾遇上水匪了,干了一架,二伯,你赶紧着让二婶给我们备水洗漱一下,换一身衣服,要不然,这样子见着老太,要吓着老太的。”说完又问了老太的情形。

他自小跟着老太身边,跟老太的感情最是深厚,昨夜里他正好在通州,听说家里北屋烧了,那魂都差点吓跑,还是铁汉说老太没事,他那魂魄才归得位。

“昨晚受了惊,一条腿也断了,哼哼了一个晚上,直到天亮了吃了药才睡下,吃苦是免不了的了,不过许郎中也说了,老太底子不错,没有性命之忧。”郑屠一一的道。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这样,就暂时别打扰老太,让她清静的休息吧。”郑大道。

郑屠点点头,随后便叫了自家娘子:“老太那里你让铁汉媳妇儿照看着,她做事比较细心,你带着铁犁媳妇去备水和换洗衣物,赶紧先让他们把这一身血迹收拾干净在说。”

“好,我这就去。”郑屠娘子这时倒也爽利。应了一声,就风风火火的去了,没一会儿,水备好。换洗衣物备好,一众人便进屋洗漱了一翻,换了干将衣服,梳了头出来,一扫之前的狼狈样子。

郑大一行人出来,郑屠娘子已经备好了吃食,这赶了一夜的路。先让大家填饱了肚子再说。

“大哥,那巡检司不是已经贴出布告说十三湾的水匪已经给剿了吗?怎么这会儿又出来了?”郑屠也坐下,抓了一块煎饼在嘴里咬着问。

“有些话是不能听的,需要的时候自然就出来了,不需要的时候就给剿了,端看那些大人们的心思。”郑大抽着嘴角道。

“这什么意思?”郑屠觉得自家大哥似乎话里有话。

“这个先不管,咱们先一事一事的解决,先给我说说昨夜的事情是怎么回事?”郑大边吃边质问着。一边说。那双森冷的眼光狠狠的拉着一干郑氏子弟。

“我昨夜去十里埠收猪去了,下半夜回来的,具体情形也不太清楚。”郑屠道。他赶了猪回来。见家里出了这样的大事,自是着紧,先是收拾,又要将那收来的十几只猪关好,一直就忙到现在,一些细里的事情都没来得及追问。

“老四,你说,先不论这火是怎么起的,你倒是给我说说,家里这么多人在。这火势怎么就发展到这个地步?”郑大吃的不多,一块饼子,一碗汤,几筷子菜,就结束,转脸就盯着老四问。

经过十三湾的一战。郑大心里有数,这火显是有心人算计的,但家里有这么多人,他就不明白了,这火一起,烟一熏的又瞒不了人的,要是早早的救了,何致于最后发展到这不可收拾的地步。

“天热,我跑老井边乘凉去了,等看到浓烟起时赶回来,火势已经大了。”郑四憋着气道。

“铁梨,还着圭子,你们又在哪里?”郑大又转过脸冲在垂手站在一边的郑家子弟,他脸上本就无三两的瘦削,再加上此刻阴郁凶狠的眼神,郑家一个个小子瞧着,那心里直发毛。

“天热,懒的动,吃过饭后,我们就在屋里打马吊,是听到娘叫救火才知道起火的,出来是火已经不小了,后来墨易调了衙门的水龙来,本来火头已经压下,但后来墨易把水龙撤到北屋后面的木楼那边,灭了木楼的火,再回来救北屋这边,风太大,已经来不及了。”郑铁犁闷着声道,郑圭在一边低头不语。

“你们还有脸说木楼,老太在木楼里,你们居然视而不见,要不是那李月姐机敏,发现木楼门从里拴着,老太这会儿焉有命在?老太若有三长两短,瞧我不剥了你的皮。”一听郑铁犁说起木楼,郑大那火头又起,两眼血丝密布的,一副要吃了人的样子。这事情,铁汉连夜去报信的事情跟他说了。

“大哥,这事实实在在是没想到,莲花是看到老太出去的,便是铁汉的媳妇儿也是看到了的,那木楼本来就打算要拆的,谁曾想老太会跑那里去呢?”郑四叫着屈。莲花就是郑四娘子的闺名。

“你还说,家里这么多人,老太这进出的就没个人跟着,这是为人子的样子吗?你这会儿还有脸叫屈……”郑大咬着牙,一干郑氏子弟眼观鼻子鼻观心。

“老太那脾气,她不让人跟还能有什么法子?”郑四嘀咕着,终究不敢说大声。

这时,郑圭在郑典耳边低语了几句,说的却是昨晚墨易来传的话,郑典的脸色便立现惊容:“大伯,现在不是追究这失火的时候,得赶紧想办法解决四叔四婶的事情,这可是出大祸了。”郑典说着,然后把郑圭说的一五一十的说予自家大伯听,说实话,他也是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家四婶子这事居然还牵扯到空廒案的夕娘头上,如今夕娘早不知躲哪里去了,四娘子这下是肉包子打狗啊。

可叹自家四婶因为这是个来钱的买卖,生怕别人截了她似的,平日里藏着掖着,弄的大家只知道她有这么个合伙人,却不知这合伙人的底细,要不然,他怎么着也要趁着查案的时候截下这个夕娘。至少要逼她将本钱吐出来。

“好,老四,你们真是好啊……”听完这个,郑大咬着牙。声音冷的跟寒冰似的,谁都听得出他这是反话。

郑四更是一句话也不敢接,他让郑圭把事情跟郑典说,便是他自个儿不敢跟自家大哥开这口。

看着郑四那一副窝囊的样子,郑大深吸一口气,脸色铁青铁青的,但终归冷静了下来。

失火其实对郑家的损失并不大。可这失火却将四房这事逼到了眼前,再一结合之前十三湾的遇袭,整个事件的幕后就呼之欲出了,郑家现在有这样的地位,损失些银财并不在乎,可郑家立足柳洼,一但这信誉没了,郑家就完了。以郑大如今的眼力,他知道,这天上不会砸下馅饼来的。二王爷之所以看中他,支持他,最大的理由便是他们郑家在柳洼百年积累下的信誉,做为刀匠的信誉。

一但这没了,这些个权贵大人物可没有什么香火情之说。

“好,现在什么也不说,老四,你赶紧把你手头上的钱全都支出来,以备镇上的人来支取。”郑大冷静的道。

“没,没钱在手上。钱全砸在里面的,现在手头上活用的银子还不到五两。”郑四喃喃的低声道。

“那你的银子呢?”郑大这时出离愤怒了。

郑四头低着,说不出一句话来,他能说其他的银子他前几天全输给赌场了吗?本来想去搬本捞一票堵堵窟窿的,没想窟窿反面越来越大。他欲哭无泪。

“老二,你手头上的钱拿来垫一垫。等事后,我让老四还你。”郑大盯着郑屠道,郑屠正要说活,冷不防郑屠娘了却使劲的扯了他一下,然后抢先上前道:“他大伯,我们手头也就二十几两银子,你也知道,我们收猪卖猪的,赚的都是一点辛苦钱,便是这些钱也都压在收来的猪上面,这不,昨晚才收的猪,现在还没杀呢。”

郑屠娘子这话言下之意便是只愿拿出二十几两,其它的就没有了,说起来二十几两也不算太少,可跟郑四家整的那个大窟窿比起来,那就是九牛一毛了。

“你这妇人,说的什么话,你梳妆盒的银票不是钱哪,去拿来。”郑屠瞪着自家娘子。

“呗,那钱也是有急用的,铁柱已经到了说媳妇儿的年纪了,家里还这么多说吃喝拉撒的,咱能拿这点钱去帮老四家填窟窿眼吗?咱家日子还过不过了。”郑屠娘子撒着泼道。

“大哥不是说了吗,等事情过了让老四家还就是了。”郑屠瞪着他娘子道。

“还?老四家拿什么还?这么大一个窟窿,那老四前几天又在镇上的堵坊里输了个精光,咱家这钱真要撒出去,那就是肉包子打狗,你没看老四媳妇看到北屋烧光了,都快疯了吗,她原先打的主意,便是要让老太帮她垫的,可如今一场大火,老太的私底怕是全烧光了吧,老四媳妇是没了指望了才那样的。”郑屠娘子巴拉巴拉的说了一通。

郑大听着,那脸忽青忽白的,好一会儿却突然喷出了一口鲜血。之前在十三湾他已经受了伤,只是担心着家里,便强忍着,这会儿又见兄弟不齐心,各房算计,家道要衰,一时郁气上涌,触发了伤势,便吐了血了,那伤便是再也压不住了。

“大哥……”

“大伯……”

一屋子郑家人都惊叫了起来。

就在这时,铁犁媳妇儿一脸苍白的跑来:“不好了,镇上的人将咱家围住了。”郑家子弟一时间脸全白了,全镇人的怒火,可不是他们郑家一门一户可以担当的。

“典小子,铁牛不在这里,你虽不是长房长子,但你现在是郑家三代最有出息的一个,镇上的人也多看好你,你拿着这些银票,先出去支应一下。”郑大强忍着眩晕,从怀里掏出两张银票,面额都不大,他司职漕帮时间不长,为了拢络手下,花起银钱也大方,还真没有存下什么钱,这两张银票还是他娘子在他起程时塞给他的。

而他这时让郑典出面也是无奈之举,他现在这个情况,如果出去见人,反而会引起镇上人对郑家更大的恐慌,于事无补,而四房虽是事主,可没有担当也没有能力解决问题,真让四房出去,搞不好事情会更糟,而二房,显然不愿意接四房这事,他相信老二是愿意的,可老二媳妇显然不愿意,他总不能因为老四家的原因,而让老二夫妻不合吧。

当然,还有一点,老二性子冲动,常于镇上人冲突,若是一般的问题,凭着他那股子狠劲说不定能行,但这回这事,一个不好,郑家真的是会万劫不复的,所以,不得不慎之又慎。

总结下来这事唯有郑典出面最合适。

其一,典小子是小辈,不容易激起镇人针锋相对,其二,当初老三所救之人送的一箱子金银财宝的酬谢礼,那是属于典小子的,虽然北屋大火,但别人并不能保证钱财就烧光了,所以,财力上,典小子也比别人有保证,而更重要的是,典小子背后还有个二王爷,镇上人或许不太清楚,但镇老和河工衙门的那位却是清楚的,使不得也要周旋一二。

“大哥,这事怎么能让典小子出面,再怎么说,有我这个二伯再也轮不到典小子,我去。”郑屠这时却不干了道,这种大事,让一个小辈出面,他这个二伯的脸往哪里摆去,郑屠娘子却想阻止,却被郑屠用劲一推,跌倒在地上,便坐在地上哭天抢地了起来。

“老二,你这是干什么,这事就让典小子去,先让小辈们探探情况,真有什么不好,我们在后面也有收拾残局的余地。”郑大喘着气道,整个人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

郑屠听自家大哥这么说,这才罢休。

“大伯放心,我便是拼了命,也要让郑家度过这个难关。”郑典肃严着一张脸,接过银票,又从怀里掏出几块碎银子,这些碎银子也是郑典全部的家当了,因为他以前胡闹,郑老太最近一两年便管的特别严,平常有多的银子,都被老太给收了。

“我信你。”郑大拍了拍郑典,随后又喷了一口血,整个人便昏昏沉沉,大家连忙扶他进屋休息。

郑典看了看自家大伯背影消失在门里,便一咬牙,冲着一边的郑铁柱道:“五哥,跟我搬一张桌子到门口去。”

“嗯。”郑铁柱点点头,憨厚的脸上也带着少有的疑重。

随后,郑典和郑铁柱两个抬着一张方桌放在了郑家大院门口,此时郑家大院的门被围在外面的人拍的嘣嘣响。

“五哥,开门。”郑典一个人大马金刀的坐在桌前,冲着郑铁柱道,那样子,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