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重生小说:长姐(二)

第一百章 郑家不差钱

棕色漆的厚重大门支呀的一声缓缓的拉开。

外面的人群一下子就挤了过来,不过却叫郑典身前的桌子挡了去路。郑典只是静静的看着人群。

“大姐,咋是郑典出面哪,他大伯二伯四伯他们呢?”月娇儿此刻站在一边的枣树下,一脸奇怪的道。

李月姐心里也奇怪啊,只是她哪晓得郑家在弄什么鬼,只得静观其变呗。

“典小子,你挡在这里干什么?快把你大伯,四叔四婶叫出来,别做那缩头乌龟,今天怎么着也得给我们一个交待。”说话的正是李树根。

“是,快去,让他们出来交待。”边上又有人应和着。一个个都赤红着眼睛瞪着郑典。真是一呼百应之势,很吓人哪。

“树根叔,我郑家人那从来都不是那缩头乌龟,我只是奇怪啊,树根叔你口口声声的嚷着交待,这为的是哪般哪?衙门定罪还得让犯人知道犯的是啥错呢,难道是我哪个弟弟不开眼,惹着你闺女了,又或是哪个浑小子偷看了婶子洗澡了,若真是这样,树根叔你放心,我一定撕了他们的皮给你个交待。”郑典此时站在桌子,一件褂子敞开着,露出麦色的皮肉,这会儿他把个胸膛拍的嘣嘣响,一脸发誓着。真诚无比啊。

只是谁也不知道,三伏的天气,这小子这会儿那背心却在冒冷汗呢,叫这么多人围着,又是这样一呼百应的态势,能没压力吗?能不冒冷汗吗?

说到底。这种事儿,郑典也是大姑娘上花轿第一回啊,压力山大。

“噗嗤。”郑典这话音刚落,人群里便响起了忍不住的笑声。

李月姐站在人群的后面。听着这话,也忍不住一阵莞尔,这典小子。真浑啊,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埋汰树根叔,他就不怕惹恼的树根叔跟他拼命啊,也不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小子还这么的胡来。

李月姐想着,那心又提了起来,那眼睛便从侧面看着前面围着郑家的人群。却发现原些大家一脸紧绷的神情都放松了下来,一些个人那脸上还带着一种意味难明似的怪笑。便是那李树根,气的脸红脖子气,可之前那股子义正严辞的气势却没了,倒好象是被抓住了痛脚的猫似的。

看着这情形。李月姐突然明白了,这种逗弄小女娃子,或偷看嫂娘们洗澡那是镇里的浑小子们最爱干的事情,镇上人每每说起这些,虽恨的咬牙,却又忍不行一顿笑骂,口气中还会有一股子亲哩,没法子,大家都是从小时候长大的。小时候这种浑蛋事也没少干,因此,碰上这种事情,自免不了拍打一顿笑骂一顿,最后却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典小子这插科打诨的一顿,又说的真诚无比。让人发嚎之余,却将镇上人原先那种同仇敌忾的气氛给破坏了,一个个反倒看笑话了起来。整个的气氛立时缓和了不少。

这样,接下来的事情就能心平气和的谈了,这小子,没看出来啊,倒是长心眼了,这戏演的不错啊,李月姐心下里赞道,她可不认为这典小子真不知道树根叔的交待是什么,毕竟,昨晚,她已经让墨易来郑家说明了这事情的,典小子这会儿显然是有意为之,故意拿树根叔说笑,缓和气氛的。

“浑小子,你不要插科打诨,左右他言,我说的是我存在你四婶手里的银子的事情,我这马上要修房子,你四婶明明答应好退给我的,却说话不算话,一拖就拖到现在,弄的我家房子到现在都没有修,这不是害人吗?总之,今天你们郑家一定要给我个交待。”李树根气急败坏的道。

“哦,有这事?”郑典这厮演上瘾了,这会儿还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然后转过脸冲着铁柱道:“五哥,你去问问四婶儿,这事是不是真的?若是真的,就把树根叔家的存银契约拿来,这多大点事儿啊。”郑典懒洋洋的道,心里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啊,至少这会儿,树根叔说话不在是一呼百应,情形比刚开门那会儿好多了。

候着铁柱离开,郑典又招呼着铁水,郑星等几个七八上十岁的小子,让他们去厨房捧一叠子大海碗来,每只碗里倒上清凉的井水。

“各位大爷大娘,大叔大婶儿,大热的天,又是正午,咱家家里现在是乱糟糟的,没有别的招待,便是一碗井水,大家消消暑,站累了席地坐下,有什么事咱们慢慢说清楚。”郑典这时候一整衣裳,还把先前敞开的衣襟扣好,然后一拱手。

这一翻做派,倒弄的围着郑家的一干人一脸悻悻,心时俱想着,反正李树根顶在前面,先静观李树根的事情再说。于是,便三三两两的坐在了地上喝着井水。态势倒是越来越和谐了。

得,这厮还真演出派儿来了,李月姐在人群后面看得很带劲啊。月娇早忍不住笑的直揉肚皮了。

“这小子,挺能啊,这戏本儿全套上,呼,之前倒是把我吓了一跳。”这时,边上有人说道起来,李月姐一看却是河工衙门的杨管事,他边上正站着摸着汗珠子的镇老和镇总甲。

这些人压力也很大呀,若是事情失控,郑家可不是省油的灯,两方面打起来,有了死伤,那他们也免不了一个失察不作为之责。搞不好一个个都要吃挂落的。

这时,郑铁柱捧了一个木盒子一溜小跑的回来:“典小子,四婶说了,树根叔这事儿是真的,这是他的契约。”郑铁柱说着,从盒子里拿出一张契约递给郑典。

“是真的那好办哪,退给他就是。六两银子是吧,没到期限,说好了只退本钱没有利的啊。”郑典看着那契约。然后便点了银子推在桌上。

李树根正心心念念着这点银子呢,这会儿郑典这么干脆,喜出望外,连忙将契约递上。揣着六两银子入了怀。

“瞧,这不解决了嘛,芝麻粒大的一点小事却闹了这么大的场面。”郑典边说着还啐啐念。他这一副样子。倒显得别人太过劳师动众了,弄得众人一阵悻悻。

“那我们的呢,我们也要取银子。”这时,人群里几个人相视一眼,同时举着手里的契约叫道。这几个都是住在镇东的,平日里都唯周家马首是瞻的,为首说话的那人叫周重三

“你们的到期了吗?还是说你们家也要修房子。讨媳妇儿什么的?”郑典这时一扫之前的轻松的样子,整个人站了起来,瞪着那几人道。

“没到期,也不修房子,没媳妇儿讨。但我们就是要取回银子。那几个人理直气壮的道。

“没到期?也不修房讨媳妇儿,却硬要取回银子,那契约还有什么用,信誉是不是可以全丢到干河渠里去?我算是看出来了,合着你们是看我们郑家好说话是吧,逗我们郑家人玩儿呢,还真当我们郑家好欺不成。”郑典这时瞪起了眼睛,一时也是凶气逼人。

别说,这厮这一发火。那几个人神情也不由的一滞:“我们也不想这样啊,可大家伙儿都看到了,昨夜里郑家北屋烧光了,郑家的钱财都掌握在郑老太的手里,也就是都放在北屋,如今全烧没了。而郑四和郑四娘子又把大家存的银子都给弄没了,现在连面都不敢露,咱们只能找郑家,这夜长梦多啊,大家还想保住银子的话就得趁现在取,要不然,过了这村没这店了。”

立时,人群又开始骚动起来。

一看这情形,李月姐不由的握紧拳头,这人明显是在煽动人心哪,搞不好便是周家安排的,心里叹了口气,说到底,郑家这事最后还得银子说话,毕竟尚有法不责众之说,便是典小子有万般之能,没有银子说话,事情怕是很难顺利过关。这整个事件的布局,就是把郑家算死了。

郑典这时眯起了眼睛,好一会儿,用劲的一拍巴掌道:“真是奇了怪了,我家的事情,我家的银钱放哪里,怎么你们这些外人一个个的倒比我还清楚了,有个事情,大家可能不知道,我在这里给大家说道说道,昨夜咱家大火,我三哥铁汉连夜去通州通知大伯和我,可我们回来的时候,却在十三湾遇上了水匪,码头上还有我们剿了他们的船在,大家要是不信的话尽可去看看,昨夜那场大火蹊跷啊,便连我们连夜回来也让人算计到了,这意味着什么?精明的人应该能想到了,若是有人想不到的话,那我告诉各位,这是有人在朝我郑家下黑手,可这人是谁呢,咱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这几位倒是让我起了疑心了,他们对我家的情形似乎很了解啊,这里面会不会有不可告人的东西呢。”

郑典这一说,围着的人就一片哗然啊,没想到暗地里还有这么一事,一些心思重的人便暗暗的琢磨起今天这事情来了。

“你,你别含血喷人,这事是你家人自己在外面说的,镇上好些人知道,你别是拿出不钱来便故意转移话题吧。”那几人说着,又转过脸冲着围在跟前的镇上人道:“大家别上当,郑家这是在用苦肉计,郑家现在是遇了难事,可那不管咱们的事儿,咱们不能让自己的银子打了水漂,把银子取给我就什么事也没了。大家说是不是啊。”

那人又继续煽动着道。

“可不是,咱知道郑家现在有难处,可咱们一年到头存点银子也着实不容易啊。”周围便有人应和的道。虽知道有些为难郑家,但自家的银子最重要啊。

人群又开始有些乱。

“行啊,真要取是吧?都给你们取。”郑典这时沉着脸,从桌子的抽屉里又拿出一个盒子,一打开,上面就是两张银票,下面厚厚的看不太清,但看那露出来的边边角角,不外乎地契房契等。

郑典此刻重重的拍着那木盒:“大家要取都可以取,但谁家手头上也不会放这么多的现银,所以还得请大家宽限几日。毕竟你们的契约也没到期,我这个要求合情合理吧,当然,我也知道大家担心我郑家还不出。但你们怕什么呢,这里是房契地契,我郑家这么大的家业就摆在大家面前。还能跑了不成,镇老,镇总甲还有杨大人他们都在现场,现在可以请他们做证,咱家这些房契地契就算是抵押,我郑家绝不会少大家一分银子。”郑典说着,便指了指人群后面跟李月姐站一行的镇老杨东城等人。

郑典清楚。这个承诺必须有,要不然,有四叔家这事,以及火烧在前,没这个抵押。是不能让镇上的人安心的,这是大伯之前交待过的。

镇上的众人都回头看着镇老一行。镇老同杨东城相视一眼,杨东城道:“大家放心,我杨东城和镇老镇总甲一起为大家作证。”杨东城道,反正他是决不能让郑家垮了,那样的话,他在河工衙门也呆不久。

郑典这话一说,再由杨东城等人出面做证,镇上的人不由的点头。是啊,有这些作押,还怕什么呢。

而那几个人这时却面面相觑,其中那周重三心下还在暗想着,郑家的房契地契应该是老太掌着吧,那北屋烧光了怎么没把这烧?。敢情着那老太还随身带吗?

只是这内里他终究不清楚。转了个念头,便道:“什么房契地契的,杨东城作证算个啥,他一个外乡人咱们信不过。而且欠我们钱的是郑四一房,虽然有房契地契抵押,但这牵涉到祖产的问题,谁知道其他几兄弟同不同意,到时候免不得又是官司,咱们可没时间没筋力跟他们耗,咱们就是要现银,大伙儿说是吧?”

人群中又一片嗡嗡声。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竟不知如何是好?

郑典此时站在那里,两手紧握着拳,青筋爆跳,两眼紧紧的瞪着这几人,若不是这几个人挟裹了全镇的人,他岂能任这几人吱吱歪歪的,早一顿老拳,让他们生受生受了。

“我说你们那几个,是不是太过份了呀,郑家都拿出房契地契了,诚意够足了吧,你们还在这里说三道四的,杨大人再是外乡人,但也是朝庭任命的河工所管事,他一身就代表着河工所衙门,你这话的意思是不信任朝庭,不信任衙门喽,那就是说你们对朝庭不满,那依我看那,杨大人还真该请你们去衙门说道说道了。”李月姐忍不住上前道,别人追讨银子还算是有理,可这几个,明显是来搅局的。

李月姐这话又时引起一边围观嫂娘们的应和,说起来,大家一开始还是支持镇上人一方的,可等到郑典把家里的房契地契都拍了出来,这又开始同情郑家了,能把家里的房契地契拿出来抵押那真是十足十的诚意了,人不能给脸不要脸哪。

“你这小娘皮,这种要人命的话你也说的出。这不关你的事,你瞎掺和干什么?”那几个听得李月姐的话,脸儿都吓绿了,扣上一个对朝庭不满,那就是大逆,这会儿便跳脚骂,恨不能拿手堵了李月姐的嘴。

“这事虽不关我的事,但戏文上还说了,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是乡邻乡亲的,难不成连句公道话都不让人讲,郑家都拿房契地契出来抵了,你们还在这里嚷嚷的要现银,便是京里五大柜坊,所有存钱的人一起去取那也没那么多银钱支付的呀,我看你们这就是刁难人。”

李月姐说着,又冲着围观的众人道:“大家说我说的是不是,不管郑家出了什么事,总之郑家都拿房契地契作保了,这东西又跑不掉的,各位的存期也没到,就算是要取出来,也得给郑家一点时间呗,都是乡里乡亲的,还得讲点情份不是。”

“嗯,月姐这话在理。”周围人听了,便嘀嘀咕咕的认同道。

“不管你们舌灿如花,反正我们就是要拿银子走人,各位损失的起,咱是穷人损失不起。”那几个人实在没话说了,干脆耍起赖来。

镇上的那帮人本来已经没主见了,见他们这样,也不知是走还是留下来看情况再说。

“典小子,铁柱,你们两个去后面那木楼里,把放在那楼梯下的金丝楠木大箱搬来,谁要取都取给他们,咱们郑家不差钱。”这时,郑老太坐在一张椅子上,由着郑屠和郑四一起抬着过来。

此刻她一脸肃穆的冲着郑典和郑铁柱道,声音虽然有些虚弱,但气势却不弱。

“郑老太,老太……”一时间,人群都招呼起来,不过每个人脸上都一片悻悻,总觉得今天这么一闹有些对不住郑家。

“老太身体还好吧?”这时,镇老等人一起上前问候。

“还行,身板而还挺的住,阎王老儿还不收啊,今儿个这事,可是麻烦你们了。”郑老太道,一张脸还带着苍白。

“麻烦说不上,我们就在边上看着,倒是你郑家,出千里驹了。”镇老赞叹的道。

“哪里,还不是一只小破猴子,还嫩的很。”郑老太道,却眯眯笑着,显然镇老的话很受用。

就在这时,郑典和郑铁柱从木楼里抬出了一只大箱子,金线楠木的料了,做工做分的考究,箱子正面还有一把大铜锁。

“打开。”郑老太从怀里拿出一把铜钥匙递给郑典,

郑典接过钥匙打开锁,众人都不由的秉住了呼吸,随着箱盖慢慢的打开,立时一片黄白翠之光在夏日的日头下闪闪发光。

众人不由的哗然,一个个眼珠子都不会转了,谁曾见过这么多的钱财了?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