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重生小说:长姐(二)

第一百零八章 慈不掌家

“月娥。”李月姐轻叫一声。

“呜呜呜……”月娥一脸激动的叫着。

李月姐连忙上前抽了她嘴里的布巾,又解开捆着她的绳索。月娥一下子就扑到李月姐的怀里,哇的一声大哭的道:“大姐,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你这丫头,大姐快被吓死了。”李月姐紧紧的抱着月娥,这一刻,提着的心才放下,这两丫头可真是要了她的老命了。

“大姐,四妹没……没事吧,她犯傻了呢,居然要跟这般坏人走,这些人不是好人,尤其那个秦妈。”月娥这时又抹干眼泪一字一顿的道。因为讲的急,有些磕磕碰碰的。

“没事,她在家里等着你呢。”李月姐冲着月娥道。

“这就好。”月娥松了一口气。她是被绑在船上才从秦妈那里知道,这秦妈等的人居然是月娇,可急坏她了,生怕这些人抓了自己又去抓月娇。那心一直提着,这会儿才放下。

“大姐,快救他。”这时,月娥又道。

“谁?”李月姐顺着月娥的目光,才发现仓底的另一边还倦缩着一个男子,此刻一双眼睛正望着众人。

“咦,这不是去年在镇上给人算命的那算命小子吗?你怎么也被关在这里?”郑典奇怪的道。连拿下他嘴里的布。

李月姐也奇怪啊,这人正是算命先生宣周,自前年,这宣周给金凤药救那周老爷子后,李月姐就不曾再见过他了。没想到这会儿他也被夕娘一行关在这里。

“他看到我被人绑上。想救我,才被她们一并抓了的。”这时一边的月娥解释道,又上前冲着那宣周福了福,感谢他的援手。

原来。自去年明经科后,这宣周便考中了阴阳生,原先一直在钦天鉴跑腿。最近正好柳洼抄关建立,他便托了关系到柳洼抄关来任阴阳生之职,没成想今天刚来上任,就在码头上碰到了秦妈正抓着月娥这事,他其实心里清明的很,知道自己一人救不了别人,本打算悄悄绕过。回河工所报案的,可没成想,叫秦妈等人看到了他,秦妈等人都是办这种事的老手,自然不会留下尾巴。于是把他一起绑了。

“说到底,是怨我自个儿不小心,担不得救人之恩,难怪我昨日算卦说是有劫,好在能逢凶化吉。”那宣周自嘲的道,倒自有一份洒脱。

众人这才明白原委。

不管如何,李月姐还是跟他道谢了一翻。然后众人一起出仓。

此时,外面郑四娘子和夕娘的谈判已近尾声,夕娘这行程实在拖不得。干脆就应了下来,拿出一叠子银票,递给了郑四娘子,心里也是一阵肉痛啊,这可是她收拢了京资资产的三分之一,但她不能因为这事搁在这里。那样太危险了,使不得花钱消灾呗,反正贷出去的钱她能要回来,真正损失也不多。

“郑大,怎么样?还有什么问题?”看着郑四娘子美滋滋的点着银票,夕娘紧盯着郑大道。

“没了,多谢夕夫人。”郑大拱手道,随后又指指杨东城道:“不过,杨主事还有事。”

夕娘气的一阵胃疼,这些人还有完没完了,于是没好气的道:“杨主事什么事,该说了吧。”

“拐带人口。”杨东城看着船上郑典的手势,知道救人成功了,便笑眯眯的道。

“血口喷人,决无此事。”夕娘脸色铁青的道,本朝,拐带人口可是重罪,一但牵涉,她怕是再也无法脱身了。不由的暗恨秦妈多事,只是事到如今,她是决不能承认的。

“事实为证,你辩无可辩,杨大人,我告他们不仅绑架月娥,还绑架了朝庭吏员,这位来河工衙门上任的阴阳生宣先生。”这时,李月姐扶着月娥出来,宣周和墨易在一起,两人一个河工,一个阴阳生研究水文,这便聊上了,而郑典则带着人押着那两个船工。

夕娘这时脸色难看无比,秦妈带来那姑娘她是知道的,总归那姑娘是同意了的,倒还好说,可没想到她居然还绑了一个阴阳生。

“秦妈,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夕娘冷冷的冲着秦妈道。

“夫人……”秦妈这时也发抖了,说起来她绑那宣周,一来是因为宣周正好看到她拉扯月娥的事情,二来那宣周穿着一身破旧的书长袍,看着十分的寒酸,可长相不差,南边有些贵人有些特殊嗜好,反正他们这回走了就不回来的,便想临走前捞一票,便让下人一起绑了,没想到还是一个朝庭吏员。

“还不快说。”夕娘咬牙切齿的。

“夫人,那姑娘不算是拐带,是她自己愿意跟我们走的,至于这位差爷,是老身糊涂。”秦妈答拉着脑袋。

“秦妈你别假装糊涂,先前答应你们的是我的四妹,她根本就没去河堤,而我三妹是为了给秋八娘送鱼,正好路过,就被你给抓了,她当时也是说明了情况的,你还是把她绑上了船,怎么这会儿敢做不敢认了。”李月姐狠狠的道,事情具细她都问清楚了。

秦妈一时语塞,只能愣愣的站在那里。

“李姑娘,我相信这之中是有误会的,不过秦妈给这位小姑娘造成的伤害我们也认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到于这位差爷,你若有气也尽管朝着秦妈出,有错我们认,但还请不要失了和气。”这时,那夕娘道,她想快刀斩乱麻,用银钱了事。

说着,又冲着那秦妈道:“秦妈,还不跪在给他们认错。”秦妈咬咬牙,舍了一张老脸皮:“这位姑娘,这位差爷,一切有错就都是我老婆子的错,实不干我家夫人的事情,老婆子由着你们任割任剐。

“啧啧。这是连苦肉计都用上了,可有些事情却不是误会,舍点苦肉计就能了的,大伯。你来看看这两个船工,可面熟?”这时,郑典一脸啧啧的上前道。

郑大跳上商船。看了那被郑典绑着的两个满脸横肉的船工,扯着脸皮阴寒的笑了:“得,还真是老熟人,两位兄弟,还记得我不?”

“郑爷好记性,我们认栽了。”那两个船工拱拱手,光棍的很。他们二人本就是十三湾的水匪,上次拦截了郑大之后,这段时间,郑大的人一直在找他们,主家怕他们出事。就想把他们送到南方去避避风头,没想到,却在临门一脚时栽了。

“夕夫人,这又是怎么回事,你的船上怎么有十三湾的水匪呢?这回你可还真走不了了。”这时,杨东城道。

“我必须走,京里太子,二王,三王等格局好不容易稳定下。我想你们也不希望有什么变故,这样,我老实告诉你们,从京里出来,我就躲在周家,这船是周家帮我安排的。船上人员也是周家安排的,一切事情都是秦妈跟周家交涉,秦妈先前做了糊涂事,这回她知道错了,这样,我把她留给你们,请你们给她一个将功折罪机会。”夕娘道。

李月姐听着她说这些,倒是不由的不佩服这夕娘,这女人还真果断啊,周家就这么被她出卖了,周家和郑家的关系柳洼镇以及相关人员没有不知道的,这次郑家差一点弄的家破人亡,其中幕后推手大家都知道,就是周家,可郑家却抓不住周家的把柄,可如今,有这两个水匪在手,再加上秦妈做证,周家这回有难了。

这时,那郑大看了看李月姐一眼。

李月姐明白郑大的意思,夕娘这个条件郑大很难拒绝。

“此事但由郑大伯做主。”李月姐道,不管怎么说,这回能救出月娥,郑家是出了大力了,这点面子得卖。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关李月姐等人的事情了,李月姐便带着月娥和墨易由郑典等人护送着回了镇上。

西屋几个远远的就站在路口,此时看到自家大姐和二哥将三姐救了回来,一个个都喜翻了心,田阿婆更是直念着阿弥陀佛。

只是众人一进屋,却是迎来一片肃杀。

昏黄的油灯下,李婆子寒着一张脸坐在靠靠椅上,李老汉坐在边上的一张椅上,李二方氏等人坐在一边,月娇苍白着一张脸站在李婆子的面前,见到月娥那眼睛一亮,嘴角翘了翘,随后又垂下了。

“四妹。”月娥上前,拉着月娇的手道,她是一股憨慢,这会儿干脆什么也不说,只是拉着月娇的手,脸上是讨喜的笑容,只是脸色依然苍白,显示她受的惊吓不小。

“三姐……”月娇一脸内疚的表情。月娥只是笑着摇头。

“行了,你们两个站一边去。”这时,李婆子冷冷的道。

月娥连忙拉着月娇到一边。

“大丫头,你跪下。”李婆子瞪着李月姐,看着李月姐跪下才继续道:“今儿个这事,月娇有错,但最大的错却是你,你是长姐,几个弟妹岁数都小,得由你教导着,可这几年你怎么教导的?月娇整日里跟三姑六婆似的,你就没一点责任?”李婆子重重喝问。

“阿奶,是我的错。”李月姐跪着,抬头看着李婆子,一脸诚恳的道,不管怎么说,对于月娇她是放纵了点。

“好,你即认错就好,方氏,请家法。”李婆子冷冷的道。

“阿奶,阿奶……”西屋几个小的都惊叫起来。

方氏却一脸笑容的拿来了戒尺,看着西屋这边闹的鸡飞狗跳的,她这些日子的郁闷都舒畅多了。

“伸手。”李婆子举着戒尺冲着李月姐道。

“阿奶,错是我犯下的,要罚也是罚我,不关大姐的事情。”月娇扑了上前。

“你的事自由你大姐管教你,站一边。”李婆子冷冷的道,李月姐连忙将月娇推到一边,让墨易拉着她,随后就高高的举起手。

“啪……”一声脆响,李月姐初时只觉得那手一麻,可随后却是痛入心肺。

接着又是啪啪的两声,李月姐现在觉得那手已不是她的了,捧着手,整个人趴伏在地上。

“行了行了,老妹子,若说有错,我看你的错最大,平日也不见你这个做阿奶的教导小辈,你还有什么说头。”见李婆子还不罢休,田阿婆也忍不住了,上前拦着道。

“是你的错最大。”李婆子叫田阿婆给噎了一下,没好气的瞪着田阿婆,若不是她没教导好儿子,如今又哪有这些事情,看着田阿婆,她心里就一刺一刺,于是又侧过脸冲着李月姐道:“月娇的发落就交给你了,记住,慈不掌兵,慈同样也不掌家。”

说完,李婆子便拉着李老汉离开了。

只有田阿婆一头雾水,她错了?她错哪儿了?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