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重生小说:长姐(二)

第一百一十五章 相似的一幕

围了周家?捉拿人犯?衙差的话,码头上的人听的一清二楚。此时,人群便哄了,开玩笑,周家那在柳洼是王法一样的存在,可如今,衙门居然对周家下手了,怎么不让人惊讶,立时的,一群好事的闲汉便跟着那些衙差后面打听起来。

“差爷,周家犯什么事了?”一群闲汉问。

“什么事?大事,勾连水匪,为祸乡邻。”其中一个缀后的衙差神叨叨的道。

“鼠须,你是不想当差了吧,当我的话都是耳旁风啊,还不快跟上,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那捕头回头冲着那神叨叨的衙差恶狠狠的道。那衙差缩了缩脖子,样子十分的猥琐,点头哈腰的求饶,随后又回身冲着闲汉:“都是你们这帮混子,害我被头儿埋怨了,不多说了,办事要紧。”

说完,那叫鼠须的猥琐衙差连忙转身跟着队伍。

而此时码头上的一众人则炸开了窝。

“什么?周家跟十三湾的水匪有勾当,这兔子还不吃窝边早呢,这周家居然伙着水匪对乡邻下手,乡邻们,走,跟着差大爷们一起去看看周家的下场。”那打听的闲汉们一听周家跟水匪有勾连,两眼就瞪了起来。

十三湾因为地形特殊,水匪一直不断,但在此之前,十三湾的水匪一般不会朝本地的百姓下手,可自从去年这股子水匪出现在十三湾后,那是生冷不忌,本地折在他们手上的人和财也不少。让一干柳洼镇的百姓恨的牙咬咬,却无可奈何,如今一听周家居然跟他们有勾连,那还不把一腔的怒气发在周家身上了。

“走走走。都去周家看看,前些日子,我打了一船的鱼也叫那水匪给劫。呸,找周家算账去。”一个黑黝黝的渔汉子道。

立时的,响应者无数,一些人是真的受了劫的,而另一些人则是打着趁火打劫的主意。场面热闹非凡。

一边李二看到这种情形,脸色大变,不管怎么说。如今金凤是周家长媳,又是刚刚生产,周家就发生这么大的变故,李二这做父亲的自然更担心金凤,于是转身冲着还站在门口正锁门的方氏道:“你还不快点。锁什么锁,西屋人都在家呢,咱们赶紧去看金凤。”说着,便上前,一把扯了方氏急匆匆的走了。

李月姐看着这情形,想了想,转身回屋,叮嘱了月娥月娇两个看好家里的豆腐档子,带好小月宝。然后也随着人流朝周家去。

此时,一路上,镇人呼朋邀伴的,越聚越多,叫着算账和打算着趁火打劫的人也越聚越多,看着这情形。李月姐不由的就想起郑家前段时间被柳洼镇人冲击的事情,如今这情形于当时何其的相似,想着,李月姐不由的摇了摇头,这就是现世报吗?

不一会儿,人流就汇集到了周家门口,将周府门前的空地站在满满的,此时周家大门紧闭,两个衙差正在拍门。秦妈一脸憔悴的站在一边,一段时间没见,脸皮子黑瘦了不少,再也没有当日在船上的风光,显然这段时间受了不少罪,李月姐自不会去同情她,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快开门,快开门。”两个衙差继续拍着门。

而此时,周宅内,周老太爷坐在厅上,脸色还是腊黄的,他的病总是时好时坏,此前,他一直在自己的院子里养病,可如今碰上这事,他哪里还能养的住。

“跟那个秦妈打交道的主要是谁?”周老太爷虽然一副老太聋钟的样子,但那眼神之中还时不时的闪过厉芒。

“这段时间,源儿媳妇快要生产,源儿都陪着她媳妇住在别庄里,这跟秦妈打交道的事情都是礼儿出面的。”周大爷道,心里却是想着,这真是错有错着,前段时间,因为那李素娥的事情,查巡检失了面子,跟周家关系就有些交恶,老二一房便借此发难,周家长房没法子,只得韬光养晦,家族事情有一大半被二房抓了去。而那夕娘一方是太子方面的人,她们暂时在周家避祸,这招待的事情,二房自然要抓在手上了,毕竟这是一个巴结太子的机会,因此,跟周妈打交道的是二房的周东礼,他这会儿可以完全撇清。

周老太爷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又问周东源:“东源,我昨晚让你给查巡检送去的东西送去了吗?”

“已经送去,查巡检说只要镇上一有异地,他必然会带人到的。”周东源垂手道。

“好。”周老太爷点点头,然后喘了一阵子气,就这一会儿,他已经感到头晕眼花了。

“老二,为今之计,只能委屈东礼了,不过,你放心,查巡检看在我们周家的面子上,总归会善待东礼的。”这时,周老太爷又冲着周二道。

“是。”周二一脸苍白,虽然他不情愿,但老太爷决定的事情从来都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他不情愿改变不过任何问题。

“好,去开门吧。”周老太爷挥了挥手,然后闭着眼睛,一边一个丫头连忙给她敲背,揉头。

此时,周府外面已经是群情激愤了。

“倒,周家装乌龟,捕总,别是想逃吧,要不,总爷,咱们把门给撞开。”两个差爷敲门许久没有敲开,其中一个便不耐烦的道,正是先前说话的鼠须。

“急什么,这若大的周家,几个门都有咱们的人看着,还怕他们跑了不成,继续敲门。”那捕总没好气的道。

“唉。”那鼠须应了一声。

就在这时,门吱呀的一声开了,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周东源。

“两位差爷不知有何贵干?先请屋里喝茶。”周东源深深施了一礼道。

李月姐远远的看着他这样子,不由的微微皱了皱眉头,周东源可不是这么多礼的人,何况是面对两个衙差,衙差在普通百姓面前自是了得,可决不会放在周东源这等人的眼里,但周东源此刻却如此的谦逊多礼,看来,对眼前之事,周家已有应对这策了。

“大姐。”这时,墨易挤了过来。

“你咋来了?”李月姐问。

“杨大人让我带人来维持秩序。”墨易说着,又抬头看了看周家:“郑典在家里跳脚呢,本来他们还打算摸到周家跟水匪的铁证再发动了,一举将周家打趴下的,可前天叫郑四娘子给一语说破,郑家没法子,只得提前发动,证据不足,周家最多伤点筋动点骨的。”

李月姐点点头,她就知道,当日一听郑四娘子那话,便知周家会有防备的。

此时,那捕头上前回道:“我等职责在身,就不讨扰了,请周大老爷跟我们走一趟县衙,有人举报周家私通水匪,县父母大人传人问话。”

虽然一下船他说的阴狠狠,可这会儿却是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却是稳当当的。如他这等人最是有眼色,除非周家已经败落,否则做事都会留一线。

“原来差爷为的是这事,那差爷是来的早不如来得巧了,实在是家门不幸,前段时间,家父便查出这事来了,实在是我那二堂弟周东礼纨绔荒诞,跟几个水匪交了朋友,受其利用,如今,我周家正要开祠堂,先处以族规,再正国法,几位差爷可以先观礼。”周东源道。

哦……那捕头眯着眼看了周东源一眼,他是积年老吏,自然知道周家这是事先找人出来顶罪了。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响起,围在外面的众人朝声音的来处望去,却是那查巡检一马当先,身后带着两队步兵,一列枪兵,还有一列弓兵过来。

一看这情形,那捕头长叹一声,知道他今天这一趟怕是白跑了,巡检司虽然名义上受县府管辖,但实则很有自主性,若是有点背景的巡检司,那就是地方上的土皇帝,县府的招呼根本不管用的,他这次之所以一大早就带人来,就是要避开巡检司直接拿人走,可现在这情形,那显然是不可能了。

“怎么回事啊,这是聚众闹事啊?”那查巡检远远的就在马上大喝,瓮声瓮气的,一张黑脸,怒目喝问,让一众镇民不由的一脸惴惴,随后那查巡检又瞪着一干衙差道:“你们怎么回事啊,跑到我地头来,还煽动群众?”

“大人,卑职是县衙捕头,因有人靠周家勾连水匪,卑职奉命来请周大爷去问话,实是职责所在。”那捕头一拱手道。

“原来是这等事情,放心,周家勾连水匪的事情本巡检已经知道,实是周家二公子周东礼干的事情,昨天就已发文让周家把人交出来,我今天是来带人的,等案子审清,本巡检必然会将案情逞于县尊大人,你现在带人回去禀报县尊。”查巡检挥挥手道。

那捕头不甘心就这样走啊,就在这时,周家中门大开,随后周大爷扶着周老太爷坐里面走了出来,身后一众家仆押着周东礼跟在身后。

一看这情形,围着周家的柳洼镇人一片哗然,久未在镇人面前露面的周老太爷居然出来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 对自己狠才是真的狠

“这位差爷且慢一步。”周老太爷朝那捕头道,随后又转过脸冲着门外的众人拱拱手道:“各位,家门不幸,出此逆子,惹得乡邻不靖,今日便由查大人和这位捕头做证,老夫在这里给大家一个交待。”郑老太爷一脸肃穆的冲着众人道,随后侧过脸吩咐一边的周大:“老大,执行家法,杖十五。”

“爹……”周大有些为难的道。十五杖是不是太多了点啊?

“执行……”周老太爷狠狠的道。

“是。”周大一咬牙,手一挥,立时就有两个家仆拿了一腿长凳子来,将周东礼按趴在长凳上。

“爹,爹,救我……”周东礼嘶哑的吼叫。

“爹,爹,你就饶了东礼吧,东礼自幼娇生惯养的,十五杖如何承受得了?”听着自家儿子的吼叫,周二也抖着脸皮子跟周老太爷求情的道。

“承受不了也得承受,这是家法。”周老太爷眯着眼睛。

“不,爹,要不,就让儿媳代为承受吧。”这时,周二娘子从屋里疯了似的跑了出来。

“该谁受就得谁受,又岂有相代之理,拉开。”周老太爷冲着一边的家仆道,立时两个家仆上前拉开护着周东礼的周二娘子。

随后板子就噼里啪啦的落下,没两下子,周东礼那裤子就叫血给染红了。

周围的人看了都有些不忍,这可实打实的板板倒肉啊,一个个心里都暗叹着,周老太爷好狠的心。不过,周家这一番作派,大家又本是看热闹居多,如今心里便是再有怨气。也消了不少。

而李月姐感叹之余,却不得不佩服周家这苦肉计施的,周太爷这是舍了周东礼保全整个周家。显然前几天郑四婶子说的话引起了周家的注意,而今天这一切便是周家应对郑家的手段,将勾连水匪的事情全载在周东礼身上,保全了周家其他的的人,这买卖花算的。

此时,十五板子打完,周东礼已经完全昏死过去了。

“快。快请郎中。”周二娘子上前紧紧抱着昏死的周东礼,冲着一边的家仆道。

“请什么郎中?他从此以后不在我是周家子孙,让查大人将人领走吧。”这时,周老太爷挥挥手道。

周老太爷这话一说,在场的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狠。真的是狠,李月姐想到了周老太爷的心思,但却没想到这周老太爷这么的狠,这并不仅仅是苦肉计了,而是断腕求生,是在割肉,显然,这次周家是被郑家给逼狠了。

周老太爷先是让周东礼一个人顶了罪,但周东礼毕竟还是周家子嗣。郑家还是会通过周东礼说周家勾连水匪,甚至朝中的周三爷也会因此背上污点,可这会儿,将周东礼逐出家族,此后,周东礼不在是周家的人。整个事件,周家就撇的干干净净了。

只是,这对周东礼来说太狠了点,这年月,一个被逐出家门的子弟在外面哪里还能抬起头来。

那周二娘子一脸谔然,随后好似才反应过来的似的更紧的抱着周东礼:“不,爹,你不能这样,东礼那是你的嫡亲孙子,你就给他留条路吧。”周二娘子哀求着。

“老二,把你娘子扶进屋里,少在这外面丢人现眼了。”周老太爷瞪着周二道。

“爹……”周二呶呶嘴,脸色上的神色也哀求着。

“怎么,你们是想拉整个周家一起陪葬是吧?”周老太爷恶狠狠的道,随后冲着一边的家丁和丫头妈子道:“来人,还不快把二爷和二夫人扶回屋里。”

“不,我不离开礼儿,不……”周二娘子嘶吼着,只是最后却被两个妈子硬拖回了屋里,周二深深的看了瘫倒在地上的周东礼,最后长长一叹,然后从怀里拿出几张银票塞在周东礼的怀里,跺跺脚,红着眼回了屋里。

“啪,啪,啪。”就在这时,人群里传出一阵清脆的鼓掌声。

这个时候,这鼓掌声显然是很不和谐的,于是,所有的人都朝那掌声传来处望去,却看到一个书吏打扮的人,众人这才发现,这鼓掌的居然是刚到河工所上任不久的阴阳生宣周。

此刻他仍继续鼓着掌,脸上是一片嘲弄的表情:“周老太爷果然魄力非凡,佩服佩服,十八年前的周四郎,而今的周东礼,不知下一个又会是谁?”

他这话一说,周围的人群又是一片哄然,周四郎不仅是周家的禁忌也是柳洼镇的禁忌,据说当年是勾连了宁王做乱的,事发后自杀而亡,如今听这宣先生说来,似乎另有内情,一时之间一干人等的内心之中那八卦之火又熊熊燃起。

都私下里在嘀咕着当年周四郎的事情。

“你是谁?我周家的事又岂容你一个外人插嘴。”一边周东源一步上前瞪着他道。

“哈哈,外人?周家的人常常今日是家人,明日是外人,这世事变化,谁能说的清呢,说不定你周东源有一天也会变成外人。”那宣周哈哈笑道,转身离开。

“你……”周东源气的跳脚。

而周老太爷死死的盯着宣周的背影,那嘴皮子抖动个不动,随后哼了一声,一丝血迹从嘴角溢出,然后整个人萎顿在地。

“爹……”

“老太爷……”

周家立时一片混乱,几个下人背着周老太爷回屋。

而一众围观的人也是面面相觑,没想到最后以这一出收尾。这周家的大戏比起前段时间郑家的毫不逊色呀。

“东源,你快去请大夫。”周大爷吩咐周东源道。

“是。”周东源应了声,急慌慌的离开。

随后那周大又朝查巡检:“周东礼就交给查大人了,老太爷病发。就暂时不接待大人了,事后,老夫亲自上门陪罪。”随后周大爷又冲着那捕头道:“此案巡检司已查清,当然。县尊那里我也一定去说明白,只是眼下我家老太爷病发,还请差爷在县尊那里递个话。宽限几日。”

“周大爷客气。”那查巡检拱拱手,而那捕头见眼前情形,也知道这事已经没办法往下深究了,只得点头,心里想着回去怎么跟郑大解释,不过,这次虽然没有达到最好的效果。但周家折了一个嫡亲孙子,也是伤筋动骨了。

于是,那捕头便收队告辞,查巡检也让手下架着周东礼离开。周东礼被两个架着,双脚拖在地上。跟死人一样,此去怕是凶多吉少啊。

“各位,帮我跟郑家传句话,这次的账,周某记下了。”周大爷阴沉着脸道,牙齿紧紧的咬着,一脸恨不得撕了周家人一口的表情。

随后也带着人回了屋里,周宅的大门重重的关上。

看着周宅的门合上,看热闹的人哄的一下说开了。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都很复杂,有兴奋的,也有不忍的,还有那好琢磨的就在琢磨着周大爷最后那句话。

但不可否认,每个人心中都大叹,这两虎相争的戏码真的太惨烈了。周家这回狠狠的载了一跟斗。

李月姐也是暗自咋舌,这种斗争,一般人真玩不起。

曲终人散,一边墨易带着人先回了衙门,李月姐打算先去郑家的肉案买刀肉回家,于是两姐弟道别,李月姐转身之际,却看到周家门口,自家二叔和二婶正跟贾氏说着话。

“行,这东西我帮你们带进去给金凤,今天周家闹了这么一出,你们怕是不方便进去。”那贾氏接过包裹道。

“我们知道,就麻烦嫂子把东西交给金凤,再帮我们照顾一下金凤。”方氏道。

李月姐听到这话,知道今天二叔二婶是看不到金凤了,心里也叹气,金凤这娃子生的真不是时候。周家人什么样的尿性李月姐心里清楚,这娃子以后怕是要吃些苦头了。

“都是一家人,我不照顾金凤谁照顾啊?你们就放心吧。”这时,贾氏说着漂亮话,随后又冲着方氏道:“对了,妹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柳老二跟仓家那丫头的婚事成了,你一份媒礼少不掉。”

“真的?怎么这么快,前天仓家还不乐意着。”方氏也一脸高兴的道,柳家老二柳银旺跟仓家丫头仓二梅两人是方氏牵的线,柳家许给她的媒金可不少,只是之前两家一直没有达成协议,方氏心下里还以为这事不成了呢,没成想,这就定了下来。

“唉,我们之前有些闹不清,其实,仓家之所以推三阻四的是想跟柳家换亲,那仓大郎至今也没说亲事,那仓婆子看中了柳家最小的丫头银珠呢,如今柳家也同意了,说起来仓大郎也是不错的,日日在家里功读,保不齐明年开春就能中个秀才,那银珠也能做个秀才娘子,看她那样子,便是个有福的。”贾氏一张嘴说的天花乱坠的。

“那敢情好。”方氏在一旁应和道,心里还在计算着,这一客不烦二主。柳家老二跟仓二梅的媒是她做的,那这仓家大郎和柳银珠的媒金她是不是也能拿点。

李月姐听得这些,才知道柳家和仓家居然在结亲了,还是结成扁担亲的,就跟前世自家墨易和月娥跟仓家结的亲一样,只是不知这一世,这两家的亲事又会开出什么花,结出什么果?

不过,这些于她李家再也没有关系了。

“好了,你们回去吧,金凤有什么消息,我会去通知你们的,今天周家事多,我不能在外面多呆。”这时,那贾氏道,然后拧着包裹回了进了周宅,李二和方氏也转身回家。

哄闹闹的人群散尽,李月姐转身去集市那里买了一刀肉,然后又去了码头那边,几家酒楼那豆腐的账该结了。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