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重生小说:长姐(二)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好梦由来最易醒

李月姐跟着田阿婆到达周府后门的时候,正是傍晚十分,大朵大朵的雪花没一会儿在地上就积了厚厚的一层,两人的眉发也叫雪也浸湿了,在眼眉间结了一层的霜,李月姐的嘴唇都冻紫了。

这天真遭罪人哪。

田阿婆此刻就站在周府后门的屋檐下用劲的拍着门,而李月姐站在一边,头巾包住了大半个脸,外人决看不出是谁。

“谁啊?这大雪天的。”这时,门里传不耐烦的嘀咕声,随后门吱呀的一声开了一线,露出半张脸,是一个老汉,那老汉看到田阿婆倒还记得,便道:“是田阿婆啊,你咋还在柳洼啊,是来找胖婶的吗?”

这老汉嘴里的胖婶正是田阿婆的远房亲戚。

“是啊,下雪天没事,正好我远房外侄女儿过来看我,就带她过来跟胖婶唠嗑唠嗑,这也是晚辈该尽的礼数。”田阿婆笑道。

“大叔好。”一边李月姐连忙行礼道,随后又将手上提着的一壶酒和一包酱鸭递给那门房老汉:“天冷,大叔你喝点暖暖身子。”

“那是,那是,哈,好好好,这闺女真乖巧。”那老汉眯着混浊的眼睛,一脸笑开了花,这大雪天的,坐在炉子边,喝着酒,嗑两粒花生米,嚼几口酱鸭,便是神仙日子了。

一时,之前的不耐烦便烟消云散了。

老汉说着,便开了门让田阿婆和李月姐进屋:“胖婶现在在厨房里。阿婆你在这里呆过,我就不叫人领路了,你自个儿过去。”

“好的,不麻烦老弟了。”田阿婆回道,然后领着李月姐直朝着厨房而去。不一会儿,就到了大厨房,这个厨房只是佣人厨房,专给周府的下人烧饭的。

这会儿,外面正下着大雪,厨房里几个婆子和媳妇子就坐在灶头边。聊着周家的八卦,喝热腾腾的菜汤,倒也闲适。

“唉,这周家也真够缺德的,大少奶奶自进府以来,虽然性子有些刻薄了点,但在府里做事那也是有板有眼的。侍侯老太爷多尽心啊,这会儿,老太爷一倒,这大少奶奶就被软禁了,连着才几个月的小囡儿也不放过,那可是周家的骨血呢。”一个媳妇子叹着气道。

“还不是那二房的夫人天天说那小囡儿是命硬,克得家里不安生。也别说。瞧那孩子一生下来,周家就出事,二房的周东礼就被逐出了周家,听说流配三千里,还不知有没有命,再加上周老太爷也倒了,这些日子昏沉沉的,还是京里御医都跑了几趟了。总算是把命保住了,但人却瘫了,我瞧着那小囡儿说不准还真是命硬,周家最近的几桩事情都是给她克的。”另一个老厨娘道。

“一个小孩子,有啥克不克的啊,再说了,就算是那孩子克的,那把这孩子送到庵里去养就是了,这事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要知道,那孩子又不是大少奶奶一人能生的出来的,凭什么就软禁大少奶奶啊?”一个年轻的粗使丫头有些打抱不平的道。

“你这丫头,真是单纯,大户人家的腌脏事多着呢,你没听现在传言大少爷要娶查府的小姐吗?指不定使了什么套子让大少奶奶钻了,要不然,大少奶奶那也是一个能干人,能就这么甘心的被软禁,要知道,李家现在也不是没人。”说话的就是胖婶,她在周府呆的久了,腌脏事见了不少,虽然周府对于所谓金凤偷人的事情瞒的很紧,但她还是能猜出其中有鬼。

“秀英。”这时,田阿婆站在厨房外面,冲着屋里人道。

“呀,阿婆,你咋来啦?这大雪天的,路上不好走吧。”那胖婶一看到田阿婆,连忙迎了上来。

“有点事找你唠嗑唠嗑,走,去你屋里说说。”田阿婆直接的道。

“唉,还没吃饭吧,走,去我屋里吃。”那胖婶应了一声,看了看躲在田阿婆身后的李月姐,点点头,然后进厨房,拿了一个食盒,装了几样小菜和几碗米饭,提着就出了厨房,然后带着田阿婆和李月姐一起去了她的房间。

“这位是?”一进屋,那胖婶就指着李月姐问。

“婶子,是我。”李月姐放下头巾,露出脸来。那胖婶一看到李月姐,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定是为了金凤的事情。

只是金凤的事情,周家可是下了封口令的。

“胖婶儿,我只是想见见金凤,你放心,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把你说出去的。”李月姐见胖婶迟疑的样子便道。

“秀英啊,能帮的就帮一下吧。”一边田阿婆劝道。

“嗯,这样,一会儿会有人给她们送饭去,到时候我就接过这差事,月姐儿跟在我后面进去。”胖婶想了想道。

“那就一切拜托婶子了。”李月姐连忙感谢道。

“没事,我尽力,来,先坐下吃饭。”胖婶招呼着。

只是李月姐现在真没什么味口,免强吃着饭,胖婶和田阿婆便有一答没一答的聊着。之后胖婶看着时间差不多,就出去了,让李月姐和田阿婆在屋里等着。

转眼天就黑了,只是因为雪的关系,看着还是白蒙蒙的。

“月姐儿,换了衣服跟我去。”这时,胖婶拿过一套周家粗使丫头的衣服让李月姐换上,随后又将一个托盘递给李月姐,上面只有一碗米饭,一碗只飘了两叶干菜见不到油腥的汤,再还有一盘梅干菜烧肉。

看着这些李月姐微微苦笑,这些都是她前世曾吃过的,不过,金凤还好一点,还有一盘梅干菜烧肉。而她前世,就是一碗糙米饭和干菜汤,吃的比下人还差,直到后来田阿婆到来,她的情形才好转起来。

倒不是周家一定要刻薄她的饭菜,而是下人们都是见人下菜碟的,这种在周府失了势的,下人也是要踩的。

“走吧。”胖婶前头走。

李月姐在后面跟着,雪花落在肩上。厨房离后院不远,转个弯就到了。只是两人刚到后院门前,就被人挡住了。

“啊,是刀管事,这段时间都没见到你。”胖婶连忙问好道。

“别提了,这段时间在山坊那边看山呢,才回来,胖婶这是去哪里啊?”那刀管事皮笑肉不笑的问。

“给后院的大少奶奶和小小姐送饭。”胖婶悻笑着道。

“还大少奶奶,马上就不是了,这位是谁啊?”那姓刀的说着,又指着李月姐问。

李月姐这时心里憋着一股子气啊,周家得多不把李家人放在眼里,即然说金凤偷人,着金凤软禁,那为何这刀管事却啥事也没有,这是当李家人都是傻子不成。

“这是厨房里的粗使丫头,这天下着雪,路滑,我这腿脚**的,便拉了她打下手。”胖婶道。

“哦。”那刀管事听着,便伸手掀开起月姐手上托盘上的盖子:“啧,还有梅干菜烧肉呢,不错啊,我正好才回来,饭是不缺,菜却没了,这盘菜我拿走了。”那刀管事说着,便拿了那盘梅干菜烧肉,转身离开。

转过身之际,还一脸不痛快,本来,他以为帮着大少爷办成了这事,怎么着也得讨个好处吧,没成想,不但好处没捞着,还把他发配到山坊那里去看山,都闲出鸟来了,都是后院那霉鬼给害的,这盘梅干菜烧肉不算啥,但好歹也有肉啊,正好便宜自己。

李月姐这时更是气的磨牙,若不是为了不能闹大,她这会儿就算是把菜倒在地上,也决不让这家伙占便宜。

这债总要讨回的。

“唉,遭瘟的,合着我白白偷藏了一盘梅干菜烧肉了,倒便宜了他。”看着那刀管事离去的背影,胖婶气的跺脚。

李月姐这才明白,敢情着那盘梅干菜烧肉还是胖婶特意藏起来的,看来,平日里金凤是吃不到的,得,倒是跟自己前世一模一样了,李月姐心中叹息。

操蛋的老天爷似乎总要玩一些天意不可违的东西。

随后两个就进了后院,胖婶掂着脚儿,李月姐却是熟门熟路,没一会儿就到了后院那栋旧屋边,屋门前还有一口老井,已经封死了,据说当年周老爷子的一个侧室就跳井死在里面。

屋门虚掩着,李月姐轻敲了几下,没人应,便直接推门进了屋,屋里油灯如豆,西侧放着一张床,此刻,金凤就弯腰站在床边,两手却掐在了床上那婴儿的脖子处,一脸的疯狂。

李月姐魂飞魄散,将手里的托盘往胖婶手里一塞,整个人就扑了上前,将金凤拉开:“李金凤,你疯了不成,这可是你的亲骨肉,今后也是你的依靠啊。”

李月姐说着,一把推开李金凤,这时,床上的娃儿受到了惊吓,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李月姐连忙抱起娃儿,在屋里走了几步,又摇了摇,那娃儿才咧着嘴,笑的眼眉挤到了一起,十分的可爱。

“呸,什么依靠,这是个孽种,这是个害人精。”金凤疯狂的道。说着,便又冲上前来,李月姐顺手啪的给了她一巴掌:“你如今这一切真都是她害的不成?周东源那样的人,就算是没小囡儿,你结局依然不会比现在好。”

李月姐的话正中李金凤一直不愿承认的现实,好梦由来最易醒,她软倒在地上,一边胖婶连忙扶起她,然后退了出去,在门外守着。

第一百二十八章 事情经过

“你现在是来看我的笑话了?”田阿婆和胖婶出去后,李金凤才自嘲的道,明明灭灭的油灯,映得李金凤的脸色一片惨然。

“这有什么好笑的,不管如何,你是我妹子,二叔二婶,阿爷阿奶都很担心你,他们让我过来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才好跟周家讨个说法。”李月姐将手里的小囡儿放在床上,没想小囡儿一只手就死死的揪着李月姐的袖子,咧着没牙的嘴笑着,两条腿还一蹬一蹬的,看着格外的讨喜。

李月姐不由的伸手捏了捏小囡儿的脸颊子。小家伙笑的更欢了。

“讨说法?”李金凤垂着头,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一脸恨意的道:“这说法讨不回来的。”

“到底怎么回事?”李月姐问。

好一会儿,李金凤才慢慢道来,原来自从小囡儿出生后,又逢周东礼被赶出周家,而周老爷子也病发瘫痪,如此种种,周家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而那周二夫人失了儿子,即不敢恨周老太爷,也拿大房没法子,最后那一腔的恨意便发作在了刚出生的小囡儿身上,到处嚷嚷着小囡儿克家,这事情说的多了,再加上也确实有些巧合,于是小囡儿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背上了命硬克家的罪名。

自此,便是周大爷和周大夫人也开始讨厌小囡儿,之后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算命先生,给小囡儿算命,说是小囡儿必须软禁一处,日日吃素茹斋。方能化解命硬克家之命,最后周家硬是将才出生还不到一个月的小囡儿丢进了这后院,找了一个妈子照顾后,就任其自生自灭。

这倒底是自己的骨血啊。金凤又如何舍得?只是她当时还在月子里,又被家里的佣人看的死死的,硬是没一点办法。好不容易,出了月子,她终于找了一个机会去看小囡儿,看到小囡儿的时候,她想杀人的心都有了,小囡儿屎尿全在一身,那照顾她的妈子居然啥也不管的跟别人聊天说八卦。

李金凤倒底是周家长媳。于是。便狠狠的冶了那妈子,然后将那妈子赶出了周府。最后她求着周东源把小囡儿接到身边,可这事是周夫人做的主,而一个女娃子,周东源也根本就不在乎。最也只是换了一个人去照顾小囡儿。

因着有上回那妈子的事情,李金凤是怎么也不放心的,于是便一有空就自己去后院看小囡儿,而换的妈子因为前车之鉴的原故,对小囡儿还不错。

可好景不长,半个多月后,李金凤发现情形不对了,她再去后院看小囡儿的时候,后院的门竟是日日锁着。而周东源也警告她,不准她去看小囡儿,金凤没法子,只得自己想办法偷偷的去瞧,只是后院门的钥匙却在新来的后院管事刀管事身上。

因为是偷偷的去,她白天自然没有机会。最后只得晚上,趁着周东源在别的妾室那里睡觉的时候,去找了刀管事,求他给个机会让她去看小囡儿。

没想那刀管事却是个色胆包天之徒,居然调戏她,而金凤为了能见小囡儿,只得忍辱,没成想,却让周东源当场抓住,任金凤百般辩解,周东源只是不信,而让金凤崩溃的是,此时,那刀管事居然承认了两人有私情。

李金凤百口莫辩。

周东源当场就要让人去请李家人来,李金凤崩溃了,现在这种情况,去请李家人,将事情闹大,那以后她爹娘,两个弟弟就再也没法在人前直起腰来了,只得求着周东源不要把事情闹大,周东源假腥腥的说着,看在一夜夫妻百日恩的份上,这事就暂不闹大,但却要金凤写下认罪书,然后将金凤软禁在这后院。

李金凤虽恨周东源的无情,可事情至此,她也知自己已经没有路了,再说了,能日日陪着小囡儿也许是最好的选择,最后,她只得写了认罪书,然后住进了后院。

只是受此委屈,李金凤胸中一股恨意难消,这才有了李月姐刚进门看到的那一幕。

“你傻呀,那种认罪书怎么能写?这明显是那姓周的挖的坑。”李月姐一听李金凤说的这些,气的跳脚啊,明显着这是周家挖的坑让李金凤跳。

“是啊,我太傻了,只是当日事发突然,我哪里想得到那么多,只是事后,被关在这院子,有一次却看到那姓刀的居然安然无事,我哪里还能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可事到如今,知道又如何,认罪书已经写了,白纸黑字的,便是假的也成了真的了,我的事,你叫我爹娘和阿爷阿奶不要管了,周家有那认罪书在,就全占了理,阿爷阿奶爹娘他们便是要闹,也只会讨得没趣,到时,别说他们,便是你们姐妹几个,还如何嫁人?”李金凤这时沮丧的道。

听得李金凤说这些,李月姐也沉默了,周家做事滴水不露的。

“你看也看了,回去吧,帮我把这封信交给我爹娘,你以后也不用再来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了。”这时,李金凤又站起来拿出一封信递给李月姐,然后送客道,她的背挺的笔直的。

李月姐接过信没多说,起身走了,金凤是顶要强的,如今这种情形,如果说她最不愿让谁看到,那也许就是自己了,毕竟,当初原是自己要嫁进周家的,她拼死拒了,可金凤却自己布局把自己嫁了进来。

真说到如今,一切都成了她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出得这曾经很熟悉的后院,李月姐长叹一声,最后只得托胖婶平日有机会时照顾一点,然后直接先回到了东屋,而田阿婆则回了西屋,田阿婆倒底是个外人,这种事不好参予。

东屋此刻,屋里油灯爆着火花,李二从抄关上回来就听说了金凤的事情,在李月姐去见李金凤的时候,李二也已经去找了周东源,而周东源只是将那一份李金凤写的认罪书拍在李二面前,李二无言以对。

“月姐儿,你回来了,见到金凤了吗?情况怎么样?”东屋的人一见到李月姐,便连忙围上来问。

“见到了。”李月姐点头道,然后把金凤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最后又将那封金凤写的信交给二叔。

李二飞快的折了信看,之后便交给李婆子,李婆子看完,两人的脸都是黑的。

“周家这欺人太甚。”李婆子重重的拍了拍床子。

“娘,现在没办法,金凤的认罪书落在周家手上,这事情,金凤便是混身长嘴也说不清了。”李二两眼通红,却又有些丧气的道。

“那我们可以把金凤接回来啊,就算是金凤偷人,他周家可以要休啊,总好过如今这般在周家吃苦。”一边方氏抽泣着道。

李月姐长长一叹,周家若是肯休金凤又何必多此一举软禁呢,毕竟周家栽了这么个罪名给金凤,但倒底也关系到周东源的脸面,再加上这里面还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周家定然要防着李家一手,再加上周家人狼性,多少抬进周家的女子,那日子过的不好,也从没有见走出过周家的,便是死也多死在周家。

想当年,她被软禁那会儿,阿爷阿奶也去找过周家,可周家只给自家阿爷阿奶两个选择,一是火祭,就是烧死李月姐给死去的周老爷子陪葬,周家当年的气焰可比现在强多了,李家根本不能同周家相抗,自然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李月姐被烧死,那最后只有软禁,为死去的周老爷子吃斋念佛等,所以,最后李月姐还是被软禁在周府后院。

而今世,李月姐可以想象,如果李家一定要接李金凤出来,周家说不定同样会让李家人选择,这次当然不是火祭,但通奸者沉塘,这在柳洼也不是没有过,这种事情普通人家干不出来,但象周家这样的大户人家,真干出来了,最多被人说几句太狠太刻薄,但你又能耐何,便是告了衙门,衙门说定然还是会为周家说话。毕竟这种有碍风化的事情衙门更重视。

李婆子李老汉还有李二也明白,要想接回金凤怕并不容易,再说了,还有小囡囡在,金凤自己怕是也离不开那孩子,不过,不能任由着周家牵着鼻子走。

“那这样,今天也晚了,大家早点休息,明天仲达,月姐儿,再叫上墨易,我们去周家。”李婆子道。

“嗯。”李月姐点点头,如今的李家可不是前世的李家,总要有所态度的,不为别的,至少也能让金凤日子过的好一点,而李月姐还有一个打算,便是那刀管事,不为别的,便是为了前世的自己出口气,也不能让他还象现在这样的逍遥。

“我呢,我也去。”这时,方氏道。

“你去干什么?只会哭,只会嚎,还是在家里呆着吧。”李婆子挥挥手。

之后,李月姐就回了西屋,然后把墨易叫到一边,把整个事情跟墨易说了说,明天他也得去撑场面的,墨易听了气的一脸黑沉,他如今也是有脸面的人呢,虽然跟东屋算不上什么感情,但倒底是一家人,李金凤如今这样,周家那巴掌可同样是打在李家西屋人的脸上。

“大姐,你说明天我们怎么做吧?”墨易黑着脸问。

李月姐低低的在墨易耳朵说了一番话,墨易重重点头。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