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重生小说:长姐(二)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上通州

五天后的吉日,宣周就正式下聘,同时李家也一改以前的低调,办了订亲酒,没半天工夫,月娥跟宣周的亲事就传的整个柳洼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而果然的,名份既定之下,之前对月娥一些不好的流言也就散了。

不过,因着妹子先订亲,李月姐这个做长姐的自不免又成了话题人物,而紧接着,郑家郑老太又传出话来,说看中了李月姐,然后又请人上门议亲,李婆子也应承了。

这就等于定下了李月姐和郑典的亲事。

这一石激起千重浪,之前虽有风声传出,但郑家李家都没有证实,而如今郑家李家两个老太出面证实,李月姐和郑典的亲事就落的实实的了。

一时间,镇上针对李月姐的流言也一迅速的散去,而对于李郑两家的亲事,镇上人多持看好的态度,一个个笑嘻嘻:“典小子那小子就得李有大丫头这样的姑娘才镇得住。”

“女大三,抱金砖呢,典小子这会儿可实实的抱了一块金砖。”

“那可不,别的不说,便是那一手白玉豆腐,就是一块大金砖……”

如此种种。

此时,李家东屋。

李月姐坐在李婆子身边,一双手帮她捏着腿,这年纪大了,天气又冷,风湿痛的厉害,李月姐就帮忙揉捏着。

“大丫头,这次,你别怪阿奶自作主张,实在是你这婚事该定了,再耽误下去真的会误了你一生的。明年你就十九了。”李婆子边眯着眼缝着衣服边冲着李月姐道。

“阿奶,我没怪你,这事但凭阿奶做主。”李月姐有些微红着脸道,虽然上回她跟典小子负气斗嘴。但就算她再强,亲事上面,大多也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跟郑家的亲事她心里有准备的。

而对比别的陌生男子,典小子倒是好的多,至少这小子的脾性她摸的清清楚楚。

而每每想着这小子被自己打的抱着屁股跑的样子,李月姐那心里便直乐呵。

“好,不怪阿奶就好,阿奶还真怕你又一定要把阿奶告上大堂。”李婆子道。最终还是微微的刺了句,老小老小,老人也是十分记仇的。

“阿奶,前次是我错了。”李月姐免不了道歉。

“错啥?你没错。”李婆子看着李月姐,用手轻轻的拍了拍李月姐的脸蛋:“看着金凤如今这情况。阿奶当初是糊涂了呀,恨只恨当初没有狠下心来阻止金凤。”

“阿奶,这事也怪不得你,当初金凤嫁周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李月姐劝道,当初李金凤为了能嫁周东源,可是什么手段都用尽。

“唉,那丫头也是鬼迷了心窍,行了,这事就不提了。总归我们能做的都做了,今后的路还得靠她自己。”李婆子道。

心里叹了口气,总之,儿孙个个都是债。

转眼就是新的一年,在过去的这一年里,对于李家西屋来说。是大跨步前进的一年,先是稻田养鱼,虽然京里的表彰没下来,但县里府里都派人来表彰过了,虽然之乎者也的一通,柳洼镇人大多数是有听没有懂,但总归是好话,这点还是听的出来的,一个个瞧着李家西屋几个那眼神都不一样了。

更有好些户有水田的人家日日来李家西屋窜着门子,打听着稻田养鱼的操法,李月姐便也细细的把一些该注意该规整的手段说了说,更增了一众乡邻的好感。

一时之间,柳洼镇一片说好声。

再就是因着仓家的事情,墨易升了监仓主事,前程更迈进了一步,还有李月姐和月娥亲事也有了着落,可以说李家西屋今年喜事多多。

但李家东屋今年的日子却不太好过。

先因着素娥的事情,老俩口跟东屋闹翻,在镇上被人戳了脊梁骨,后来好不容易修复了,又出了金凤这事,总是让人郁闷的。

整个新年边,方氏都没有一个好脸色。总是阴郁着,见谁都是一副不痛快的样子。

转眼,出了正月,天气明媚,李月姐便想去通州看看,为明年可能到来的水灾做准备,再就是年前,小舅过来,给她带回了那糟船一年的利钱收入,再加上夹带的私货收入,还有做豆腐生意攒下来的,李月姐手头上就有了一笔不小的闲钱,这笔收入放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倒不如在通州买栋带店面的房子,如果水灾真来了,一家人也有个落脚点,若是不来,便是当作一笔投资,也是一份不错的资产。

清晨,春寒料峭。

天还灰蒙蒙的,李月姐便早早的起了床,月娥月娇还在睡觉,春天泛着春困,两丫头都是一幅睡不醒的样子,李月姐便让她们多睡一会儿,她披着衣服出来,刚到门边,却听得东屋自家二叔二婶的房里传出一阵低语,不由的竖耳听着。

“荣延这段时间在干什么,玩的天天也不见人影?”是二叔的声音

“威儿他们弄了条船,跑通州到柳洼这一段的路程,荣延便跟着威儿他们在船上跑跑。”方氏道。

“威儿?是你大哥家的那个方元威?那小子,吃喝嫖赌的,样样都来,你让荣延跟着他别学坏了去了,明天你让荣延把这事辞了,回到码头作坊里帮爹,码头作坊的事爹一天忙到头,也不见他帮忙。”李二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码头作坊的那事情,荣延根本就不喜欢,每次逼他去,他哪一次能呆上一刻钟的?爹也说了,荣延不是做手艺的料,他那身胚子,倒不如跟着跑跑船。”方氏道,现在柳洼一些农家子弟全都在跑船。

“跑船可以,但不能跟着威儿,这样吧。不如明天我跟墨易说一下,叫荣延跟着墨易,墨易河工那一块需要人手的,让他跟着墨易吃吃苦。磨练磨练。”李二道。

“不行,金凤便是叫李月姐给连累的,难不成。你还要让西屋那边再祸害荣延不成。”方氏突的拔高了声音道。

“呸,你这是什么话,金凤这回这事多亏了月姐和墨易,没有他们,金凤不知落个什么境地,怎么好好的反倒说是叫李月姐给连累的,真是失心疯了。”李二压低声音。反驳的道。

“哼,我看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别忘了,当初,周家要定的是李月姐。如果是李月姐嫁了周家,又哪有金凤如今这样的事情。”方氏仍是带着恨意的道。

“你啊,你啊,是魔障了,月姐儿不嫁,可她没逼着金凤去嫁啊,当初是金凤自己鬼迷了心窍,说起来,有时。我倒觉得这是报应,别忘了,当初是我们算计月姐儿的,可最后却是金凤尝了恶果,你啊,有空多去看看金凤。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别乱整。”李二叹着气道翻身不理方氏了,有些意义阑珊,知道自己这婆娘因着金凤的事情魔障了。

方氏兀自冷哼哼着。然后没了声息。

李月姐在外面听的是又愣又气,却又有些哭笑不得,她已经不知道怎么说这个二婶好了,好在她为金凤做的那些并不是要帮二叔二婶,也不是一味的要为金凤出头,而是憋着前世的一股气,不想让周家得逞,而更重要的却是维护李家的颜面,要知道,金凤但有不好的传言,最后受牵连的还是她们这一边的三姐妹。

为着这些,她才出头的,要不然,这会儿她得多郁闷啊。

至于这个二婶,以后她还是远远的避着吧。

牵着院子里的毛驴,李月姐磨着豆腐,一会儿,墨易也起床了,俩姐弟把豆腐作好,月娇月娥也起床,接下来的活计就交给她们了。

随后李月姐便跟家里人告辞,乘着墨易他们河工衙门的船去了通州,如今她投资的那艘漕船正在维修,而一年过去,一些衙门的契约要重续,她不能什么事都交给小舅。

另外,她去通州还要跟年娘子议议墨易和年兰儿的婚期,李家的三年丧期已过,那年兰儿比墨易大一岁,两人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一路孤帆远影,两岸青山的,船行不过一个多时辰就到了通州。在通州码头下船,看着连绵的船只,还有岸边一座座仓廒,挑夫脚力穿梭其中,商贾衙吏呼三喝四,路边大道,车马如流,街上行人,摩肩擦踵,就这一处的繁华,便是整个柳洼也比不上的。

李月姐不是第一次来通州,但每次来总是要感慨一番。

沿着大街,七弯八拐的,李月姐便熟门熟路的到了自家小舅家门前,拍了门,开门的是小舅家小子,桂生。他是八月桂花香是生的,所以,便取名桂生。

“大姐,你啥时的来啊?”桂生见到李月姐高兴的抓着脑袋问。

“这不是刚到嘛。”李月姐笑道。

“谁啊?”屋里响起小舅母白氏的声音。

李月姐便随了桂生进了屋,然后又将进门的随礼递给站在一边的桂生。

“里面可有干子?拿两块出来嚼嚼,我这嘴里正没味道呢。”白氏有着山里人的纯朴开朗。

“知道舅母喜欢吃我家的干子,这哪能少。”李月姐笑着,让桂生拿了个盘子,拆开里面的油纸包,一叠叠的虾仁豆腐干就露了出来,闻着就香喷喷的。

一边桂生又忙着冲茶,茶水就豆腐干,正是不错的茶点。

那白氏边有滋有味的嚼了两口豆干,边请着月姐儿坐下:“正好,我早上在菜场买了一尾鲜鱼,一会儿我烧盘醋鱼,咱们好好吃一顿,你舅去衙门办契约去了,中午肯定要请衙门时的人吃饭,不会回来的。”说着又问起月姐过来有什么事情?

“这不是这几年亏得小舅帮我奔忙,再加上豆腐生意比较红火,家里也存了点银子起来,上回听小舅说通州是个好地方,便想着到这里来买一栋带店面的宅子,也不知这样的宅子在通州什么价?”李月姐问,其实她开始还想在京城买呢,只是京城物价太贵。

第一百三十二章 通州的年家

听说李月姐打算在通州买宅子,白氏也是高兴的很,她一家从柳洼那山里迁到通州,可谓是人生地不熟,而山郎又常跟着船四处跑,一年倒在大半年的时间在外面,白氏不免有些孤单,直想着,如果李家以后也迁到通州,那都是亲戚,走动走动,也热闹,而且万一遇着什么事情,也有人帮。

于是道:“具体的价钱我倒也不太晓得,不过,通州是个水陆码头,房价虽比京里便宜些,但比起别的地方也贵了不少,便是如今我这两进的房子,当日花了也差不多一百两银子才买下,而那带店面的,怕是更贵,等你舅回来让你舅帮你打听,他如今在通州倒也有些人面了。”

“嗯,好的。”李月姐点点头。

随后两人便聊了一些家常,尤其是李家西屋连订两门亲事,白氏也不免打听了一下。

“这亲事定下来,我也就放心了,郑家倒是不错的人家,说起来你舅前段时间还常带小伙子来家,让我帮你相看相看,都是他跑脚时认识的,本想给你牵线搭桥的,可跑船的,那命都提在裤腰带上的,万一遇个风浪什么的,小命就交待的,便是没有风浪,但私下里的私斗也不少,一个个都是凶人狠人,再说了那般汉子,也没一个是正经稳妥的,整日里赚点银子,不是上赌场就是嫖粉头,我把看了几次,打听了一下,终究是没有看的过眼的。”白氏又拉着李月姐的手道。

“让舅母操心了。”李月姐感谢的道。

“唉,自家人。操心是应当的。”白氏挥挥手,随后又问题墨易和年兰儿的事情。

“我这次过来也是要跟年娘子商议一下两人的婚期。”李月姐回道。

“哈,年娘子估计暂时有些顾不上。”白氏有些神叨叨的道。

“怎么回事?”李月姐奇怪的问,这种大事哪能顾不上呢。

“还不是年把头弄出来的事情。说起来年把头这一年多来风光的很,但这男人啊,发迹了并不见得都是好事。古人不是有一句说啥的?什么夫婿觅封侯啊?”白氏敲着脑袋,她在山里是听不到这文皱皱的话的,只是在通州,这隔壁邻居的,大多都是一些跑商,那些跑商的夫人偶尔也会来白氏这里唠嗑几句,那文皱皱的话便是听这此跑商的娘子说的。只是她老也记不住。

“是悔叫夫婿觅封候。”李月姐补充的道。

“可不就是,你也是知道的,那年把头收拢了一些兄弟跑腿,又得三爷府的曹管家支持,这一年来。那是钱财滚滚,只是这男人一有了钱,歪心事就起来了,那年把头不但纳了妾,还时常去楼子里捧那些头姐儿的场子,前段时间看上了一个叫七巧的头姐,愣是被迷的五迷三道的,在这七巧姐儿身上砸了不少的银子,好不容易说动妈妈想赎回家里。没想到中途有个江淮来的大盐商,也看中了七巧儿,愣中从中截胡了。”

白氏边说还边咋着舌:“可年把头这边酒席都订好了,贴子都发下去了,这么一下可是活生生的被打了脸面,不过。他倒也算是能屈能伸的人物,知道能做盐商的都是不好惹的人物,便请了中人,想跟那个盐商谈谈,先全了脸面,事后再买个出挑的女人补偿那盐商就是,也当是多结交一个朋友,可没想那江淮来的盐商愣是个横头,就认准了七巧姐,浑不把年把头的面子放在眼里,那年把头没法子,就先一步把七巧姐全抢了,这一下斥捅了马蜂窝了。

那盐商先是把年把头给告了,随后又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船队来,最后窜联了整个通州以及之前跟年把头合作的商家,此后各家但凡进货出货,全不用年家的船队,年家的船队已经一个多月没跑到货了,手下一干兄弟要吃饭,这跑不了货,便赚不了银子,结果没几天,船队的人就跑了三成,而原先跟着年把头的一干兄弟因着入了股了,尽是要直接分了船走,眼看着若大的年家船队就要散伙了,也幸好年娘子是个人物,出面将这此兄弟安抚了下来,如今又正一家一家的请原先的商户吃饭商谈呢,听说,曹管家放出话来了,年家这事要搞不定,以后没好日子过。”

说到年家的事,白氏也有一些唏嘘,都是一个山里出来的,当年,山郎一家还在年把头的山场里做工,也颇受年把头器重,只是只是当初,年把头初一发迹就纳妾,反叫一干兄弟瞧不起了,毕竟年娘子在他这般兄弟眼中威望很高,所以,这事一发,也就年娘子能把人安抚下来。

“这事不对啊,我咋觉得是有人故意在针对年把头?”听得自家舅母说这些,李月姐不由的拧着眉道,这事表面上看是年把头因为一个女人得罪了江淮来的盐商,才惹出的事情,可明显的那盐商行事也有些可疑啊,更甚者她觉得,针对年把头也只是表面的由头,要知道年把头后面的曹英曹管家,那可是皇家朱三爷的人,这关系通州没有不知道,要不然年把头也没法这么快在通州立足,所以搞不好这是有人背后在搞这位朱三爷,只是年把头很倒霉,被人选做了突破口了。

“可不就是。”听李月姐这么说,那白氏一拍大腿,又压低声音神叨叨的道:“我听你舅说过了,那盐商是太子的人,这里面哪,是太子在跟三爷抢生意。”

“太子怎么好好的跑三爷抢起生意来了?”李月姐好奇的问,按说象这样的大人物,利益圈子早就划分清楚的,既然最开始这一块是三爷在经营,那太子尽管身份高一点,也没道理以这样的方法插手的,这几乎就撕破了脸面。倒底可是亲兄弟。

“这我哪清楚啊,只是听你小舅说起过,去年的空廒案,太子又受了牵连。皇上震怒,差一点废了太子,最后还是在大臣的力保之下才保住了太子的位置。只是皇上为了惩戒太子,据说夺了太子不少的产业,估计是太子穷的没法子了呗。”白氏说着,却扑哧的笑了。

说太子穷那不真说不过去,这太子若穷了,那天下还有不穷的吗?不过,总归是没有人嫌钱多的。

空廒案跟太子有关。李月姐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这事兜兜转转的,最后却是年家倒了血霉了。

想到这个,李月姐倒不由的想起郑典来,从去年底起。他跟着那位二爷跑了南边,过年都没有回家,这会儿也不知到哪里了,那位二爷可是尽干得罪人的事情,据说除了皇帝,这满朝上下就没一个说他好的,如今这皇家的皇子斗的厉害,周围的人可都得打醒着十二份精神,真要成了池鱼。那边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之前李月姐也没有这样掂记过郑典,可这一但订了亲了,那感觉终归是有些不一样的。

“月姐儿,想什么呢?”白氏见李月姐怔怔的坐在那里发愣,不由的伸手在她的眼前晃道。

“哦,没啥。只是觉得这天家果然无情。”李月姐叹着气道。

“这不仅是皇家,便是大户人家也免不了,总归还是利益惹的祸。”白氏这话倒是一语中的了。

接下来两人又随意聊了几句,然后一起去厨房烧了中饭,吃了甚是欢快,到得下午,山郎才喝的醉熏熏的回来。

免不了要被白氏埋怨一顿,山郎也由着白氏唠叨,最后还在月姐儿面前打趣:“你舅妈就是话多,我便不理会她,越理会她她越来劲。”气的白氏狠狠的在他腰间扭了两把。

李月姐在边上嘻嘻笑着。

说起来自家小舅不是那顶八面玲珑的人物,但做事本分实诚,虽在通州这繁华地面待了一年多了,但除了生意场上必要的应酬,倒没有别的花花心思,这也是白氏最高兴的地方。

“嗯,这样的房子,倒是有一处,不在正街,是在桂花胡同,那户人家原来是卖酱菜的,最近听说要回乡了,只是当时我也没细打听,要不,明天我们去问问看。”听说李月姐想看宅子,小舅山郎想了一会儿道。

“好的。”李月姐点点头,卖豆腐本就不需要太正街,有个窗口就成。

当天晚上,李月姐就住在小舅家里,跟表妹桃花住一屋。

一夜无话,第二天,李月姐吃过早饭,山郎就从外面回来:“那处房之我又去看过了,前后两进,前头有间店面,后面还有一个不小的院子,一起有**间房子,也算是闹中取静的格局,还不错,唯一就是房子旧了点,但修修就行,对方开价一百七十两,我估计还到一百五十两没问题。”

一听自家小舅这么说,李月姐就心动了,连忙起身道:“走,那咱们去看看。”

说着,舅甥两就一路出了门,不一会儿就进了桂花胡同,整条胡同有七八家店,多是一些卖酱菜和卤味的,别说,这样的地方,卖豆腐也是挺好的。

卖房子的那户人家姓卢,店面上挂了个牌子叫卢记酱菜。两人是在外面跑的年份长了,这年纪大了,便起了落叶归根的心思。

双方大致谈了谈,基本上都还满意,价格谈到一百六十两就谈不动了,不过,如果真心要买,再降个十两问题不大,不过,山郎的意思是让李月姐再看几家,毕竟这房子稍稍旧了点,再怎么说也得货比三家嘛。

李月姐点点头,毕竟买房子是大事。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