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重生小说:长姐(二)

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祖宗的话不管用

几天后,田阿婆就带着月娇墨风和小月宝儿去通州,而通州有小舅一家照顾,李月姐也放心。

转眼又是稻花香鱼儿肥之时。

墨易一如去年夏天一样,晚上住在田边的草棚里,守着稻田里的鱼,跟隔壁瓜田里的姚裁缝搭伴。

昨夜一夜的大雨,今天一早却又是大晴天,一大早的李月姐就给墨易送早餐,顺便把他头天晚上换下来的衣服拿回家里洗。没一会儿,到了田里,却看到墨易正在田沟处拿着木盆子往外舀水,原来田里的水都漫起来了。

看着这情形,李月姐想了想便冲着墨易道:“墨易,别舀了,我听宣周说了,接下来几天都会有雨,你先上来吃早饭,吃好早饭上差去,我一会儿去叫几个人来,把这田坝再砌高一点。”

“嗯。”墨易看了看田坝,点点头,也是,今天舀了下回下雨还会涨上来的。随后就上了田梗吃早点,李月姐将他换下来的衣服拿回家里,月娥在档子上卖豆腐,她便拿了衣服去二河渠边洗涮,一夜的雨,渠水已漫上了石阶。

姚家主婆跟几个婆娘也在那里洗衣服,见到李月姐过来便给她挪了个位置:“月姐儿,别下去了,水漫上来了,在这上面洗。”那姚家主婆冲着李月姐道。

“嗯,好的,谢姚婶子。”李月姐说着,便卷起宽宽的裤脚,脚上的草鞋直接踩在第一阶青石的水里。

随后拿起木锤子开始锤起了衣服。

“今年年成不错,雨水也足,月姐儿。你家今年稻鱼准又得大丰收了。”那姚家主婆一边拧着一床被单到李月姐身边,让她帮着拧一头。

“呵呵,承姚婶子吉言,那是再好也不过了。不过,还要看老天,我听宣先生说起过。接下来还会有好几场的大雨,我正打算请几个人帮忙把田坝再砌高一点,省的水漫起来鱼跑了。”李月姐笑嘻嘻的道,接过被单的一头,两人一个顺一个反的就拧了起来。

“那是,那是,养一点鱼不容易。得格外小心着,跑了可就花不来了。”那姚家主婆道。

正说着,一边一个娘姆又冲着另一边正在洗衣服的柳家二媳妇,也正是那仓二梅打趣道:“二梅,李家要砌高田坝了。你家砌不砌啊?”

边上的人听那娘姆说的话,都哄的一声笑开了,今年从开春起,柳家就学着李家,几乎是一步不落的路在后面,自然招惹了笑话。

“娘姆说笑了,这事情我一个小媳妇儿哪管得着啊。”仓二梅悻悻的道,她嫁进柳家的日子过的并不痛快,之前仓家跟柳家几乎是闹翻了的。如今仓家回了仓庄,仓二梅一人在柳洼,娘家的大哥又是个傻子,便是受了委屈也没人出面为她做主,如今她是做足了小媳妇儿份子,不过是短短大半年的功夫。原先圆溜溜的脸蛋如今瘦的巴掌大小,下巴尖尖的跟锥子似的,便是原先憨慢懒惰的性子也没了,看她那洗衣服的样子,手脚麻利着呢。

想着前世,她嫌自家穷,嫁给墨易没几天就跟人跑了,再看她如今十足的小媳妇样子,李月姐真说不出什么滋味儿。

这时另一头正跟人闲拉呱的柳二娘子一脸不痛快的道:“你们不要听风就是雨,昨天刚立秋就下雨,这雨打秋头廿日旱,接下来要晴热呢,老祖宗传下来的话可不会错。”

那柳二娘子说着,一脸的得意。

一众洗衣的人听柳二娘子这么说,也醒悟过来,对了,雨打秋头廿日旱这句话大家都知道的。

“对啊,昨天立秋下雨,搞不好是要晴呢。”那姚家主婆道,劝着李月姐,毕竟请人砌坝又得花钱。

“这老天爷,谁弄的清啊,我这心里没底,还是早做准备,砌个田坝也不消太多的银钱,总比鱼跑了要好的多,那宣先生的卦挺灵的,我听他说了,今年这天气啊很怪的,如果今年冬天雨水再偏多的话,那明年开春就要小心了,搞不好就要涝了,这久旱之下必有久涝啊。”听姚家主婆说着,李月姐便正好趁机给大伙儿提个醒,虽然村里有些人不地道,但如姚家主婆之样帮过她家的人也不少,得给他们提个醒儿。

“那也是,有准备总比没准备好,等到鱼跑了可就迟了。”姚家主婆点头,至于明年的可能的涝灾,李月姐嘴里说的可是可能,毕竟隔的还长远,姚家主婆自没有放在心上。“

哼哼。”那柳二娘子听两人这一答一和的,不屑的撇撇嘴,那宣先生再灵还能灵得过老祖宗,她等着看笑话呢。

李月姐自是懒的理她,又自顾自的跟姚家主婆聊天。

这时那姚家主婆看着李月姐又问:“典小子还没有消息?”

“没呢。”李月姐神色一暗的摇摇头。

“别担心,那小子精灵的很,说起来没消息就是好消息。”那姚家主婆安慰着。

李月姐自然听得懂这话,如果有消息,那就说明被衙门抓了,进了衙门不死也脱层皮,何况是这等海捕令,搞不好就是掉脑袋的,而没消息就明他还没被抓住,岂不就是好消息了。

想着,李月姐便点点头,不一会儿,那姚家主婆衣服洗好了,先一步离开,等她走了,李月姐手脚也快了一些,洗好衣服,拿回家晾好,便又去请了人到田边砌田坝,都是乡里乡亲的,事儿不多,就是加高一下田坝,到了晌午,事儿就做完了,几人也没要工钱,李月姐便让墨易请大家伙儿一起吃顿饭就行了。

农村就这样,以后别人需要帮忙的时候自家再出工就是。

中午过后,李家的豆腐档就关门了。李月姐便让月娥在家里看家,她则拿了把弯刀。去山边割点猪草,再到地里去摘几个南瓜,今年的南瓜特别熟,先头一批的南瓜都已经老了。皮子澄红澄红的,李月姐打算弄来回煎南瓜饼,那个阿爷阿奶还有郑老太都喜欢吃。里面的子儿还可以炒了吃,墨风和小月宝儿就最喜欢嗑南瓜子儿,到时候炒好,让郑家的人带去通州。

叮嘱月娥看好家,李月姐便忙活了,山边地头,忙活了一个下午。回家已是夕阳西下。李月姐背着一大竹筐的猪草,手里提着一个篮子里面装了两个滴溜圆的老南瓜。

晚上,李月姐煎几盘南瓜饼,东屋送了一盘,又给郑老太送了一盘过去。还让墨易给杨东城和宣周送了一盘,再剩下的就着稀饭,李家几个吃的一嘴的油。

如此日子,过的平淡而温馨,而接下来几天,正如宣周所预测的,小雨大雨夹杂着,几天也没见个太阳,干河渠水上涨了一截子。各水田的水也跟着水涨船高。

今年的雨水已经这么足了,若是再持续一个冬,想着明年开春,李月姐的心便沉沉了起来,心里只有些希望,今冬雨水不要太多。那样,也许明年还挺的过去,毕竟为了满足干河渠的用水,那干河渠边上开挖了好几个大水库,可以用来蓄水。能起到一定的防涝作用。

昨夜又是一夜的雨,直到零晨才停,李月姐一大早刚把热腾腾的豆腐摆上架,就看到柳家几个一脸气死败坏,风风火火的往西山坳水田那边跑,边跑还边骂着:“该死的贼老天,挨千万的贼老天,这老祖宗一点也不可靠。

“柳家干啥呢?跟赶着投胎似的。”有人好奇的问。

“呵,他家田里的水漫出来了,一田的鱼跑了七七八八了,这回损失可大了。”有那知情的解释道。

“哈,前几天在渠边洗衣服的时候,月姐儿说要加高田坝的,我们还问柳家跟不跟着加呢,那柳二娘子说了,雨打秋头廿日旱,说是老祖宗的话,断不会错的,总算没跟李家屁股后面学样,没成想,这回损失可就大了。”那前几天一起在河边洗衣的娘姆道。

“嘿嘿。”众人间有怪笑,也有惋惜的。

而李月姐也担心着自家的水田,虽说已经加高了,但昨夜里雨势不小,再说了柳家人有些不地道,这会儿他自家鱼跑了,说不定还会赖着她家说跑她家田里去也不一定的。真要争起来,墨易性子木讷,哪里争得过这柳家,因此,便也跟着人群急忙忙的到了水田那边,到了水田边却又乐了,柳家根本顾不上来赖她家,镇上一些个闲汉和无赖子们全围了过来,都在那漫水的水渠里捞鱼,柳二娘子气的跳脚,却没奈何,还是里正来了,才阻止了这些个无赖子的行为,大家伙儿一起帮忙,才总算帮着柳家的挽回了一点损失。

最后把田坝加高,柳家人才一脸阴沉沉的回家,这回什么亏也只得认了。

李月姐和墨易两人最后检查了一遍田坝,也一起回家,墨易吃好早饭便要去当差的。

只是李月姐和墨易刚进西屋,就看那院子里,月娥正死死的拖着荣延。

“干什么?干什么?快撒手。”荣延小子用劲的掰着月娥的手,骂骂咧咧的。

“不放手,你偷了我家东西,把东西放下来。”月娥一字一顿却字字清晰的道。

“什么偷东西啊,你不要乱说啊?”那二婶子在东屋听到争吵声,便出来,见到这情形,就来推开月娥,只是月娥的一只手仍死揪着荣延小子的衣摆,这一推一拉的,夏天的衣服本就薄,这一拉扯,那下摆就撕裂开来,一个木盒子便从荣延的怀里滚了出来。

李月姐一看这盒子,吓了一跳,这盒子可是她用来放家里的房契地契的。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天塌了

“荣延,这是怎么回事?”李月姐一个箭步上前,拿起盒子打开,松了一口气,还好,里面的契约都还在。

荣延小子这时没话可说了,抱着头蹲在地上,把脸埋在臂弯里,闷不啃声。

一边方氏也一脸苍白了,这偷房契地契,这可是谋夺家产啊,这事可大了,只得一脸悻悻的冲着李月姐解释道:“荣延还小,他兴许是喜欢这盒子,想拿这盒子玩,不晓得里面的东西的,既然没事,就算了啊,你赶紧把东西收好。”

方氏说着,当然话是这么说,但也知道这种话鬼都不信。

李月姐没说话瞪着她。便是月娥好脾气的这会儿也赤红着眼瞪着方氏,而墨易仍阴沉着脸。

“十四岁了,不小了,墨易也不过比他大一岁多,如今已是家里的顶梁柱了,他再不懂事,也是读了两年镇学的,字儿总识得,会不知道这是房契地契?”这时,李婆子冷着一张脸走过来。说着又冷冷的扫了方氏一眼。

然后又冲着荣延道:“说,你偷西屋的房契地契想做什么?”

发生这样的事情,方氏想蒙混过关,但李婆子不能不查的,这东西屋关系好不容易好一点了,这事若不问清,那关系说不定又要变恶劣了。

荣延依然跪着不说话。

“既然不说,那我就打死你算了,省得你以后去偷别人家的把李家的脸面都丢尽了。”李婆子恨恨的说着,便抄起一根胳膊粗细的竹杆子朝着荣延身上打去。

“娘,使不得。”方氏在一边眼疾手快,紧紧的吊住那打出去的竹杆,随后又冲着一边跪着的荣延道:“死小子,还不快说,真想让你阿奶把你打死不成。”

可荣延就算是跪着仍然一声不啃。这小子倒是有骨气的很,死活不啃声。

而李月姐这时盯着荣延看了几下,突然的问道:“荣延。你是不是又去赌钱了,还输了?”

荣延猛的听李月姐这么一说,不由的直起腰,看了看李月姐。最后又答拉着脑袋。

李月姐一看他那表情,便知道自己猜对了,这小子,最近就迷这个,天天做着发财的梦,这时她那心直往下沉,一个赌常害的人家破人亡。便是柳洼镇上,这样的例子也不少。

一边其他人看到荣延那表情,也知道李月姐猜对了,一个个脸色都十分的难看,方氏更是气急的拍打着他:“你这死小子,你爹早跟你说了,不准你跟你表哥他们一起混的,更何况去赌?还要偷你姐家的东西去赌。等你爹回来,让他好好教训你,这回娘决不拦着。”

“说。这回输了多少?”李婆子这时声音略有些颤抖着问,她比方氏想的深的多,如果荣延不是输的狠了,断不会来偷这房契地契的。

而荣延小子任由着方氏拍打着,仍是一声不啃的。

李月姐这时仔细的打量着荣延,这小子倒真成了茅坑的石头了,只是,她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来,荣延这小子虽然臭毛病一大堆,但说实话。但李月姐还是知道他的,决没有那歹毒的心思,而以她对荣延小子的了解,若是要偷房契地契的话,那怎么也要先偷他自家的,再偷她家的。毕竟偷自家的安全多了,而偷别人家的总是容易被逮到的,这回不就是被月娥发现了嘛。

难道……想到这里,李月姐猛的一抬头冲着自家二婶:“二婶,你赶紧去屋里看看你们东屋的房契地契。”

方氏一听李月姐这话,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想到李月姐问话的原因,那脸色一片青白:“荣延你……”

说着,也顾不得打荣延,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冲回屋里,没一会儿,李月姐等人就听到东屋里方氏的大叫:“我的老天爷啊……”

随着话音刚落,方氏就是疯了似的冲了出来,一上前就啪啪的给了荣延小子两个巴掌,红着眼道:“你说,你快说啊,家里的房契地契呢?是不是你拿的?弄哪里去了?快交出来。”

方氏颤抖着一叠声的问。

李月姐之前只不过是大胆猜测,没想到这会还真没了,这还用问吗,定是填赌场的窟窿里去了,不由的瞪着荣延,又抽着气,这小子,这回这祸可闯天大了去了。

而荣延这时也顶不住了,动着嘴皮子吱吱唔唔的。

“荣延小子,你还不快说,真想把你娘急死不成。”一边李婆子恨恨的道,声音里也在发抖啊,甚至不敢想事情的后果。这李家大宅可是她李家传承了几代的宅子,是李家的根哪。

“我……嗯,前段时间,我在京城的青云赌坊赌,一开始我赢了很多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输了,还欠了许多的高利贷,那些人逼我还债,我还不出来,他们便要剁我的手,后来是表哥找了人说项,赌坊里便充许我拿房契地契抵押,等以后有钱还上了,再把房契地契给我,于是我就拿了家里的房契地契抵押了,抵押过后,他们又借钱给我搬本儿,我也想把房契地契赢回来,可没想到,手气臭的要死,又欠下了高利贷,这回没法子,只能来偷大阿姐家的了。”荣延一脸苍白,垂头丧气的道,随后却又抬起胖胖的脸道:“不过,娘不用担心,我一定会赢回来的,大家都说我的赌术不差的。”荣延说着,还拍着胸脯保证道。

显然直到此刻,还不能全明白事件的重要性。

而听着人全都傻了,李月姐倒抽一口冷气,这荣延虽然身胚子不小,但年龄毕竟还是小,虽然跟月娇等人同龄,但女孩子叫男孩子懂事早,再加上,荣延小时候就一直被方氏惯着,平日就是知道吃喝玩乐,哪懂的这事的险恶。

很显然从一开始,这就是个套啊,这小子傻傻的钻了进去,全被人牵了鼻子走,二叔二婶这一下大麻烦了。

而李月姐还隐隐觉得。这些人是冲着李家大宅来了,要不然,荣延一开始已经用东屋的房契地契抵了赌债,那些人没道理再借钱给他继续赌的。只有一个可能,便是还盯着李家西屋,而从荣延最后又来偷西屋的房契地契来看,她的猜测不会错了。

想着,李月姐的脸色也阴沉着。

听完荣延说的这些,方氏此时脸如死灰的瘫坐在地上,不哭不闹。只是嘴里嘀咕着:“完了,完了……”

显然已经伤心恐惧到了极致,一边李婆子也坐在那里,两眼盯着荣延,好似要他吞进肚子里似的。

“二婶,事情既已如此,你别太伤心了,还是得先想想怎么弥补。”李月姐看着方氏几乎是躺在了地上。一副傻了的样子,只得上前扶起那方氏道。

“弥补?赌场的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到了手的东西哪里还可能吐出来。没路了,没路了。”方氏喃喃的道,突然,她的眼神闪过一丝凶狠,猛的挣脱李月姐的手,跳将了起来,冲进柴房,抄起砍柴刀,疯狂的大叫:“方大郎,方二郎。我跟你们拼了。”

“你给我回来,你这是去干什么?你去跟他们拼了,房契地契就能回来了?”李婆子仍是咬着牙和一字一顿的道。方家两兄弟是可恨,可当务之急可不是去找人拼的时候,还得看看能不能解决。

“那怎么办,这是逼我去死啊。我死了算了。”方氏这时号啕大哭了起来。

“没用的东西,现在哭有什么用。”李婆子道,然后转过脸冲着墨易道:“墨易,去关上把你二叔叫回来,还有码头上的阿爷也叫回来,再不回来,这天要塌了。”

“嗯。”墨易应声,一脸凝重的出门了。

李月姐此刻胸中也堵了一股子气,不是天要塌了,对于东屋来说,这一刻,天已经塌了。想着,便瞪着仍跪在那里的荣延,这小子这会儿也一脸苍白的,那身子还在颤颤抖着,显然,直到此刻他才知道事情有多重,这时候知道怕了,迟了呀。李月姐叹气,这小子怎么就闯了这么大的祸呢。

不一会儿,李二跟李老汉就急匆匆的回来了,两个的脸色俱是阴沉沉的,李二一进屋,二话不说,冲着荣延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李荣延被李二打得整个人在地上翻滚。那样子,看到李月姐也抽着嘴角,二叔这回是下了狠手了。

不过荣延小子也还真能抗的住,被他爹打成这样,居然啃也没啃一声,也不求饶,任凭那眼泪在眼眶里转,却死不让它滴下来。

“老二,停手吧,你此刻便是打死了他就能挽回一切了?”这时,李老爹冷静下来,在一边阻止了李二道。

“是啊,二叔。”李月姐一边扶起荣延,一边冲着二叔道,虽然她也恨这小子不争气,可事情以这一步,决不是靠打能解决的。

李二这时才恨恨的住手,两眼赤红的冲着荣延吼:“还不把具体的情况跟阿爷说说。”

荣延难得正色的一五一十的把之前说过的事情再说一遍。

“这堵坊是京城青云赌坊?”李老汉最后再确认。

“嗯。”荣延重重的点头,眉目间有悔恨,一时间好似成熟了不少。

每个人的成熟都需要付出代价,只是东屋这回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