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重生小说:长姐(三)

古风重生小说:长姐,网络作家糖拌饭作品,原载起点网。重生题材,情节不错。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0129669720dcc144c

第一百五十一章 珍珠变蜡丸,老母鸡变鸭

“知道我为什么要卖祖宅吗?”郑老太边咳边问着两人

郑大娘子和李月姐相视一眼,摇了摇头。

“很简单,祖宅保不住了。”郑老太喘着气摇头道。

“怎么会呢?”郑大娘子摇摇头,李月姐心中突然一动,隐约间似乎抓住了点什么。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管是真是假,典小子成了水匪,又成了水匪的三当家的,这是事实,这事情一但传开,你认为周家会饶得了咱家,须知上回,周家为了勾连水匪之事损失了周二爷一家,还将周东礼赶出家门,那是活生生的打了自己的脸,如今怎么着他也要出这口气的。”郑老太道。

何尝不是,李月姐点头。

顿了一下,郑老太又道:“这是其一其二,便是那些水匪,也不可能如此就轻易相信了典小子,那些个帮派,便是你大伯他们的漕帮坛口,一个外人想进入核心,那也得过五关斩六将的,所以,我看那些水匪也会放出风声来,然后看看各家的反应,试探典小子,从而确定典小子到底可不可信啊。”

李月姐听着点头,难怪自家阿奶对郑老太十分的推崇,郑老太看问题果然比一般人深的多,广的多。

“既是如此,我又何必等他们出手,如今家已经分了,就剩这栋祖宅,我老婆子干脆把它也卖了,只留两间可供息身就行,而我老婆子更是残命一条我倒要看看,这些人要如何逼迫我这老婆子。”郑老太梗着脖子道,说的激动,又是咳又是喘的。

“老太,你别说了,都听你的,卖就是。”一边郑大娘子红着眼眶道,老太这些年,着实不容易啊。

李月姐侧在一边顺着老太的背心中也是酸酸的,如今郑家的情形,似乎又跟前世重叠了。风雨飘摇啊。

郑家要卖祖宅,这消息一传出,整个柳洼一片轰然,听说的人都以为自己耳朵有毛病了,直到郑四不服气,回郑家闹了一翻,但郑老太一口咬定要卖,死不悔改郑四娘子气的在柳洼庙旦那里哭天喊地,最后再借由郑屠娘子那嘴,众人才确认,郑家确实是要卖宅子了,一时间,整个柳洼叫郑家卖祖宅的消息搅成了一窝热腾腾的粥,据说京里和通州一些人有来头的人也到了柳洼。

众人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而郑老太几乎是价格有个差不多,就立刻出手最后得到宅子的居然是京城青云赌坊的江家。倒让李婆子李二叔等人松了口气,这江家即得了郑家的大宅子,那李家的这宅子应该瞧不上眼了吧。

李月姐倒是想着典小子说过江家的背后是三王爷,便明白了,这是三王爷在朝柳洼插手了,尤其是最近传出要将柳洼要并入京中的消息,再加上代表太子的周家周三爷被罢官,而二王爷又似乎不管柳洼这边的事了,如今正是三王爷插手的最好时机。

那郑老太这次也干脆,卖祖宅的银子一分也不留四房平分这对郑家二房和四房来说,倒成了一笔意外之财两家虽心痛老太卖祖宅,但这会儿得到了银子那心里倒是安慰了不少。

转眼柳洼的第一场雪就到来了,碎碎飘飘的,薄薄的满山满坡的盖了一层。

大冷的天,吃豆腐脑的人就更多了,热腾腾的一碗豆腐脑下肚,那暖气便从肚子里冒出来。李家的豆腐脑摊子成了麦场最热闹的一处休闲之地。

“昨天,扬州来的一艘商船在十三湾被劫了。”一个穿着厚厚棉袄的船工蹲在一边喝着香喷喷的豆腐脑,传着听来的消息。

“真的假的,这两年咱们这里热阄是热闹了,繁华也是繁华了,就是这十三湾的水匪,太招人恨了,不管是外地还是本地的,只要一碰上就通吃,真不讲究,这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另一个船工恨恨的道。

“可不是,我跟你说一个惊天的消息,郑家的郑典知道吗,被通辑的那个,如今就是十三湾的水匪,而且还听说是三当家的。”先前的船工神神秘秘的道。

“怎么可能,当初他们还跟水匪干过一架呢。”边上有人一脸惊讶的道。

“贼喊捉贼呗,昨儿个他们打劫商船的时候,有一个小喽喽被衙门赶去的人抓住了,那小喽喽供出来的。”先前的船工道。

一时间,众人一阵的啧啧,直摇头说:“想不到啊?”

另外一个正要接话,看到李月姐端着豆腐脑过去,边上的人连忙接了接他。那人便住嘴了,李月姐暗里翻着白眼,这些人说起八卦来生恐别人听不到似的,那么大声,她又如何听不到,心里喑叹着,果然叫老太说中了,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爹,这典小子是怎么回事啊?”正准备出门的李二听到传言,回身问正蹲在门口喝豆腐脑的李老汉。若郑典真是这么个混账玩意儿,那月姐儿可不能嫁他了。

“别管那些,这些定是以讹传讹,典小子我们看着长大的,这些年,他又懂事了不少,人品什么样的咱心时有数,就算他被通辑一时栖身十三湾,但祸害乡邻的事情他肯定不会干的,咱们静观其变。”李老汉道。他跟李月姐谈过,倒是隐约的知道一些郑典的底细。

“嗯。”李二点点头,随后一叹气,马上又是一年了,月姐儿都要二十岁了,二十岁的姑娘家没嫁人,这在柳洼是独一份了,再又想着自家金凤,便是嫁人了又如何,如今却在周家过那鳖闷的生活,再对比月姐儿,没个合适的,倒是不嫁的好,至少活的爽利。

如此,乱纷纷的想了一脑子李二才摇摇头,上抄关当差去。

第二天,郑典是十三湾水匪的消息便传的满天满地,一时间,柳洼镇又掀起了淘天巨浪。

“啧啧啧,难怪前段时间郑家要卖宅子了。”镇上人这才明白过来,郑家为什么要卖宅子。

那江魁德听说郑典的事情后后悔不已,要是早知道当日那臭小子是郑家人,这房子他就不急着买了郑家摊上这事,依他的背景,这房子不用花几个钱就能舀下,没想到一个乡下老婆子,居然有这个决断和魄

对于江魁德的吃鳖,李家人倒是暗爽着。只是不由的更担心郑家。

而面对这样的机会,周家自然是蠢蠢欲动,他们蛰伏至今,终于等到机会了,只是等周大爷在想着怎么报复郑家的时候却突在的发现,他到底迟了一步,因为整个郑家早就分了,连象征着郑家的祖宅都卖了,如今除了分去的人家,在郑家,只着郑老太和郑大娘子留守在几间旧房子里,难不成,堂堂的周家就朝这两个妇孺出手?便是赢了又怎么样?

对手就这么以这种方式消失了似的。

周大爷和查巡检两人着实郁闷。这好象握紧的拳头砸在空气里。

至于郑大,那在通州地盘上他们鞭长莫及啊。

“对了,郑老太手里不是还有一箱子珠宝吗?正好前几天,十三湾的水匪又劫了一条商船有人亲眼看到是郑典带人出手的,如,那商家告到我巡检司来了,我正好可借此由头请上司开令抄家,有这一箱珠宝,也不算白忙活一场。”那查巡检道。

周大爷点点头,也只有这样退而求其次了。

清晨,李月姐做好活叮嘱月娥照看着生意她则提着一个食盒出门,去看郑老太。

郑家自把郑家大宅卖了后郑老太如今就住在西山坳那边,那边郑家还有几间平房。

郑老太的身子更见的弱了昨日还咯了血,味口一直不好,什么都吃不下,李月姐便专门做了一些开味口的东西给她送去。

一进得郑老太的屋,郑家一帮媳妇子全都在。

“这帮巡检司的贼胚子,哪里是要找人,分明就是借着找人的由头吃舀卡要,前天才从我家里走,昨天又来,吃了喝了不说,还顺了家里好几样东西,我家里说了几句,还叫他们打破了头,真是气死我了。”那郑四娘子坐在一边说的口沫横飞的,那脸皱的跟苦瓜似的。

“可不是,便是我家也没逃过,虽然他们惧着我家里的杀猪刀,但这段时间,巡检司那帮人买肉也从来不给银子,真真是气死我了。”一边着郑屠娘子也跺着脚道。

郑老太依然靠在炕上,呼吸跟拉风箱似的,闭口不语。

李月姐上前,打开食盒,端出一碗莲子羹,老太才微微睁开眼睛,李月姐扶着她坐起来,一勺一勺的喂她吃。

那郑四娘子横着李月姐,这死妮子,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别最后老太一点家底子全被妮子忽悠了去。

“老太,昨儿个那几个挨千万的巡检司的兵去我家讨酒吃,吃多了说出了一个消息,说是查大人和周家正打典小子名下那箱财宝的主意呢,我看这钱哪,如今留不得了,不如也分了吧,就当咱们先帮着典小子收着。”那郑四娘子道。

收着?这吃进肚子的东西还能吐出来吗?郑四娘子那点心眼,郑老太门清着。

想着,吞下莲子羹,郑老太咳着声道:“我说过,典小子的东西,谁也不准动,至于查大人和周老爷,他们想来就来呗。”

听了这话,郑四娘子在一边急的跳脚啊,她看这老太已经病的糊涂了,等到查大和周家的带着兵上门来,那岂不便宜了他们。

合着老太这意思是宁原便宜别人也不便宜她,这世上没这个理啊。

只是郑老太不理郑四娘子,她在跳脚也没办法。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声,查巡检亲自带了一边巡兵,后面还跟着里长还有周大爷,周大爷做为乡绅,也可插手镇上的政务。

“郑老太,知道你身子不好,这时候我实在不该打搅,只是我身为巡检,就该肃一方冶安,郑典的事可是越犯越大了,我奉命抄家,若有冒犯还请担待。”那查巡检寒着一张脸,舀出了一张府台出具的抄家

“查大人请便吧。”郑老太嘶着声道。

“得罪。”查巡检一挥手,一群如狼似虎的巡兵便冲进了家里,翻箱捣柜,所谓的抄家便是搜查并没收财产。

“你们这帮人欺人太盛,不得好死。”郑四娘子尖叫道。

“老四媳妇儿,给我好生的坐着。”郑老太躺在炕上,脸色一片淡然。

郑四娘子又哪里坐的住,最后被郑大娘子扯了站在一边,她两只眼睛却紧紧的盯着那些巡兵抄出来的东西。

如今郑老太这里值钱的东西已经不多了,郑家不是什么诗书人家,没什么古董珍玩,都是一些实实在在家用具器,不精致,但结实耐摔,这些东西查巡检可不看在眼里,郑四娘子自不必担心,她唯一担心的还是那一箱子财宝啊。

果然,没一会儿,几上巡兵就郑老太内屋的床下拖出一只大箱子。

这时,郑屠和郑二听到巡检司带兵去抄老太的家,*记住牛屁屁书院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便带着一干儿子急急的赶来了,一进门,就看几个兵抬着箱子从屋里出来,那脸都鸀了。纷纷的围了上前,手里杀猪的尖刀也举了起来。

“怎么,想造反不成。”查巡检的兵也立刻围了上前,查巡检大喝着,这时候他也有些需啊,只觉得今天兵还带少了,郑家这些人都是武勇之徒,真要打起来,他这一边不一定能讨得了好。

“老二,老四,带着人一边坐好,稍安爀燥。”郑老太急剧的喘着气,她自不能让这几个小子在这时候犯糊涂,民不于官斗。

郑屠和郑四两人才不甘的往边上移了移,让那几个兵把箱子抬了出来,正是当初郑老太抬出来的只箱子,还是那把大锁。

“敲开。”那查巡检一脸兴奋的道。

“别,一把大锁,坏了多可惜啊,我这有钥匙。”郑老太淡定的道。将手上的钥匙递了出去。

没一会儿,那锁就打开了,盖子一打开,依然是一片黄白之光耀人眼。

“闪开,我看看。”查巡检走上前,脸色兴奋的潮红,就算是以他这些年的见识,这样一箱子财宝也是没见过的,那手不由的伸进去,抓起一只金元宝。突然他感觉不对了,又抓起另上一串龙眼大小的珍珠,捏着一颗珠子,用劲一揉就碎了。

这哪里是珍珠,分明是一个个的蜡丸,便是那金元宝,依他的估算也不是这外面渡了一层金的铁疙瘩。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查巡检瞪着眼大吼。

152良苦用心

众人再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那郑四娘不相信,冒死冲上前抓了一锭金元宝,在地上一磕,便露出里面青灰的铁色,还不死心又往下扒拉,没想到越往下,居然直接扒拉出砖头来。

一众人都一脸疑惑的看着郑老太。

“查大人,还问什么,这不是很明显吗?郑老太知道她孙子犯的事情,便事先将财宝藏起来了,再舀这些东西来糊弄人。”一边周大爷道。

“周大侄子还真是太抬举我老太婆了,老身哪里想得到我郑家如今都这地步了,你们周家还落井下石,连我孤老婆子压棺材的装样子的东西都不放过,大侄子这番来,老太爷不晓得的吧?要不然,他大耳括子打你,太下乘了呀,这样会失柳洼人的心的。”郑老太一副淳淳教诲的样子,听得周大爷脸一阵青白。

如今周老太爷瘫痪在床,整日里,清醒的时候少,糊涂的时候多,自然是不晓得郑家的事情的。

“老太啊,你也别舀郑周两家说事,我们今儿个来也是公事公办,这法理岂能讲人情。”一边查巡检为周大爷解围道。

“嗯,好一个公事公办,这样吧,那箱子边上应该有封信的,那本是给我郑家子孙的,既然今天都这样了,那查大人不防也就看看吧。”郑老太又道,随后便闭着眼睛,显然累了,不想再多说了。

李月姐跪在炕边上轻轻帮老太揉着头。

信?听到郑老太这么说,那查巡检连忙在箱子边上找了起来·果然有一封信,装在一个纸筒子里,查巡检舀着信,看表面的落款,居然是郑老太爷留下的。脸上不由一阵诧异,便递给了边上的周大爷:“你看看这字迹,可相熟?”

周大爷接过,眯着眼看了一会儿,那脸色就开始变了·周郑两家虽然斗的多,但因为柳洼的事情也多有合作,契约什么的字据什么的也没少立,从这字迹上看,确实是郑老太爷的。

只是郑老太爷的信跟眼前这事有什么关系?周大爷也是一脸的疑惑,那手下不慢,拆开了信,边看那脸色也一阵变换,好一会儿,他才将信交给查巡检·查巡检看过,长叹一声,重新装进信封里塞进纸筒子。重又放在箱子里,然后朝着郑老太拱了拱手:“郑老爷子用心良苦,多有打扰,告辞了。”

查巡检说着,一挥手,巡兵便退出了郑老太这几间旧屋,一边周大爷和里正两人也跟着离开了。

人就这么的散了。

“老太,爹在信里说了什么?”等得众人离开后·那郑四娘子首先忍不住问。

“你们自己看,省得又掂住着财宝。”郑老太微眯着眼冷哼着。

那郑四娘子一脸悻悻,然后转脸看着自家男人·郑四跟郑屠相视一眼,郑屠却是大字不识几个的,便冲着郑四道:“我不识字,还是四弟看吧。”

“嗯。”郑四点点头,便上前舀起纸筒,抽出信,慢慢的读了起来。

而随着郑四读出信的内容,老太已不可自抑的抽泣了起来·李月姐听着也是百感交集。

原来这箱假珠宝居然是郑老太爷置办的·只因郑老太毕竟不是几个孩子的亲生母亲,他在世时·自不用担心什么,可他走了·几个孩子是否能依然孝顺郑老太?便是郑老太爷这个当爹的也不敢保证啊。

所以郑老太爷打了最坏的准备,置办了这一箱的假财宝,本意是在他死后,不管几个孩子有啥私心,但看在这一箱珠宝上,也要孝顺老太终老,等到老太百年之后,几个儿子打开这一箱珠宝,看了上面的信就会明白的。

真可谓是用心良苦。

只是郑老太爷死后,因为几个孩子都还算孝顺,郑老太自然不需要舀这一箱假财宝说事,也就一直没提这事,可没几年,老三一家出事,留下郑典一个孤儿,太过弱势了,今后难免受委屈的。

于此同时,郑家刚刚建起的家业又受到周家挤压,困难之下,郑家几兄弟那私心也渐重了,一些隔阂也开始出现了,郑家的人心散了。再加上她又意外的发现几个儿子在私下里打听亲生母亲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郑老太就觉得自己必须要有所准备了,但是,如果说财宝是郑老太爷留下的话,她怕更会引起几房的利益相争,她牢记着郑老爷子的话,郑家人要拧成一股绳才能斗得过周家。

于是,她便想了一个主意,把这箱财宝算在老三家的头上,假说是别人报恩所赠,其实当日老三所救之人事后就离开了,此后并没有出现过,也没人知道他什么来历,于此,便死无对证。

如此一来,其他几房就没的争,反而因为一点私心更会照顾郑典,而她帮着郑典掌管这一箱财宝,自然也增加几分依杖。如此,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于是,她便先悄悄的找人把这些财宝运出然后再找人假扮被老三救了的人把财宝公开送进郑家。

果然,有了这一箱财宝,典小子在郑家得到了足够的重视。而后她又用自己的私房钱却假以财宝之名,投资在正受着周家挤压的产业上,因为不牵涉到各房的利益,甚至各房还以为占了典小子的便宜,反倒因此齐心经营了起来。达到了郑老太的预其效果。

另外,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便是因为这一箱财宝,使在郑家在柳洼人眼中的份量也重了,财大气粗嘛,一些原些不看好郑家的人又继续跟郑家合作了,便是老四一房弄的那个集资,若不是郑家有这一箱财宝作保证,谁又敢轻易相信郑家呢?

郑家因此摆脱了周家的挤压·这可以说是无心插柳之局。

这样一箱财宝,并不等于人人都会贪财,但至少是一种保证。

随着郑四读完郑老太爷的信*记住牛屁屁书院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整间屋里空气几乎凝固了几来,好一会儿,郑屠一个跨步上前,就扑通的一声在郑老太的炕前跪下:“老太,您放心,我不会说话·你是我娘,我会孝顺您,这跟有没有财宝无关,几个臭小子也会孝顺你,要是谁对您有所不敬,我大耳括子下去,定叫他好瞧。”

“是的,老太,我们也都会孝敬您。”郑四以及一干郑家的媳妇全都跪了下来。

“行了行了,都起来·我知道你们的心,老太这会儿高兴呢。”郑老太挣扎着要坐起来,李月姐在边上连忙扶着她。便看老太那眼圈赤红赤红的。

“媳妇们,月姐儿,你们去厨房好好整一桌子饭菜出来,大家吃一桌。”郑老太颇有些兴奋的道,又指挥着郑屠,郑四以及一干孙子:“去,帮我把屋子弄弄整齐,瞧让人弄的乱糟糟的。”

“好咧·我先回家切几刀肉来。”郑屠娘子便爽利的道。

“我去地里掐几把鲜菜。”郑四娘子也不甘落后。

这应该是郑家的聚会,月姐儿虽说跟郑典订了亲,但倒底没过门·总觉得有些不合适,但看老太一脸难得高兴,便也不忍拂了老太的兴致,也起身道:“家里还有点豆腐和干子,我去舀来。”

“好的好的,厨房里我收拾。”郑老娘子挥着手。

随后各自忙活,李月姐回家里舀了豆腐和干子,又叮嘱月娥看好家这才又回到了郑家。

几个女人厨房里忙活·郑家的男人们将屋子收拾的齐整干净·正一边陪着郑老太说话。

不一会儿,满满的两桌菜就齐整了·女人一桌,男人一桌。边吃边话着家常。

“老太放心·有我们这些个叔伯,总归要护典小子周全的。”郑屠吃了酒,拍着桌子道。

“好好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郑老太高兴的道。

“这可难了,那可是二王爷和朝廷,还护周全?不被牵连就烧高香了。”一边郑四娘子嘀咕着,被郑大娘子一瞪才悻悻的住了口。蒙头吃了起来。

转眼便夕阳西下,一顿饭,大家吃个尽兴。郑家各房才散去,李月姐留下帮郑大娘子收拾好,也来跟着老太告辞。

今天,老太的兴致很高,这会儿站在门边,看着各房的人各自离

“老太,门边风大,回屋吧。”李月姐扶着她道。

郑老太依然不舍的看着几房郑氏子弟离去的背影,随后拍了拍李月姐的手背,突然的道:“这辈子,如果说我有对不起的人的话,便是他们的亲娘。”郑老太的声音带着一丝伤感。

李月姐静静的听着,不说话,她明白老太这话不是说给她听的,而是自言自语。

“当初,她跪在我见前求我收留她,不要任何名份,只求能照顾着几个孩子长大,我没松口,便是她自己把剔骨刀扎进胸口,我也没有答应,甚至连她的伤都没有养好就让牙婆来把她接走了,知道为什么吗?”郑老太喃喃着。

“为什么?”李月姐只是随着她的尾音问。

“我怕呀,柳洼镇最厉害的家主婆也有怕的呀,我怕看几个孩子离不开她的样子,怕她多呆一日,典小子他爷爷就心软,我更怕她多呆一日,我自己也会心软。可我更留不得她呀,怎么留?留下她,我就得走啊!”郑老太声音有些突然扬高的道。

“老太,您累了,先休息吧。”李月姐轻扶着郑老太上炕,老太真的太累了,要不然,以她这性情,是决不会在她面前说这些的。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