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洪晃:先复仇,再谈立地成佛

民国传奇女子施剑翘,据说即是《一代宗师》宫二原型。1935年,30岁的施剑翘在佛堂枪杀孙传芳,终替父报仇。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左:施剑翘 右:孙传芳

左:施剑翘 右:孙传芳

先复仇,再谈立地成佛

文/洪晃

“一念之间便有九十个刹那,一刹那有九百生灭。”(《仁王经》)

1

有一天,一个朋友问我,我想写个当代背景的复仇故事,你看行不行?

她说的“故事”,是指电影剧本。她没问好不好,而是行不行,是因为找我之前,她已经问过几个人,也都是搞电影的,得到的答复是:审查上容易出问题。

他们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

我跟她讲,喜欢复仇故事,你可以考虑民国,比如施剑翘。

她果然花了几天时间,仔细研究施剑翘刺杀孙传芳的旧案,之后她满脸愁容,说,这个故事最来劲的部分不是复仇,是不复仇。我哈哈大笑。

我跟她讲,中国人是特别习惯原谅的,但这原谅背后并不是宽恕,往往只是自欺欺人。

施剑翘杀孙传芳,之所以历时十年,是因为她先后寄望于堂哥和丈夫。施剑翘的堂哥施中诚,曾跪地发誓,要提孙传芳的人头祭奠伯父,因为这句话,施剑翘等了三年。不料三年之中,施中诚一路官运亨通,竟从一个团长升到烟台警备司令,杀心寂灭。施剑翘写信催他动手,施中诚回信,表示他不想再复仇,劝堂妹也趁早放弃。两人因此绝交。

1928年农历九月十七,是父亲遇难三周年纪念,23岁的施剑翘趁母外出,坐在院中大哭。这一次,她遇到施中诚保定军校的同学施靖公,此人当时是阎锡山手下的中校参谋,“他见我哭得极为悲痛,就从旁劝我不要过于悲伤,并表示,他受过先父培植,也有为先父报仇的意愿和打算。我当时报仇心切,听了他一番豪言壮语之后,又把报仇的希望寄托到他的身上。”

就在这个下午,施剑翘决定嫁给施靖公。没想到,这次她等的更久,足足七年。婚后,施剑翘为施靖公生了两个儿子,她始终念念不忘的还是为父报仇,而施靖公,却对复仇一再推脱。次子出生后,施靖公因阎锡山失势,断了升迁希望,一度心灰意懒,一蹶不振。因为复仇的事,两人发生激烈争执,终至关系破裂。

次日,施剑翘带两个孩子坐上从太原到天津的火车,在车上,她心中涌起这十年为报仇付出的两次等待和失望,写下一首小诗——

一再牺牲为父仇,

年年不报使人愁。

痴心愿望求人助,

结果仍需自出头。

施剑翘原名施谷兰,在一次近距离观察孙传芳之后,她决心亲自动手,并将名字改为施剑翘,意为:翘首望明月,拔剑向青天。

杀人过程并没有特别惊心动魄,枪杀孙传芳,在一个佛堂,当时孙已信佛。有个细节非常动人,施剑翘在杀人前写了一份告国人书,还花了四块钱,买了一架小油印机,印了60多张传单。传单一面写着她为报父仇作的两首诗,另一面,是一个简短声明,共四条:

第一,今天施剑翘(原名谷兰)打死孙传芳是为先父施从滨报仇;第二,详细情形请看我的告国人书;第三,大仇已报,我即向法院自首;第四,血溅佛堂,惊骇各位,谨以至诚向居士林各位先生表示歉意。

署名处,六个字——“报仇女施剑翘”。每张传单的名字上面,都盖着她的大拇指印。

“这些我都知道,”朋友说,“听说姜文想过拍施剑翘,为什么后来不拍了?”“也许是被那俩怂包男的恶心着了吧。”我说。

她哈哈大笑,然后继续愁眉,“我还是想写个当代复仇故事。”

“这样的话,”我说,“有个故事你可以找来看看,这个复仇者,叫席庆生。”

2

席庆生的故事,起心动念,其实是我自己一直想写。这次复仇,历时十一年。

1967年,是文革第二年,重庆两派斗争进入武斗阶段。重庆,是中国最大的军工生产城市,文革中的武斗,规模空前,枪、炮、装甲车,什么都敢上,血腥和残酷,异乎寻常。

席庆生当时十五岁,也想和同学一样,到战场上去过过英雄瘾,是母亲跑到学校把他拉了回来。这年七月,本地“八一五”、“反到底”两派,在杨家坪爆发大规模激战,席家所在的滩子口,成了厮杀的阵地,数百人在这里日夜交锋。

“武斗”爆发后,席庆生三个弟妹先被转移到重钢亲戚家,家里只有他和一个弟弟陪母亲。8月24日上午,席庆生的母亲带两个儿子匆匆离家,前往重钢避难。出门时,38岁的母亲特意给两个孩子和自己换上白衬衣,标示平民身份。母子三人走到一个叫毛线沟的地方,“重钢”就在眼前,突然,有人朝他们打了一枪,随后又是一枪。第二枪击中了母亲,席庆生眼睁睁看着母亲左手捂住胸口,仰天栽倒……

枪声并没有停,席庆生赶紧脱掉白衬衣,朝阵地挥舞。回答他的,是一阵更密集的枪声。

席庆生后来回忆,“我常梦见我母亲死亡的场面,终生不忘,刻骨铭心。我经常想起她临死前眼睛往上翻的场景。后来我看《拯救大兵瑞恩》,对那个医生被打死后,又被拼命抢救的场面印象深刻,因为我母亲死的时候,我当时也是这样,急着按伤口想救活她,又不知道怎么办,那种茫然无措……我边看边流泪。”

一个多小时后,枪声才停。席庆生和弟弟匍匐穿过交火地带,徒步走到重钢,寻找父亲。在一个三岔路口,他看见父亲,父亲正和几个转业军人在理发——即将参加武斗的人,全要剃成光头。

不久之后,席庆生得知母亲被害的真相:枪杀母亲的人,是和父亲同属一派的一个“战友”,那人刚发了枪,想试试准头,就随便找目标射击,将穿白衬衣的母子三人当成了活靶。此人姓苏,因为是“自己人”,当时没受到“八一五”派惩处。直到“文革”结束,才被追究,但只判了三年,不久便刑满释放。席庆生决定复仇。

然而,一直到1978年5月,席庆生才找到凶手。当时,苏某正在一所医院住院,席庆生先后三次潜入医院,经过观察,确定绑架的最佳时间是中午11点45分,因为那是医生护士外出打饭的时间;他还准备了吉普车、绳子和刀,并设法找来一套警服……在行动前,他和妻子办了离婚手续。行动那天,他告诉弟弟,人我来杀,我们至少能保住你。

两人计划,先潜入病房,以警察身份将苏某带走,再到僻静之地,把事情和苏某说清楚,“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11点半,兄弟二人准时到达病房楼三楼,可是推开病房,苏某的病床却是空的。从那天起,苏某彻底人间蒸发,从此再没了下落……

这是一次失败的复仇,但为什么会失败,席庆生一直找不到答案。他一直怀疑,是父亲报告了公安局,事先通知了凶手,因为前一天他曾跪在父亲面前向他告别,他说,“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明天我要去杀死那个姓苏的!”席父至今仍对此保持着沉默。

(以上资讯取材自2002年4月28日《南方周末》)

几天前,我去看《归来》,看到陈道明放下饭勺,凄惶而去,第一反应是,张艺谋比我高级,他用施害者也是受害者这个道理,更深刻地揭示了那场动乱的荒谬与残酷;但第二反应,我想到的却是这个故事。凤凰卫视采访席庆生,问他,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你会原谅他吗?席庆生说,不原谅,永远不会原谅。

有人说,复仇是一种原始正义,在现代社会不该得到鼓励……但我们拍的是电影,在电影里,复仇故事的背后往往隐藏着法律正义、制度正义崩坏这个主题,所以,某种意义上讲,复仇的寓意其实比宽恕更为深刻。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做不了严肃的当代背景的复仇故事。让我感到高兴的是,我的朋友听了这个故事之后,终于下定决心,开始写她的故事。

“对我来说,复仇是一种高贵的情感。”她最后说。



标签: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不知为什么,看了有种想哭的冲动

    (2) (1)
  2. 混乱不堪的世道,公平正义沦陷的国度,居然有这样的人间奇儿女,牢记亲情,用微弱的力量挑战强大而不公的命运,哪怕对方君主或是悍匪,都无法阻止那种为了爱让血与火洗去世道强加给亲人和自己的不公与屈辱

    (4)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