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黑白配(极致恐怖,颠覆结局)

悬疑小说第一鬼才——穿越天堂的手作品,号称中国首部纸上悬疑“电影”,更真实、更震撼、更具颠覆性的结局,引爆网友猜想接力狂潮!告诉你,一个永远也猜不到的结局。据说100个人中,读懂的只有两个,不读上两三遍,别说你看的懂这个结局。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2929281565380

黑白配

作者:穿越天堂的手

内容简介:

602房间,心理医生何宁亲眼看见妻子从飘窗跳下,却不见尸体;502房间,罗大姐口口声声称702房间住着鬼;702房间,何宁在层层捆绑的冰箱里发现满满的泥土和长头发……

一次次敲门后冲进卧室,隔几秒又出现在门外的妻子是人是鬼?

警察凌志杰到底隐瞒着怎样的惊天秘密?

高智商杀人犯王飞说的第13具尸体到底是什么?

层层谜团背后,一个令你无法接受的“真相”……

正文:

晚上十点半,我进了浴室,脱完衣服,开始调水温,忽然听到门铃响了。

妻子此刻应该在床上看书,我冲着浴室的门喊了一声:“老婆,我刚脱了衣服,你去开下。”

妻子没有应声,卧室那边也没听到动静,我心想可能她没有听见,于是提高嗓门又喊了一声:“老婆?听到没有?去开下门!”

卧室那边仍然没有动静,而门铃第二次响起。

说实话,我的声音已经很大了,妻子不可能听不到。

也许她正在穿衣服吧,一会就去开门了,我一边想着,一边打开了淋浴喷头。

可门铃似乎还在响,我不得不关了淋浴喷头,朝卧室那边大吼:“董昕洁!你干嘛呢?还不去开门?”

我有点恼火,这大冬天的,衣服都脱光了,难道还要我去开门?

可卧室那边一直都没动静,门铃已经响第四遍了,我犹豫了下,只得把衣服穿上,急匆匆跑去把大门打开。

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却是妻子。难怪我吼了半天都没人去开门,只是不知道她啥时候出去的。

“你怎么跑外面去了?也不带钥匙?”看着她冻得发青的脸,我也没再多问,赶忙把她让进了屋里,自己则转身进了浴室,再次把衣服脱掉,一只脚刚跨进淋浴房,门铃又响了。

“老婆,去开门!”我想也没想就冲着门外吼道。

浴室门外还是没有动静,门铃继续响,我一只脚跨在淋浴房里面,等了十秒钟听门外的动静。

没有走动声,也没有开门声。

你说这叫啥事?心底里的火气腾地一下冒出来,我再次披上衣服,猛力拉开浴室门,一边冲着卧室大吼一声,一边快速走过去把大门打开。

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还是妻子。

“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我劈头盖脸就冲着她吼道。

她没有看我,只是低着头,从我身旁闪过,然后迅速进了卧室,一句话都没说。

我看着她这一连串的动作,站在门口愣住了。

心想,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吵过架了,今天她这是怎么了?有点不对劲啊……

从门外吹来一阵冷风,我打了个哆嗦,把门关上,决定先把这澡给洗完了再说。

刚脱掉衣服,门铃第三次响起。

我迅速把衣服穿回去,一把拉开浴室门,跳到大门口,拧住了把手刚想打开,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让我决定先从猫眼里看看情况。

因为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非常不对劲的问题,就是前两次开门后看到的都是妻子!如果说她由于什么事情忽然要外出,然后忘记带钥匙了,那情有可原。问题是她接连出去了两次,而且连着两次都忘了带钥匙,这就有点反常了。

然后,刚才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她脸色泛青,一声不吭。这种表情只有在她碰到自己完全无法处理的事情之时才会有,那么,她到底碰到 了什么事?我记得在我进浴室之前,她还好好地躺在床上看书。

还有,从我进浴室开始,还没有听到过卧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也没有听到过脚步声,也就是说,我完全没有听到妻子出去过,那她刚才又怎么会出现在门外?

这些想法在脑袋里很快闪过,而我的眼睛已经凑到了猫眼上,朝外张望。

猫眼中一片漆黑,可能是楼道里没开灯,我根本看不到外面的状况,但随即心里的恐慌感开始蔓延上来,因为我很快就联想到了恐怖片中的情节:你朝猫眼里面看一片漆黑,是因为外面那个人(或鬼)同样把眼睛放在猫眼上朝你看,所以你看到的是外面那人(或鬼)一片漆黑的眼珠。

这个情节一闪而过,我马上离开了猫眼,强作镇定地朝门外喊道:“谁啊?”

没有回答,铃声也停了下来,我站在门口,一下子愣住,不知道在等待什么。

我忽然意识过来,得回卧室去看看妻子。

可就在我转身要朝卧室走去的时候,“嘭嘭嘭”的拍门声从身后传来。

我再次愣住,几秒钟后继续朝卧室走去,轻轻拧开了卧室的门。

床头灯亮着,但是床上没有妻子的身影,我朝房间里扫视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她,心想:难道她又跑到外面去了?现在拍门的就是她?这个女人,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我的火气这次是真的上来了,一个转身就准备去开大门,可就在我转身的刹那,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了一处不对劲的地方,是床那边的梳妆台。

我停了下来,仔细一看,就发现,梳妆台上的整面镜子都没了,台面上还散落着一些镜子碎片。

我急忙跑过去,却猛然发现,妻子正蹲在梳妆台下面,背对着我,全身筛糠似地抖个不停。

我脑袋里嗡的一声,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还好好的,她怎么突然就这样?

来不及多想,我轻轻喊了一声:“老婆,你怎么了?”一边喊着一边去扶她。

我试图把她从地上拉起来,但是她仍然蹲着没有动,我又轻轻喊了几声,她才回过头来,很仔细地看了我一眼,就伸出手一把将我抱住。

我还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情况,她似乎是被吓到了,于是赶忙安慰道:“老婆别怕,有我在呢,老婆别怕……我先扶你上床,再给你去倒杯水,你别抱这么紧,听话啊。”

妻子抱得很紧,我有点喘不过起来,尝试了几次终于把她推开,扶她到床边,让她躺下,准备去倒水。

就在这时候,门铃又响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刚才还有人在外面敲门呢,这一会儿工夫我就把这事给忘了,于是打算先去开门。

但是,本来松开手的妻子忽然又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抱住我,大喊了一声:“别去!”

门铃还在响,我看了看妻子,有点明白过来,难道她害怕门外那个人?

但是既然这样,要消除妻子的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门外那个人进来,把事情都说清楚。

于是我又一边安慰妻子一边推开了她,转身快步走出了房门,穿过客厅,拧开了大门把手,将门开了一条缝。

门上却突然传来一股很大的力量,我猝不及防被推开了,门外一个身影以很快的速度想要闪进来,我条件反射往门前一挡,想要把那人推出去。

那人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在一个劲地想要往屋里钻进来,我大吼:“你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

那人没有回答我,但很显然,他要瘦小许多,僵持了两秒钟,他就被我推了出去,而这时候,我借着屋内照出去的光亮,看清楚了那人的面貌。

这一刻,空气仿佛瞬间凝固住。

我看清楚了,外面这个一直想要闯进来的人,竟然是我妻子!

我整个人彻底愣住了,而妻子则趁我愣住的空当一下子闪身进了屋,然后又以更快的速度朝卧室冲过去。

刚刚发生的这一幕太离奇了,因为妻子几秒钟之前还在卧室里,而几秒钟之后却出现在大门外,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我从客厅穿过的速度很快,妻子不可能速度比我还要快,更不可能在我根本没看到的情况下跑到大门外去。

不!妻子在卧室里的时候,她同时又在大门外按门铃?难道说有两个我的妻子?

不,这种事情也是不可能发生的,其中有一个肯定不是我的妻子!

那么到底卧室里的那个是真的,还是门外的那个是真的?而假的那个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大门已经关上了,我却打起了剧烈的寒颤,就仿佛从头到脚泼了一桶冷水。

我走到卧室门口,犹豫着要不要打开门,因为我害怕,打开门后,看到卧室里有两个妻子,那将会是多么诡异的情形?更害怕打开门后,卧室里只有一个妻子,因为我明明知道自己妻子在卧室里,而刚刚又冲进去一个妻子!

开?还是不开?我仍然犹豫着,而就在这时候,大门那边竟然再次传来了铃声。

这一阵预想不到的铃声几乎让我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因为我已经想到了刚才总共开了三次门,门外都是妻子,那么这次……难道说大门外又来了个妻子?

我就不信了,天底下竟然有这么离奇的事情,不管门外是妻子还是其它什么东西,我倒要看看,它能来几个!

这样想着,我猛地拉开了大门。

一阵阴冷的风吹进来,门外却没有再看到妻子。

客厅的灯光照出去,楼道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我又走到门外去,那只时常有故障的感应灯此刻似乎彻底坏了,不管我怎么拍都没有亮起来。

有风从楼道转角处吹过来,那边是个小窗,原先的玻璃已经没了,只剩下一个狰狞的窗框。借着从窗框外面透过来的微弱光亮,我上上下下张望了一会,还是没看到任何人。

站在空荡荡的楼道里,忽然有种极度强烈的恍惚感,仿佛四周的一切都变得虚幻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说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幻觉?根本就没有人敲门,也根本就没有很多个妻子,一切都是我进浴室后产生的幻觉?

我的头痛病又犯了,隐隐作疼,决定不再去想这件事情,先回去卧室看看,也许,真的是我自己因为头痛产生的幻觉呢。

再次回到屋里,穿过客厅,轻轻打开了卧室的门。

一阵更冷的风迎面吹过来,我打了个哆嗦,随即就发现是飘窗被打开了,飘窗上面站了一个人,是我妻子。

妻子背对着我,定定地站在飘窗上面,黑色的长发在风中凌乱地飞舞着。

这一幕,让我永生难忘。

在0.1秒之内我就明白了她的意图,但是冲过去的指令却在两秒之后才传达到我的腿上,而在这两秒之内,妻子回过头来,看着我的眼睛,淡淡地说了一句话:“不要找我。”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满脸都是泪水。

两秒之后,我开始往飘窗边冲过去,她却带着那满脸的泪水乘着夜风飞了出去。



标签: ,

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的头都晕了,一会又逻辑,一会没逻辑。

    (3) (0)
  2. 这跟盗梦空间有点像啊,最后何宁已经根本分不清自己在真实世界还是自己虚拟的世界了,就像当时在悬崖的时候,王飞让何宁跳下去的时候,他最后被逻辑维护者凌志杰抱了回来,最后由逻辑维护者凌志杰重新给虚拟世界的逻辑填补漏洞,塑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虚拟世界,就是说何宁最后还是继续在自己虚拟世界里面,已经出不来了,真实世界的何宁已经是个植物人!!!!老婆董心洁给的救赎宣告失败!!!

    (0) (0)
  3. 我真的很佩服作者,何宁感觉自己的妻子就在身边,可是被自己脑中的黑势力给隐没了,我发现自己大脑的强大

    (1) (0)
  4. 何宁真傻,他不会不开呀!我真替他

    (0) (0)
  5. 何宁还躺在病床上,依旧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何宁自己虚拟世界的逻辑守护者把何宁留在了虚拟世界,事实上何宁妻子活着,凌志杰和凌玉死了,王飞和其他什么的人物都是虚拟出来的,或者说王飞现实中是心理医生,而在何宁的虚拟世界中是王飞植入的白势力,为了帮助何宁回到现实世界,何宁听到的感受到的一些奇怪的东西来自于现实世界。真是震撼

    (0) (0)
  6. 有点像致命ID 和记忆碎片 最后像是禁闭岛 里面的暗引让整体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的无数个多重人格 最后看到的小孩是不是他自己的孩子 医生想办法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孩子 但是大脑机制把他当成是702之前的四个之中的房客吗? 是不是说还在昏迷中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