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黑白配(极致恐怖,颠覆结局)

我略微有点惊讶,但随即明白了,那是水从管道里漏下去的声音,赶忙起身去看浴缸。

果然是半缸黑浑的水,应该是积在里面很久了,也许由于刚刚冰箱倒地的震动,在浴缸底部震出一条缝隙,水开始慢慢地往下漏,在水面上时不时冒出一个气泡,打个转,形成细小的漩涡。

我看着那个黑色的漩涡,忽然觉得头有点晕眩,随即一种更恐怖的联想从脑海里升腾上来,这种联想立刻又驱使我快速退出了屋子,然后以更快的速度逃出了702,趴在楼道转角的窗框上大口地喘着气。

我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害怕过,从来没有感到如此强烈的压迫感,以至于真的像是有两只手穿过我的胸膛,使劲地挤压里面的心脏!

“上面是小何吗?你这是咋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是罗先梅。

我使劲按了按太阳穴,然后回道:“没事,没事,就是在屋子里久了有点不舒服,出来透透气。”说完后,迅速走下了楼,来到自家门口,假装刚刚从屋里出来的样子。

而这时候,罗先梅刚好从楼下往上走,她边走边说:“听你声音就知道不对,是不是生病了?得去医院看看啊,可别耽搁了!”

“梅姐,谢谢你,那个……我下午就会去医院,你就先忙你的吧!”

“哎哟,小何,你这是说啥话呢……对了,小洁回来了吗?”

“还没……”

罗先梅走到我面前,仔细地看看我,然后叹了一口气,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小何啊,你也别想太多了,听梅姐的,要好好顾着自己身体,小洁她肯定会回来的,我有预感。”

我勉强朝她笑笑,然后轻轻说了句:“也许,她已经死了吧……死在楼上702……”说完就去看罗先梅的表情

猛然间,我看到罗先梅伸出一只手朝我的面门抓来,整个人颤了一下就往后退,惊魂未定地看着她。

没想到她仿佛也愣了一下,脸上显得非常尴尬,但她随即不自然地挥了挥伸出的手,靠上前说:“哎哟我的娘叻!你这是说什么话呢?可千万不能这么说哟!”

听她这么一句,我才明白过来,她先前伸手只是想捂住我的嘴而已,忙说道:“你先前不是说702闹鬼么,也许小洁就是……”

我还没说完,这次倒是马上被罗先梅结结实实地捂住了嘴。只见她往地上使劲吐了几口痰,直说道:“呸!呸!呸!菩萨保佑,妖鬼莫近……”念了几句经文之类的东西后,压低声音朝我说道,“你可千万别再说了啊,听梅姐的,下午先去医院检查下身体,改天我请个高人来帮你看看小洁的事。”

一听到高人两个字,我一阵别扭,心想一个心理医生去找个神棍来帮忙驱鬼……这叫什么事呢?不过从这次的谈话以及她的表情看来,罗先梅倒像个很正常的带些迷信的普通大妈,看不出有哪里不对劲,我稍稍放下心来。

赶忙摆手道:“梅姐,您太热心了,不过真的不用了,我前面也只是说说,也许和你预感的那样,小洁马上就会回来了吧……”

之后随便说了几句,罗先梅终于回楼下去了,我赶忙上到702,大门依然开着,我朝里面跨了一步,那种压抑感瞬间又升腾上来。

走进卫生间,浴缸里的水似乎已经漏完了,没再听到声响,我强力抑制着自己的心跳,跨过冰箱走近去看,在看清楚浴缸里面的情况后,终于舒了一口气:

那里什么都没有,除了积在缸底的一堆污渍。

我又把目光转向横在门口的冰箱,蹲下身去继续刮那些泥土,刮了一会,就有一些丝线状的东西露了出来,我用水果刀拨了几下,马上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我明白了,那是头发。

黑色的头发一团团地纠结在泥土里,随着我一点点地往里面刮着,一种空前强烈的感觉开始潮水般的涌上心头……

这种感觉已经不再是对那个可能隐藏在黑暗中某处鬼脸的惧怕,也不是冰箱里挖到的这些头发和可能出现的尸体,而是内心里某种极度恶劣的预感——这头发是昕洁的吗?

焦虑让我越刮越快,而预感却又不断地阻止我继续挖下去,如果自己的妻子已经变成一具尸体,被埋在冰箱里……这种情形,我没有勇气去面对。

内心矛盾的挣扎几乎让我变得疯狂,我一边用双手发疯地刨着冰箱里的泥土,一边不断地大喊昕洁的名字……

也不知道这样刨了多久,当我意识到整个冰箱的泥土都已经被我刨出来后,我终于停止了下来,无力地坐靠在卫生间的门上,哈哈地笑起来。

没有肉块,没有尸体。

头发,只有脏乱的黑色头发,在黑色的土块之间缠绕,穿梭……

“啊——”一声凄厉的尖叫从门口传过来,我下意识看去,只瞥见一个略微发胖的身影从那里闪过,然后是一连串的滚动和哭喊声顺着楼道一路延伸下去,不一会便戛然而止。

我愣了几秒,腾地站起来,飞奔出702,趴在扶手上往楼道下面看,就看到罗先梅倒在角落里,她头部下方的位置有一片红色,渐渐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浓稠……

罗先梅死了。我看着她被推进手术室,又看着她被推出来,整个人都被白布盖住。

罗先梅的丈夫蹲在走廊里。

我不知道该和这个半老的男人说什么,因为罗先梅可以说是被我间接害死的,我在702的所作所为把这个好奇心很重又很喜欢管闲事的女人吓到了,她逃下楼的时候,摔死了自己。

我不知道接下去该做什么,又该迎接什么,也许是法院的一纸传票,也许是大量的赔偿,也许是罗先梅丈夫的责骂或者殴打,也许是这个一度阴沉的男人私自的报复……

但不管是什么,在找到昕洁之前,我的生活将陷入更为混乱更为糟糕的境地。

罗先梅的丈夫自从看到妻子倒在血泊中以后,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一脸阴沉地看着我抱起罗先梅的尸体,然后一路跟着我到达医院,和我一起等在手术室外面,然后就一直靠着走廊的墙角蹲在那里,抱着头,全身发抖。

我看不到他的脸,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但我知道,中年丧妻的巨大悲痛,很少有人能够承受,尽管死去的是那个整天和自己拌嘴、整天骂着老不死老不死的女人,可又有谁会是真的希望陪自己走过大半生的那个人去死呢?

我仍然不知所措,靠墙站了很久,直到护士们开始换班,才意识到必须要想办法处理好这件事了。

于是走过去轻轻拍了拍罗先梅丈夫的肩膀,问他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警局,这件事,我会负起我该负的责任,但必须要由警方做出一些关于责任认定的鉴证,然后你需要的话我们再通过法院或者其它途径来解决这件事。

我断断续续说了很多,但罗先梅丈夫一直没有抬起头来,仍然在那里抖个不停,一句话都没回应我。

我又陪他蹲了一会,后来看实在不行了,就起身准备先回家,问他要不要回去,他仍然没有应。

算了,我自己先回去吧……心里这样想着,就沉重地起身,开始沿着走廊往外面走。

走到楼梯转角的时候,下意识回过头又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正好抬起头朝我看,但是他的表情却让我瞬间浑身冰凉。

他竟然在阴恻恻地笑着……

我以为我看错了,赶忙往后退了两步定睛去看,但他就只是刚刚抬了下头,马上又低下去,继续将头埋在膝盖上。

说实话,这样的情况,我宁愿相信他是在哭,就像有些人的哭和笑几乎是一样的,以至于让你无从判断。但刚刚那一瞬间给我的感觉真的像极了是在阴恻恻的笑,笑得我全身发冷。

算了,也许真的只是他哭的样子有点像笑而已吧,何况,如果是笑的话,怎么可能笑到颤抖,而且还颤抖了一个下午?我不能再纠结于他这个奇怪的笑容,我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处理……

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外面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我感觉冷得厉害,从衣柜里找了件棉衣披上。

棉衣很暖,除了略微发霉的气味外,上面仍然残留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是昕洁的。突然想起几年前她给我买这件棉衣时的模样,有些温热的东西便滑出眼眶,顺着脸颊一直往下流淌。

“昕洁,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的住……如果……你还没有去那个世界的话,能不能再让我抱你一次……”

我在床上坐了一会,想起回来时的打算,就从杂物间里找了把生锈的小铲子,又找了个结实的编织袋,准备上到702去把挖出来的那些泥土给处理掉。

702的门在我离开时半掩着,我轻轻推门进去,冰箱依然横在卫生间门口,那些泥土依然和我离开前一样被弄得满地都是,一直散落到客厅里。

我开始往编织袋里一点点地装泥土,当看到这些头发时,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闪过:这头发会不会和出现在我家卫生间里的那些有什么联系?比如说都是同一个人的?

想到这里,我又回家找了几只保鲜袋,将那些头发顺带一小块泥土偶装了进去。剩下的泥土则被我一袋袋地扛到楼下倒进了绿化带。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也许仅仅是因为不想看到一间屋子被自己弄得脏乱不堪,却又弃之不顾吧。所以,我还将卫生间和客厅稍微打扫了一下,但卧室和其它房间我没有再进去,一是觉得不妥,二是先前的那种恐惧感仍然萦绕在心头。

做完所有这些事情,我轻轻地退出屋子,关上702的大门,门锁咔哒一声,预示着我也许再没必要进入这间屋子了

回到楼下,一股极度疲累的感觉涌上来,我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才晚上八点半,可困意袭上心头,无法阻挡,我摸进卧室,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冷……越来越冷……我起身看看窗外,白茫茫一片——下雪了,雪越下越大,慢慢淹过窗子,压碎玻璃,要冲进卧室来……

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所以醒了过来。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盖了被子,但仍然觉得冷,冷得发抖,我朝窗子的方向看去,隐约能看到窗帘是拉上的,窗子应该也没有打开,但为什么会这么冷呢?

我翻了个身,不自觉地想要蜷缩起来,可突然碰到了什么东西,我往边上一摸,却摸到了更冰冷的东西——沾着水的头发,就贴在我的枕边。

“昕洁?”我轻轻地问道,“你回来了?”

也许是由于对她的太过思念,当我一醒来在枕边摸到头发,就以为是她回来了,以至于在这种情况下摸到这样的东西竟然没有感到害怕。

在半睡半醒的无意识状态中,我估摸着她脸的位置,顺着冰冷的头发摸过去,想要让她转过身来,可是,我摸了几次,摸到的就只有头发。

到处都是头发,冰冷而湿滑。

标签: ,

9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的头都晕了,一会又逻辑,一会没逻辑。

    (3) (0)
  2. 这跟盗梦空间有点像啊,最后何宁已经根本分不清自己在真实世界还是自己虚拟的世界了,就像当时在悬崖的时候,王飞让何宁跳下去的时候,他最后被逻辑维护者凌志杰抱了回来,最后由逻辑维护者凌志杰重新给虚拟世界的逻辑填补漏洞,塑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虚拟世界,就是说何宁最后还是继续在自己虚拟世界里面,已经出不来了,真实世界的何宁已经是个植物人!!!!老婆董心洁给的救赎宣告失败!!!

    (2) (0)
  3. 我真的很佩服作者,何宁感觉自己的妻子就在身边,可是被自己脑中的黑势力给隐没了,我发现自己大脑的强大

    (1) (0)
  4. 何宁真傻,他不会不开呀!我真替他

    (1) (0)
  5. 何宁还躺在病床上,依旧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何宁自己虚拟世界的逻辑守护者把何宁留在了虚拟世界,事实上何宁妻子活着,凌志杰和凌玉死了,王飞和其他什么的人物都是虚拟出来的,或者说王飞现实中是心理医生,而在何宁的虚拟世界中是王飞植入的白势力,为了帮助何宁回到现实世界,何宁听到的感受到的一些奇怪的东西来自于现实世界。真是震撼

    (0) (0)
  6. 有点像致命ID 和记忆碎片 最后像是禁闭岛 里面的暗引让整体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的无数个多重人格 最后看到的小孩是不是他自己的孩子 医生想办法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孩子 但是大脑机制把他当成是702之前的四个之中的房客吗? 是不是说还在昏迷中

    (0) (0)
  7. 逻辑感相当强,环环相扣。没有没填的坑

    (0) (0)
  8. 题材虽然普通,但是真得恐怖。。。一个植物人陷入无限循环不停幻灭的痛苦中,一个永远醒不来的噩梦。。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