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黑白配(极致恐怖,颠覆结局)

这种想法几乎让我抓狂……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要消失也不可能三个人同时消失!肯定是哪里有问题,有一个被我忽略的问题……我必须要冷静下来,好好地思考……

我回想了一下,从跳入水中,到第一次浮出水面,这段时间大概是8秒钟左右。然后我浮出水面,准备扎猛子而吸气,那时候好像还能看到手电筒的光……但是我不知道凌志杰当时还在不在身边,因为没有听到他有问我在底下发现什么。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一心想着昕洁,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水中,再加上扑腾起水花的声音,把凌志杰问我的声音给掩盖了……

那么,就假设我第一次浮出水面的时候,凌志杰还在坑洞边。之后我扎猛子下去,在水底下潜了大概40几秒,再上来的时候就看不到手电筒的光线,叫人也没有应声了……也就是在四十秒之内,在这里的三个人都消失了,完全消失在整个防空洞里面……

不可能,不管我怎么想这种可能都仿佛不存在,但该死的是,这种不可能的事情,它确确实实发生了!

我忽然想起之前看到过的一个概念:如果一件事情发生了,不管它有多么离奇,那么就存在发生的可能性,你觉得不可能,只是你暂时没找到那种可能性而已。

所以,现在这件事同样,必然有一个造成它发生的条件,我得找到这个条件……

由于先前在毫无思考的状况下就跳入了坑洞,现在已是浑身湿透,棉大衣上吸满了水,沉重之极,也渐渐让我感觉冰冷起来,我坐在地上,决定把所有的衣服都脱掉。

而就在我脱的时候,脑子里一闪,我忽然想到了问题的所在——身边这个古怪坑洞。

在这个防空洞里为什么会有这种坑洞?而且还有这么多?它们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为什么会被挖在这里?而且,王飞,那个三年前住在我们屋子里的不知道是疯了还是失踪的家伙,既然没把昕洁弄到这里,又为什么要带我们来这里?

三年前,发生在王飞和他老婆身上的又究竟是什么事情?为什么会造成一个疯了一个失踪?以至于到后来让王飞变成这样一个杀人狂魔?而所有的这一切,跟这里的坑洞又有什么联系?

先前在进洞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有一种很诡异的氛围,这种感觉相当强烈,特别是到了大铁门前的时候,那种氛围几乎像是变成有形的黑色气体从大铁门后面冒出,那么,这种气氛的来源,难道说就是来自这些古怪的坑洞里?

想到这里,我三下五除二将剩下的衣物脱光,准备再次潜入坑洞。

可是,当我的脚刚要伸进坑洞的时候,啪嗒一声,就感觉到一根冰凉的东西突然搭住了我的脚踝,而那根东西似乎正是从坑洞里面伸上来的……

突然被这样一根冰凉的东西搭住,我下意识就将脚猛力往回一缩,可是忽然感觉到脚踝处一紧,像被钳子夹住了一样,瞬间动弹不得。

紧接着,脚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将我往坑洞里面拖进去。慌乱中,我扒住了一旁的铁栅栏,才没被拖动,僵持了一会,脚踝上冰凉的东西突然消失了。但坑洞里随即传来哗啦一声,有一个东西出了水,一下子就串了上来。

我虽然看不到,但能感觉到这个东西非常大个,想也没想站起来就开始狂奔。可刚迈出去两步,脊背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冲撞力,将我整个人撞飞起来,砰地一声摔倒在地上,我刚想爬起来继续跑,就感觉到胸口一痛,有个东西死死地压在了上面。

我捏紧右拳使劲朝胸前挥过去,啪嗒一声,手腕也被钳住。我挣了几下,挣不开,抬脚用膝盖狂顶压在我身上的这个家伙,这下倒是起了作用,趁那家伙从我胸前移开,赶忙一个翻身想要站起来,却感觉到脖子一紧,喉咙被卡住了!

卡住我喉咙的力道非常巨大,情节之下,我挥舞双手朝眼前乱抓,想要抓住那个卡住我脖子的家伙,但几次都抓了个空,而脖子上的力道却在渐渐加大,我已经完全无法呼吸,不一会后眼前就直冒火星,开始出现晕厥现象。

我告诉自己这个时刻绝对不能晕厥,同时意识到了,卡住我脖子的这个家伙很可能是王飞,也许他已经在之前那段时间里通过什么手段搞定了凌志杰和小宋,现在轮到我了……

所以我绝对不能晕厥,必须撑住,要不然我们三个人全都要死在这里了,而王飞这个杀人狂魔又可以再次逍遥法外……最重要的,我还没找到昕洁,我绝对不能死……

但随着昏厥的状况越来越剧烈,我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不管我怎么坚持,都感觉撑不下去了,只听到自己胸腔内巨大的心跳声,还有我脑后上方剧烈的喘息声,最后连这些声音都开始模糊,变得不真切起来……

我的意识再也撑不住了,彻底昏迷过去,但昏迷之前,我隐约听到了身后那人说的几个字:“你这个狗娘养的……”

这声音我太熟悉了,是凌志杰的。但我已经没有了足够的意识去思考,到底为什么会是凌志杰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终于开始恢复。最初的感觉非常恍惚,我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但几秒后,脑部开始胀痛,这种胀痛让我说不上的难受。紧接着,它如潮水般迅速涌向肩头、涌向手掌、涌向指尖、涌向大腿、涌向足底……涌向身体的每个部位,变得越来越澎湃……

除此之外,还能感觉到脸颊上火烧火燎般的疼痛,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不停地抽打着,但这种程度相对于全身的胀痛来说,只能算一只苍蝇的骚扰。

我抬起右手无意识地朝脸上挥了挥,很快被抓住,同时耳朵里恍惚传来一个声音:“狗娘养的,就知道你没这么容易就死,快告诉我,你把何宁弄到哪里去了?!”

凌志杰……是凌志杰……我失去意识前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会对我那样做,但现在这句话,我懂了,是因为他把我当成了王飞……

我想告诉他我是何宁,于是张嘴想要说话,但喉咙上即刻传来一阵急剧的刺痛,我才发现自己此刻连呻吟都已不成,也许是声带被掐坏了。

“你他妈到底说不说?!你信不信我真杀了你?!……”我又听到了凌志杰的咆哮,他仍旧像一头被激怒的公牛,可笑的是,他还不知道他差点杀死的人是他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是他这一刻正在寻找的那个人。

我怪不了他,因为这该死的黑暗,因为他对王飞的憎恨,还因为他寻找昕洁和我时那种无法抑制的焦躁情绪。

凌志杰断断续续地咆哮着,一直在追问“何宁”的下落,但我始终没有办法告诉他,我就在他身边……

好一会后,他渐渐平息下来,四周再次陷入寂静。这时候,我全身的胀痛感已经缓和了很多,意识也越来越清醒。我再次尝试从喉咙里发出声音,但仍然不行,连干嚎都嚎不出,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从此变成哑巴。

又过了一会,我感觉到凌志杰再次走到了我身边,一把将我提起来,拖了一段路,丢在地上,然后俯下身来,在我耳边用极冷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不对……就当我们来一次交易如何?你只要告诉我何宁在哪里,我就放你走,而且,我保证,从今往后,不管你杀多少人,我都不会再管你。如果你不答应,你应该知道,你带我们进来找到的这个坑洞就是你自己的坟墓!”

我的头被使劲往下一按,随即闻到一股水汽,我知道,这是凌志杰给“王飞”的最后机会,我如果再不做点什么,就真的死了。

我拼命地命令自己的喉咙发出声音,因为我知道只要我喊了“志杰”两个字,面临的死亡就会马上中止,但我的命令无论如何都传达不到喉咙上去……

“我再给你十秒钟的时间来考虑,十、九、八……”凌志杰的声音冰冷到了极点。

我使尽了全身力气,抬起右手,摸索到了凌志杰的脸上,想要在他脸上写字,但一下子就被他挡开了,只听他继续倒数:“四、三、二、一。”

我的手还在无意识地乱抓,就感觉到额头一冷,整个头部被按进了水里,但我早已无力挣扎,濒死的感觉降临,一生的回忆就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里一张张播放过去……

标签: ,

9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的头都晕了,一会又逻辑,一会没逻辑。

    (3) (0)
  2. 这跟盗梦空间有点像啊,最后何宁已经根本分不清自己在真实世界还是自己虚拟的世界了,就像当时在悬崖的时候,王飞让何宁跳下去的时候,他最后被逻辑维护者凌志杰抱了回来,最后由逻辑维护者凌志杰重新给虚拟世界的逻辑填补漏洞,塑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虚拟世界,就是说何宁最后还是继续在自己虚拟世界里面,已经出不来了,真实世界的何宁已经是个植物人!!!!老婆董心洁给的救赎宣告失败!!!

    (2) (0)
  3. 我真的很佩服作者,何宁感觉自己的妻子就在身边,可是被自己脑中的黑势力给隐没了,我发现自己大脑的强大

    (1) (0)
  4. 何宁真傻,他不会不开呀!我真替他

    (1) (0)
  5. 何宁还躺在病床上,依旧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何宁自己虚拟世界的逻辑守护者把何宁留在了虚拟世界,事实上何宁妻子活着,凌志杰和凌玉死了,王飞和其他什么的人物都是虚拟出来的,或者说王飞现实中是心理医生,而在何宁的虚拟世界中是王飞植入的白势力,为了帮助何宁回到现实世界,何宁听到的感受到的一些奇怪的东西来自于现实世界。真是震撼

    (0) (0)
  6. 有点像致命ID 和记忆碎片 最后像是禁闭岛 里面的暗引让整体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的无数个多重人格 最后看到的小孩是不是他自己的孩子 医生想办法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孩子 但是大脑机制把他当成是702之前的四个之中的房客吗? 是不是说还在昏迷中

    (0) (0)
  7. 逻辑感相当强,环环相扣。没有没填的坑

    (0) (0)
  8. 题材虽然普通,但是真得恐怖。。。一个植物人陷入无限循环不停幻灭的痛苦中,一个永远醒不来的噩梦。。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