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黑白配(极致恐怖,颠覆结局)

耳旁仿佛响起了那个叫凌玉的女孩的声音。

我朝身下看去,一双清澈的眼睛正从树下望上来,白嫩的小手时不时遮挡着从树叶间漏下去的碎屑和阳光,她穿着小碎花裙,一边跳着一边急切地喊着。

“哥哥,你快下来,哥哥,你快下来,哥哥,你快下来,哥哥……”

我抬头去看凌志杰,他已经爬上了那根螺旋形的枝桠,那是我们曾经爬到过的最高的高度,再往上就是树冠的顶部。那里的树叶已经枯萎,枝桠已经开始腐烂,但腐烂的枝桠最上面有一个木屋,很小很小很小的木屋,比狗窝还小,也许是鸟巢,但没有鸟会做这样像人住的房子的巢穴。

凌志杰听到凌玉的喊叫,心烦不已,停下来冲下面吼道:“小玉,你别喊,再喊哥哥以后就不带你玩了!”

凌玉听了,立刻哭了起来:“呜哇……呜哇……哥哥……呜哇……你快下来……小玉怕怕……呜哇……你快下来……你快下来嘛……”

我也被凌玉哭得烦躁,对上面的凌志杰说:“还是把小玉带回家再说吧,这样哭下去待会大人就来了。”

凌志杰看看我,又抬头看看上面那个小木屋,说:“我都爬到这里了……这样吧,还是你先下去,把她带回家再过来好了。”

“干吗叫我回去?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要带当然是你去带。”我不想被他先弄到那个小木屋,于是回道。

凌志杰看了看下面哭得眼泪汪汪的凌玉,又不舍地看了看头上不远的小木屋,叹了一口气,还是顺着螺旋形枝桠爬了下来,边爬边说:“阿宁,不许先爬上去,要等我上来一起哦!”

我看着凌志杰爬回到我身边,赶忙让了让,转身又往上爬了几下,一直爬到螺旋形枝桠那里。

凌志杰在下面喊道:“别爬了啊!你就在那等我!”

我没有应他,趁机又往上爬了一点,抬头看看,那个小木屋就近在咫尺。我伸长了手臂,却还是够不到,心里有点着急,而凌志杰似乎更急,开始在下面狂吼,一边吼着一边又爬了上来。

我左右看了看,发现左手边不远处一根枝桠的位置更接近小木屋,如果跳到那根枝桠上的话肯定可以够到了,于是慢慢地从现在所在的位置站了起来,抓住头顶的一根细枝,抬起右脚朝那根枝桠迈了迈。

可以够到,于是将重心往前一倾,右脚踩住那根枝桠的同时,听到“嘎啦”一声,身体冷不丁地往下一沉,我就知道不妙,那根枝桠从根部裂了。我慌忙把重心往左脚移动,打算把右脚收回,却发现迈得太开了,自己这个姿势根本无法收回。

我抬头看看手上着力的细枝,猛地一使劲,想要靠手臂配合腰部的弹力让自己重新回到原先的枝桠上,但是头上的细枝根本无法支撑我这一时的发力,咔哒一声就断了,我还没想好怎么办,就一个倒栽葱往下面掉去……

仅仅掉下的一小段距离,我的腿搁到了一根枝桠,感觉整个人被翻转过来,掉落的速度稍微减缓了一点。我慌乱地想要抓住那根搁了我一下的枝桠,但下落的速度还是太快,一时没有抓紧,仍然从那根枝桠上滑了下去……

这下子,我以为我完了,闭上眼睛下意识地开始大喊,却忽然感觉到衣服领子一紧,有什么东西勾住了那里,一秒后,我睁开眼睛,扭着脖子朝上看了看,才发现,勾住我衣服领子的是两只手,凌志杰的脸就在那两只手后头。他紧紧咬着牙齿,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把手给我!”

我使劲全身的力气,抬起右手,伸了上去……

那时候的凌志杰将我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而现在的凌志杰则把我推进了死亡的深渊。他的手不再压着我的头颅,而是拽住了我的两只手臂,往前拖了一把,让我整个人顺势滑进了那个坑洞。

水……四周围全是水……

恍惚间,我有了一些力气,开始挥动手臂,挥了几下之后,耳旁哗啦一声,感觉到自己再次钻出了水面,一束手电筒的光线正从边上照过来。

我一下子没明白这突兀的手电筒光是怎么出现的,却听到一个熟悉而焦躁的声音问道:“阿宁!怎么样了?昕洁呢?”

凌志杰抓住了我的一只胳膊,一边将我往坑洞外面拖一边急切地询问着。

一时间,我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躺在冰冷的地上,感觉从一次死亡跳入了另一次死亡。

我脑海里同时盘旋着无数个巨大的问号:怎么会这样?凌志杰刚才还在打我,而且似乎已经把我弄死了?我为什么会活了过来?他又为什么会前后判若两人?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就像那晚我看到好几个昕洁时一样……

我使劲锤了锤自己的脑袋,确认自己究竟是不是死了,或者出现了非常严重的幻觉。

“阿宁,你的衣服呢?”

凌志杰的话瞬间将我拉回了现实,我才意识到自己光着身子,全身冰冷。

“你怎么回事?身上到处都是伤?”凌志杰继续问道。

我借着手电筒的光线低头看看,那些醒目的红肿和血污还在,越来越剧烈的痛感无时无刻不提醒着我刚刚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自己的幻觉。

但是,如果不是自己的幻觉,眼前的情景又该怎么解释?两个凌志杰?两个不同的凌志杰?先前打我那个是真的,还是眼前这个是真的?

我抬起眼睛想要仔细地看看眼前的“凌志杰”,但是手电筒在他手上,我看不到他表情。

他则用那支手电筒在我身上脸上反复来回地照着,然后一个劲地询问我的伤痕以及水下面的状况,听他的语气似乎比我更吃惊,更想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等我缓过气后,张了张嘴,想要发出声音,但喉咙上仍然有剧烈的疼痛,还是说不了话,于是朝凌志杰指指自己的脖子,做了个不能说话的手势。

这下,凌志杰的动作显得更为吃惊,整张脸俯视下来,几乎贴到了我的面门,伸出两个手指,在我眼皮上翻看了一会,然后又看看喉咙,说了一句:“你在水下面被人打了?有人掐你脖子?”

我点点头。

“不可能……你潜下去才多长时间,怎么可能有人把你打成这样?而且这个坑洞就这么点大,我看你潜下去也不深,能容得下两个人都是问题,你这身伤到底哪来的?你真的话都说不了?”

我注意到他说的潜下去的时间问题,于是抬手抓住他的手腕,指了指他那只手表,又做了个手势,问他我潜下去究竟多少时间。

“潜下去多久,你自己不知道?最多40秒!”

听到凌志杰报出的这个时间,我脑袋里嗡地一声,觉得越来越无法理解,因为如果这个时间是对的话,那么我先前被那个“凌志杰”殴打的那段时间就凭空消失了,就像不曾发生过一样,但问题是殴打事件发生的结果仍然作用在我身上!

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不得不让我想到了一个最不可能的可能:时空扭曲。

标签: ,

9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的头都晕了,一会又逻辑,一会没逻辑。

    (3) (0)
  2. 这跟盗梦空间有点像啊,最后何宁已经根本分不清自己在真实世界还是自己虚拟的世界了,就像当时在悬崖的时候,王飞让何宁跳下去的时候,他最后被逻辑维护者凌志杰抱了回来,最后由逻辑维护者凌志杰重新给虚拟世界的逻辑填补漏洞,塑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虚拟世界,就是说何宁最后还是继续在自己虚拟世界里面,已经出不来了,真实世界的何宁已经是个植物人!!!!老婆董心洁给的救赎宣告失败!!!

    (2) (0)
  3. 我真的很佩服作者,何宁感觉自己的妻子就在身边,可是被自己脑中的黑势力给隐没了,我发现自己大脑的强大

    (1) (0)
  4. 何宁真傻,他不会不开呀!我真替他

    (1) (0)
  5. 何宁还躺在病床上,依旧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何宁自己虚拟世界的逻辑守护者把何宁留在了虚拟世界,事实上何宁妻子活着,凌志杰和凌玉死了,王飞和其他什么的人物都是虚拟出来的,或者说王飞现实中是心理医生,而在何宁的虚拟世界中是王飞植入的白势力,为了帮助何宁回到现实世界,何宁听到的感受到的一些奇怪的东西来自于现实世界。真是震撼

    (0) (0)
  6. 有点像致命ID 和记忆碎片 最后像是禁闭岛 里面的暗引让整体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的无数个多重人格 最后看到的小孩是不是他自己的孩子 医生想办法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孩子 但是大脑机制把他当成是702之前的四个之中的房客吗? 是不是说还在昏迷中

    (0) (0)
  7. 逻辑感相当强,环环相扣。没有没填的坑

    (0) (0)
  8. 题材虽然普通,但是真得恐怖。。。一个植物人陷入无限循环不停幻灭的痛苦中,一个永远醒不来的噩梦。。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