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黑白配(极致恐怖,颠覆结局)

我看到了枪口,却看不到他的表情。

只是他的这个动作已经让我明白了所有,心里一块巨大的石头落了地,砸碎一切希望。

我闭上眼睛,等待那颗子弹穿透自己的头颅。

但是过了许久,都没有等到那颗子弹,只等到了一句略带颤抖的话语:“何宁,没有想到,我们今天会走到这一步。”

他顿了顿,继续说:“你说的没错,我在意昕洁,比你还在意!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在意!这一点,我从没对你说过,也从没打算要对你说!因为,这是我最深的秘密,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我冷笑一声,接着他的话道:“呵呵,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从小到大,我们彼此谁了解谁?谁心里想些什么,谁又不知道?我知道你为了我,为了昕洁,隐忍太多自己的感情。但没有办法,很多事情都这样,我们无能为力,我们只求让这种看似美好的状态一直延续下去……但我知道,总有一天这种美好会被打破。

呵呵……人的心理果然是脆弱的,再坚强的人也承受不了长年累月的感情折磨。所以,许多年后的现在,你终于撑不住了,你策划好了这一切离奇的事件,为的只是想让我精神崩溃,为的是想让我死得不明不白!然后!你就可以和昕洁远走高飞了!是嘛?!”

我的喉咙嘶哑无力,就像此刻自己生命存在的意义。

是的,死在自己最好的朋友手里,我心甘情愿。让自己最好的朋友和自己最爱的女人一起幸福生活下去,我心甘情愿。

只是,我不明白,凌志杰,你又为什么要做这些毫无意义的行为,来让一切看起来冠冕堂皇?

凌志杰的表情仍然隐匿在黑暗中,但我看到,他抬起的手渐渐软下去。就在我开始对他的动作感到不解的时候,他大吼一声,猛然间抬起手臂,我看到前方火光一闪,枪响了。

子弹在我耳旁呼啸而过,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听凌志杰大声吼道:“这一枪,何宁死了!”

然后,我看到他将枪口一转,朝向自己的太阳穴后方,紧接着又开了一枪,打完后,继续吼道:“这一枪,凌志杰死了!”

他最后看了我一眼,头也不回地朝大门的方向走去。

我愣在当场,一时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只觉得一切都压抑得可怕,这种感觉,比死亡更难受,难受几百倍。

但直觉告诉我,我必须追上他。我努力支撑着自己再次站起来,可才抬脚往前迈了一步,就开始天旋地转,整个人再也承受不住,意识被抽离出去,身体轰然倒塌……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仿佛闻到了水的腥味,从那遥远的记忆之湖里飘散过来……

“嘿!阿宁,醒醒!快醒醒!”一个青涩的嗓音伴随着轰鸣的水声在我耳旁响起。

我睁开眼睛,看到灿烂的星群,彷如近在咫尺,又如远在天边,一轮明晃晃的圆月高悬在夜空,梦幻而冷寂。从那月晕的余晖里伸出一只同样梦幻的手,我握住了它,感受到那股真实的力量,将我拉住,直至坐起身来。

我揉了揉脑袋,朝身后不远处那传来轰鸣水声的方向望了望,才转头冲旁边一张青涩的脸苦笑一声:“呵呵,没想到还能活着……”

青涩脸庞的主人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收拾着自己的登山包,用同样不无调侃的语气道:“现在可没功夫让你笑,咱们得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不然这一夜可就难熬了。”

我点点头,从一旁捡起自己的背包,和他一起开始沿着河岸往下游走。

“阿宁,这次和我一起出来,后悔么?”他忽然问道。

“后悔!极度后悔!每次跟着你都没啥好事,不死也得脱层皮,我的肠子都快悔青了!”我假装认真地回道。

他在前面转过身来,朝我胸口擂了一拳,道:“你小子!以后有的是让你后悔的机会!”说完后哈哈大笑,我也跟着笑起来。

那个大四的暑假,我和凌志杰在中越边境的原始丛林里穿行,制作简易竹筏,沿着澜沧江的一条支流顺水而行。两天后的下午从将近二十米高的瀑布上坠落,大难不死,更幸运的是没有受伤,我们继续往下游行进。

当夜,我们逮了一条小蟒蛇,在河滩上燃起篝火,却没想到肉香味引来夜晚觅食的动物。是凌志杰最先发现不远的灌木丛里有动静,我回头看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庞大黑影从灌木丛里串出,直奔我的后背而来。

凌志杰抄起一根带火的柴棍朝那黑影掷去,黑影似乎被火烫了一下,停下来,看了我们一会,再次发起冲锋。

我和凌志杰借着明晃晃的月光,看清楚了它的体型以及嘴上露出的三十公分长獠牙——一头体型异常庞大的野猪。

我们拔腿就开始狂奔。野猪倒也知趣,没再追赶,只是徘徊在篝火边上,盯着那块蟒蛇肉发呆。它似乎第一次见到火,好奇又害怕,始终不敢靠近。

我和凌志杰躲在不远的岩石上观察。野猪尝试用鼻子往篝火里拱了拱,明显被烫伤了。它怒气冲天,紧接着在篝火堆里一阵乱拱,却始终拿那堆篝火没办法,怎么也拱不灭,反而越拱越生气,发出急促的哼哼声。我和凌志杰看得差点没笑出声来,最后那头野猪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不是篝火的对手,于是衔了那块蛇肉往林子里跑去。

“看来今天的晚饭轮不到咱俩了?”凌志杰松了一口气,将手中的野战刀插回刀鞘,无奈地笑道。

“哈哈,至少咋俩没成为别人的晚饭,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们走回到河滩边,看了看那堆还没完全熄灭的炭火,开始寻找干燥的柴禾,重新将它燃起。

可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当篝火再次燃起的时候,我又听到了身后不远处传来的哼哼声——那头野猪又回来了。

凌志杰二话不说,拉起我就往原先的岩石那边跑。我回过头看了一眼,野猪和前次一样,并没继续追赶我们,只是再次去拱那堆篝火,直到把明火拱灭了才罢休。

这下,我和凌志杰傻眼了,原以为只有犀牛才是大自然天生的灭火队员,没想到这头野猪也转职了。所以,很不幸的,我们今晚别想再生起篝火。

我们在河滩边搭起的帐篷里过了一夜,直到清晨再没其它猎食者的骚扰,看样子,这头大个子野猪的地盘相当稳固。

我用清洌的溪水洗了把脸,转头看到凌志杰盯着自己脖子上的一枚挂坠愣神,那是临出发前凌玉给他挂上的。

我喊了他一声,感叹道:“兄妹情深……兄妹情深啊……”

我感叹完后做了个意味深长的笑脸,随即遭到凌志杰的猛烈反击。

“说实在的,昨天从瀑布上冲下来的时候,你想过什么没?”闹腾了一阵后,他突然变得认真起来。

思绪回到从瀑布上掉下来的那几秒,我想到了死亡,想到了家人,想到了他,还想到了昕洁……想到了太多东西……

我将那短暂而又漫长的思绪瞬间掩盖,回道:“什么也没想,你呢?”

“我,我想到了小玉,害怕再也见不到她……”

“呵呵,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废话,那一刻,我还以为我俩都完蛋了。”

“怕什么,看看现在,我就知道我不会死。”

“你就那么确定?”

“废话,你都不死,我还能死了?”

“去你的吧!”他顿了顿,又轻声补充了一句:“总有一天,我们还是会死的……”

总有一天,我们还是会死的……

凌志杰的话越过漫漫时间的长河,穿透记忆的层层迷雾,始终回荡在耳边,在此刻更显清晰无比。

我在防空洞里醒来,却仍然无力起身,像一滩烂泥瘫软在地上,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直到身后有清晰的脚步声传来,我才感觉到刺骨的寒冷,才感觉到思维终于开始复苏。

“现在,终于只剩你和我了。”一个异常突兀而富磁性的嗓音跟随着那脚步声从我脑后方传过来。

我睁开眼睛,随即看到一张脸俯视下来,那张脸上仍然保持着诡异无比的笑容。

标签: ,

9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的头都晕了,一会又逻辑,一会没逻辑。

    (3) (0)
  2. 这跟盗梦空间有点像啊,最后何宁已经根本分不清自己在真实世界还是自己虚拟的世界了,就像当时在悬崖的时候,王飞让何宁跳下去的时候,他最后被逻辑维护者凌志杰抱了回来,最后由逻辑维护者凌志杰重新给虚拟世界的逻辑填补漏洞,塑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虚拟世界,就是说何宁最后还是继续在自己虚拟世界里面,已经出不来了,真实世界的何宁已经是个植物人!!!!老婆董心洁给的救赎宣告失败!!!

    (2) (0)
  3. 我真的很佩服作者,何宁感觉自己的妻子就在身边,可是被自己脑中的黑势力给隐没了,我发现自己大脑的强大

    (1) (0)
  4. 何宁真傻,他不会不开呀!我真替他

    (1) (0)
  5. 何宁还躺在病床上,依旧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何宁自己虚拟世界的逻辑守护者把何宁留在了虚拟世界,事实上何宁妻子活着,凌志杰和凌玉死了,王飞和其他什么的人物都是虚拟出来的,或者说王飞现实中是心理医生,而在何宁的虚拟世界中是王飞植入的白势力,为了帮助何宁回到现实世界,何宁听到的感受到的一些奇怪的东西来自于现实世界。真是震撼

    (0) (0)
  6. 有点像致命ID 和记忆碎片 最后像是禁闭岛 里面的暗引让整体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的无数个多重人格 最后看到的小孩是不是他自己的孩子 医生想办法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孩子 但是大脑机制把他当成是702之前的四个之中的房客吗? 是不是说还在昏迷中

    (0) (0)
  7. 逻辑感相当强,环环相扣。没有没填的坑

    (0) (0)
  8. 题材虽然普通,但是真得恐怖。。。一个植物人陷入无限循环不停幻灭的痛苦中,一个永远醒不来的噩梦。。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