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黑白配(极致恐怖,颠覆结局)

脚底已经湿透了,我把鞋子脱掉,看着远方城市的夜景,以及城市上空盘旋不去、层层游走的黑云,忽然想起来,今天的天气还不错,至少没有下雨也没有下雪,只是来的山路上还残留了几天前的积雪,在深夜里静静地融化。

山顶还是几年前的模样,冬夜的风有一阵没一阵地吹过,凌志杰躺在一旁的油布上不停地说着胡话,叫我再给他拿瓶酒。我只好又在散乱的酒瓶堆里挨个翻了一遍,终于找到一只还剩着点底液的瓶子,塞到他手里,无奈地笑笑。

凌志杰仰天将那些液体一口灌下肚子,随手将酒瓶往山下使劲甩了出去,说:“阿宁啊,你真他妈太可悲了,怎么喝都喝不醉,我真同情你,哈哈……我真同情你……我要醉了……我要醉了……哈哈……”

我看着他的模样,也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这一晚,我们只喝酒,没提凌玉,没提昕洁,没提王飞,没提防空洞里凌志杰开的那两枪,就像小时候彼此将对方打得鼻青脸肿,第二天却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继续在一起疯玩一样。

而现在,我真想醉一场,真想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可正如凌志杰说的,我是个怎么喝都醉不了的人,酒精从嘴里灌下去,永远无法被血液吸收,而是像汗水一样立刻从脚底板里渗出去,这种体质在现在这种时刻真的是一种悲哀。

我竭尽全力想要忘却所有的悲哀,但它们被裹挟在那些杂乱的念头里,一直一直地纠缠在脑袋深处,无时无刻地想要冒出来,让我无法停止……

酒精加上冬夜的山风,已经让凌志杰彻底醉去,醉到睡过去,偶尔冒出一两句含混不清的梦呓,像哭又像笑,也许,他又在梦里见到凌玉了吧。

我在山头坐着,整晚地和脑袋里那些悲哀抗争,直到远方的晨曦从地平线上悄悄地探出头来。

我将凌志杰背上车子,放倒在后座上,这期间他一直没醒,只是又夹杂不清地说了几句糊话,我也懒得理他,发动车子,往山下驶去。

开到凌志杰的公寓楼下的时候,我不得不把他弄醒,想让他自己回去,但也许昨晚他喝得实在太多了,依旧含混不清地说着话,连站都站不稳,我只好扶他上楼。

刚出电梯门的时候,迎面碰到一个戴鸭舌帽的男人,见我扶着人也没避让,低着头快速从我身边擦着走过去,直接闪进了正在关门的电梯。

我只是觉得这个人有点奇怪,也没多想,继续将凌志杰扶到他自己的房间里,把他安顿好后,准备回家,可掏钥匙锁门的时候,忽然发现口袋里多了一张纸条,我将纸条展开一看,里面写了一排歪歪扭扭的字:

今晚9点,西郊热电厂。

我想到了王飞会回来找我,但我没想到他来得这么快,那个戴鸭舌帽的男人!

我将纸条往口袋里一踹,夺门而出,飞奔到电梯,但是两部电梯都还停在1楼,我疯狂地按着按钮。漫长的等待后,终于冲进去,下楼,追出楼外,但四处都看不到王飞的影子——他早已走远了。

我不死心,又一直追到小区门口,但还是没追上,根本不知道他往哪个方向走了。

这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王飞为什么会到凌志杰的公寓来找我,他怎么会知道我会到凌志杰的公寓里去?我和凌志杰上电梯的时候,他应该刚好逗留在凌志杰的房间门口,他为什么不把纸条直接塞在门缝里?

忽然之间,我有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我感觉,王飞根本就没在房间门口逗留,而是直接进了房间。因为我忽然想起来,之前扶着凌志杰进房间的时候,发觉似乎有什么地方被动过了,好像多了什么东西,但我当时并没留意,所以想不起来到底多了什么东西。

所以,王飞肯定是进了房间了,那他进房间到底是去干什么的?

我边思考这些的时候,已经边跑回到了电梯口,我想尽快回楼上去看看。

可就在我等电梯的时候,猛然间一阵巨响爆了开来。

这是个非常巨大的响声,带着极大地震动,就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了,我下意识蹲下抱头,随后听到一连串的哗啦啦声音,是玻璃碎裂落地的声音。

响声过后,我抬起头来四处张望,旁边的一个清洁工仿佛吓傻了,拿着拖把呆呆地站着没动;不远处刚走进楼的一个年轻女子半晌后开始尖叫,一边尖叫一边踢掉高跟鞋疯了一样回头往楼外面冲出去……

而我,脑子里嗡了一声之后,继续疯狂地按着电梯,并在心里祈祷,电梯千万别在这时候也坏了。

也许是祈祷有作用了,也许是那声爆炸的巨响威力还没这么巨大,电梯很快就下来了,我冲进去,直接上到17楼。

电梯门一打开,就是一股浓重的焦臭味,我冲到走廊里,往尽头一张望,就看到本该是凌志杰的公寓房间的那块地方,火光闪动,滚滚的浓烟开始往外冒,一直像走廊这边蔓延过来。

我脑袋里一片空白,大叫一声凌志杰,彻底疯了似地朝浓烟冲过去。

防盗门被整个炸飞了出来,扭曲得不成样子,斜斜地摊在走廊上,呛人的烟雾伴着灼人的气浪从门洞里席卷而出。

我用衣服挥开浓重的烟雾,看了看房间里越来越红艳的火光,大致估算了一下床的位置,就冲了进去。

冲进起火的房间的时候,任何防护措施都没来得及做,我只知道此刻凌志杰在里面,他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他一定还活着,我必须冲进去把他救出来。

浓烈的烟雾和灼热的火焰几乎让我睁不开眼睛,我只能凭着直觉在房间里快速地翻找着。我记得先前将凌志杰扶到床上躺下,可现在床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

此刻,我已经被浓烟熏得泪眼迷糊,几乎无法再睁开,我费尽所有的力气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终于瞥见,那张床已经被掀翻到了窗户边,斜立着靠在墙上,而整张床都在剧烈地燃烧,串起的火苗直往窗户外面冒,像草原上的旗帜一样猎猎作响。

凌志杰很可能被压在床的另一侧,也就是床和墙之间。

我一个箭步冲过去,伸手就想去把床翻过来,但是立刻就被火苗烫伤,疼得我忍不住叫出声来。我看这样不行,转而想去旁边找条没起火的凳子之类的东西来把床顶翻,但还是找不到,所有的东西都在冒火……

我一咬牙,仍旧直接用两只手去将床给掀翻了过来。

掀翻以后,我已经顾不上手上传来的剧烈烧痛感,直接绕过去找凌志杰。

但是,床翻过来后,本该是凌志杰被压住的地方,此刻却冒起更巨大的火焰,我马上就意识到,那是一大堆更易燃的东西——被褥和床单,还有烧垮的席梦思垫子,全着火了,再加上被翻开后,有充分的氧气,火烧得更加旺盛……

可凌志杰也许就裹在这些着火的东西里面……

这时候,我才感觉到不行了,在这样的火势下,我完全束手无策……

脑海里有个声音开始告诉我:凌志杰已经死了。

标签: ,

9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的头都晕了,一会又逻辑,一会没逻辑。

    (3) (0)
  2. 这跟盗梦空间有点像啊,最后何宁已经根本分不清自己在真实世界还是自己虚拟的世界了,就像当时在悬崖的时候,王飞让何宁跳下去的时候,他最后被逻辑维护者凌志杰抱了回来,最后由逻辑维护者凌志杰重新给虚拟世界的逻辑填补漏洞,塑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虚拟世界,就是说何宁最后还是继续在自己虚拟世界里面,已经出不来了,真实世界的何宁已经是个植物人!!!!老婆董心洁给的救赎宣告失败!!!

    (2) (0)
  3. 我真的很佩服作者,何宁感觉自己的妻子就在身边,可是被自己脑中的黑势力给隐没了,我发现自己大脑的强大

    (1) (0)
  4. 何宁真傻,他不会不开呀!我真替他

    (1) (0)
  5. 何宁还躺在病床上,依旧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何宁自己虚拟世界的逻辑守护者把何宁留在了虚拟世界,事实上何宁妻子活着,凌志杰和凌玉死了,王飞和其他什么的人物都是虚拟出来的,或者说王飞现实中是心理医生,而在何宁的虚拟世界中是王飞植入的白势力,为了帮助何宁回到现实世界,何宁听到的感受到的一些奇怪的东西来自于现实世界。真是震撼

    (0) (0)
  6. 有点像致命ID 和记忆碎片 最后像是禁闭岛 里面的暗引让整体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的无数个多重人格 最后看到的小孩是不是他自己的孩子 医生想办法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孩子 但是大脑机制把他当成是702之前的四个之中的房客吗? 是不是说还在昏迷中

    (0) (0)
  7. 逻辑感相当强,环环相扣。没有没填的坑

    (0) (0)
  8. 题材虽然普通,但是真得恐怖。。。一个植物人陷入无限循环不停幻灭的痛苦中,一个永远醒不来的噩梦。。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