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黑白配(极致恐怖,颠覆结局)

凌志杰已经死了……凌志杰已经死了……这是个无法被我的意识所左右的现实,这个现实是如此得清晰,如此得掷地有声,就像数天前他开枪时说话的语气那样,狠狠地砸在我的脑袋上!

房间里的温度本来就已经极高了,火也越来越旺,我呆立了十几秒,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直至闻到了肉烧焦的味道,才意识到,在这个房间继续待下去,自己也要熟了。

但凌志杰仍然被裹在那团越烧越旺的火焰中……

我往那里看了最后一眼,准备往房间门口逃出去。可就在我跨过满地燃烧的杂物,刚冲到房间正中的时候,就听到房门口传来一个重物倒地的声音,我眯眼看过去,是一排书架,烧塌后压下来,刚好堵在了门口。

只是愣了一下,我继续朝门口冲过去,我想我还是可以从那书架上方爬出门外去的。

我站在倒塌的书架前面,上下观察了一下,找准了一个空档,正准备钻过去,忽然身后传来一声轻轻的呼唤。

这声呼唤就像从另一个世界传过来的一样,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

这声呼唤只有三个字:亲爱的……

这声呼唤来自我的妻子董昕洁。

我惊恐莫名,回头张望,除了熊熊烈火,却什么也没看到。我确信听到了这声呼唤,但下一秒我又确信这是自己的幻听,在烈火中幻化出的声音……

只是,那一刹那,让我感觉无比得恍惚。

就在我恍惚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打在了脸上,瞬间让皮肤的温度骤降,我抬手摸了一下,是水,回头朝门外看去,有几个穿保安制服的人正大呼小叫着,抬着高压水枪往房间里冲水。

我感觉到一阵晕眩,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感觉到全身僵硬,动弹不了,所幸的是我还能睁开眼睛。

可眼前一片白茫茫的颜色,有什么东西盖住了我的眼睛,我依然看不到任何东西。

不过我能感觉到自己是躺着的,甚至能感觉出来身下是一张很狭窄的床。我想转个头,但忽然发现连头都转不了!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但这种僵硬无法动弹的情形应该是脑部指令无法通过神经传达到肌体组织上造成的,也就是俗称的“鬼压床”。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鬼压床”的情形,只是听过很多病人有过关于这种情形的描述。此刻,这种滋味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我才感觉到无比的焦躁。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一些人的声音,但极度模糊,像是耳朵浸在水里时听到的那样,音频很低,沉闷而压抑,完全听不清楚。

又过了一会,我感觉到身下的这张床突然开始移动,仿佛有人在推着这张床走。那些人的声音也跟着变得嘈杂起来。我还隐隐约约听出了其中的一个声音,像是女人的哭泣,但随即就被淹没在更嘈杂的声音里面。

我身下的这张床一直在往前移动,偶尔转一个弯,过了很久,终于停了下来。这时候,四周围的声音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了,我听到一扇沉重的铁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床又移动了,这次移动时似乎床底被咯了一下,小小地跳动了一次,然后继续往前移动,转了个圈,停了下来。

这时候,我听到有个人问:“都签过字了么?”

另一个人回答:“都签过了。”

那个人又问:“有什么特别要求?”

另一个人回答:“没什么要求。”

那个人说:“那现在就开始吧。”

突然间,我眼睛上方白茫茫的东西被拿走了,我能看到天花板,原本估计是乳白色的,但现在有点泛黑,就像被烟熏过一样。我想转个头,但依然转动不了,只能拼命转动眼球想朝旁边看,但目力所及的地方只能看到一个人,身材有点高大,穿着和被熏黑的天花板差不多颜色的衣服,背对着我,不停地在摆弄什么,还传来一些铁器敲击的声音。

我想张开嘴巴大声问这个人我在什么地方,但让我绝望的是,这根本不可能,我甚至连转个头都转不了,更别说发出声音了。

就在我越来越焦躁的时候,那个人转过身来,我看到他脸上戴了个口罩,也是很脏很黑的那种,我起先以为是个医生,但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医生,因为医生的白大褂和口罩没有这么脏的。

这个戴口罩的男人,我只能看到他的眼睛,好像在哪见过,但一下子想不起来,这个男人看到我的时候,仿佛吓了一跳,随即喊道:“他的眼睛怎么睁开的?!”

另一个人马上冲过来,我看到他也是戴了脏兮兮的口罩,他看了我一眼,就伸出手往我眼睛上抹过来,我下意识闭上眼睛,听到那个人在我眼睛上边抹边说了句:“不要太执着,安心上路吧!”

等他手抹过之后,我却发现自己的眼睛怎么都睁不开了。

但是我能感觉到之前那个白茫茫的东西又把我的头盖上了,然后身下的床又移动了一下,靠在了什么东西上面,发出哐当一声。随即,我感觉到自己被整个抬了起来,放到了另一张床上,但这张床很冰冷。没错,我能感觉到很冰冷,甚至能感觉出来这张床是铁的,一下子将我身上仅剩的一点热量全都传导了出去。

也就是在这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全身赤裸的,什么都没穿,就那样躺在一张冰冷的铁床上!

紧接着,我听到头顶不远处传来一个类似阀门打开的声音,随即有一股热浪从那个方向传过来,很烫很烫,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凌志杰那冒着熊熊烈火的房间。

我仍然没明白究竟是个什么状况,突然感觉到身下的铁床猛然一动,我的头就朝热浪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就在那一刹那,我感觉自己突然能动了!

我大喊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死命揪住旁边那个男人的领子,咆哮着:“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想烧了我么?我还没死!”

那个男人一脸惊恐地看着我,并试图挣开我的双手,但他一下子挣不开,也大喊起来:“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随即就有几个人冲进来,其中两个架着我,把我的手从那白大褂的领子上掰开,还有一个则趁机把白大褂拉到了一旁。

白大褂惊魂未定地看着我,嘴里不停地骂着:“疯了!疯了!这个人疯了!”然后转身就往房门外走出去,却被另一个人拉住。他挣了几下,挣不开。那个人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那白大褂就不说话了,也乖乖地继续站在房间里,只是恨恨地看着我。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身下的床不再是冰冷的铁床,而是柔软的病床,天花板也已经不是之前那种被熏黑了的颜色,而且整个房间都变了。现在这个看起来的确是一间病房,还是那种比较好的单人病房。

我终于意识到,之前那可怕的无法动弹直至被推进火化炉的整个过程原来是自己的梦境,只不过这个梦境真实得离谱,以至于我醒来后一长段时间里根本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我使劲揉了揉太阳穴,开始观察房间里的几个人。

恨恨地看着我的那个白大褂显然是个医生,和我之前梦里看到那个戴口罩的完全不像。

先前架着我的两个人我认识,是刑警队里的人——老姚和老叶。老姚小心翼翼地说了句:“何大夫,你做梦了?”

我看着他,点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抓狂地问道:“凌志杰呢?!他怎么样了?!送医院了么?!他在哪里?!我要去看他!”

老姚避开我的目光,看了一眼老叶,老叶不说话,看着白大褂旁边的那个人。

那个人我不认识,但眼神很威严,威严到甚至有些冰冷的感觉,就像我先前梦到的那张铁床一样。

那个人走近一步,笑了笑,说道:“何宁,你好。”

标签: ,

9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的头都晕了,一会又逻辑,一会没逻辑。

    (3) (0)
  2. 这跟盗梦空间有点像啊,最后何宁已经根本分不清自己在真实世界还是自己虚拟的世界了,就像当时在悬崖的时候,王飞让何宁跳下去的时候,他最后被逻辑维护者凌志杰抱了回来,最后由逻辑维护者凌志杰重新给虚拟世界的逻辑填补漏洞,塑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虚拟世界,就是说何宁最后还是继续在自己虚拟世界里面,已经出不来了,真实世界的何宁已经是个植物人!!!!老婆董心洁给的救赎宣告失败!!!

    (2) (0)
  3. 我真的很佩服作者,何宁感觉自己的妻子就在身边,可是被自己脑中的黑势力给隐没了,我发现自己大脑的强大

    (1) (0)
  4. 何宁真傻,他不会不开呀!我真替他

    (1) (0)
  5. 何宁还躺在病床上,依旧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何宁自己虚拟世界的逻辑守护者把何宁留在了虚拟世界,事实上何宁妻子活着,凌志杰和凌玉死了,王飞和其他什么的人物都是虚拟出来的,或者说王飞现实中是心理医生,而在何宁的虚拟世界中是王飞植入的白势力,为了帮助何宁回到现实世界,何宁听到的感受到的一些奇怪的东西来自于现实世界。真是震撼

    (0) (0)
  6. 有点像致命ID 和记忆碎片 最后像是禁闭岛 里面的暗引让整体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的无数个多重人格 最后看到的小孩是不是他自己的孩子 医生想办法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孩子 但是大脑机制把他当成是702之前的四个之中的房客吗? 是不是说还在昏迷中

    (0) (0)
  7. 逻辑感相当强,环环相扣。没有没填的坑

    (0) (0)
  8. 题材虽然普通,但是真得恐怖。。。一个植物人陷入无限循环不停幻灭的痛苦中,一个永远醒不来的噩梦。。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