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黑白配(极致恐怖,颠覆结局)

“何宁,咱俩可真是有缘啊,你出院不到三天,又回来了,呵呵……”

见到她的时候,我有几分惊讶,不过被她一笑,我忽然也觉得好笑,自己真是倒霉透了,这种情况下,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想要调侃都调侃不来,只剩下苦笑。

秦佳将一只盘子端到我的床头桌上,笑着说:“我看你这伤呀,不会是自己故意弄的吧?”

我一愣,呆呆地看着她,心说我怎么就是自己故意弄的了?

“弄伤了,才好有理由回医院来找我,是不?”她自问自答道。

我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来,她见我还愣着,又笑起来,说:“你呀,还是老样子,开不起玩笑!啥事情都当真……”一边说着一边从那盘子里端起了什么。

我这才回过神来,同时发现她已经端了一碗水饺到我面前,小心地用汤匙舀了一只,吹了吹气,就往我嘴边送。

这下,我真的吃了一惊,因为除了我妈和昕洁喂过我以外,从来没有别人以这种方式来喂我,我一下子接受不了,慌张地往后靠了靠,又赶忙伸手想去接她手上的碗。没想到她将碗收了回去,一脸愠怒地看着我。

“那个……不好意思……我不习惯别人喂我吃东西……你瞧……我手没事,可以自己吃……”我尴尬地说着,不自觉有点结巴,同时举了举自己缠满绷带的两只手。

秦佳看着我的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把碗再次递到我面前,说:“你试试看,我很好奇你怎么自己吃。”

我接过碗的时候,就感觉一阵灼烧的痛感,尽管我知道碗不烫,还隔着层厚厚的纱布,但可能由于皮肤上的伤口是烧伤,所以,即使是一碗水饺的热度,也足以让皮肤敏感到灼痛。

我尝试用缠着绷带的手指捏住汤匙,非常笨拙地想要舀起一只水饺,舀了几次终于舀起,刚想送到嘴边,就感觉到手上越来越烫,刺痛得厉害,再也受不了,只得一把将碗放下,重重地搁在肚子上,有少量汤水溅洒了出来,幸好没有完全打翻。

“瞧你,不行还要逞强,吃不了不说,还把被子给弄脏,存心给我们当护士的找麻烦是不是呀?”秦佳一边愠怒地说着,一边把碗重新端了回去。

我现在的情形着实有点狼狈,但我真的受不了其他人喂我吃饭,于是说道:“对不起……真对不起……我不吃了。”

“你都一整天没吃饭了,想饿坏自己不成?你还想不想把病养好了?”

秦佳的表情显然有点生气,不再像是开玩笑的性质,可我忽然感觉不对劲,是因为她说的其中一句话,于是打断她:“等等!”

“怎么了?”

“你刚说什么?”

“什么说什么?我说你得吃饭!不吃饭不行!”

“不是,你第一句话。”

“哪句?”

“你说我一整天都没吃饭?”

“嗯,对啊,就是一整天没吃饭,肚子不饿坏么?”

“一整天?”

“嗯,一整天,再加一个上午。”

“今天几号?!”我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紧张到了极点。

“17号,怎么了?你别激动,小心伤口!”

“17号?!不是16号么?!”

“昨天才是16号啊,你到底怎么了?脸色怎么一下子这么难看?”

我颓然靠回到床头,心乱如麻,一个劲在问自己,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我想确认下,于是盯着秦佳的眼睛问道:“我昏迷了一整天?不是三个小时?”

秦佳点点头。

我仍然不相信,继续说道:“有今天报纸么?给我看下。”

秦佳的眼神很疑惑,但还是转身出了病房,不一会就拿回一份报纸,我看了看日期,无力地靠回了床头。

报纸上面,的确是17号,离王飞说的昨晚9点,已经过去了十四个小时。

“何宁……何宁……何宁……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可以跟我说说么?”我回过神来,看到秦佳一脸关切地望着我,神情显得疑惑而焦虑。

我下意识看着她,忽然觉得有些眼熟。但需要强调的是,这种眼熟不是由于近些天来的认识产生的,而是一种很久很久之前就认识的那种眼熟,就仿佛我曾经失忆过,然后突然又回忆起来的那种感觉……

但我还是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太复杂太诡异了,我相信,除了当事人外,很少有人可以理解,况且我也不想把这些事情跟外人说。

秦佳还是那样一副忧心忡忡的神情看着我,我定了定心神,问道:“我私下里请你帮个忙,能答应么?”

“什么忙?只要我能帮的上的肯定帮。”

“你肯定帮的上,只要你答应我。”

“不用说,我肯定会帮你,到底什么事?”

“那就是你答应了?”

“我答应!”

“我现在就要出院,你帮我。”

秦佳看着我,愣了愣神,忽然又笑了起来,用一种很开心的语调说:“好!”

我没想到,出院会这么顺利,更没想到,秦佳作为值班护士,竟然可以这么爽快地帮着她的病人偷偷溜出医院。

甚至,我还看到了她脸上的兴奋,仿佛欢快的音符一样,跟着微微弯曲的嘴角在尽情地跳动着,并一直试图在感染着我全身的每个细胞。

出了医院后门,我笑着跟她道了谢,就打算回家,没想到她一把拉住了我,我回头疑惑地看着她,就见她道:“我给你叫辆的士,你在这里等着。”

她说着就走到路边,等了一小会,就拦到了一辆,然后又跑回来,搀着我快速走过去,把我塞进后座。我再次跟她道了谢,并朝车窗外挥手准备道别,却没想到她也挤了进来,看也没看我,直接对司机说道:“师傅,麻烦你送我们去XX小区。”

我看着她这一连串的动作,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而更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知道我家所在小区的名字!

在先前住院的那四天里,我从来没跟她聊过任何关于自己私人信息的话题,而她也从来没问过,只是对我有额外的关心和照料。我一直以为,她也许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认识但被我遗忘的人,就像在病房里看她时产生的那种感觉。

但是此刻,她说出的话着实太让我惊讶了。因为,假如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认识的人,她又怎么会知道我家现在的确切住址?那个屋子我们才搬进去三年不到,我极其确定以及肯定在这三年里没有认识过这样一位叫秦佳的护士,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干吗这么奇怪的看着我?”秦佳转头问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

秦佳皱了皱眉,我马上意识到自己问错话了,于是改口道:“对不起……我还是想知道,我们以前到底是怎么认识的?”问这句话的时候我显现了无比的真诚。

但她似乎并不理解我的真诚,再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你真的就那么想知道?”

我重重地点点头。

秦佳也不笑了,一脸认真地看着我,我再次告诉她:“我确实很想知道……非常非常地想……无比地想!”

“哈哈!”秦佳突然再次笑了出来,道:“你这样子太逗了,哈哈……”

“师傅,停车!”我转头朝司机吼道。

“师傅,别停!这人生病呢,你继续好好开啊,开稳点。”秦佳却立马跟着说道,说完了,转过头冲我调皮地笑着。

我没看她,继续对司机说:“师傅,停车,我不认识她,我家已经过头了。”

“师傅,他刚出院,还没恢复,精神不好,连家庭住址都记错了,你别听他的,继续开吧。”

我简直有点抓狂,但又没法对这样一个女孩生气,只能无奈地继续坐在座位上,盯着她的眼睛。

“对我没辙了吧?嘻嘻,就是不告诉你!”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无力地问道。

“因为……所以……”她的回答依然是这么调皮。

这时候,一直开车的司机忽然咳了一声,淡淡地说道:“哎,我说哥们,你这是得的啥病啊?依我看,不会是脑子摔坏,失忆了吧?”

“师傅,我这是烧伤,没摔着呢。”我回道。

“那就是你脑子烧坏了!要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缠着我,甭说真不记得了,就是以前跟我有啥深仇大恨,我也得他妈的都给忘光啦,哈哈……依我看呐,这位大美女就是你的老相好!”

“对!师傅,您说得太对了,他就是脑子烧坏了,嘻嘻……”

秦佳对司机的话不仅没有反对,而且竟然顺着他的意思说了下去。这让我更无奈,心想,这到底是怎么了……索性转过头去看向车窗外,不再看她。

车子终于开到小区门口,停了下来,我正准备付钱,就听秦佳对司机说:“师傅,他还病着不方便走动,就麻烦您给我们送到家门口吧,谢谢啊。”

那司机爽快地回道“好叻!美女你帮我指着路叻!”说完就继续朝小区里开了进去。

依然让我吃惊的是,秦佳不仅知道我家在哪个小区,而且对确切的住址熟门熟路,不一会就引导司机开到了对应的单元楼下,麻利地扶我下车,跟司机结完帐,然后转头冲着我笑:“很吃惊吧?哈哈……”

标签: ,

9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的头都晕了,一会又逻辑,一会没逻辑。

    (3) (0)
  2. 这跟盗梦空间有点像啊,最后何宁已经根本分不清自己在真实世界还是自己虚拟的世界了,就像当时在悬崖的时候,王飞让何宁跳下去的时候,他最后被逻辑维护者凌志杰抱了回来,最后由逻辑维护者凌志杰重新给虚拟世界的逻辑填补漏洞,塑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虚拟世界,就是说何宁最后还是继续在自己虚拟世界里面,已经出不来了,真实世界的何宁已经是个植物人!!!!老婆董心洁给的救赎宣告失败!!!

    (2) (0)
  3. 我真的很佩服作者,何宁感觉自己的妻子就在身边,可是被自己脑中的黑势力给隐没了,我发现自己大脑的强大

    (1) (0)
  4. 何宁真傻,他不会不开呀!我真替他

    (1) (0)
  5. 何宁还躺在病床上,依旧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何宁自己虚拟世界的逻辑守护者把何宁留在了虚拟世界,事实上何宁妻子活着,凌志杰和凌玉死了,王飞和其他什么的人物都是虚拟出来的,或者说王飞现实中是心理医生,而在何宁的虚拟世界中是王飞植入的白势力,为了帮助何宁回到现实世界,何宁听到的感受到的一些奇怪的东西来自于现实世界。真是震撼

    (0) (0)
  6. 有点像致命ID 和记忆碎片 最后像是禁闭岛 里面的暗引让整体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的无数个多重人格 最后看到的小孩是不是他自己的孩子 医生想办法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孩子 但是大脑机制把他当成是702之前的四个之中的房客吗? 是不是说还在昏迷中

    (0) (0)
  7. 逻辑感相当强,环环相扣。没有没填的坑

    (0) (0)
  8. 题材虽然普通,但是真得恐怖。。。一个植物人陷入无限循环不停幻灭的痛苦中,一个永远醒不来的噩梦。。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