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黑白配(极致恐怖,颠覆结局)

于是,我惊醒了过来,头疼欲裂,随后,总是感觉在这件狭小的拘留房里有另一个人存在,像鬼魂一样游荡在我四周,挥之不去。

我确诊我自己已经患上了严重的精神衰弱症,必须依靠药物辅助治疗。

被“拘留”的第五天,我先老姚申请拿到了几片我需要的药物,兑水服下后,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药物已经在起作用,神经脉络开始舒展,大脑皮层活动逐渐减弱……

被“拘留”的第六天,老姚告诉我实体鉴定完毕,死者死亡时年龄为7岁,女,系被掐颈窒息身亡,死者身份仍然在核对中,未在702房内发现其他尸体。嫌疑犯刘成(保安队长成哥)未招供,坚称发觉尸体纯属意外。所以,警方仍然需要调查取证。我建议老姚去找罗先梅的丈夫,他肯定是知情者,只要找到这个人,刘成不招供也不行。老姚点头离去。

被“拘留”第七天,另一具尸体找到,不过不是我所猜测的那被杀的一家四口中的其一,据老姚说有可能是热电厂附近“鸡街”小巷里被小宋杀死的那个男人。但我去看了那尸体,要瘦小许多,不像是当天被杀死的那个男人。警方做了尸检,也无法确定身份,只能大致判断系黑道无登记人员。

但老姚告诉我,即使这样,我依然是嫌疑犯,所以必须拘留满15天,我表示愿意配合他们的工作,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自己接下去究竟该怎么办,我所能做的也只有等待,不论是在自己家里还是在警局里,等待的过程都是一样的。

我从“鸡街”被带回警局那天开始,就曾经考虑过将凌志杰救出。但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凌志杰也许还能活下去,撑到我找出王飞并将一切事情都处理完为止,当然,这种“隐隐觉得”所代表的那第六感,来的毫无理由。

所以现在,我只有等待,等待王飞再次主动找上门来。

但这一等就是等了半个月,也就是我被“拘留”的最后一天,仍然没有等到。

这天早上,我仍然在警局里,老姚风尘仆仆地回来了。他告诉我,他们查到了罗先梅丈夫的下落,也见到了他本人,但从他那里得不到任何对于刘成有效的指证。

因为,他们找到了罗先梅丈夫的地点,不是在他老家,而是一家精神病院。

“疯了?他什么时候疯的?”我惊问。

“不知道……我后来又回你们那小区查了下,有几个老人告诉我他好像疯了好几年了。”

“不可能!我是心理医生,接触过他,怎么肯能够看不出来他疯了?!”

“这……你意思是说他装疯的?”

我点点头,道:“你也知道,他就住我楼下,我接触过好几次,以我职业的判断来说,他精神是正常的,他装疯的原因,我想还是不外乎刘成的威胁……老姚,你信我吗?”

“这……我也不知道什么职业不职业,但我去精神病院看他的时候,看护说他经常把大便拉在床上,你说她没疯的话,他那么做是为啥?”

我摇摇头,道:“把大便拉在床上也不一定就说明他真疯了,不要这样,明天你和我再去一趟,我单独和他见面,你只要在外面听就行了,我应该能问出点线索。”

老姚点点头,道:“行,你今天就先回家收拾一下,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去精神病院一趟。”

这天下午,办理了一些简单的手续之后,我终于走出了警局,打了辆的士,回到小区,回道602门口。

回想来上次从这扇门里走出来的那天,又是过了半个多月。而半个月之后,在这扇门里,那个我每天都在希望等待着我的人,他会出现吗?或者依然像半个月前一样,等待我的是一支由自己的幻觉构想出来的怪物?

我对于自己将要面临的幻觉开始产生恐惧,我不知道这次开门进去后会不会再次出现那样的情形。因此,钥匙插在锁孔里好一会儿,我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开始拧动。

咔!钥匙竟然无法转动,锁孔有问题?

不是!好像是里面反锁住了!

里面反锁住了?里面有人?

怎么可能?!里面怎么肯能会有人!

但是,这钥匙转动锁孔的感觉,确实是从里面反锁住了……

一股冷汗从后脑勺出来,因为我不知道此刻在自己家里的到底会是谁。

王飞?他不是不敢进602吗?

昕洁?我是所么希望会是她,但这可能么?而且,昕洁没有这种将门反锁的习惯……

凌志杰?他已经从那帮人手里逃出来了么?他现在什么地方都不敢去,就躲在我的屋子里?这好像不太符合他的作风……

那么,里面到底会是谁呢? 难不成还是那个怪物?等等,怪物,怪物是我自己的幻觉生成的,但是现在所空的反应却是真实的,在屋里的到底是谁呢?我又该怎么进去呢?

我将钥匙抽出来,本打算拍门或者按门铃让里面的人来开门,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因为,假如里面那个是造成这一切离奇事件的始作俑者呢?我一拍门或者一按门铃肯定会惊动他……所以,这也许是一个机会,我需要悄无声息地潜进去,看看这个始作俑者到底是谁或者什么东西……

但是,怎么才能悄无声息的潜进去呢?

我朝楼道转角的破窗那里看了一眼,觉得可以尝试从那边跨到自家厨房的阳台,因为我记得厨房的窗子一直是不关的,应该可以从那里进去。

这样想着,我便走到了楼道转角,将上半身探出窗口看了看,虽说这边的窗台离厨房窗台还有地米左右的距离,但抓住窗框,才在边缘凸起的外墙上,小心移动,还是有可能跨过去的,

我计划好了路线,就爬上了窗台。

这个冬天太漫长了,漫长到我都快记不起来一个月前的那场大雪是几月份下的,而现在又是几月份。我只知道,这一个春夏秋冬还没走到尽头,新的轮回也还没有开始。所以,越接近岁末,这天气也越来越寒冷,就像此刻窗外的风,呼号着试图将所有的温度从我体内带走。

我单手扒住窗框,另一只手勾住墙体一凹陷处,脚下一点点地向厨房窗台移去。但在这种寒风中,裸露的手指(在警局的半个月里伤势已经恢复,不在缠绕绷带)却因为寒冷开始变得僵硬,浅浅地失去知觉,仿佛假肢一样生硬地沟在缝隙里。

这是六楼半,我没有往身下看,因为那会增加自己的心理压力,我只是用麻木的手指勾住墙体每一个细小的凹陷,考着脚下一点点地移动,才终于到达离窗台一米半左右的一个位置。这个位置和窗台之间是隔断的,需要跨一大步才能过去,但是我忽然发现,自己此刻的姿势很难做出跨越的动作。

标签: ,

9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的头都晕了,一会又逻辑,一会没逻辑。

    (3) (0)
  2. 这跟盗梦空间有点像啊,最后何宁已经根本分不清自己在真实世界还是自己虚拟的世界了,就像当时在悬崖的时候,王飞让何宁跳下去的时候,他最后被逻辑维护者凌志杰抱了回来,最后由逻辑维护者凌志杰重新给虚拟世界的逻辑填补漏洞,塑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虚拟世界,就是说何宁最后还是继续在自己虚拟世界里面,已经出不来了,真实世界的何宁已经是个植物人!!!!老婆董心洁给的救赎宣告失败!!!

    (2) (0)
  3. 我真的很佩服作者,何宁感觉自己的妻子就在身边,可是被自己脑中的黑势力给隐没了,我发现自己大脑的强大

    (1) (0)
  4. 何宁真傻,他不会不开呀!我真替他

    (1) (0)
  5. 何宁还躺在病床上,依旧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何宁自己虚拟世界的逻辑守护者把何宁留在了虚拟世界,事实上何宁妻子活着,凌志杰和凌玉死了,王飞和其他什么的人物都是虚拟出来的,或者说王飞现实中是心理医生,而在何宁的虚拟世界中是王飞植入的白势力,为了帮助何宁回到现实世界,何宁听到的感受到的一些奇怪的东西来自于现实世界。真是震撼

    (0) (0)
  6. 有点像致命ID 和记忆碎片 最后像是禁闭岛 里面的暗引让整体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的无数个多重人格 最后看到的小孩是不是他自己的孩子 医生想办法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孩子 但是大脑机制把他当成是702之前的四个之中的房客吗? 是不是说还在昏迷中

    (0) (0)
  7. 逻辑感相当强,环环相扣。没有没填的坑

    (0) (0)
  8. 题材虽然普通,但是真得恐怖。。。一个植物人陷入无限循环不停幻灭的痛苦中,一个永远醒不来的噩梦。。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