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黑白配(极致恐怖,颠覆结局)

你能想象吗?当一个人想壁虎一样四肢平展地贴在墙上,他身后是一条一米半宽的隔断,隔断下面是二十多米的垂直落差,隔断后面才是那处窗台。而那窗台能落脚的地方任然只有半只脚掌的宽度,你却要从自己所在的位置,迅速反身,跨过那一米半宽的隔断,平稳地踩在狭窄的窗台上。

这是一个难度很高的动作,如果是凌志杰在这里,我想它可以很轻易地做到,但对于我来说并不是那么简单,因为这种情形再次让我回想起童年时那棵树上的情景。不同的是,我跨越的不再是枝丫;不同的是,一旦我失败了,凌志杰不会再及时出现拉住我的手。此刻,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如果失败,也许就真的死了。但我并没有后悔爬上窗台,因为我是那么迫切地想搞清楚,现在在自家屋子里锁着门的那个人,或者说那个东西倒是什么,他是怎么进的屋子,他在屋子里又到底在干些什么。

我将手掌在墙体上使劲摩挲了几把,让手指稍微增加点热量,左右提了几下脚,保持肢体的灵活性,让他们做好充分的准备,最后又吸了几口气,使紧张的情绪稍微平和下去。

砰!膝盖肿肿地磕在墙上,但我顾不上理会那种疼痛,只是用几近失去知觉的手指死命地扒住窗框,缓冲短暂跨越之后的身体惯性。

好在整个动作完成得非常顺利,除了左膝盖被磕碰以及右脚踩上窗台的最初滑了一下以外,我终于还是夸了过来,整个人的身体也已经贴上了床子并保持住了平衡。

跨之前可以让心跳平复,跨之后心跳却难以在平复,一想到之前跨的那一瞬间,随时都可能因为一个细小的问题而跌落下去,那种紧张的情绪又蔓延上来,以至于我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

我深呼吸了几口,抽出右手,将手掌贴在玻璃上,用力移动那半山窗门(厨房的窗子设计为滑动式移门)。可是,就在这时候 ,我忽然发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以至于我停止了右手的用力,转而将头摆正,去注意刚刚我脸颊所贴上的位置。

因为,我眼角的余光忽然瞥到,那层玻璃后面,同样贴着一个什么东西。

要知道,此刻由于室内外的温差,玻璃窗内测肯定会被雾气蒙住。但是,现在那层玻璃后面的雾气却没了,转而有一小块非常苍白的东西贴在了那里。我正近距离地。错愕地看着那块苍白的东西,没想到他突然动了起来,继而又快递滑动了几下,将玻璃后面的雾气完全抹净,才终于让我辨认出那片苍白的东西是什么——一只手掌。

在我还没完全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那只手掌移开了,继而有一张脸从玻璃后面贴了上来。而我,在短暂的错愕之后,终于被惊吓到以至于手抖了一下,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靠了过去。

也就是在这极短的时间内,我的身体先于我的思维意识到了自己身后是二十多米的高度。于是,整个人下意识地再次反身,双手前伸,在身体下落之前搭住了原先的落脚处……最终以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横在了窗台和墙体之间,暂时动弹不得。

就在我还在想厨房里那个吓到我的人究竟是谁的时候,身后那扇窗子被打开了,然后有一个我熟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哭喊起来:“宁儿……你被动啊,妈现在就去找人来,你千万别动啊……我的宁儿啊……都是妈不好,那把你吓着了……你千万别动啊……”

我听到母亲哭喊的声音渐渐向楼道下面盘旋而去,哭笑不得。 半小时后,我坐在沙发上,喝着热水,看着重新恢复整洁明亮的屋子,以及一旁母亲脸上仍未干涸的泪水,心里的寒意和暖意在不断交织着,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宁儿啊……你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有什么事都搁在心里,也不跟妈说说,妈知道你是不想让我们为你操心,但是你说天下哪有母亲不操心孩子的?特别像你这样的,特别让人操心,妈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都一个多月了也没个信,连电话都没一个,打你手机又是关机的……宁儿啊,你说你是不是都把妈给忘了啊?”

我笑了笑,说:“怎么会呢?吗,您想多了,我就是最近特忙……对了,有咖啡吗?这白开水我喝不下去……”

“就知道咖啡!喝咖啡对身体不好,我都扔了,以后只能喝白开水啊!我都跟昕儿说了几次了,不能给你喝咖啡,还在给你喝,真是的……对了,昕儿都出去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回来啊?瞧瞧你这屋子,我先前进来的时候都以为进错屋子了呢,荒废了好几年似的,桌子都长白毛了!昕儿不在,你都是怎么过的啊?”

由于先前我让凌志杰打电话回家试探昕洁是否回老家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家里出来这些事,而是撒了个谎,说他出国旅游去了,所以,母亲现在问起昕洁,我依然需要将这个慌继续编下去,于是,我回道:“吗,你也知道我自己又不会收拾屋子,所以就这样了,不过您来了不就好了嘛,哈哈……”

“你还笑?你好意思笑吗?对了,宁儿啊,跟你说正经的,妈最近一个多月总是心神不宁的,老做噩梦,梦到你和昕儿出啥大事情了,你们倒好,也没个回信,害我担心的要死,每天每天都睡不好,做梦醒来都是一身汗!我实在熬不住了,你爸就跟我说,让我到城里看看看你们,不然我还得继续睡不着。”

“所以,您就自己来了啊?您什么时候来的啊?我前几天都

不在家……也不知道您要来,所以都没去接您……”

“前天到的呢……唉,人老了,记性差了,你这屋子我以前不是来过三次么,但这次都给忘了在那栋楼那个单元,幸好有姑娘说认识你,我再问人的时候就刚好问到他,他就把我领到家了。对了,那姑娘人挺好的,说是你朋友……那个……昕儿不会说啥吧?”

我妈有我屋子的钥匙,所以我不奇怪她怎么进的屋子,我只是有点奇怪他提到的那个给她带路的“朋友”,于是问道:“那姑娘长啥样?”

“挺水灵的,说是在医院上班呢。”

是秦佳?他带我妈找到的路?他怎么会在小区里?怎么会那么巧碰到我妈?

心里闪过一丝疑问,但我很快就表情释然地说道:“哦,我知道您说的姑娘是谁了,是我朋友,人家做护士的。呵呵,对了,爸的腿怎么样了?您出来,也放心他一个人在家?”

“你还操心你爸呢,他不就是那样,有一阵没一阵的,不过最气色不错,腿也不疼了,我正好瞅机会来城里看看你们。差点忘了,我还带了一小公鸡过来,家里养的,刚会打鸣,现在放在厨房里,明天杀了,炖起来,给你补补身子!对了,你说昕儿都出过那么久了,到底啥时候回来啊?妈可想她了……妈带这只鸡过来就是想给你俩一起补的呢,要不先养着,等他回来了再杀?” “妈,昕儿这次出国要去好几个国家,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

“唉……这闺女,啥都好,就是让妈操心,年纪都这么大了,你们也没个孩子,唉……”

“妈,您有想抱孙子啦啊?”

“能不想吗?你看看你们,都三十好几了,唉……”母亲叹了口气,抹了把泪,转而又笑道:“妈也不是催你们,你们有你们自己的想法,呵呵……还有啊,你咋把头发给剃了?还弄个光头,这大冬天的,也不怕冷,真是的……你当时在窗子外面,可把我给吓坏了,你说你没事扒窗子干吗啊?也不按门铃,你真是想把妈给吓死不成啊?妈到现在心还扑通扑通跳,你要是有个事吗,你叫我怎么和你爸交代啊?

“妈,都是我不好……我这不以为家里遭贼了嘛,想抓贼呢,所以就扒窗子了,没想到您在家里……”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宁儿啊,你这几天都跑哪里去了啊,我到处找你都找不到,本来还想去问问志杰那孩子,可是他电话也不通,住在哪儿又不知道……我只能把屋子收拾了,在这里等你,也不知道你啥时候回家,电视上都在放要过年了,小偷啊强盗啊啥的多,越来越不安稳,我就担心你是不是在外面出事了,唉……”

“没事呢,这几天真多利特忙,病人特多,昕洁又不在家,我就睡在办公室了,您别担心,有志杰在能出啥事?”

“志杰?对了,志杰这孩子,跟你一样,都是连个电话也没有,害得你婶子也急死。本来这趟他也想跟着一起来城里,不过也是老了,病了,都快走不动了。唉,你碰到志杰,跟他说声,让他赶紧回去看看你婶子。”

“病了?!啥病?有没有照顾的人?” “老病,咳嗽,气喘,年轻的时候冻得,唉……还能有谁照顾?志杰他爸都走了这么多年了,兄妹两个全靠她一人带大,真是不容易啊。好了,把两孩子都带大了,一个当了**,整天东奔西跑枪林弹雨,让人不省心,还有一个呢,才刚刚大学毕业,谁有能想到,玉儿她……大好的姑娘,那么年轻就去了,唉……”母亲回忆起了往事,眼泪又控制不住地流下来。

“妈,这些旧事,您就别想了,我一会儿就给志杰打电话,让他回家看看婶婶。对了,天都快黑了,我肚子也饿了,您就做饭去吧,很久没吃妈做的饭了呢,怪想的。”

母亲见我行肚子饿,终于把眼泪抹干净,站起来拍拍手,笑着说:“好,妈这就做饭去。”

深夜,我躺在床上,依然装转难眠,母亲在隔壁的保姆房,不知道有没有睡着。

我是在想不到他会一个人从乡下跑来找我,但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这么长时间没有音信,换做任何一个母亲都会做不住。可是,我又该如何将先前的谎言继续编下去呢?这一个多月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也实在太离奇了。

我能告诉他昕洁莫名其妙地失踪,无论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了吗?我能告诉他连凌志杰都已经不在警局,而是在某个危险的地方大黑拳吗?我能告诉她另直接暂时回不去看她生病的母亲吗?况且他母亲曾经经历了太多生离死别——丈夫英年早逝,女儿却在大好年华死于意外,甚至连唯一剩下的儿子如今也生死未卜……所有的这些能让他知道吗?一旦被他知道了,他又如何能够承受下去?

我实在做不到将一切都原原本本地告诉几位老人,因为他们已经无法再承受这样巨大的变故,我只有把昕洁找到,把凌志杰救出,把这一个多月来发生的一切诡异离奇有危险的事情全都结束,才可以去面对他们。

可是,接下去,我究竟该怎么办?依然按照在警局里所想的那样,从刘成这条线索上开始吗?我的感觉会是正确的么?我可以顺着他这条线索一路追查,直到找出王飞,找到昕洁,救出凌志杰吗?

标签: ,

9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的头都晕了,一会又逻辑,一会没逻辑。

    (3) (0)
  2. 这跟盗梦空间有点像啊,最后何宁已经根本分不清自己在真实世界还是自己虚拟的世界了,就像当时在悬崖的时候,王飞让何宁跳下去的时候,他最后被逻辑维护者凌志杰抱了回来,最后由逻辑维护者凌志杰重新给虚拟世界的逻辑填补漏洞,塑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虚拟世界,就是说何宁最后还是继续在自己虚拟世界里面,已经出不来了,真实世界的何宁已经是个植物人!!!!老婆董心洁给的救赎宣告失败!!!

    (2) (0)
  3. 我真的很佩服作者,何宁感觉自己的妻子就在身边,可是被自己脑中的黑势力给隐没了,我发现自己大脑的强大

    (1) (0)
  4. 何宁真傻,他不会不开呀!我真替他

    (1) (0)
  5. 何宁还躺在病床上,依旧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何宁自己虚拟世界的逻辑守护者把何宁留在了虚拟世界,事实上何宁妻子活着,凌志杰和凌玉死了,王飞和其他什么的人物都是虚拟出来的,或者说王飞现实中是心理医生,而在何宁的虚拟世界中是王飞植入的白势力,为了帮助何宁回到现实世界,何宁听到的感受到的一些奇怪的东西来自于现实世界。真是震撼

    (0) (0)
  6. 有点像致命ID 和记忆碎片 最后像是禁闭岛 里面的暗引让整体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的无数个多重人格 最后看到的小孩是不是他自己的孩子 医生想办法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孩子 但是大脑机制把他当成是702之前的四个之中的房客吗? 是不是说还在昏迷中

    (0) (0)
  7. 逻辑感相当强,环环相扣。没有没填的坑

    (0) (0)
  8. 题材虽然普通,但是真得恐怖。。。一个植物人陷入无限循环不停幻灭的痛苦中,一个永远醒不来的噩梦。。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