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黑白配(极致恐怖,颠覆结局)

我从未如此端详过自己:头发蓬乱,满面胡渣,眼窝深陷。

在黑洞洞的眼眶内部,几根红色的血丝暗自涌动,我凑近去仔细观察,却发现它们已经从眼球上开始蔓延,那种趋势……就仿佛……燃烧的引线,通往鼻子、通往耳朵、通往喉口,通往天灵盖,通往心脏……

砰!这张脸瞬间四分五裂!

可是,当我抽回拳头,却悲哀地发现,那些挂着血丝的细碎镜片里面,却映出了更多同样的脸,同样人不人鬼不鬼的脸,他们没有表情,在无声地嘲笑我,嘲笑这个世界。

“昕洁,已经半个月过去了,你到底在哪里?”

声音从自己嘶哑的喉咙里发出,却再也得不到任何回应。

我低下头,看了看散落在盥洗台里的镜子碎片,伸手想要将它们冲掉,却猛然间发现一件特别刺眼的东西:一支口红,红色外壳的口红,立在水龙头的边上。

我一把将它抓起来,狠狠地盯着它,同时不断地在脑袋里回想:这支口红是哪来的?什么时候放在这里?

也许你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一支口红如此耿耿于怀,因为,我很清楚一件事,昕洁从来不用口红,也从来没买过口红。

我抓着这支口红走出卫生间,拧亮台灯,仔细地看着它,因为,隐隐中,我觉得,昕洁的失踪与这支口红莫名其妙的出现似乎有着什么关联。

但是,这种关联到底在哪里呢?暂时找不到任何头绪,我挠了挠头,有几根头发在台灯的光亮里掉下来,一下子就让我想起了另一样东西。

对!就是半个月之前,凌志杰在卫生间里找到的那根长头发,那头发跟这口红一样,也是莫名其妙出现的,也同样是不属于昕洁的!

当时我对于那根长头发的出现没有丝毫在意,也没有感到任何奇怪,因为那时我还沉浸在如何第一时间找到妻子的的念想中。而之后的半个月里面,在反复的给自己寻找的希望,然后又失望的过程中,我越来越感觉到,这种念想逐渐变成绝望,一点点地侵蚀着我的生活,让我痛苦不堪。

经过各种彷徨与迷茫的痛苦挣扎后,我的思维也逐渐冷却下来,而这时,口红出现了,加上先前的那根长头发,这两样看似细小的东西,却仿佛让我找到了某个全新的突破口。

我最开始怀疑口红里面可能会藏着什么东西,比如小纸条之类,但是当我想要拆开它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件事:应该先让凌志杰帮忙做个指纹鉴定,这样也许就能找到这支口红的真正主人。

但是我先前已经抓过它,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对鉴定有很大的影响?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让凌志杰去试一试。

我拨了他的手机,但是已经关机了,打电话到他的办公室,接听的却是别人,告诉我他出警了,什么时候回警局说不好,我就让那人给我留了话,在家里等他电话。

而在等的过程中,我忽然又想起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就是那根头发的长度,当时凌志杰是拉着它一直将双臂完全撑开,也就是说那根头发的长度至少在一米八以上,比一个普通女人的身高还要高出大概20公分!这种长度的头发的确非常不寻常,试想,现在还有多少人会留这么长的头发?如果它真的是属于某个女人的,那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又怎么会出现在我家的浴室里?

再还有这支口红,似乎它也是属于这个长头发女人的?

想到这里,有种阴冷的感觉开始冒出来,因为我还想起来了这段时间以来,呆在家里的一些奇怪细节:比如在淋浴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脖子处被人碰了一下,比如在开冰箱的时候看到冰箱门的镜面反光里闪过一个模糊的影子,比如在睡觉的时候半夜醒来,总感觉有个人影弓着身子蹲在床尾……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而那个让我不敢往下想的念头是:难道这个屋子里住进了另一个人?或者说是住进了另一个东西?

我站起身来,在卧室里环视了一圈,终于意识到,自从昕洁失踪之后,这个屋子已经变得如此脏乱不堪,而且阴暗潮湿,四处泛着发霉的气味。

我将窗帘拉开,想让光线透进来,却发现,窗外的天色几乎跟屋子里一样暗——不知不觉又是一天的傍晚了,而且这雨究竟要下到什么时候?自从昕洁失踪后,这种让人发霉的阴雨天气就仿佛没有停止过。

肚子有点饿,我决定先去吃点东西,开冰箱的时候我特意从冰箱门的镜面反光里观察了一下,倒是没有任何发现。

也许,真的要刻意去找那么一个人,在现在想来确实也是件离谱的事情,因为,哪有一个人住进了你的屋子半个月,你却从来见不到她的,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吗?

如果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那么让我怀疑的就只能是自己了——一个莫名其妙失去妻子后,精神遭受严重打击的心理医生,这,就是我现在的状况,真是糟糕透顶。

冰箱里几乎已经空了,凌志杰先前采购回来的一大堆东西早已被我消耗殆尽,看样子,必须要出门一趟,不然,在找到昕洁之前,或许我已经饿死在这个屋子里。

下楼的时候,502的门刚好打开,罗先梅看到我的时候显然吃了一惊,大声嚷道:“哎哟!这不是小何嘛?你咋成这样了?我都认不出你了!”

我勉强咧了下嘴冲她笑笑,就自顾继续往楼下走去,没想到她却一路追了下来,拽着我的胳膊就要往她家里拉,我站着没动,用嘶哑声音问她拽我做什么。

“小何,你啥都别问,先来我家!”

“不了,我想下去买点东西。”

“你买啥东西?没吃饭吧?来我家吃!”

“梅姐,我……有朋友约了我吃晚饭呢,真不好意思啊,不过真的很谢谢你!”

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出我随口编出的这个谎,但她终于还是放了手,然后作出一副非常歉疚的表情看了看我,还想再说点什么。

这时候,从她家里传出来一个苍老的男声:“阿梅!锅里的菜都焦了!你个死老太婆跑哪里去了?”

罗先梅回头恨恨地回了一句:“叫什么叫?你个乌龟蛋生的不知道去炒一下?!”说完后又抱歉地看了我一眼,说,“那这样吧,你待会回来的时候再到我家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微微一愣,心里奇怪,这个女人能有什么话要和我说的?

不过在现在这个社会,对于我们这种早已习惯了人与人之间冷漠相处的人来说,一个住在楼下的邻居大姐所表现出的热情与关心,着实已经触动了我当时绝望与孤寂的内心。

下楼后进了小卖部,老板娘趴在柜台上摆弄手机,看也没看我一眼,我自己走进去,拿了几包方便面,回头准备付钱的时候,突然发现老板娘头顶上的电视里有张熟悉的脸,定睛一看,竟然是凌志杰。

他正被一大堆话筒包围住,不时地抬手挡自己的脸,不管记者怎么问他,都不说话,正在使劲往外面挤。

这时候,镜头转到了这个电视台的记者:“各位观众,正如大家所看到的,现在场面非常混乱,警方目前没有任何表示,还是让我们再去那边看看具体情况吧。”

镜头再次转向,一阵晃动过后,定格在一条小河的岸边,镜头拉近,画面里能看到几个人正站在那里,有穿警服的,也有穿便衣的,全都注视着地上的一样东西,虽然画面不是很清楚,而且有些水滴溅在镜头上,但还是能看出来,地上的那样东西被雨布盖着,应该是一个人,准确地说,应该是一具尸体。

“各位观众,现在这个位置,我们已经能看到那边的尸体,据刚才的目击者说,和先前的六个受害者一样,是一名年轻女性,年龄不超过30岁,至于更多的细节现在还不知道,希望警方会……”

记者的话印证了我的猜测,但是我刚刚还以为只是一起普通的案子,直到记者提到“六个受害者一样”这几字的时候,我心里才猛然一惊,看样子,这绝非普通的案子,凌志杰有的忙了。

“第七个了,这种天气还死了这么多人,真是太晦气了!”老板娘还是看着自己的手机,头也没抬地说道。

因为近半个月来一直没看电视,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凌志杰也没有和我说过关于这起案件的事情,所以我是一无所知,本想从这老板娘嘴里打听点消息,没想到老板娘根本就不愿意多说,仍然在摆弄手机。

结完帐后,我回到了楼里,经过502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决定不去打扰罗先梅的好,径自上了楼,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却忽然发现:门竟然没锁!

在我脑袋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小偷!

但转念一想,这个时间段,还有这么短的时间,可能性不大,然后我的第二个念头就是:那个住在屋子里的看不见的女人!

我被自己想到的这个可能一惊,心就开始嗵嗵地跳起来,如果真是那个女人的话,也许半个月来发生的一切都将会得到解释。

我悄悄地开门进去,像贼一样地打量着自己的屋子。

在视线所及的地方,客厅包括开着门的厨房里,都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我以更轻的步伐进入卫生间,仍然没有任何东西,回头的时候,发现只有卧室的门虚掩着。但我明明记得自己在出去之前是关上的,因为我向来有进出卧室关门的习惯,所以,无论这个不速之客是谁,现在都可以肯定在卧室里。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推开那扇门,但短暂的思考让我逐渐冷静下来,假如是个小偷的话,那就可能会发生暴力冲突,假如是那个女人的话,就说不好了。所以,我决定从虚掩的门缝里看下里面的情况。

卧室里的光线很暗,只能看出个大致的轮廓,窗子先前被我打开了,而此刻外面的雨又大了起来,哗啦啦的声音将卧室里细微的声响全都掩盖,我以极小的幅度一点点地推开门,在还没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借着窗子外透进来的微弱光亮,我看到了毛骨悚然的一幕。

一个黑色的人型的东西,站在床头,上身前倾,形成九十度的直角,整个看起来就像一个异常工整且巨大的数字“7”,而它的头的位置正俯视着我睡觉时通常所在的头的位置,一动不动。

我的心嗵嗵狂跳,看着这幅画面,持续了大概有十几秒。

这十几秒的时间里面,我不知道该做什么,而那个东西也是没有任何动静,直到一阵尖锐的铃声响起,我像被雷劈中了一样,慌忙去掏自己的口袋,想要按掉这个不合时宜的电话。

可是,已经晚了,当我按掉电话,回头去看的时候,床头边那个诡异的人影已经不见了,我慌忙摸到电灯开关,煞白的光线照亮整个卧室,却看不到任何诡异的影子——刚才那个东西消失了。

我愣了一下,随即冲到飘窗边,将头探出去,上下左右一张望,猛然看到头顶上有一道黑色的影子划过,瞬间消失在楼上702的窗子里。

标签: ,

9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的头都晕了,一会又逻辑,一会没逻辑。

    (3) (0)
  2. 这跟盗梦空间有点像啊,最后何宁已经根本分不清自己在真实世界还是自己虚拟的世界了,就像当时在悬崖的时候,王飞让何宁跳下去的时候,他最后被逻辑维护者凌志杰抱了回来,最后由逻辑维护者凌志杰重新给虚拟世界的逻辑填补漏洞,塑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虚拟世界,就是说何宁最后还是继续在自己虚拟世界里面,已经出不来了,真实世界的何宁已经是个植物人!!!!老婆董心洁给的救赎宣告失败!!!

    (2) (0)
  3. 我真的很佩服作者,何宁感觉自己的妻子就在身边,可是被自己脑中的黑势力给隐没了,我发现自己大脑的强大

    (1) (0)
  4. 何宁真傻,他不会不开呀!我真替他

    (1) (0)
  5. 何宁还躺在病床上,依旧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何宁自己虚拟世界的逻辑守护者把何宁留在了虚拟世界,事实上何宁妻子活着,凌志杰和凌玉死了,王飞和其他什么的人物都是虚拟出来的,或者说王飞现实中是心理医生,而在何宁的虚拟世界中是王飞植入的白势力,为了帮助何宁回到现实世界,何宁听到的感受到的一些奇怪的东西来自于现实世界。真是震撼

    (0) (0)
  6. 有点像致命ID 和记忆碎片 最后像是禁闭岛 里面的暗引让整体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的无数个多重人格 最后看到的小孩是不是他自己的孩子 医生想办法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孩子 但是大脑机制把他当成是702之前的四个之中的房客吗? 是不是说还在昏迷中

    (0) (0)
  7. 逻辑感相当强,环环相扣。没有没填的坑

    (0) (0)
  8. 题材虽然普通,但是真得恐怖。。。一个植物人陷入无限循环不停幻灭的痛苦中,一个永远醒不来的噩梦。。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