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黑白配(极致恐怖,颠覆结局)

一夜纷乱的噩梦,醒来的时候腰酸背痛,特别是脖子处,落枕落得厉害,我拍拍脸,从沙发上坐起,立马就想起了什么,于是赶忙去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多,心道还好,钻进卫生间,仔细找了找,这下倒是什么东西也没多起来。

我捏了张纸巾,轻轻把水龙头拧开,然后用冷水拍了几下脸,就退出了卫生间,掏出手机给凌志杰打电话,那边总算已经开机了。

“这么大清早就打电话,猴急啊你?让我回家睡会先……”凌志杰的声音显得非常疲惫,一个劲在打哈欠。

“来我这里睡吧,对了,昨天没来得及跟你说,把指纹采集的工具带过来!”

“带那些做什么?”

“你带过来就知道了,我这里都已经准备好了。”

“行,行,半个小时后我就到!”

“疲劳驾驶,你就开慢点!”

“嘀——”那边已经挂断。

我推开卧室的门,窗户仍然半开着,从那里看出去,雨已经停了,但漫天的黑云仍然阴沉沉地笼罩这个世界。

我径直走到飘窗边上,去看那几根昨晚布置在这里的细线,却没有发现任何被动过的迹象,我又顺着细线的走势抬头去看吊顶大灯上那架相机,它仍然对着飘窗,同样看不出任何位置的改变。

看样子,昨晚没有等到那个我看不见的人,不过没事,我还有时间可以等。

出了卧室,我戴上手套,拿起昨天已经准备好的钢化保温杯,出门,下楼,敲响了502的门。

十分钟之后,我拿着那只装满热水的保温杯又回到了楼上,泡了方便面,然后开始吃早餐。

凌志杰到达的时间比他自己说的还要快一点,一进门就喊困得不行,直打瞌睡,我就让他去沙发上先躺一会,他也毫不客气,蹬了皮鞋,把自己往沙发上一甩,就开始鼾声大作。

我则回到卧室,开了电脑,上网想查些关于这个小区的资料,顺便看看新闻。

各大网站的新闻头条上基本都是差不多的字眼:关注X市特大连环杀人案件专题报道!最新进展:目前已有七个受害者,警方称凶手仍在继续行动……

各大论坛的帖子标题倒是比新闻要精彩得多,看到好几个标题,例如《那位连环杀手,我在此公布几个贪官的住址,下面的反贪重任就交给您了!》 《2012就要来了,杀手大哥,您收我为徒吧,我想成为您的接班人》 《你还是个爷们不?尽杀些年轻女的,有意思吗?有种来找老娘,我们床上见!》……

从这些标题可以看出,当一宗连环杀人案进展到一定程度还没告破的时候,人们关注的重点已经不再是事件,而是杀手本人。

那么凌志杰所受到的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可想而知了,在这种时候,我还要他赶过来帮我处理私事,想想实在有点对不起他。

看完新闻,我开始查找关于几年前楼上的那起一家四口的命案,但是毫无线索,没有一丁点的相关内容,我想,也许这同样是罗先梅所编织的谎言罢了。

忽然想起好久没有登录QQ,上去看看,有一条留言,内容是:我看到他们笑了。

留言的人是我以前的一个病人,这个病人的症状非常特殊,在他看来,所有的人都是没有表情的,一张木板脸。一开始,我以为是“人脸识别障碍症”的一个变种,但在后来的接触中,才知道,他的症状没那么简单,因为他能很快地记住一个人的相貌,却仅仅分辨不出他人的表情变化,以至于完全无法理解人们通常所说的笑和哭是什么意思。

我给他做过一系列的测试,最终结果表明,他的症状已经超出心理学的范畴,后来又查了些资料,才知道是他大脑构造上的天生缺陷,那是位于大脑后部的下枕叶回区域没有正常工作造成的。

这个症状,以现在的医学手段还远远无法解除,所以只好劝他作罢。

虽然见到的世界是由死人脸组成的,但这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他是个相当聪明的人,有着双博士的头衔,在经济学领域有份不错的事业。虽然我没办法帮助他治好病症,但后来的日子里,我们时不时都会有些交流。

而这次,他发过来这么一句,我着实感到惊讶,顺手回了一条留言过去: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也没等他回复,直接关了QQ,又继续看了看关于特大连环杀人案件的一些具体内容,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回去客厅,轻轻拍了拍凌志杰。

他睡得很轻,一下子就被我拍醒了,醒来后揉了揉脸,坐正了身体,问我道:“我睡了多久?”

“一个半小时。”

他点点头说:“够了,那么我们开始吧,你找到的东西在哪里?”

我重新戴上手套,将那只钢化保温杯摆在茶几上,说:“这是早上刚刚从罗先梅那里取样过来的指纹。”

然后从冰箱里拿出口红和手表,说:“这就是那两样东西,不过口红上已经有我的指纹了。”

凌志杰点点头,问:“还有吗?”

“本来应该还有几张照片和其它地方的指纹,不过看来今天暂时应该没有了。”

“照片?”

“嗯,我前段时间总感觉有其他人在这屋子里,而昨天傍晚的时候果然看到有个人……不,有个东西……闯进了卧室,我觉得它可能还会再来,于是在卧室里做了个装置,打算拍下那个东西的样子,不过今天早上检查的时候,发现细线没有动过,也就是说那个东西昨晚没进来……”

我看着凌志杰的眉毛都拧到一块去了,显然他听不太懂,才知道昨天那事我还没跟他好好说过,于是又停下来将昨晚看到那个黑乎乎的鬼影的全过程和细节都说了一遍。

凌志杰抬了抬眉毛,那样子是有点不信,但又看了看我,才转了个眼神,这眼神我知道,他这次终于又无条件地相信我了

“卧室飘窗的窗框、客厅落地窗的窗框、防盗门的门把手……等等地方我昨天全都擦拭过了,如果那东西昨晚曾经试图进来的话,肯定会在这几个地方留下指纹。至于屋内可能留下指纹的地方,比如水龙头,卫生间的门把手等等我也保护过了,最好也采集一下,看看有没有除了我和你之外的其它指纹。”我补充道。

“行,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凌志杰说完就起身,打开带过来的工具包,开始了他的指纹采样工作。

防盗门的门把手上没有任何指纹,客厅的落地窗窗框上也没有指纹,最后是卧室的飘窗窗框。

凌志杰将头伸出那些我布置好的细线,去飘窗外面采集指纹,不一会就将头缩了回来,然后在卧室的内侧玻璃上仔细刷了一会,回过头问我:“你昨天布置好这些细线以后有没有擦过窗框?”

我有点不解他为什么这么问,但仍然点点头说,我擦拭过好几遍,能确定不会留下自己的指纹。

“那现在这里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指纹?还有些尖锐物划过的痕迹,而且很新鲜?”

听他这么一说,我赶忙凑近去看,果然,被凌志杰刷过后,能看到一些很明显的类似手印的东西,而且还有几丝凌乱地划痕,这些在我昨天擦拭的时候可以确定是不存在的。

看到这里,我的后背瞬间冒起了冷汗,迅速回头扫视了一圈卧室。

因为,我已经意识到了,昨天看到的那个东西,也许并没有翻出去,而是仍然留在这个屋子里?

凌志杰估计是察觉到了我异样的神色,瞬间就从飘窗上跳了下来,同时手里多了一把黑色的东西。

我一看到这把黑色的东西,心脏就随之剧烈地跳动起来,立刻明白了他想干什么。

凌志杰举着那把黑色的东西快速走过我身边,然后做了个手势示意我跟在他后面,我赶忙照做。

他迅速扫视了一圈卧室,把目光锁定在与床平行的一排壁柜上,轻轻地走过去,在柜门上挨个敲击,边敲边贴上去听里面的动静。

我不知道他这样能听出什么来,但怕打扰他,就没多说什么,只是同样用高度警戒的眼神注视着他正在敲的每一扇柜门。

可是一直敲到最后一扇,凌志杰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更没有打开那几扇柜门,我忍不住用手势问他要不要挨个打开看看,他却摆了摆手,然后出了卧室,同时示意我跟上去。

凌志杰此刻的动作相当专业而谨慎,这种动作所传达的紧张感,让我觉得不是在自己的家里,而是跟他进入那些重刑犯所藏匿的窝点。

在随后的时间里,我们仔细地搜索过余下几个房间,以及所有可能藏人的地方,却没有任何可疑的发现

“志杰,算了,可能是我多心了。”

“你确定昨天把你自己的手印擦掉了?”

我点点头,这事情我还是能非常确信的。

凌志杰在得到我的回复后,又想了一会,然后问道:“手表和口红都是在卫生间找到的?”

我同样点点头。

“再去卫生间看看。”凌志杰说完又转身进了卫生间。

我一边跟进去,一边说:“这种地方一目了然,刚才不是看过了么?”

凌志杰没回我,直接走进淋浴间,抬头看了看吊顶,然后踮起脚尖,伸长手臂往上捅了几下,我还没明白过来,就看到吊顶上的其中一块板子被轻轻一捅就翻了上去,露出一个黑色孔洞。

凌志杰几乎在同时,将枪举起死死地对着那个黑色洞口,但是洞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

他又朝我做了个手势,我马上就明白了,转身从客厅拿了支手电筒,另外拎了张稍高的椅子回来。

我看着凌志杰一手举电筒一手举枪,踩着椅子从那黑洞里探上去,不一会,就缩了回来,但是他的手里却多了一团黑色的东西,我一看,竟然是头发,湿漉漉的,散发着一股腐臭的味道。

凌志杰将头发递给我,然后让我去找个保鲜袋装起来,并说道:“上面还有东西,不过卡在通风管道里。”

本来看到这发臭的头发就感觉不太好,直犯恶心,却听他说上面还有东西,马上就意识到了也许还有更坏的事情,于是不假思索地问道:“还有什么东西?”

“这里看不清楚,你去找个钩子之类的工具来,得把它勾出来才知道。”

凌志杰说完又将上半身伸了上去,我赶忙回头去找钩子。

家里能做钩子的东西还真少,要不就是太软,要不就是太短,最后只得将一只铁丝衣架拆了拉长,回到卫生间想要给凌志杰,却发现卫生间里没人,他不见了。

我去找钩子的时间并不长,最多三分钟,凌志杰不可能跑到哪里去,我走进淋浴间,朝上看了看那个洞口,心想,这吊顶的空间这么窄,他不至于能上到里面吧?即使能上到里面去,吊顶那么脆的东西,根本就承受不了凌志杰这么大的块头。

不过想归这么想,我还是踩着凳子和他先前一样将头慢慢从那洞里伸了上去。

标签: ,

9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的头都晕了,一会又逻辑,一会没逻辑。

    (3) (0)
  2. 这跟盗梦空间有点像啊,最后何宁已经根本分不清自己在真实世界还是自己虚拟的世界了,就像当时在悬崖的时候,王飞让何宁跳下去的时候,他最后被逻辑维护者凌志杰抱了回来,最后由逻辑维护者凌志杰重新给虚拟世界的逻辑填补漏洞,塑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虚拟世界,就是说何宁最后还是继续在自己虚拟世界里面,已经出不来了,真实世界的何宁已经是个植物人!!!!老婆董心洁给的救赎宣告失败!!!

    (2) (0)
  3. 我真的很佩服作者,何宁感觉自己的妻子就在身边,可是被自己脑中的黑势力给隐没了,我发现自己大脑的强大

    (1) (0)
  4. 何宁真傻,他不会不开呀!我真替他

    (1) (0)
  5. 何宁还躺在病床上,依旧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何宁自己虚拟世界的逻辑守护者把何宁留在了虚拟世界,事实上何宁妻子活着,凌志杰和凌玉死了,王飞和其他什么的人物都是虚拟出来的,或者说王飞现实中是心理医生,而在何宁的虚拟世界中是王飞植入的白势力,为了帮助何宁回到现实世界,何宁听到的感受到的一些奇怪的东西来自于现实世界。真是震撼

    (0) (0)
  6. 有点像致命ID 和记忆碎片 最后像是禁闭岛 里面的暗引让整体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的无数个多重人格 最后看到的小孩是不是他自己的孩子 医生想办法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孩子 但是大脑机制把他当成是702之前的四个之中的房客吗? 是不是说还在昏迷中

    (0) (0)
  7. 逻辑感相当强,环环相扣。没有没填的坑

    (0) (0)
  8. 题材虽然普通,但是真得恐怖。。。一个植物人陷入无限循环不停幻灭的痛苦中,一个永远醒不来的噩梦。。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