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黑白配(极致恐怖,颠覆结局)

漆黑一片,手电筒先前又在凌志杰手里,在这地方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闻到一股类似死老鼠的臭味,看样子,还真有什么东西腐烂在这里面,和先前那头发一样。

我想了想,朝里面喊了几声凌志杰,却没有听到回应,心想算了,正打算抽身下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好像是什么东西正从上面某根管道里往下爬。

我第一反应以为是凌志杰,赶忙又喊了声,但是那边仍然没有回应,那东西听到我喊,似乎停顿了一下,但马上又换了个更快的速度往下爬来。

凌志杰那么大的个头怎么可能在一条通风管道里面爬?我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同时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了来,跌跌撞撞地想要抽身下去,却突然感觉到脚下一晃,整个人猝不及防就摔了下去。

凳子不高,我这下摔得不重,揉了揉脚脖子打算站起来,同时抬头去看上面的动静,就看到那黑洞里面有一张泛白的脸,一动不动地狞视着我。

这个画面太刺激了,我全身的神经一下子全部跳起来,扯着整个人连滚带爬地往淋浴间外面退。

但退了几步后我就意识到了什么,不管吊顶上那是什么东西,现在看来它跟昕洁的失踪有莫大的关系!想到这里,也不知道哪来一股勇气,我顺手从旁边抄起一个拖把,几步跨进淋浴间,看也没看,直接将拖把柄使劲朝上一捅。

可手里感觉一空,什么也没捅到,抬头又去看,却发现刚刚还在上面的那张脸不见了,上面黑洞洞的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我举着拖把,打算踩着凳子再上去看看,却突然感觉到左肩一沉,有什么东西搭在了上面。

我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上面的黑洞里,肩膀上的这一搭把我吓得整个人都跳起来,大吼一声,同时转身,果然有个人就站在背后。

“是我!你怎么回事?吓成这样?”

在看清楚是凌志杰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问道:“你……你刚才去哪了?”

“楼上啊,怎么了?”

“你怎么不和我说声?”

“我还想问你呢!我让你去找钩子,你刚才跑哪去了?”

“我……我在阳台上……”说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刚才我的确是去阳台了,但是凌志杰没理由那么点时间都等不到,在没喊我的情况下,竟然又跑到楼上去了,而且他跑到楼上去干吗?

“阿宁!”凌志杰突然冲我吼了一声,我才回过神来,看着他看我的眼神变得很奇怪。

突然,他伸出双手朝我的脸摸过来,我情不自禁地躲了一下,躲开了。

他停下手,用更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半晌,说道:“何宁,你到底怎么回事?!最近一直都神神叨叨的,让你去找个钩子也要找半天,还见不到你人!”

他指指淋浴间的黑洞上方,继续说:“刚才我听到有个东西从那上面钻上去,我就想到你之前和我说的,那什么……你看到个黑影也是钻到楼上去了,我就打算追上去看看,可上面的门锁着,我只好回来找你拿工具,没想到你又在卫生间里磨磨蹭蹭,还吓成这个鸟样,你他妈的能不能给我清醒点?!”

凌志杰这一吼,刚才那种不正常的感觉终于消失了。

我摆了摆手,说了声抱歉,然后把刚刚在洞里听到的情况也和他说了一遍,当然没提我看到的那张恐怖人脸,因为我要是说了,此刻凌志杰非但不会再信任我,而且会觉得我整个人都疯了。

“对,就是你听到的那种声音。”凌志杰顿了一顿,继续说,“之前有团白色的东西卡在通风管道里,我让你去找钩子的时候又上去看了一下,就看到那团东西往上面缩了回去,所以才想追到楼上去看。不过你也别想太多,八成的可能是只大老鼠。”

“你是说有只大老鼠在拖那团你看到的白色东西?那堆头发又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凌志杰非常不耐烦,看样子要发火,但他马上就吸了一口气,然后放慢语调对我道,“快点找几根细铁丝来,我们到楼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几分钟后,我们打开了702的门,一股霉味扑面而来。

虽然时间已接近正午,但不知道是因为外面阴沉的天气,还是本身布局而造成的采光问题,屋子里显得相当昏暗。幸好,凌志杰把手电也带上来了,他借着手电的光线摸到了门口处的电灯开关,但很显然,这个屋子早已不通电了,根本就开不亮。

凌志杰骂了一句,就径直走进去,转到客厅里本该是落地窗的位置,将沉重的窗帘一把拉开。

但迎接我们的并不是窗外的光亮,仍旧是屋内沉沉的昏暗,我正想抬脚跟到凌志杰的身边去,却突然听到了另一个声音,从身后,也就是客厅右手边的卫生间方向传来,那是紧随窗帘拉开时那一声“哗啦”而同时响起的——一声轻轻的叹息。

我猛然回头,但是什么都没有,死一般的寂静。

也许,我是听错了,连日来的惊吓已经让我变得越来越疑神疑鬼了吧……我自嘲地笑了笑,继续朝凌志杰那边走去。

凌志杰趴在落地窗边上仔细地看了一会,再次骂道:“他妈的外面都让木板给钉死了,这种房子,真是搞什么鬼!”

他骂完后用手电在屋内扫视了一圈,我也趁着这个机会观察了整个屋子。

可以说,这个格局和我们的房子几乎是一样的,但是里面的装修以及各种家具却显得老气横秋,而且被将近一指节厚的灰尘覆盖,看样子,的确有好些年头没有人住过了。

奇怪的是,相比于家具,木地板上的灰尘倒并不是很多,以至于我们刚刚进来时踩出的脚印子都看不清晰。

稍微观察了一下,我就跟着凌志杰走到了卫生间的门口。

门是关着的,凌志杰掏出手枪,戒备地往门上轻轻推了一把,但是没动,他又加大力气推了一把,还是没动。

看这个情况,似乎里面反锁了,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猛地抬起一脚,朝门把的位置踹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我看到凌志杰被弹了回来,赶忙伸手想要把他扶住,但是他的体重太大,结果两个人都摔在地上。

凌志杰大骂一句,立刻从地上跳起来,从我手里扯过带上来的一柄榔头,发狠似地冲上去砸卫生间的门把。

在他的大力敲打下,那门把处的锁孔都变形了,凌志杰继续砸,一直砸到整个门锁都脱落,从另一边掉下去才停下来。他将手从那锁孔的位置伸进去,掏了一会,就听到门里面一声沉重的声音,有什么重物倒在了地上。

他将手抽回来,推了一下门,那门终于被推开了。

同样的腐臭味,只是比在我家淋浴间吊顶上闻到的还要浓重。

我借着手电筒的光亮扫视了一下卫生间内情况,大小和我家的差不多,约摸有七八个平方,外面一圈是发黄发黑的盥洗台和马桶,没做淋浴间,但是能看到最里面的一席浴帘,浴帘后面也隐约有个大东西。而倒在我们面前,也就是门口位置的则是一个大家伙,斑驳的绿色表皮,被锈蚀的铁质底座,还有那上面被捆得密密麻麻的暗红色尼龙绳,不过尼龙绳可能同样由于年代过于久远,显得非常毛糙,也许不再牢固。

凌志杰并没有像我这样一进门就停下观察,而是举着枪和手电迅速跨过地上的大家伙,一直走到最里面,一把掀开浴帘。

那后面的大东西是一只浴缸,他俯下身去稍微查看了一会,但看起来并没什么特别的发现,于是折回来和我一起仔细地观察倒在门口的这个大家伙。

我们怎么也没想到,顶住卫生间门的会是这么大一个家伙,而且被绳子捆成这样,实在让人费解。

凌志杰用手电照着它仔细打量了之后,才发现,这其实是一台老式的大冰箱。

但按理说,这样大的冰箱,它的重量也不至于能顶得住凌志杰最初的那猛力一脚,还将他弹了回来,所以凌志杰对这台老旧的冰箱格外在意。

他再次俯下身去,往尼龙绳上面摸了一把,又尝试着在冰箱门的位置掰了一下,然后回头说道:“里面有东西,你带刀了吗?”

凌志杰用手电照着它仔细打量了之后,才发现,这其实是一台老式的大冰箱。

但按理说,这样大的冰箱,它的重量也不至于能顶得住凌志杰最初的那猛力一脚,还将他弹了回来,所以凌志杰对这台老旧的冰箱格外在意。

他再次俯下身去,往尼龙绳上面摸了一把,又尝试着在冰箱门的位置掰了一下,然后回头说道:“里面有东西,你带刀了吗?”

我把随身带的刀子递给他,志杰麻利的割开绳子,猛地拉开冰箱门,“嘭”的一声,楼主从里面掉了出来

我摇摇头,转身回家去厨房拿刀子,刚走到门口,身后就传来一阵铃声,回头一看,凌志杰正从口袋里掏手机。

他掏出手机喂了一声后,脸上的表情就变得非常焦虑起来,眉头渐渐拧成了一个“川”字,放下电话,冲我说道:“阿宁,我得回警局了,你看,这里的事情,要不……”

我马上就意识到了,应该是警局那边的特大连环杀人案有了新的进展,他必须马上回去,于是回道:“没事,你回去吧,我自己能处理。”

凌志杰听后便没作耽搁,回到楼下,快速收拾了我让他做指纹鉴定的那几样东西,急匆匆地往警局赶。

送走他后,我提了一把水果刀重新上到702,开始割那冰箱上的绳子。

绳子并不牢固,很快被我割断,迫不及待地打开冰箱门,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面而来,我捂着鼻子往里面看,却是满冰箱的泥土,黑色的,结成了块状,我用刀子轻轻刮了几下,就扑簌簌往下掉。

一间传闻闹鬼的屋子,屋子里被锁住的卫生间,卫生间里一台装满黑土的大冰箱,一个人蹲在黑暗里,使劲刮着冰箱里的黑土。

这幅画面,任谁看到都会觉得诡异无比,更何况是作为画中人的自己?

我刮了一会,起初的迫不及待已经渐渐转变为恐惧,手中的动作自然也慢了下来。因为我总觉得,在这个屋子的某个角落有一双眼睛,也许就是先前在自家淋浴间吊顶上看到的那对,它正猫在黑暗里死死地盯着我……

这种不好的感觉,跟曾经看过的鬼片情节有关,跟自己现在的亲身经历有关,我很清楚,这是在陌生复杂的环境里,人体的自我防御机制所产生的心理压力,但这种压力作为当事人本身是很难排除的。

为了缓解这种压力,我决定起身先到外面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再进来继续挖掘,可就在我刚站起来的时候,又有一个声音突然从浴缸那边传来。

咕噜……咕噜……咕噜噜噜噜噜……

标签: ,

9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的头都晕了,一会又逻辑,一会没逻辑。

    (3) (0)
  2. 这跟盗梦空间有点像啊,最后何宁已经根本分不清自己在真实世界还是自己虚拟的世界了,就像当时在悬崖的时候,王飞让何宁跳下去的时候,他最后被逻辑维护者凌志杰抱了回来,最后由逻辑维护者凌志杰重新给虚拟世界的逻辑填补漏洞,塑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虚拟世界,就是说何宁最后还是继续在自己虚拟世界里面,已经出不来了,真实世界的何宁已经是个植物人!!!!老婆董心洁给的救赎宣告失败!!!

    (2) (0)
  3. 我真的很佩服作者,何宁感觉自己的妻子就在身边,可是被自己脑中的黑势力给隐没了,我发现自己大脑的强大

    (1) (0)
  4. 何宁真傻,他不会不开呀!我真替他

    (1) (0)
  5. 何宁还躺在病床上,依旧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何宁自己虚拟世界的逻辑守护者把何宁留在了虚拟世界,事实上何宁妻子活着,凌志杰和凌玉死了,王飞和其他什么的人物都是虚拟出来的,或者说王飞现实中是心理医生,而在何宁的虚拟世界中是王飞植入的白势力,为了帮助何宁回到现实世界,何宁听到的感受到的一些奇怪的东西来自于现实世界。真是震撼

    (0) (0)
  6. 有点像致命ID 和记忆碎片 最后像是禁闭岛 里面的暗引让整体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的无数个多重人格 最后看到的小孩是不是他自己的孩子 医生想办法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孩子 但是大脑机制把他当成是702之前的四个之中的房客吗? 是不是说还在昏迷中

    (0) (0)
  7. 逻辑感相当强,环环相扣。没有没填的坑

    (0) (0)
  8. 题材虽然普通,但是真得恐怖。。。一个植物人陷入无限循环不停幻灭的痛苦中,一个永远醒不来的噩梦。。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