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让时光封锁,让伤成琥珀

五 其实你都是自找的

从高二开始,杜唯从家里搬了出来,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居室的房。当别人听说这事后流露出羡慕或者崇拜的眼光时,只有路芳菲知道,其实他内心有多无奈。

他将自己伪装得太好了,在人前永远可以风轻云淡地笑,这一点,路芳菲大概永远也做不到。

九月份的时候,篮球社因为缺了一位女助理,杜唯问路芳菲愿不愿意过来帮忙。芳菲想到自己不活泼的个性,有些迟疑,还没来得及拒绝,便听见杜唯没有耐心的语气:“就是你这样扭扭捏捏畏畏缩缩才没什么朋友,你要是和大家正常邦交,谁会见我和你走近就说我对你有歹念啊?还不都是你自己害的。”

“不……不是,”路芳菲倒是因为杜唯的话有些错愕,想了想说,“我就是怕做不好……”于是看到了杜唯爆发的表情,“一个女助理而已,你觉得做不好你会死掉吗。”

路芳菲后来回忆起这些往事,突然觉得,无论如何,是杜唯打开了那扇黑暗之门,让她的心通向外面的世界。

那其实是一段很美好的时光。

队员们休息的时候,会不时地找她们这些助理聊聊天。男生们大多很开朗,开起玩笑来也毫不客气。路芳菲一开始觉得拘谨,慢慢地也开始适应这样轻松的氛围。

那个世界里,满是阳光,没有阴霾。

赵廷颜也是女助理之一,就是杜唯曾经提起过的赵廷颜。不过背景的注释从杜唯的绯闻女友,变成了杜唯死心塌地的爱慕者。

就为了这事,路芳菲还曾经向小米探听过八卦。对方一脸不屑的模样:“事情大概就是……杜唯一开始觉得赵廷颜长相人品都不错,认真追求过一段时间的。等对方开始动心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突然不追了,弄得人家的心在那儿不上不下的。”

路芳菲向杜唯问起这事的时候,对方正在研究她衣袖上的一个破洞。等她发表完自己的伦理道德观后,他只是皱了皱眉头,一本正经地说:“这件衣服都旧成这样了,你怎么还在穿。”

她思绪很轻易地被杜唯带了过去。她想起继母念叨着她“赔钱货”时的嘴脸,心渐渐梗塞了起来。

“还有上次那条裤子,都那么短了,难道他们不打算给你买新的了吗?”

沉默了半晌,她只是低低道:“最近弟弟要上幼儿园,阿姨说开销很大……”

杜唯打量了她半晌,突然恨铁不成钢地说:“你怎么这么傻呢。”似乎还不解气,顿了顿又补充道,“其实你都是自找的。”

六 有你这样的人做靠山,特别特别幸福

那天放学,杜唯扔给路芳菲一大包软绵绵的东西,在芳菲错愕的表情里,他一边解释:“这是我表姐的衣服。”

“你别嫌弃,虽然是穿过的,但我那个表姐特别挑,东西都是半新的。”

芳菲回家打开袋子,拿出里面的开衫和牛仔裤,牛仔裤大小刚好;开衫是纯白色的,很漂亮,穿起来虽然有些大,但不影响效果。

意外的是,继母就这样没有征兆地闯了进来。对方先是有些意外,随即咄咄逼人的话问出口来:“难怪最近钱花得这么快,原来是你这个赔钱货偷偷拿家里的钱去买衣服了。”话音未落,毫不留情的巴掌就扇了过来。芳菲一边试图用手挡开,一边试着解释。继母的嘴里始终骂骂咧咧,“同学?哪天我看干脆打包把你送过去,看人家要不要。”

事情平静下来已经近深夜,最后是父亲回来,看见坐在沙发上红肿了半边脸的芳菲,说了句:“不管怎么说,偷拿家里的钱是不对的。”

路芳菲只感觉脑子里有根弦猝然断裂,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她称之为父亲的人,隐忍了很久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近十一点的时候,芳菲从家里跑了出来,全身上下只带了个书包。站在行人渐稀的大街上,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漫无目的地走着,最后来到了杜唯租的小房子外面。被吵醒的杜唯一副睡眼迷蒙的模样,却在看到芳菲红肿的脸和未干的泪迹时,刹那间困意全无。

那一晚,两个人挤在杜唯那张不大的床上,中间隔着衣服作为分界。杜唯的被窝很暖和,里面有若有若无的香味,让人安心。路芳菲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半夜她又梦见继母拿着长尺打自己,长尺的边缘突然变成锐利的刃,在身上画出一道一道血痕。

杜唯是被芳菲微微挣扎的动静给吵醒的,他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女孩在梦里都带着哭腔求饶:“别打了,痛!痛!”

心被不知名的情绪填满了。

杜唯想要伸手抱抱她,动作进行到一半却打止了,最后只是用左手牵起了芳菲的右手,紧紧地将它包绕在自己的手掌里。

当然,这些都是芳菲不知道的事了。

第二天回家的时候,继母本来准备对路芳菲的夜不归宿发难,落下的巴掌却被陪同的杜唯挡了过去。凶狠力道落在他脖子上,留下了几道指甲抓出的红痕。

杜唯没有说话,只是拉着芳菲的手,走到她父亲的面前。

父亲问:“芳菲,昨晚你去了他那里?”

旁边的杜唯这时开口道:“叔叔你别误会,我是路芳菲的同学。关于她的遭遇,我想就算是一个有同情心的路人,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芳菲没有想到,杜唯会找自己的父亲谈判。当他不卑不亢地说出那些句子,说出“叔叔其实你也不希望女儿在外面让自己丢脸”之类的话时,她第一次觉得,面前的男生有着自己无法想象的强大内心。

那件事以后,父亲答应让路芳菲住校,每个月寄来固定的生活费。长期压抑在头顶的乌云散开了,她得到了自由,却也将自己彻底从那点不值得挂念、却真实存在的血缘里剥离了出来。

住校的头一个星期,杜唯请路芳菲寝室的人出来一起吃饭,他一本正经地和大家说着:“我们家芳菲不懂事,请大家以后多关照他。”单纯的女生们窃窃私语,回寝室后便开始八卦起来,她们问路芳菲,杜唯是不是她男朋友。

芳菲几乎想也没想就答道:“不是。”

“骗谁啊,不是男朋友干吗对你这么好。”

芳菲语塞了。

后来路芳菲把这事说给杜唯听,杜唯淡淡地笑了笑。路灯昏黄的光线围绕着氤氲的雾气,影子斜长,突然走在前面的女生回过头来:“杜唯,你知道吗,其实我特别希望,有一天发现,自己其实是你的私生女。”

在男生错愕的表情里,她又道:“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做靠山,特别特别幸福。”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