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小说:皇后无德(一)

古风小说《皇后无德》,作者酒小七,原载晋江文学网,喜欢的同学可购买实体书支持作者!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43020991d582ca3eo

书名:皇后无德

作者:酒小七

内容简介:

作为内阁首辅的嫡亲孙女,叶蓁蓁被塞给皇帝当大老婆。

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这是双方的心声。

从此,给皇帝添堵就成为皇后的日常工作之一。

总之这就是两个高智商低情商的二货凑一块磕磕绊绊过日子的故事。

正文:

☆、大婚

大齐熙和二年八月初九,忌出行,宜嫁娶。

这一天不愧是钦天监千挑万选的黄道吉日,天朗气清,风和日丽,就连秋老虎都温柔了许多,仿佛暴躁的河东狮突然散去功力,拾起娇羞。

临近紫禁城的长宁街尽头,缓缓行来一队仪仗,吹吹打打,喜庆非常,看着像是一队迎亲的队伍。不过与平常人家不同的是,队伍中没有红色的喜轿,却有一顶十六人抬的杏黄色礼舆。礼舆的帷幔上用金线绣着凤凰,舆顶垂下金黄色流苏,四角探出金色龙首,龙首含着五彩八宝珠串,随风轻摇,与帷幔上的金凤、舆骨上雕的金龙交相辉映,赫赫煌煌,晃得人眼睛都疼。

能有资格乘这种东西出嫁的,怕也只有皇后了。

街道两旁站满了人,个个伸长脖子向队伍看,不时发出阵阵惊叹声,比看庙会还要热闹——庙会年年有,但是皇帝大婚,恐怕这辈子也就见识这一遭了,能不好好看看吗。

迎亲队伍里虽然人多,又要演奏音乐,却丝毫不乱,井然有序地前进着,其中四个长相讨喜的小太监专门负责向人群抛洒糖块和铜钱,用大麻袋装的糖和钱已经下去了小一半儿,随着小太监扬起的胳膊,人群中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骚动。

队伍快要行至叶府时,远远地便看到叶府大门口黑压压地跪了一地人,领头的是个须发花白的老者,面容恭谨,眸子精亮有神。

“那可不就是叶阁老。”人群中有人眼尖,一眼便认出老人的身份。

“叶阁老是谁呀?”一个稚嫩的童音问。

“叶阁老是中极殿大学士,内阁首辅,两代帝师,三朝元老!”随着几重身份被道出,说话者的语气也跟着上扬。虽然和叶阁老不熟,但这无碍于他说此话时的骄傲。

周围人也因这句话而发出一阵令说话人满意的赞叹。虽然这种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每次听到人说,总要忍不住尊崇一番,就好比在大街上看到耍把式卖艺的,虽见过多次,也还要驻足观看一会儿。

“今日出嫁的这位姑娘,便是叶阁老的嫡亲孙女,闺名叶蓁蓁,年方十七岁。叶阁老有三个孙子,却只有这么一个孙女,可谓爱如珍宝,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又一个人说道。

“敢随意称道皇后娘娘名讳,不怕被捉住打板子?”听者玩笑道。

“我听说,这门亲可是三年前就定下了。”

“那为何今日才大婚?”

“三年前先帝爷驾崩,今上纯孝,说一定要为先帝爷守满孝才能成亲。”

“爹爹,皇上要娶叶阁老的孙子,那他以后岂不是都要管叶阁老叫‘爷爷’了?”稚嫩的童音再次发问。

这次没人回答他,他爹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巴。

小太监一扬手,铜板哗啦啦下雨似地落下。几人顾不上聊天,蹲下身卖命地捡起钱来。

***

叶府今日大喜,处处贴了红喜字,挂了红花红绸,人人脸上都带了几分喜色,唯独一人除外。

叶蓁蓁木着脸看着镜中的自己。那镜子是花大价钱从佛郎机人手里买来的,光滑明亮,能照得人纤毫毕现,叶蓁蓁也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长这样。

鸭蛋脸面,朱唇皓齿,鼻梁小巧高挺,衬得五官格外深刻有神;一双丹凤眼,黑白分明,顾盼神飞,眼角微微上挑,不笑时会透出一股威严;修长上挑的双眉与眼睛相得益彰,只是此时眉头微微隆起,似是满心不悦。

妆容虽然隆重,配叶蓁蓁精致而大气的五官,倒也相称得紧,让人心中油然生出一种敬畏感,就是不知道皇帝会不会喜欢这种口味的了。

喜娘最后为叶蓁蓁拉了拉衣角,整了整凤冠,确定一切无误之后,便扶起她,“小姐,圣使快到了,请您先领受册封。”

叶蓁蓁没答话,依言由她领着。

眼睁睁地看着叶蓁蓁跪受了皇后的金册和宝印,喜娘暗暗松了口气,心想总算木已成舟,这下小姐不管多不愿意,也是实实在在的皇后娘娘了。说也奇怪,别人当皇后那是天大的荣光,想求也得先修几辈子福分,怎么到自家小姐这里就是一万个不乐意呢。亏得小姐在太老爷面前最是乖巧伶俐,哄得太老爷几乎无日不开怀,可是因为这件事,祖孙两个闹了好几场,总也不能消停,老爷和三位少爷轮番上阵当和事老,也不顶用。幸亏小的斗不过老的,小姐到最后不还是服软了。

领受册印后不消片刻,便是吉时。叶蓁蓁被扶上那金光闪闪的礼舆之后,迎亲队伍重新启程,回去时多了一串长长的尾巴,那都是叶蓁蓁的嫁妆,流水一般往外抬,足足铺满整条长宁街,观者无不咋舌。

不管当事人乐不乐意,叶阁老无论如何都要让自己的宝贝孙女嫁得风光无比。

叶蓁蓁坐在礼舆中,心中回想着爷爷对她的最高指示:不能被废后。

她揉了揉被凤冠压得酸疼的脖子,心想爷爷您真是太了解我了。

可是既然您如此了解我,又何必非要把我推进那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呢。

想想自己那未来的夫婿,叶蓁蓁更觉头疼。无论从哪方面来说,皇帝都不是叶蓁蓁理想夫婿的候选人。

大齐朝的女子地位比之前代要高出不少,女子在择婿方面有一定自由。叶蓁蓁是名门之后,爷爷是三朝元老,还是皇帝的老师,门生故吏遍布朝野,她的父亲在吏部供职,不出意外的话将来也会入阁。因此,除了公主,这天下只怕没别的女孩儿比叶蓁蓁的出身更尊贵了。有这样一个娘家撑腰,叶蓁蓁想挑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只不过不管她挑上谁,也绝对不会是皇帝。她被人宠惯了,到了夫家也能被宠着惯着那是最好不过,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夫君不能讨小老婆。以上,皇帝都做不到。

更何况那皇帝自从登基之后便看他叶家不顺眼。一个是权倾天下的老臣,一个是野心勃勃的新帝,朝堂上权力相争暗流涌动,皇帝现在根基未稳动不了叶家,不代表以后也不会动叶家。别看她现在如鲜花着锦风光无比,等皇帝和叶家算账的时候,八成会首先拿她这个皇后开刀。

越想越觉得自己前景渺茫,叶蓁蓁只好停下思绪,扶着下巴打瞌睡。早上天不亮就被拎起来捯饬,这一身衣冠复杂又沉重,搞得她疲惫不堪,现在也确实困了。

这一睡就睡到了坤宁宫,其间似乎在乾清门停了一下,但她没醒。被人扶进卧房时她还迷迷瞪瞪的。

所以纪无咎一走进卧房时就看到叶蓁蓁大大地打了个哈欠。

纪无咎本来就阴沉的脸色又黑了几分。这种仪态,怎配做皇后。叶修名那老家伙还真拿得出手。

打完哈欠,叶蓁蓁看到了纪无咎。她慢吞吞地起身,给他行了个礼,“参见皇上。”

“皇后免礼。”虽然厌恶都快爬到脸上来了,但是该说的场面话还是得说。说完这些,纪无咎坐下来。

烫金龙凤呈祥红烛的火苗轻轻跳动着,映着二人的脸庞,一个如美玉,一个如娇花,真好一对璧人。

这对璧人四目相对,又双双别过脸去,相看两相厌。

叶蓁蓁给自己倒了杯酒。据说洞房会很疼,所以她打算多喝点酒麻醉自己,最好是醉得神志不清,那样大概就不会感觉到疼了。

可是她刚喝了一口,就发现纪无咎在盯着她看。叶蓁蓁有点不好意思,“你喝吗?”她放下酒杯,执起酒壶想给他也满上。她心想,刚才是她太着急了,应该先给皇上倒酒的。只是因为看他不顺眼,便给忽略了。

然而纪无咎制止了她的动作。他端起她喝过的那杯酒,一饮而尽。

“……”叶蓁蓁终于想起来她真正忽略了什么,合卺酒!新婚之夜夫妻之间要喝合卺酒,这件事喜娘叮嘱过她,但是成亲的过程太过繁琐,所以她遗漏一二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纪无咎喝完这杯酒,便把自己的酒杯满上,先自己喝一口,又递给叶蓁蓁。

叶蓁蓁不情不愿地接过来,一脸嫌弃地干掉。

纪无咎冷哼。

喝完合卺酒,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比较尴尬了。纪无咎硬着头皮把叶蓁蓁抱上床,一番宽衣解带。但是在叶蓁蓁“你这个无耻色狼登徒子”这种目光的逼视下,他也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致。

“闭上眼睛。”纪无咎命令道。

紧闭双眼视死如归的表情依然让他提不起什么胃口。

好在叶蓁蓁长得够漂亮,闭上眼睛之后平时的威风荡然无存,倒也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

而且……身材也好,手感也好……

于是纪无咎终于有了点感觉。

至此,这场欢爱还勉强算得上和谐。

然而接下来,叶蓁蓁突然感觉身下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脑子来不及想,身体先一步做出反应,抬脚就踹向施加痛苦的那个人。

嘭!

纪无咎坐在地上,脸上□尚未退却,目光中难得一见地带了点迷茫。

其实纪无咎自幼由名师指导,文武双全,若是平时,被叶蓁蓁这种身手的人袭击,完全可以轻轻松松躲过去,只是他方才正专心致志地做那种事……

“放肆!”纪无咎很快反应过来,沉着脸看向叶蓁蓁。饶是他装面瘫装习惯了,此时也无法完全抑制怒气,胸膛剧烈起伏着,仿佛下一步能喷出火来。

叶蓁蓁跪在床上,尽量使自己的表情显得真诚,“臣妾一时鲁莽,无意冒犯龙体,请皇上责罚!”

责罚,怎么责罚?这种罪名可大可小,单看皇帝的态度。可是大婚第一天就重罚皇后,那就相当于直接抽叶修名的脸——他确实很想抽,可现在还不是时候。

更何况,新婚之夜妻子把丈夫踹下床,这种事情闹大了,当丈夫的脸上难道很有光么……

所以纪无咎看向叶蓁蓁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纠结。

这时,外间一声谨慎的“皇上”,把帝后二人从诡异的气氛中解救出来。

说话的是纪无咎的贴身大太监冯有德,从他还是太子的时候就服侍他,跟了他有十几年了。

“什么事。”

“皇上,方才露华宫的太监来禀报,丽妃娘娘不慎跌倒,伤情严重。”

纪无咎长长地呼了口气,堵在胸口的恶气终于散了些,“摆驾露华宫。”

“遵旨。”

纪无咎走到卧房门口,鬼使神差地又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叶蓁蓁,发现她正捂着嘴巴,又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