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小说:皇后无德(二)

☆、第78章决定

叶雷霆给叶蓁蓁讲了一个故事,很长的故事。听完这个故事,她感觉自己像是在戏台上演了一出大戏,一人分饰多角,你来我往,连口气儿都不带喘的。

从来不知道原来听个故事还能如此耗费心力和体力,叶蓁蓁听到最后,两腿直打颤。

果然生活比话本子精彩多了!

“我知道了,叶大哥,此事千万不要向别人提起。”叶蓁蓁嘱咐他。

“你放心,那是自然。”

送走了叶雷霆,叶蓁蓁独自在荷花缸边儿转圈儿,心里七上八下的,没个安宁。好容易把这股子烦躁不安溜达散了些,叶修名又走上前来,说道,“蓁蓁,我有话要与你说。”

“爷爷但说无妨。”反正有方才那件事的衬托,无论从他口中蹦出什么,都算不上大事吧。

叶修名站近了一些。因年老,他的脊背有些弯,像是一把未张弦的细弓,不似年轻时那样挺拔丰峻。他看着叶蓁蓁,脸上被岁月凿出来的纹路柔和下来,目光慈祥,那是这位铁腕权臣身上独有的、只有在面对儿孙时才会展露出来的温情的一面。他嘴唇微微抖了一下,想说话,口中却像是含着千斤重的橄榄,发不出声。他看着自己的小孙女,她已不是当初的俏皮顽童,也不是豆蔻少女,而是已嫁做人妇,是大人了。昔日的垂髫现在高高梳起,曾经扶着爷爷的膝盖撒娇让给她扎头发,如今已经云髻高堆,金钗翠钿。这一切,仿佛只是眨眼间的事情。

叶蓁蓁见她爷爷只看着她不说话,便有些奇怪,“爷爷,您到底想说什么?”

叶修名两眼微微发红,叹了口气,哽咽道,“蓁蓁,是爷爷对不起你。”

纪无咎来到叶府,门上小厮不敢让他等,一人去里边通禀,一人领着他向里走。不想刚过大门,离得挺远便看到叶蓁蓁和叶修名正站在堂前说话。纪无咎眼力好,还能看清叶修名脸上表情,要哭不哭的,他以为又出了大事,便把小厮打发回门上,自己闪进去躲在回廊里听他们说话。

只听叶修名说道,“当初是爷爷为了一时的意气之争,执意要把你嫁入宫中去做皇后。当时以为你身份尊荣,这一生福泽绵长。其实福气这种东西,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依你的性子,未必喜欢在皇宫之中拘着。儿女之姻缘,我本不该插手太过,更不该为了一己之私而不顾你的哭求。”

纪无咎听到此话,心中一阵郁闷。什么意思,当初他强逼着做主这桩婚事,现在想后悔?晚了!

叶修名又道,“其实这桩婚事,你父亲也是极力反对的。他知道你与陆离自小青梅竹马,情分不同别人,陆离又是个知根知底的好孩子,品貌家世,都与你般配。”

纪无咎更加不痛快,什么般配!这世上能配得上叶蓁蓁的,唯有他纪无咎!

“我知道你初入宫时,过的不如意,当时我已然后悔,奈何木已成舟,我也只期盼你能守得云开见月明。虽未必能得皇上宠爱,但求生个一男半女傍身,又是六宫之主,只要挺过去,这一生该过得顺遂一些。但是内闱倾轧,不输于庙堂,你又怎么会过得舒心。我这一步,终究还是想错了。”

话里话外是满满的后悔,纪无咎听了,既不满又有些庆幸。幸亏你错了,错得好!

叶蓁蓁听罢,答道,“爷爷您千万别这样说,自古姻缘天注定,若无您的促成,我也不会与皇上结为夫妻。他待我挺好的。我是皇后,六宫的魑魅魍魉想要奈何我,可先要掂掂自己够不够分量。”

这番话让纪无咎听着无比舒心。算你有良心,知道我对你好。还有……不愧是我的好蓁蓁,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与我真是登对得紧。

叶修名却有些担忧,“可是太后怎么办?虽然许氏败落,但她是皇上的母亲,百善孝为先,她能动你,你却不能违逆她。”

“这个,您不用担心,我已经有了一劳永逸的法子。”

纪无咎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法子,因此期盼着叶修名问一问。

果然,叶修名问道,“是什么法子?”

叶蓁蓁却道,“暂时不能与您说,总之您放心,我是您的孙女,自然不会给您丢脸的。”

叶修名舒了口气,“如此我也就可以放心地离开了。”

叶蓁蓁一惊,“离开?爷爷您要去哪里?”

“你奶奶病的这些日子,我已想过了。这么些年,我一头扎进名利场,几乎不曾好好地陪一陪她。如今人老了,也没几年活头了,不如放开了手,好好与她过几年舒心日子。左不过是半截身体埋在土里的人,多活一天赚一天。”

“爷爷!”

“你不用劝我。我先前想不通,不服老,总要硬和人杠着,跟方秀清呛,跟皇上呛。其实没必要,自己还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我其实没必要操别人的心。人嘛,年轻时做年轻时该做的事,轰轰烈烈一场,等年老了,就好好地当一对白发翁媪。我想带你奶奶回江苏老家,那里山清水秀,最是养人。我与她养养花溜溜鸟,种几亩田,再养些鸡鸭,闲来垂钓碧溪上,或是与街坊四邻把酒话桑麻,了此残生,岂不美哉。”

“可是爷爷,江苏离北京何止千里,您二老年事已高,若是无人照料……”

“这你大可放心。你爷爷我虽辞了官,还不至于日子都过不好。我与你奶奶商议了,此行将你大侄子带走。他今年才三岁,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等大一些,再送回来。我们有他在膝下陪伴,想来也不会寂寞。”

叶蓁蓁还想劝他,奈何他心意已决,摆摆手道,“你不必再说了,现在去和你奶奶道个别吧,这次一走,怕是以后好几年见不了面了。”

他话说得含蓄。哪里是好几年,大概此生再也不见了。

叶蓁蓁失魂落魄地去见老太太了。

纪无咎靠在墙上,怅然若失。叶修名是他的恩师,要说两人之间也没有深仇大恨,只有师生之谊。他之前讨厌此人,也多半是因为他把持朝政,刚愎自用,碍了他的手脚。可是如今听闻他要离去,纪无咎竟颇有些不舍,仿佛失了臂膀一般。

说到底,叶修名能把持朝政这么多年,也是因为他有本事,有才干。寻常人想摸个边儿还摸不到呢。

纪无咎不想催叶蓁蓁,因此独自离开了叶府。老人家要离去,想必还有许多话要嘱咐。

果不其然,叶蓁蓁直到快傍晚了才回宫,回来时两眼红红的。纪无咎知道来龙去脉,也不问,只揽着她的肩膀柔声安慰她。

叶蓁蓁是个乐观的人,凡事都往好处想。奶奶这次能一脚踹开阎王自己又爬回来,已是大幸,这次又不是生离死别,她在乡下的日子一定会过得十分惬意,做孙女的,说不准还有机会去看望她。

这样的事,虽不是十分中意,却也是八分中意了,没什么好难过的。做人要知足。

想通了这一层,叶蓁蓁也就不那么郁闷了。她又想起一事,便对纪无咎说道,“皇上,我有一事,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

纪无咎抵着她的额头,淡声问道,“你是不能说,还是不想说?”

“我……说了怕你难过。”

纪无咎心中一暖,“那么,等你想说,或者不得不说的时候再说吧。”

叶蓁蓁点了点头。

纪无咎便眯眼看她。烛火下她的脸庞明媚生动,大概因下午哭过的缘故,腮上还挂着淡淡的红晕,细眉已舒展开来,目若秋水,眼角有浅浅的红痕。她整个人,像是一只鲜甜多汁的蜜桃。

这样的人,差一点就不是他的了。

纪无咎庆幸无比,心内一阵悸动。他这个人,从来不信什么鬼神轮回之说,可是现在突然就觉得,他和她的缘分,真的是早就注定好的,任何人都斩不断破不开。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他和她修行了好几百年,只为今生做一双恩爱夫妻。

叶蓁蓁发觉纪无咎目光闪动,这眼神儿她再熟悉不过了。她也不知怎的,两人好好说着话,他又想到那事上去。她低着头,玩儿着自己的手指头。

纪无咎便捉着她的手,将那圆润小巧的手指头含入口中,搅着舌头抚弄。

叶蓁蓁的指尖被他的舌头一碰,心尖儿忽地就一颤。这人真是花样越来越多了,怎么会想起咬手指头呢。

纪无咎一边叼着叶蓁蓁的手指,一边伸手摸到她唇边。她会意,礼尚往来地叼住他的食指,纳入口中。

他眼睁睁地看着她的樱唇吸住他的手指,就好像,就好像……

他不自觉地抽动着手指,进进出出。叶蓁蓁是个聪明好学的,她学着纪无咎的样子,伸着舌头绕着他的手指打转,或是包裹起来,向外顶,向里吸。这样一来似乎也挺好玩儿的,像是吃糖棍儿。

纪无咎一下就失控了。

他把她抱上床,一边剥着她的衣服,一边在她颈间低喘,“蓁蓁,我为了你守身多日,不曾沾半点荤腥,你怎么奖励我?”

叶蓁蓁被他碰到痒处,咯咯笑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他低低地笑,缠绵道,“如此,有劳娘子亲自查验一番吧。”

因纪无咎多日未曾与叶蓁蓁亲热,此时小别胜新婚,太过急切,便有些莽撞,力道没拿捏好,把叶蓁蓁弄得有点疼。

他把存货交出来,正等着她的夸奖,却冷不丁听到她说,“你退步了。”

“……”

男人最不听不得的就是这种话。他翻过她的身体,在她耳边咬牙切齿道,“你可别后悔。”

当夜,叶蓁蓁十分后悔。

标签: ,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宋、齐、梁、陈,齐因应该是在明朝前面的,可是孙悟空居然先出现了,呵呵

    (3) (6)
  2. 不考虑历史年代,写得挺有意思的。

    (5) (5)
  3. 42页重复了。

    (5)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