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小说:皇后无德(二)

☆、第81章位

次日是休沐,纪无咎难得比叶蓁蓁醒得还晚。叶蓁蓁睁眼时看到他躺在身边,天气热,他不能抱着她,因此只抓着她的手,十指扣在一起。

叶蓁蓁举起手看了看,另一只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她坐起来,低头看纪无咎的脸。玉雕似的一张脸,睡熟了,卸去防备,眉目舒展,安静美好得像是一幅画。

她低头,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亲完之后,叶蓁蓁脑子清醒了。她想起昨日之事,再看眼前熟睡的人,便觉面目可憎起来。她一下下掰开被扣住的手指,然后推着纪无咎一寸寸往外挪。

咚!纪无咎被推下床,摔在地上。

叶蓁蓁赶紧躺回床上,假装熟睡。

纪无咎惺忪睁眼,迷茫了片刻,发现自己躺在地上。他扒着床沿坐起来,杏黄色的纱帐微抖,隐约可见里面侧躺着一动不动的人。

他厚着脸皮爬回到床上,从后面将叶蓁蓁搂在怀里。

叶蓁蓁装不下去了,又去掰他握在她腰上的手。

纪无咎闭眼低笑道,“蓁蓁,别闹了。”说着,下巴蹭了蹭她的脖子。

叶蓁蓁不自在地扭动身体,“谁闹了。”

“是我,我闹了还不行么,”纪无咎按着她,“你别动了,再动就办了你。”

叶蓁蓁果然不动了。这时,她的肚子突然响了一声。

纪无咎深知吃饭对于叶蓁蓁的重要性,因此立刻和她起床,洗漱,更衣,用膳。

吃饱了饭,纪无咎假装要走,叶蓁蓁看他即将迈出门槛,突然说道,“柏香如到底怎么回事。”

纪无咎将将要迈出门槛的脚收了回来,他转头走回来坐下,笑道,“你终于问了。”

叶蓁蓁撇过脸,“我不问你就不说吗。”

纪无咎反问,“我不说你便不问么。”

叶蓁蓁低头不答。

纪无咎起身走到她面前,扶着她的肩膀,将她按在怀里。叶蓁蓁坐在椅上弯着腰,脸抵着他的腹部,不甚舒服,但又不愿挣开,于是侧过头,只用脸贴着他的小腹,闭目不言。

纪无咎摩挲着她的下巴,笑道,“蓁蓁,我喜欢看你为我吃醋。”

叶蓁蓁皱眉道,“你不要和我说,你初见柏香如时的失魂落魄,也是装出来骗我吃醋的。”

“不是,我确实震惊于她的死而复生。我与她往日有些情分,对于当初没能保护她,也着实惭愧,因此见她还活着,确实欢喜。”

叶蓁蓁怀疑地看着他,“没别的?”

纪无咎便耷拉着脑袋,像是学堂里在先生面前犯了错的学生,“蓁蓁,我有一事要与你坦白。我与她……以前做过一些亲密的事。”

真是好含蓄。叶蓁蓁推开他,“那现在呢。”

纪无咎便蹲□来,扶着她的膝盖,仰头笑看她,“现在,我身上已被你上了锁,旁人碰不得。”

叶蓁蓁羞红了脸,扭脸低声道,“花言巧语。”

纪无咎捉着叶蓁蓁的手,低头轻吻她的手背,叶蓁蓁抽回来,问道,“可是现在你到底打算把她怎么办?”

一个宫女,毕竟和皇帝发生过关系,按理说应该晋个小主。叶蓁蓁虽膈应,但是反正后宫那么多膈应她的了,不多这一个。可是眼下看太后和皇上的意思,似乎都没打算给她个名分,到底都在打什么算盘?太后就不说了,纪无咎呢?难道真的是余情未了,想放在跟前儿偷着亲近?

叶蓁蓁想到这里,瞪了一眼纪无咎。

纪无咎怎会不知她心中所想,“我的蓁蓁这么可爱,”他说着,站起身,“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叶蓁蓁想了想,柏香如名义上是太后送给皇帝的,当皇后的不好擅自插手。因此说道,“不如你先问问她自己的意思,倘若想继续留在宫中,自然该有个名分,倘若想出宫去,你做主给她许个好人家也就罢了。只这样不上不下的,不合体统,实在想当奴才了,不如来我这坤宁宫,我是脾气好的主子,必不会亏待她。”

“好,就这样吧。先不说这个了,我另有事与你商量,保证你听了之后手舞足蹈。”

纪无咎所谓能让叶蓁蓁手舞足蹈的事情是他最近打算的一次微服私访。苏浙一带富庶,自然也成了官员贪赃枉法的重灾区。既然要推行新政,他打算先挑个出头儿的整治一番,杀鸡儆猴。

果然,一听说要去江南玩儿,叶蓁蓁立马精神了。

两人又仔细商议了一番,带什么人,带什么东西,走什么路线,先去哪里,再去哪里,出了急事儿怎么办……

说了一会儿,纪无咎回到乾清宫,把柏香如叫来,将叶蓁蓁的意思问了她。

事实上,虽然是按照叶蓁蓁的意思办,但纪无咎也有自己的算盘,只不过暂时无需透露,时候到了自然见分晓。

柏香如一听皇后想打发她走,登时泪流满面,“皇上,奴婢先头流落辽东苦寒之地,千难万难,支撑我活下去的念头也不过是再见您一面。奴婢日盼夜盼,好容易可以重新回到您身边,可以天天看到您,伺候您。奴婢知道自己拙笨,希望主子能看在奴婢一片忠心的份儿上,奴婢哪里做得不好您打骂便是,请千万不要赶奴婢走!”

纪无咎叹了口气,“朕帮你在世家子弟中寻个如意郎君,不比在深宫之中强上百倍?”

柏香如痴痴地看着他,“主子何苦说这样的话。奴婢既已承君恩露,又有何面目再嫁别人?”

言外之意是,你都把我睡了,现在还想把我嫁给别人?晚了!

她见纪无咎被她堵得无话可说,又劝道,“奴婢知道您与皇后娘娘琴瑟和鸣,皇后想必对你我旧事有些耿耿在心,觉得我碍了她老人家的眼。既然如此,奴婢以后凡见到凤驾必回避,绝不打扰您和皇后娘娘,好吗?”

一番话说得,既无怨无悔又痴情绝对,把自己摆在十分卑微的位置上,祈求对方的一点垂怜。

情商低有情商低的好处,纪无咎基本不吃女人那一套,遇到事情总是冷静分析为上,触动感情的时候十分有限。他对柏香如存着些愧意,想补偿她,也就对她比对寻常奴才和气一些,但也仅止于此了。更何况,她爹是柏建成,纪无咎又怎么会没有防备。

因此她在他面前哭,装可怜,装无辜,他都无动于衷,现在听到她如此说,他很不给面子地一语道破问题核心,“你虽不见她,可是天天见朕,也不好。”

柏香如快要气死了。以她对纪无咎的了解,他虽心思缜密,但绝不是一个温柔体贴的人,可是这么个人在关乎皇后的事情上总能体贴到令人嫉妒。她心内暗恨,表面不动声色,哭道,“奴婢一心一意想要留在皇上身边,就算不能相见,也要离您近一些方好,求皇上成全。”

这是要走晋位路线了。纪无咎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人,目光微闪,应下了。

***

纪无咎按照叶蓁蓁的建议,封了柏香如为美人。美人是正五品,这个品级于柏香如来说,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叶蓁蓁使了个坏,把她安排在芭蕉阁,这地方在东六宫的东北角,纪无咎就算散步都未必能散到那里去。

太后知道了此事,虽有不满,却无什么可说的。皇后这事做得名正言顺,她捉不到把柄。

过了几日,纪无咎和叶蓁蓁整装南下,临走之前怕太后生事,纪无咎亲自下旨命庄妃暂理后宫之事,这才放心离去。

因为目的是肃贪,到时候少不得要调动官场资源,因此纪无咎还给了叶蓁蓁一道密旨,让她做钦差,以备不时之需。

两人一路从京城到金陵,边走边玩儿,一边欣赏沿路风光,一边品尝各地美食,倒也不觉劳顿。

纪无咎自登基以来勤于政事,又有名臣保驾护航,因此这几年把大齐治理得太太平平,国泰民安。他在路上时不时随手拦住百姓问几个问题,哪里人,日子过得怎么样,父母官好不好,怎么评价当今圣上……

因民间言路开放,老百姓胆子也大,问什么答什么,毫不避讳。说起皇帝来,大家总的评价都是好的,唯一不满的地方是皇帝的眠花宿柳事件。当然,男人嘛,犯错误是难免的,既然皇帝已经认错,自当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纪无咎不禁感叹,九天玄女娘娘您威力太大了……

是的,若不是因为他娶的是“玄女娘娘”,谁会一直惦记皇帝逛花楼这种事情。

所以,当纪无咎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对当今皇后娘娘交口称赞时,他也就不觉奇怪了。

蓁蓁的威望比他高多了,身为男人,身为夫君,纪无咎多多少少有那么点挫败感。不过没关系,不管玄女娘娘多么的神乎其神,到晚上不照样要被他压一压么。纪无咎猥琐地想。

作者有话要说:

反派都是坚强的,香如姑凉不会轻易被炮灰掉~后面还会有她的戏份~

嗯,另一个反派也快登场了。

标签: ,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宋、齐、梁、陈,齐因应该是在明朝前面的,可是孙悟空居然先出现了,呵呵

    (3) (6)
  2. 不考虑历史年代,写得挺有意思的。

    (5) (5)
  3. 42页重复了。

    (5)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