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小说:皇后无德(二)

☆、第89章选择

当夜,叶蓁蓁又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哪里。总之那是山里的一个木屋。晚饭都是野味,也算丰盛,叶蓁蓁莫名其妙地就想到了“断头饭”这三个字,顿时什么胃口都没了。

吃过晚饭,她被纪离忧强行拉到屋外,就着漫天疏淡的星光聊天,颇有些促膝长谈的意思。

这里树木茂盛,遮了天光。漆黑的夜里,风卷过树叶,沙沙声响个不停。那夜风带了些许凉意,算算日子,也确实要入秋了。

叶蓁蓁就有点悲从中来。她算计了这么多日子要杀纪离忧,到现在都没成功,明天也不知道会怎样。

纪离忧突然说道,“你只知道他没死,可知道你失踪不过二十天上下,他已经有了新宠?我以为你们有多么夫妻情深,今天看来也不过如此。”

叶蓁蓁懒洋洋道,“你所谓的新宠,指的是一条哈巴狗,还是一只八哥儿?”

“柏香如。”

“纪离忧,挑拨离间这一招对我没用。”

“半月之内,连续三次晋升,如今贵为贵妃,宠贯六宫,你信是不信?”

叶蓁蓁眯了眯眼,不语。如果柏建成有问题,那么他的女儿一定也有问题。纪无咎的性格她太了解了,无事还要生三分疑,何况柏香如这类和谋反有牵扯的。如果纪离忧说的是真的,那么她的晋升必有内情。再说,柏香如出身不高,有着不光彩的过去,还是从乱糟糟的辽东溜达了一圈回来的,这种身份就算再得宠,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升得那么快。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纪离忧打断她的思绪,“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柏香如既然是我的人,却又为何一直没有动作,不肯和我里应外合,只留我一人孤军奋战?”

“因为你长得丑?”

纪离忧也不生气,只是笑道,“你知道原因。”

是的,原因再明显不过——这女人是个墙头草,在这个时候抛弃了纪离忧,投诚了。不过要做到这一点,她不仅要出卖纪离忧,还要出卖她亲爹及其党羽。

柏建成作为谋反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是没机会投降的,因为当皇帝的对谋反的容忍度从来都是零,柏建成就算投降了,也难逃一死。

现在这样也好,纪无咎省力气了。

所以柏香如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晋升为贵妃,在后宫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尤其这段日子没有皇后,她又和太后是一伙儿的,算是可以横着走了。

这些都不是重点,叶蓁蓁最关心的是,纪无咎给柏香如的奖励……真的只是晋封吗?会不会还有别的?他不会又卖身了吧……

哼!

敢跟老娘抢男人的女人必须弄死!

就算要收买她,也用不着封贵妃吧,随随便便一个嫔也能打发了!

纪离忧看到叶蓁蓁脸上的表情一会儿是嫌弃一会儿是愤慨,知道谗言凑效,于是他说道,“你待他一片痴心,我看未必值得。”

“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再说,都这时候了,你说这些话有什么意思。”

纪离忧苦笑一声,说道,“我知道这话说出来你未必会信,可是……我虽然此生手上沾染鲜血无数,却从来狠不下心来对你动手。”

叶蓁蓁冷哼道,“是吗,原来那天非礼我的是一头猪。”

纪离忧对她的冷嘲热讽已经基本能做到面不改色,他只说道,“你觉得如果我真的对你下狠手,你能全须全尾地活到今天?”

“如此说来我还要谢谢你的不杀之恩了?”

他叹了口气,“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

叶蓁蓁翻了个白眼,“你不就是想劝降我吗,真当我傻么。我告诉你,没、唔!”

嘴巴突然被堵住。他的袭击太过突然,叶蓁蓁瞪大眼睛一时没反应,待反应过来,他已经坐回去,轻舔了一下嘴角。

“现在明白了?”他笑道,眸子像是幽远的夜空,闪动着点点星光。

叶蓁蓁狠蹭着嘴唇,为刚才的接触下了一个令他心碎的评价,“恶心!”

纪离忧有些受伤。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说道,“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没关系,只要你一直待在我身边,总有一天会喜欢上我的。一天不行两天,一年不行十年。我等得起。”

叶蓁蓁警惕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江山和美人不可兼得。我可以让纪无咎先挑,在江山和你之间选一个,他选剩下的,我接手。你觉得他会选什么?”

“这个,你搞错了从属关系,”叶蓁蓁掰着手给他比划,“江山是纪无咎的,纪无咎是我的,懂?所以,纪无咎选江山,我选纪无咎。你,哪儿凉快待哪儿去!”

“蓁妹妹,你一定要气死我吗?”

如果真能气死你就好了,叶蓁蓁心想。

纪离忧自己生了会儿闷气,又觉得完全没必要。他最后说道,“总之我的心意你明白。相信我,无论明日我做什么,你都不会有性命之忧。”

“那纪无咎呢,你不是说要给他机会选吗?那就是说不会杀他了?要不你把山上的炸药挖回来吧?”叶蓁蓁用商量的语气说道。

“能杀的话自然还是杀了好,他不死,你怎么死心?”

“所以你刚才说的都是屁话!”叶蓁蓁霍地站起身,想也不想地抬脚朝他肩头踹去,纪离忧一躲,她扑了个空,整个身体向下摔去,正好摔进他怀里。

纪离忧便笑吟吟地看着她。

叶蓁蓁爬起来怒气冲冲地回去了,一晚上辗转反侧,一闭上眼睛就看到纪无咎被炸得血肉横飞的画面。后来她迷迷糊糊地想,幸亏纪离忧那畜生埋的是炸药不是地雷。

***

紫禁城,养心殿。

龙案上摊着一张信纸,落款是黎尤,名字旁边按着一个手指印,鲜红刺目,纹路分明。

右手,食指,指尖纤小,指肚柔软,指上纹路向右开口,图案像是被河水冲积过千万年的细腻沙滩。这根手指,他曾经放在唇间仔细亲吻,所以再熟悉不过。

蓁蓁果然在他手上。

初一看到这个消息,纪无咎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大大地松了口气。

活着就好。

那天二人在洪流中失散之后,纪无咎落入水中,不敢乱挣扎,那时候洪水的力道弱了些,他想方设法保证不断气,在水中漂了一会儿,终于被划船前来的暗卫救走。

之后他一边调遣人手搜寻叶蓁蓁,一边马不停蹄地赶回京城。国中无君,真是犯上作乱的好时机。然而虽身在京城,心却留在那片洪流之中。

叶蓁蓁却半点消息也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许多人觉得她大概凶多吉少了,但是纪无咎不相信。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经过工部官员的勘察确认,河堤确实是人为炸毁的,纪无咎便知道这事多半和纪离忧有关。加上叶蓁蓁一直没有消息,所以他相信,她应是被纪离忧挟持了。

这是唯一的可以解释为什么她还活着但没有回来找他的理由。

果然,他的蓁蓁还活着。

为了逼出纪离忧,纪无咎这些日子拼命挤压他的活动空间,再也不怕打草惊蛇。即便蓁蓁被软禁,根据种种蛛丝马迹,她也一定能推断出他还活着。另一方面,柏建成被下进了刑部大牢,由刑部侍郎亲自审问。纪无咎这个时候也不在乎他能招出多少东西,反正风声这么紧,他那些同党自然不敢冒头;就算有什么动作,那也是狗急跳墙,他正好顺藤摸瓜。

意料之中的是,柏建成没招,意料之外的是,柏香如全招了……

当然,人家是有条件的,而且条件很不一般:她要当皇后。

纪无咎一脸悲伤地告诉她:蓁蓁被洪水冲走了,朕想把这个位置留给她。

这句话的每一个字儿都没错,但是听在柏香如耳朵里,就被她理解成“皇后已死,后位空悬”,而且她还加了一点自己的理解:皇后是横死的,这样的人死了不好投胎,搞不好她的魂魄会飘回来盯紧自己的位置……

所以说嘛,贵妃也不错了,她用不着和一个死人争。而且晋位本来就不是她的最终目的,她要的是皇上对她的喜爱,像以前那样。地位只不过是一个傍身的东西,有了高位分,后宫之中就没人敢随便欺负她了。

柏香如混后宫混出了一身的经验,所以想得十分周到。

纪无咎想得比她更周到。

柏香如这女人,想当贵妃就安安分分地当贵妃也就罢了,她竟然还敢非礼,啊不,勾引他。纪无咎已经被叶蓁蓁训练出来了,面对女人的示好,第一反应就是先想叶蓁蓁的反应。这时候叶蓁蓁生死不明,他更加没胃口面对别的女人的挑逗。

不过总这样也不行,他作为一个男人,后宫之中到处都是女人,个个都想非礼,啊不,勾引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他真着了什么道,那么蓁蓁回来会不会劈了他……

想来想去,为了保卫贞操,纪无咎只好铤而走险了。

当夜,铁太医接到一个神秘而又匪夷所思的任务。他不敢告诉任何人,憋着一肚子的好奇心回去做了一瓶药丸拿给纪无咎,同时嘱咐他:一次一粒,一粒管一天。无毒无副作用,停药无反弹。

纪无咎捏着小药丸,不禁感慨,古往今来只听说过男人吃补阳药,从来没有哪个男人会主动吃这个。

他特别想给自己立个牌坊。

标签: ,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宋、齐、梁、陈,齐因应该是在明朝前面的,可是孙悟空居然先出现了,呵呵

    (3) (6)
  2. 不考虑历史年代,写得挺有意思的。

    (5) (5)
  3. 42页重复了。

    (5)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