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小说:皇后无德(二)

☆、第94章桃花蛊

叶蓁蓁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纪离忧死前说的话。她总觉得这种事情听起来有点难以想象,纪无咎怎么会被人控制呢,这不会是纪离忧临死前故布疑阵,好让他们活着的不得安宁吧,

于是她只好把这话转述给了当事人,问纪无咎有没有觉得哪里不正常。

纪无咎很不屑地摇了摇头,没有。

其实是有,很不正常。

他这几天总觉得心神不宁,好像一定要做什么事,有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向一个方向走,走着走着就会惊觉,发现自己好像正在去往芭蕉阁的路上。

芭蕉阁有什么,柏香如。

纪无咎有点闹不明白,他就算再傻,也知道旧情复燃该是个什么感觉。他现在对柏香如绝没有什么痴念,就算往日还剩下点情分,在得知她爹谋反之后,也完全没了。

那么现在自己总管不住腿要去见她,算怎么回事?

本来纪无咎就觉得有问题,但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不愿轻举妄动,现在叶蓁蓁与他说了此事,他更加确定柏香如在搞什么鬼,干脆去了芭蕉阁,亲自问一问她。

柏香如见到纪无咎,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嫣然一笑道,“皇上,您终于来了。”

纪无咎也不和她废话,“你到底对朕做了什么?”

柏香如抬头笑看他,眼神儿有点疯狂,“皇上,您听说过桃花蛊吗?”

纪无咎脸色阴沉,“你对朕用蛊?”

柏香如笑得凄凉,“我也不想,是你逼我的。”

“不可理喻!”纪无咎丢下这几个字,抬脚要走。

柏香如却在他身后高声说道,“你不爱我,你就会死。”

他回过头,冷冷说道,“我就算死,也不会爱你。”

“为什么!你明明是爱我的,我们以前……”

“柏香如,”他打断她,“朕此生只爱过一个人,以后也只会爱她,”他平静地看着她,“你大概是误会了。朕幸过的女人很多,哪有心思个个去爱。”

“那么叶蓁蓁呢?”

他皱眉,“你该叫她皇后。”

“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偏偏待她不一样?”她不甘心地步步逼问。

“如果一定要说理由,朕可以说出很多,但那些都不重要。香如,朕念你只是一时糊涂,只要你给朕解了这莫名其妙的蛊,朕可以不深究此事。”

“我到底哪一点不如她!”

他的脸色阴冷,“你哪一点都不如她。”

“……”

交涉不欢而散,纪无咎回到乾清宫,立即宣来了铁太医。

铁太医仔细给他诊了脉,得出的结论是心血虚弱。这一般是身体先天不足或是得了什么大病的人才会出现的症状,并不会突然降临到一个健康人的身上。所以铁太医有些奇怪,斟酌了一下,还是给纪无咎解释了,同时询问他是否受了伤或者吃过什么异常的东西。

纪无咎一一摇头。

铁太医一时想不通,因此也不敢随便用药,只开了个补血的方子让他先吃着。幸好皇上脾气还挺镇定,没有治他诊治不力之罪,铁太医默默擦汗。

铁太医退下后,纪无咎宣进了密探,让他们出宫寻找精通蛊术的人。

在此之前,纪无咎看来,蛊这个东西,一直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偶有史料记载,也总是跟悬而未决的秘案联系在一起,看起来更加玄虚。他认为,一件东西之所以玄虚,是因为它本身立不住脚,就像鬼神,每个人都在谈论,但是没有人见过,不足为信。

所以他一直是把蛊术当作骗人的小把戏的。

却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亲身体验的一天。

纪无咎到现在也并没有全信,却也不能不信。他是一个很少失控的人,即便有,也是情绪积累到顶点不得不爆发。他从没遇到过眼前这种,身体失去控制而他竟然还茫然无知,就好像身上被缠了线,行动完全受人指引。虽然仅仅是一小会儿他就能反应过来,但这已经足以让他坐立难安。他的性格不允许他受人胁迫,更何况是这种完全把他当作傀儡的行径。

密探赵致诚第二天给纪无咎带回来一个人。在介绍这个人之前,他告诉纪无咎,真正精通蛊术的是蛊苗,这种人分布在黔南地区,鲜少出山与汉人来往,他现在只带来一个懂蛊术的苗人先给皇上用着,之后立刻亲自带人去黔南找蛊师。

眼下带来的这个人叫达兴,三十岁出头,是个汉化的苗人。达兴十几岁之前生活在苗人部落里,后来被一个误闯深山的汉族妹子拐出来,现在在京城里开了一家武馆。此人个性率真憨直,也不怯官,听说见皇帝,十分兴奋。赵致诚怕他口误招来祸事,千叮咛万嘱咐他对皇帝说话不能像平时那样直直咧咧的。

纪无咎于是把达兴传上来,屏退众人,问他道,“你可否能看出朕中了何蛊?”

达兴果然把纪无咎端详了一遍,拱手答道,“皇上,草民看不出来。”

纪无咎心里一松,却又有些不解,难道柏香如在骗她?

此时,达兴又说道,“草民学艺不精,请皇上具体说一说您的症状,我才好判断。”

纪无咎只好把自己近来的一些情况如实与他说了。

听罢,他答道,“如此看来,应是中了桃花蛊。”

纪无咎心中一沉,“你有几成把握?”

达兴沉吟一会儿,问道,“请问皇上,对于您一直不自觉想寻的那个人,您与她是否交合过?”

“……没有。”

“那么皇上,若是需要进一步确认您是否中蛊,我还需要做一件事情,大概会伤到您的龙体。”

纪无咎听过他的要求之后,让人取来一根银针。

达兴捏着银针在纪无咎的郄门穴附近刺了一下,立刻有血点冒出,血色深红,透着一层乌黑。

纪无咎皱了皱眉。

达兴把银针放回到托盘中,继续说道,“这是蛊毒发作的症状。蛊毒不同于一般的毒,太医是诊不出来的。如果太医给您号脉,大概能看出是心血弱,因为桃花蛊以心血为食,长此以往下去,皇上您的性命不保。”

纪无咎此时已经完全信了。他问道,“此蛊可有破解之法?”

“有,只要您和下蛊的那个人相爱一生,永不变心即可。这个蛊会指引您去找她。”

“除此之外呢?”

“由下蛊的人亲自解蛊,但是桃花蛊不同于别的蛊,解蛊之后,下蛊之人会遭到反噬死亡。所以解蛊相当于自杀。”

没有人会自杀,这个方法其实不算个方法。

纪无咎的眉头皱得更深,“真的没有别的方法了?”

他摇了摇头。

纪无咎又说道,“你先给朕讲一讲,蛊到底是什么东西。”

达兴答道,“许多中原人都觉得蛊是无稽之谈,其实蛊和毒差不多,只不过蛊是活的,进入人的身体之后也是活的。中原人的‘蛊’字从字面上看是器皿里养的虫子,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但是虫子的种类有很多,养虫子的方法也千奇百怪,所以即便是同一种蛊,不同的人养出来的,其破解的方法也不一样。桃花蛊的名字好听,但其实是一种比较狠毒的蛊。中蛊人受到蛊虫的控制,会主动找到下蛊的人并与之交合。因为人的心神被蛊虫控制了,所以并非真的相爱,只是需要这两个人一直在一起,不能再和别人有染。倘若不然,蛊毒发作,背叛的那个人就会死。”

纪无咎听罢,无力地摇了摇头,“好荒唐的东西。”

达兴有些奇怪地看着他,“皇上,其实我很好奇。中桃花蛊的人一般都会落进这个套里,几乎没有例外。我听您方才所说,似乎被下蛊已经有些日子,但一直没有去找她?”

“朕有相爱之人。”

达兴钦佩地看着他,“真是……不容易。”

纪无咎理解他的意思。皇帝这两个字和佳丽三千之类的词是绑在一起的,帝王之家谈真爱,确实让人惊讶。

这时,达兴又说道,“您一定很爱她。”

是啊。她大概是他的全部吧。

“不止如此,您应该还是一个意志异常坚定的人。您能控制自己的心神,不被蛊惑。”

纪无咎苦笑,“只是现在。”不知道以后会怎样。实在不行,让蓁蓁在他脖子上绑条绳吧,一天十二个时辰抓在她手里。想到那个画面,他沉重的心情轻快了一些。

达兴皱眉看着他,“可是现在您的蛊毒已经发作了,如果您一直不去找那个人,到头来还是会死。”

“朕死也不会去找她。一定会有别的办法,”说到这里,纪无咎有些疑惑,“她不是苗人,又怎么会蛊术呢?”

达兴答道,“大概是和苗人学的吧。但是苗人的蛊术基本不外传,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方法。”

纪无咎沉思了一下,最后冲达兴说道,“你今日为朕解惑,帮了大忙,朕要好生谢你。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或是想做的事?”

达兴挠了挠头,笑道,“我娘子说了,能给皇上办事是我的福分,叫我不要和您讨赏赐。”

纪无咎淡淡一笑,“你夫人倒是一个有趣的人。朕既然说赏,你只拿着便是,回去夫人若是责备,你就说这是圣旨,圣旨不能违抗。”

达兴点了点头,“皇上都这样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跟您说实话,我最大的愿望是让夫人见一见您,她很好奇您长什么样。”

纪无咎于是豪爽地说道,“下次你带她进宫来,朕让她随便看。”

“多谢皇上!那个……皇后能看吗?”

“……能。”

“太好了!其实我娘子最想看的是皇后。”

……所以他这当皇帝的只是赠品。

标签: ,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宋、齐、梁、陈,齐因应该是在明朝前面的,可是孙悟空居然先出现了,呵呵

    (3) (6)
  2. 不考虑历史年代,写得挺有意思的。

    (5) (5)
  3. 42页重复了。

    (5)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