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小说:皇后无德(二)

☆、第96章对策

叶蓁蓁醒来时,纪无咎正守在她身边,他皱着眉,一张白脸没有半分血色,真成了玉雕的了。

纪无咎是知道叶蓁蓁去芭蕉阁的,他在那里放了密探,第一时间回报了他。纪无咎彼时正在养心殿,他没有出面,只是吩咐密探看好了皇后,别让皇后受委屈。密探告退出来了,心想这世界上还有哪一个敢让皇后娘娘受委屈,从来都是她给别人委屈吃。

果然,在芭蕉阁围观了没一会儿,就看到皇后娘娘把贵妃娘娘打成了猪头。

然而叶蓁蓁还是因此动了胎气,不是累得,而是气得。

醒来时,她看到纪无咎脸色苍白,俊眉深锁,心中又有气,别过脸去不看他。

纪无咎的手伸进被子里,捏了捏她的手,旋即又退出来,仔细帮她掖好被角。做完这些,他赔笑道,“蓁蓁,别生气了。”

叶蓁蓁鼻子一酸,看到他那样子又有些心疼,“你永远是这样,有什么事情都不与我说,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妻子!”说着,干脆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纪无咎脱了鞋躺在床上,将她连人带被子一起抱在怀中。他笑着哄她,“都是该当娘的人了,怎的还是这样急脾气。”

叶蓁蓁埋头不理他。

纪无咎叹了口气,说道,“我不与你说,实是怕你担心。你看,今日你听说此事就动了胎气。你怀着身子,不宜过多劳心劳力。”

叶蓁蓁摸了摸肚子,“我的孩子结实着呢。”

纪无咎亲了亲她的脸蛋,笑着纠正,“我们的孩子。”

叶蓁蓁挣开他坐起来,瞪他,“你说,现在怎么办?”

纪无咎却答非所问,“你把衣服披上,小心着凉。”

叶蓁蓁胡乱披上外衣,“说。”

他又罗嗦道,“脚伸进被子里去。”她正赤着脚。

叶蓁蓁有些恼火,干脆伸出两脚蹬他,“说不说,说不说。”

纪无咎握着她的双足在怀里轻轻揉着,笑道,“我给你暖着吧。”

“纪无咎!”

“我说,夫人请息怒。”纪无咎也坐起身,依然把叶蓁蓁的脚抱在怀里,不许她收回去。两只脚小巧又柔软,踩在他的心口上,把心脏也踩出一片柔软。

其实纪无咎之所以不说是因为他目前还没想到万全之策,但叶蓁蓁的性格他了解,倘若不跟她说清楚,她怕是觉都睡不好。

“柏香如自己不会蛊术。如果会,她不会放过你,所以她的桃花蛊实际上是别人给的。找到蛊的主人,此蛊可解。”

“那么这蛊的主人可找到了?”

“我已经查明,她当初流放辽东之时,认识过一个会蛊术的苗人。此苗人名叫腾益,是蛊苗的头领。曾经因失手杀人被判流放辽东,结识了柏香如。腾益最善蛊术,那桃花蛊,就是他送给柏香如的。”

叶蓁蓁急忙问道,“这腾益现在在哪里?能找到吗?”

纪无咎笑得有些无奈,“找是找到了。”

“然后呢?请来了没?”

他摇摇头,“他不肯救我。”

“为什么?!”

这才是真正让纪无咎头疼之处。解桃花蛊这种事情,解一个就得死一个,腾益一看到外族人进了苗寨,来找他们解桃花蛊,他就不肯答应。赵致诚没办法,搬出皇帝来压他,不敢说中蛊的是皇帝本人,只说这是圣旨,正常来讲,这是比较靠谱的办法。然而腾益就是这么个不靠谱的人。

这小老头当年出山办事,被两个汉族的小年轻欺负,老头下了狠手,杀了俩人。地方官看在他年纪大了,又是正当防卫,且杀的那俩人是当地的地痞流氓,对社会没啥贡献只有祸害,于是轻判了些,只判腾益流放。按照大齐律,南人往北流,北人往南流,辽东是南方人流放的热门地区,腾益和后来的柏建成一家都是去的那里。

地方官觉得流放是轻判,但是腾益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吧,有人欺负上门他杀个把人那是再正常不过,官府不该管他的闲事,更不该把他扔去辽东。

于是就这么嫉恨上了官府。

官府最大的头子是谁?

皇帝!

于是他理所当然地把皇帝一块仇视了。

这会儿听说皇帝下旨让他救人,腾益脖子一梗,爷爷我偏不救!

皇帝亲自下旨又让人跑这么大老远来找他,说明这个人对皇帝很重要,越是重要他越不救,看到皇帝着急,他就有一种报仇的快感。

赵致诚一边发密信给纪无咎报告情况,一边天天求腾益。他也看出来了,这老头性子犟,哪怕刀架在脖子上,他也未必能听话。而且他来是来请大夫的,不能太过于逼迫腾益。因此对付重刑犯的那些手段他不敢用,只好在腾益面前装孙子。

可惜腾益油盐不浸,无论如何不答应治人。

叶蓁蓁觉得这位腾益有点异于常人。她也觉得当初只判腾益流放是照顾老弱病残,虽然你苗寨有苗寨的规矩,可是到了汉人聚居区犯法,自然该按照汉人的法律来处理。再说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苗人待的那些地方现在也都是大齐的领土,只不过朝廷对待这些人的政策是土人自治,不管他们。

但是现在说这些都没用,而且这话对腾益说肯定无效。老头在苗寨待了几十年,又是人人尊敬的蛊王,必然对自己的行事方式固执且深信不疑,这种人是不听劝的。

说白了,你不能跟他讲道理。两个人的道理压根也不是一个系统的。

如果赵致诚知道叶蓁蓁的想法,一定会在遥远的苗寨迎风流泪向叶蓁蓁竖起大拇指赞一个。

叶蓁蓁终于体会到纪无咎的无奈了,救命稻草就在眼前,可惜却抓不住。

她皱眉问道,“就没别的办法了?”

纪无咎摇摇头,“暂时没有。”

叶蓁蓁眨眨眼睛,“能不能直接把柏香如杀了?”

他解释道,“这种蛊虫其实不单我身体里有,她身体里也有,两只虫子本就是一对,可以互相感知,否则也不会有惑人心志的效果。她若是死了,她体内的小虫也会死掉,我体内的蛊虫感知到,同样会发作蛊毒。”

叶蓁蓁想了一会儿,又想了个馊主意,“是不是她和别的男人那什么了,她就算背叛了?”

“没有这么简单,背叛的前提是相爱,也就是我们两个先要……我一看到她就恶心,倘若真的与她做什么,只怕死得更快。”纪无咎说这话不是没根据,体内的小虫子总是扰乱他的心志,这时候他就会想一想柏香如那张脸,于是就会十分厌恶,于是就清醒了,于是他就开始吐血了……

由此纪无咎得出结论,所谓相爱,不只是交合,还必须心甘情愿地交合。

……打死他都做不到!

叶蓁蓁双手捂着脸,说道,“也就是说,我们只能等腾益点头了?”

“目前只能是这样了,”纪无咎倒是淡定得很,“走一步看一步。”

“不行,我受不了,你都这样了!”

纪无咎按住她,劝道,“天无绝人之路,没那么快死。”

“闭嘴!”

他笑着去搂她,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旋即又皱眉,“你这样的脾气,让我怎么放心得下。”

叶蓁蓁扭脸。

“其实我比你还急,”纪无咎把她的脸扳过来,一手指着自己□,“这里,快急死了。”

叶蓁蓁气得在他腰上掐了一把,“那你倒是快点好呀!”

纪无咎下巴垫在她肩上,嘴唇轻擦着她的耳垂,“蓁蓁也等不及了么?”

“是呀。”叶蓁蓁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纪无咎埋在她颈间闷笑道,“那等我好了,一并讨还。”

叶蓁蓁有些发愁。纪无咎老说她没心没肺,这会儿没心没肺的成他了。

***

既然纪无咎现在的方针是等,叶蓁蓁也没有好的办法,只好把心吊起来跟他一起等。孕妇本来情绪就多变,她这神经一绷起来,心情就不好了,于是只好出门打人泄愤。

就这样,柏香如成了叶蓁蓁的出气筒。一天一顿,打卡上班一样,叶蓁蓁就算是忘了吃饭,也不会忘了柏香如这一顿打。

于是,皇后娘娘的日常生活可以用七个字来形容:吃饭睡觉打贵妃。

叶蓁蓁是上战场杀过人的,她处理六宫诸事时经常会留点情面,不愿闹出人命什么的,但这不代表她发威时会手软。

柏香如叫苦不迭。她不明白,明明自己手里一把好牌,怎么到头来反而被叶蓁蓁欺负了去。她被打成这样,都没脸见人了!

纪无咎很体贴,明着发了禁足令,不让她出门见人,也不让别人去看她,只允许叶蓁蓁去芭蕉阁对她进行“训示”。

这样柏香如就不存在“丢脸”的问题了。

叶蓁蓁揍柏香如揍得十分放心,一点顾忌也没有。这女人敢对纪无咎做那种事情,若不是为纪无咎的安全着想,叶蓁蓁早就亲自操刀把她砍了。叶蓁蓁知道,柏香如阴谋若是不成,她活该被打,倘若万一被她兴起什么风浪,那么就算今天叶蓁蓁不打柏香如,到那一天柏香如也不会放过叶蓁蓁。所以,不如先打一顿过过瘾再说。

自然,打完之后还是要好吃好喝好大夫好药地伺候着,柏香如死了不打紧,她身体里的小虫子千万不能死。

柏香如这时候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生不如死。

于是她就自杀了,当然,没死成。

叶蓁蓁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是不信。柏香如做梦都想和纪无咎双宿双飞,她一直咬牙憋着一口气在等纪无咎找上门来,然后她就可以当皇后灭叶蓁蓁了,这样的紧要关头她怎么会舍得自杀呢。

于是叶蓁蓁亲自去芭蕉阁看了看。说来也是这柏香如命大,她因为被叶蓁蓁一天一顿地揍,太医去芭蕉阁的频率也挺高,平均一天总有两三次。柏香如服毒的时候太医正好在场,刚吃完毒药,就被发现,及时救回来一命。

叶蓁蓁心想,要么是柏香如故意吃毒药吓唬纪无咎和她,要么就是有人想置柏香如于死地。

等看到柏香如,叶蓁蓁否认了前一个猜测。因为柏香如虽然没死,嗓子却毒哑了。如果只是为了吓唬人,用不着拣这么厉害的毒药,稍有不慎,命就赔进去了。

叶蓁蓁看着床上的柏香如。她已经醒了,脸上带伤,头上缠纱布,这些都是拜叶蓁蓁所赐。她被叶蓁蓁打出了心理阴影,睁眼一看到皇后立在床前,差一点又晕了过去。

柏香如闭上眼睛不愿看叶蓁蓁,眼角有泪水滑落,滴到枕头上。

叶蓁蓁叹了口气。她虽讨厌柏香如,但在柏香如对纪无咎下蛊之前,她也并不打算太过为难此人。毕竟,一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喜欢了那么多年,其实挺可怜的。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柏香如不该做出这样的事情。用蛊虫来获得一个男人对自己的爱恋,本来就荒唐,何况这个男人是皇帝,关系着许多人的命运。

这个男人又是她叶蓁蓁的丈夫。她要是再心软,那就真是脑子坏掉了。

因此眼前柏香如的泪水没有打动叶蓁蓁分毫。叶蓁蓁屏退所有人,站在柏香如的床前,沉声问道,“到底是谁?”

虽然极其讨厌叶蓁蓁,但是在这个时刻,柏香如和叶蓁蓁是站在一条船上的。想要命,她就要得到叶蓁蓁的庇护。

于是柏香如在叶蓁蓁的手心上写了两个字:

太后。

标签: ,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宋、齐、梁、陈,齐因应该是在明朝前面的,可是孙悟空居然先出现了,呵呵

    (3) (6)
  2. 不考虑历史年代,写得挺有意思的。

    (5) (5)
  3. 42页重复了。

    (5)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