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小说:皇后无德(二)

☆、第98章结局

纪无咎要出宫这件事,在叶蓁蓁那里受到严肃否定。

叶蓁蓁知道他的目的是南下找腾益去解蛊,她也巴不得他早日能把那劳什子的破虫子弄出来,但是纪无咎虚弱得不成样子,加上太后的打击,现在他简直像个纸灯笼,随时可能被风吹破。此番南下一去两千多里,路上山险水恶,万一再冒出点挑事的,结果是他们无法承受的。就算到了苗寨,万一被腾益知道他是皇帝,不仅不解蛊,再给他使点别的毒虫子……

叶蓁蓁的意思,她作为受害者的妻子,亲去黔南的苗寨,把腾益请过来。孕妇是比较容易得到同情的,又可以证明被下桃花蛊的这位有老婆孩子,纯粹受的无妄之灾,面对腾益时也就更有说服力。

纪无咎坚决不同意。别的不说,叶蓁蓁挺着个大肚子,不容有半点闪失,她就该被围起来重点保护,哪儿都不能去。

两人为此事产生了分歧,一时互不相让。拖了几天,纪无咎的身体越来越差,咳血的次数越来越多,叶蓁蓁又急得动了胎气,太医恨不得一天三遍嘱咐,让她务必保持心情舒畅。

俩人都看不下去对方受苦,最后干脆用石头剪刀布的方法来决定去留。

结果:纪无咎赢,亲自南下求医。

纪无咎是个面面俱到的人,临走前把之前下过的诏都收回来,又重新下了份密诏。诏书里说如果他不能回来,那么就立叶蓁蓁腹中的孩子为皇储,无论她诞下的孩子是男是女,皆可继承大宝。在皇储正式登基之前,暂由叶蓁蓁监国摄政。

这是把整个天下都交到她的手上了。

叶蓁蓁捧着那面轻轻的帛书,只觉有千斤重。她眼角发红,对纪无咎说道,“你说这些胡言乱语做什么,早点回来是正经!”

纪无咎揽她入怀,轻轻揉着她的头发,“蓁蓁……倘若我真的死了,你等新帝登基之后,可以再嫁。”

叶蓁蓁推开他,板着脸说道,“纪无咎,如果你真的抛下我,我不会改嫁。我会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纪无咎只是听她如此说,便已经心疼得一塌糊涂,他摩挲着她的脸,动容道,“我一定回来,等我。”

“嗯,”叶蓁蓁点了点头,复又主动钻进他怀里,搂着他的腰,说道,“我想起另外一事,一直疑惑不解。”

“什么?”

“柏香如说她早就给你下了蛊,为什么那蛊虫发作的时间是在半个多月之后?我问过达兴,他说正常的桃花蛊下蛊之后第二天就能有反应。”

“我也不解,大概是因人而异吧。”

“不对,就算你意志再坚定,这和蛊虫的发作时间是不冲突的,至多是你自己能保持清醒,克制自己的行为。说实话,我怀疑你之前曾吃过什么东西,压制了蛊虫的作用。你想想,你有没有吃过什么特别的东西?”

纪无咎摇了摇头,“没有。”

“我好像听你说过,你吃过什么药?”

“……”

叶蓁蓁坐起身,认真地看着他,“你之前到底在吃什么药?”

纪无咎移开眼睛,“没有,你记错了。”

叶蓁蓁想了想,“不对,你确实说过,我确诊怀孕那天晚上,你亲口说的,说你一直在吃药。我当时吐得迷糊,也没往心里去,现在想来,是不是你一直在吃的药,对蛊虫起了作用?”

“绝对没有。”

叶蓁蓁又回想了一遍,更加确定纪无咎曾经说过这些话。现在看到他否定,她气道,“你怎么又不和我说实话!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

“……”纪无咎为难地看着她。

叶蓁蓁干脆一捂肚子,“气死我了,我肚子疼!”

纪无咎赶紧扶住她,“我说,我说,你别生气……”

他就这么把自己干的傻事儿给招了,叶蓁蓁没心思取笑他,追着问还有没有剩下的药丸,得到的答案是全扔了。

于是她赶紧下令让铁太医又配了一些。

铁太医对纪无咎的病已是无能为力,他现在就盼着皇上能够挨到小皇嗣出生,也算对江山社稷有个交代。叶蓁蓁让他配药丸,他也没多想,第二天就配了来。

纪无咎在叶蓁蓁的注视下吃了一颗,当天没有出现任何意识混乱的症状,也没咳血。

纪无咎:“……”

叶蓁蓁:“……”

结果是意外之喜,方式他不能容忍。然而叶蓁蓁在他临走时给他包足了药丸,还逼着他发誓每天吃一粒。又叮嘱冯有德监督皇上吃药。

纪无咎十分的欲哭无泪。

虽然万般不情愿,纪无咎一想到叶蓁蓁的满面担忧,也就心软下来,加之冯有德的絮叨,他竟然一天不落地吃这种药,从京城一直吃到蛊苗寨子。

他自己都快要膜拜自己了。

纪无咎做事情喜欢思虑周全,未进苗寨之前,他已经调集了周边的驻军,凑了个十万整,对黔南形成合围形势。

如果腾益不给他治,他只好以全寨男女老少的性命为威胁了,到时候不怕这老头不答应。

当然,纪无咎不会真的滥杀无辜,威胁嘛。而且这是下下之策,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做到这一步。

但凡是总要有个万全的准备才好。

纪无咎在进入苗寨之前,把可能遇到的刁难想了一遍,又想好了解决的办法。到最后却没想到,事情比他想象中的容易许多。

其实,纪无咎在苗寨之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并非来自腾益,而是苗寨的姑娘们。多情又热情的姑娘们看到俊秀不凡的小伙子,彬彬有礼又儒雅可亲,不少好这一口的就动了心,天天对他唱情歌,还给他送饱含情意的各种小物件。

有一次赵致诚一个没留意,纪无咎被一个姑娘抢走了。赵致诚吓出一身冷汗,赶紧又把他给抢回来了。

纪无咎这时候也并非弱得手无缚鸡之力,只是他在此处是客,不好对当地的姑娘动粗,一个不慎着了道。

其实他不太担心自己的贞操问题。

因为他有药……

好了,闲话休提,且说腾益。这老头虽然是个纯粹的**主义者,却也通情达理。腾益得知纪无咎中了桃花蛊,亲自登门,一开始还以为是他跟人家姑娘在一起之后厌倦,想要抛弃她,所以来解蛊。可是当腾益自己给纪无咎看过身体之后,发现一个神奇的问题:这人中了桃花蛊不假,但一直未同下蛊者交合。

玩儿蛊玩儿成神仙的腾益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忍不住问纪无咎是怎么做到的。

“我有妻子,我很爱她。”纪无咎回答。

苗家人重情义,腾益听罢十分触动。纪无咎在他眼中一下成了一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形象登时高大了许多。

其实,越是蛊术精湛的,越是会慎用蛊术,因为知道其厉害之处。腾益当初在辽东遇到柏香如,与这小姑娘颇投缘,当时觉得她稳重有礼貌,所以送了她一只桃花蛊。现在想来,柏香如看上有妇之夫,破坏别人家庭幸福,实在不该。

腾益便有点动摇。可是一想到眼前此人是皇帝十分在乎的,他又有点膈应,于是问纪无咎道,“你和皇帝是什么关系?”

纪无咎丝毫没有隐瞒,“我就是皇帝。”

腾益当天把纪无咎赶了出去,自己闷在屋子里呆了半天,晚饭时分又主动来找纪无咎,“你本来可以骗我。”

纪无咎摇了摇头,“你如果能救我,就是我的恩人,我不想你成为我的救命恩人之后,却发现我在骗你。”

于是腾益对纪无咎身为皇帝的坏印象淡了那么一些,可是依然不喜欢!

纪无咎问道,“你们寨子有多少人?”

“六千。”

“我治下的百姓,至少有六千个六千。”

腾益有些讶然。

纪无咎继续说道,“人越多,情况越复杂。我不敢说我治理天下的方法绝对正确,但若是简单以寨子里的规矩来管理这么多人,大概行不通,你也知道,中原人不像苗人这么淳朴诚实。”

腾益莫名地就有点同情他。是啊,中原人鬼精鬼精的,他管着一个寨子已经很麻烦了,这个年轻人要管六千个寨子……

纪无咎又说道,“我一直在摸索,过去可能因为我的治理无方,对你有得罪之处,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别和晚辈计较。”

腾益摸了摸胡子,对纪无咎的印象又好了一些。

就这么相处了几天,纪无咎表现得谦谦有礼,不卑不亢,在腾益面前简直重塑了形象。于是这老头终于答应给他解蛊了。

纪无咎还有一个疑虑,“若是解蛊,柏香如必死无疑?”

腾益反过来安慰他,“你不用担心,她自己找死。我给她桃花蛊的时候叮嘱过许多次,让她别拿这东西来作怪害人。”

“我不是怕她死,”纪无咎解释道,“我是怕我的妻子看到她死了,会以为我出了意外。我妻子怀着身子,不能受惊吓。”

腾益被他对妻子的体贴入微感动,答应跟着他回皇宫,等见了叶蓁蓁再解蛊。

因为有了心理阴影而好几年没出门的蛊王,终于被纪无咎忽悠着去了京城。

纪无咎回到皇宫时,叶蓁蓁的肚子已经大起来了。她挺着肚子站在坤宁宫门口张望,看到纪无咎来,忍不住张开手臂飞奔向他。她身后跟的人没想到皇后娘娘敢来这么一出,慌乱地跑着跟上来,生怕她有个什么闪失。

纪无咎被她吓得心脏几乎停跳,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等叶蓁蓁扑进他怀里,他搂着她后退好几步缓冲了力道。

其实叶蓁蓁没那么冒失,她的肚子在向后缩,不至挤到孩子,只探出胸口压向纪无咎。

本来就丰满的胸现在又丰满了不少,压在纪无咎胸口,使得他很有一种甩鼻血的冲动。

纪无咎笑呵呵地抱着她,很想压着她狠狠地亲,奈何周围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他只好放开她,拉着她的手走向身后的腾益,给俩人介绍。

其实单从性格上来说,腾益和叶蓁蓁更对脾气一些,俩人都坦率直诚,有一说一,不喜欢兜圈子,也心怀坦荡。

果然,没两天,这俩人就成忘年交了。腾益挺喜欢叶蓁蓁,又想送给她小虫子,专门用来对付不听话的丈夫,纪无咎支着耳朵听到这些,黑着脸连忙阻止。

准备了几天,腾益开始给纪无咎解蛊。过程比较复杂,也比较凶残,场面血腥,禁止围观。叶蓁蓁是孕妇,更不被允许看,她只知道,当时在现场伺候打下手的人,出来的时候都吐了。

与此同时,柏香如在芭蕉阁静悄悄地死去,死时口鼻流黑血,很像是中毒。

纪无咎就这样捡回了一条命。他苦苦支撑的那一口气终于可以松一松,于是表现出大病初愈的样子。铁太医和腾益做了一番亲切友好的切磋,最后一致给纪无咎提了个重要建议:半年之内禁行房事。

纪无咎这回超级听话,因为这关系到他下半生的性福。

于是他接下来半年的主要目标是调理身体与照顾叶蓁蓁,国事反倒要靠后。反正内阁里有靠谱的人撑着,方氏叶氏人才辈出,先由着他们折腾去。

没了房事上的香艳缠绵,纪无咎与叶蓁蓁之间的夫妻相伴更加纯粹,就像一对老夫老妻,被踏实感和充实感包围着。

大概,等他们老了就是这样吧,这种感觉也不坏。纪无咎心想。

休养生息的这半年,纪无咎办了两件大事。

其一,寻找当年他父亲身边的密探首领。别人或许对先帝的事情一知半解,但这个人应该知道得比较全乎。后来此人被找到了,在纪无咎的追问之下,道出当年实情:先帝中过毒,生出来的孩子都早夭,太后的儿子死因正是如此。后来他也就不再要子嗣了。至于他为什么中毒,好像是因为一个女人,这又是一笔扯不清楚的情债。

纪无咎让这个人去跟太后说了实情,可是她无论如何也不信。纪无咎也就没了办法。他每日下了朝还是要和叶蓁蓁一起去慈宁宫看一看她,再怎么说也叫了二十年的娘,这个娘虽然恨他,但在他二十岁之前也没害过他,这就够了。后来她想拧了,做了些错事,到头来不也没真正伤害到他吗。

其二,在太液池以西修了座园子,号曰“西园”,后宫之中妃嫔全部移至西园居住,又给所有妃嫔长了月俸,好吃好喝地养着她们,不让她们生事。经过柏香如闹的这么一出,纪无咎也觉着女人多了就是麻烦,干脆眼不见为净,都打发了。后来他和叶蓁蓁一合计,觉得那些女人也挺无辜的,一辈子困在西园,日子不好过。于是他又下了道旨,西园的妃嫔可以自行选择出家或是留宫,出家之后在后宫中除名,也就是说,你还俗的时候就只是一个普通人了,想去哪儿去哪儿,想嫁谁也没人拦着。

此举一出,后宫之中清净了不少。

纪无咎这时候自己也调养的很好了,身体又结实起来,脸色红润。于是他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到叶蓁蓁的肚子上,看着她为了这个孩子吃了那么多苦头,他十分心疼,每天小心翼翼地照顾她,温声细语地哄着她,叶蓁蓁说一他不敢说二,叶蓁蓁指东他绝不往西,渐渐地就变成一个二十四孝好夫君。

眼见皇上前脚把某大臣骂个狗血淋头,后脚去了坤宁宫就瞬间化为一头温顺的小绵羊,冯有德看得心里毛毛的,以至于在坤宁宫他也跟着大气不敢出一声,看到王有才时还呲着牙冲这个晚辈笑,笑容里三分和蔼三分讨好另有三分说不出的诡异,把王有才吓得两腿发软,走路拌蒜。

叶蓁蓁虽挺着个肚子,依然不安分,闲时喜欢四下转悠,后宫转遍了,就想去前头看看。说实话前边那些宫殿她大部分都没仔细看过。

纪无咎听说之后,立即让人抬来凤辇,带着叶蓁蓁闲逛,一边说道,“这是你自己家,你自然是想去哪里去哪里。”

到皇极殿前,两人下来步行,踩着一级一级的汉白玉石阶,走进殿内。皇极殿是整个紫禁城最宏伟最庄严的一座大殿,是紫禁城的门面。殿内广阔空旷,地上铺四千七百八十一块油金砖,四周竖七十二根楠木巨柱,殿中立六根沥粉贴金云龙柱,柱间上方挂一匾额,上书“建极绥猷”,匾额正下方有一九龙金漆宝座,不动如山,高高在上,表面流溢着黄澄澄的光泽。

纪无咎拉着叶蓁蓁的手,登上座前丹陛,缓步而上。叶蓁蓁立在原地不愿动。

“蓁蓁,来。”他低声唤她。

叶蓁蓁便跟着他走上去,由他拉着坐在那宝座之上。

两人并肩坐在金座上,放眼向下望,越过空旷的大殿,一直看向殿外广阔的月台。

她好像看到了国之盛典,看到百官朝贺,看到万国来朝。

她看到了他的天下。

纪无咎紧紧地抓着叶蓁蓁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江山共与,白首相依。

标签: ,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宋、齐、梁、陈,齐因应该是在明朝前面的,可是孙悟空居然先出现了,呵呵

    (3) (6)
  2. 不考虑历史年代,写得挺有意思的。

    (5) (5)
  3. 42页重复了。

    (5)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