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小说:皇后无德(二)

番外:假如皇桑和凉凉灵魂互换

纪无咎习惯在早上五更天就醒来,因为要上朝。

这天早上他睁眼时,借着透过床帐的幽微的光,他发现面前躺着另一个纪无咎。

纪无咎一下子完全清醒了,猛地坐起身来,两手按着那个纪无咎的脖子。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白皙细嫩又纤软的双手。

他一愣,把手放在面前翻来覆去仔细看了看,又摸了摸脸,最后两手停在胸前,按了按。

无论如何,胸是骗不了人的……

于是他发现,他好像住进了蓁蓁的身体。

这时,冯有德见皇上没有准时起来,所以让值班的素风来叫他。素风轻轻撩开帐子,看到皇上还没醒,皇后娘娘正盘腿坐在他身边,两手猥琐地托着胸部。

素风:“……”

纪无咎掩嘴咳了一声,说道,“你先出去。”

“娘娘,皇上该起来上朝了。”素风忍不住提醒道。

“朕……真的不用担心,”纪无咎答道,“我叫他。”

把素风打发走之后,纪无咎把叶蓁蓁摇醒了。

叶蓁蓁睁眼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反应比纪无咎淡定多了——扭头闭眼接着睡。

这真是一个离奇的梦,她迷迷糊糊地想。

“蓁蓁,快起来,出大事了。”纪无咎只好再接再厉地摇。

叶蓁蓁终于清醒了,发现事情真相之后,吓得直翻白眼。

纪无咎把她抱进怀里,“别怕,一定有办法换回来的。”

这时,素风又进来看情况。床帐已经撩起来,她看到皇后娘娘非常豪放地把皇上揽在怀里,而皇上则温顺地把头靠在娘娘的肩上,一脸愁容。

素风:“……”

纪无咎看到素风,低头在叶蓁蓁耳边说道,“你先代我上朝,我留下来想办法。”

“我……怎么上朝啊……”

“小事情你直接做决定即可,大事儿拿不准主意的问那几个阁臣。”

叶蓁蓁点了点头,被纪无咎扶着下了床。素风引来几个宫女给她换上龙袍。

由坤宁宫到皇极门有龙辇抬着。皇帝陛下坐在龙辇之上,脸色很不好,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如临大敌。

冯有德偷眼看着皇帝陛下的表情,心想,大概皇上昨儿晚上又被皇后娘娘收拾狠了。

至于怎么收拾的,不可说啊不可说。冯有德低着头,在心里脑补出很多个版本,一个比一个刺激。

坤宁宫中,皇后娘娘竟然和皇上一起起床了,这真是难得一见,底下伺候的人很是奇怪,当然了,也只在心中奇怪。

吃过早餐,皇后娘娘就坐在院中的花圃旁发呆。

纪无咎仔细回想昨晚入睡前的异常,答案是没有异常。

他和蓁蓁,只是……做运动做得激烈了点……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前几天蓁蓁一直被纪正则缠着,他们夫妻之间都没有机会亲热。

难道秘诀就是做那种事吗?

纪无咎想到这里,满头黑线。虽然知道对方的芯子是蓁蓁,可是身体上还是他,是个男人。他可没兴趣跟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亲亲我我,光是想想就恶寒。

再说了,蓁蓁肯定也有心理障碍,能不能举起来都说不准。

纪无咎摸了摸鼻子,不能再想下去了……

叶蓁蓁上朝还算顺利。

虽然大家都感觉出今天的皇帝陛下有点不同寻常,有点……跳脱。

但是没人敢问,众人和冯有德一样,把原因归结为夫妻生活,毕竟皇上是刚刚从坤宁宫走出来的。

下了朝,冯有德提醒皇帝陛下:您约了方大人在朝会后去养心殿议事。

叶蓁蓁这会儿已经有些适应纪无咎的身体了。她是个没心没肺的,这会儿也不着急了,挺胸阔步地来到养心殿。

在养心殿内急,小解了一下。

结论:甚是方便。

于是叶蓁蓁有点喜欢这个身体了。

方秀清如约来到养心殿,叶蓁蓁眯着眼打量他。方秀清被她一看,没来由地就抖了一下,总觉得要坏事。

可是能有什么事儿可坏的?皇上传他来也不过是要商量国事,他自问最近没做错什么。

鉴于方秀清曾经对叶家以及叶蓁蓁本人使过一些绊子,叶蓁蓁其实一直想教训他一下。但这老家伙是国之栋梁,她一个当皇后的也不好直接插手处理大臣不是。

这下好了,可算待着机会了。

叶蓁蓁站起身,走到方秀清面前。

方秀清神情恭谨,等着她说话。

然而皇帝陛下没有说话,而是抬手扯了扯他的胡子。

方秀清:“……”

“方大人这把胡须果真不错。”

“皇上过奖。”方秀清不自觉地摸了摸胡子,他的胡子漂亮,保养得也好,有人编了个《美须谱》,他还榜上有名。对于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老男人来说,胡须和脸一样重要,甚至胡须比脸还要重要几分。

所以方秀清也挺为自己的美髯自豪的,此时听到皇上夸他,虽面上不露,心中难免得意。

然而接下来皇上的话却如惊雷一般,“如此美须,保养起来必然劳心劳力,我看不如刮掉吧。”

方秀清有点愣,“皇上?”

“怎么,听不懂我……朕说话?”

方秀清跪倒在地,“老臣不知自己犯了何错,请皇上明示。”他对皇帝陛下突然找茬有点不理解,再说了,这找茬的方式也太离奇了吧……

“你没犯错,朕就是看着不大顺眼,影响心情。‘食君之禄,分君之忧’,你自该懂这个道理,还用朕再说第二遍吗?”

方秀清心念电转,有点明白其中关窍了。皇上没胡子,不,确切地说,皇上他不能有胡子。因为皇后娘娘不喜欢皇上有胡子,所以皇上要定期地刮胡子,于是皇上都奔三儿了还跟个小白脸似的。

综上,皇上一定是嫉妒他漂亮的胡子。

方秀清有点委屈,有点无奈,又有点同情皇上。于是他领旨走了。

叶蓁蓁在养心殿待了一会儿,也走了。她觉得自己给纪无咎上朝那是不得已,批折子就免了。她先去慈宁宫给太后请了个安,收获白眼数枚,然后回到坤宁宫,去找纪无咎商量换魂的事儿。

纪无咎快被纪正则烦死了。

他本来就是个好静的人,面对儿子又一直走严父路线,渐渐地就有点傲娇了。现在一下成了叶蓁蓁,他每每刚要对纪正则板脸,小家伙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周围的宫女太监就默默地用目光谴责他。

他只好忍受。

叶蓁蓁回到坤宁宫时,看到“自己”正躺在花圃前的躺椅上,纪正则顺着她的腿爬到她怀里,被她捉着衣服拎起来放下去。纪正则再接再厉地爬,她再接再厉地扔。

俩人都不嫌累,乐此不疲地重复这项活动。

叶蓁蓁走过去,低头看着躺椅上的人,感叹,“我发现我长得挺好看。”

纪无咎撩眼看她。

纪正则脆生生地叫了一声“父皇”,接着身体突然腾空,他父皇竟然把他抱起来了,还重重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纪正则受宠若惊地睁大眼睛。

叶蓁蓁捏了捏纪正则的小鼻子,笑道,“儿子,今天乖不乖?”说着,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轻轻蹭着。

纪正则扭脸看向躺椅上的人,“母后,父皇是疯了吗?”

叶蓁蓁:“……”

纪无咎:“……”

叶蓁蓁让人把纪正则抱走,她还要和纪无咎商量正事。

但是正事没什么好商量,因为纪无咎没有找到任何办法。

“要不先试试亲吻吧。”纪无咎说道。那个啥是身体交流的一种,亲吻也是一种身体接触和交流,万一亲着亲着就换回去了呢?

虽然和“自己”亲吻略囧,但是这个压力小一点,比较容易打破心理负担。

叶蓁蓁听罢,低头亲了他一下,接着抬起头,“没变。”

纪无咎决定来个深层次的亲吻。于是他从躺椅上站起来,叶蓁蓁为了给他腾地方,向后倒了两步,不想碰到花圃边上,脚下一绊,躺进花丛之中。纪无咎想要扶她,但因为不是自己的身体,所以反应就没那么灵活,还是让她倒了下去。

花圃中种了一片牡丹花,这时节花开正好,大朵大朵的牡丹雍容而娇艳。

纪无咎走上前,骑在叶蓁蓁的腰上,捧着她的脸低头吻下去。

俩人狠下心来,缠绵了好一会儿。

走过路过的宫女太监看到皇后娘娘把皇帝陛下按在地上狼吻,恍然大悟地想,原来皇上喜欢狂野的,怪不得别的女人都不能得宠。

亲着亲着,纪无咎眼前一黑,等清醒过来,发现面前的人变回了叶蓁蓁。

叶蓁蓁也发现了这一点,惊喜道,“终于变回来了!”

纪无咎翻了个身把她压在身下。身旁的牡丹花随着他们的动作轻轻摇曳,一朵盛开的粉红色牡丹花垂在叶蓁蓁脸庞,花如美人,美人如花。

“唯有牡丹真国色,”纪无咎笑道,低头又亲吻她,一边亲一边说道,“蓁蓁,我们今天晚上在这里相会,好不好?”

叶蓁蓁心情好,满口答应。她本以为夜晚相会就是晚上来这里赏花,然而她发现她实在是太纯洁了。

当夜月华如练,牡丹丛中,鸳鸯交颈,春意盎然。

第二天,纪无咎早起发现自己依然是自己,于是放下心来,神清气爽地去上朝了。

然后,他发现方秀清今天有点特别——这家伙一直在用一种特别凄怨的眼神看他,看得他莫名其妙地就有点愧疚。

最奇怪的是,方秀清还把胡子给剃光了,乍一看像是冯有德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百思不得其解。

标签: ,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宋、齐、梁、陈,齐因应该是在明朝前面的,可是孙悟空居然先出现了,呵呵

    (3) (6)
  2. 不考虑历史年代,写得挺有意思的。

    (5) (5)
  3. 42页重复了。

    (5) (1)

心境心静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