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小说:皇后无德(二)

☆、56、亲吻

叶蓁蓁坐在看台下,打了个哈欠。

她今日在广宁城玩儿,竟然在大街上遇到黎尤,两人相续一番,一起吃了个饭。之后她听说黎尤要去看什么品花大会,便跟着来了,哪知道所谓品花竟是青楼女子比拼才艺,由底下看官们看着打赏。

莫说叶蓁蓁是个雌男儿,就算她真想见识女子的舞艺歌喉之类,眼前这些人也入不得她的眼。

黎尤见她如此,歉然笑道,“我以为甄兄弟知道品花大会是什么,想跟着看个热闹,是以把你带过来。现在看来,把你引到这烟花之所,可真是我的罪过了。”

叶蓁蓁摆了摆手,“不赖你,是我没问清楚。”

“也不知道吴兄这次会怎样教训我。”

叶蓁蓁一听就听出了问题,“这次?难道还有哪一次?”

黎尤便犹豫着不知道说还是不说。

叶蓁蓁见他神色为难,更加好奇,“他到底怎么你了?”

黎尤答道,“甄兄弟,你与我说实话,吴兄派人监视我的事情,你真的并不知晓?”

叶蓁蓁顿时奇道,“他监视你干嘛?”

黎尤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本以为这里头也有甄兄弟的意思,可让我好生难过,现在看来,竟然连你也不知。”

叶蓁蓁突然想到纪无咎扔掉的那四个暗卫,现在看来确实有了去处。纪无咎生性多疑,也不知道他怀疑黎尤什么,但不管是真是假这种事情她其实都不便插手。倘若黎尤真的是清白的,纪无咎查不出东西来也就自然罢手了,根本无需她旁加干涉。再者说,夫妻本是一体,虽然此事纪无咎未向她言明,但说到底黎尤也只是个外人,她又怎么会为了一个外人和纪无咎争执。这些日子纪无咎也不像以前那样讨厌,可谓越来越入她的眼,她也想和他好好地,不要有人来裹乱。

于是叶蓁蓁转了个话题,说道,“黎兄,这台上的美女个个都漂亮,也不知道你看上了哪一个?”

黎尤便知道她不打算管此事,心中对这二人身份的猜测更肯定了一分。他哈哈一笑化解了尴尬,答道,“甄兄弟可饶了我罢,我来这里也是过个眼瘾。”

“其实我有个问题一直不解,男人为何喜欢来这种地方?不……脏吗?”

黎尤压低声音笑道,“你不是男人,自然不理解男人的想法。青楼自有青楼的妙处,我听说,”他把声音压得更低,低到只有二人能听到,“咱们当今圣上,也喜欢去青楼买乐。”

叶蓁蓁凤眼一眯,粉面微微透着寒霜,“你听谁说的?”

“一个在京里做官的朋友,他去青楼时,正好遇到过皇上。”

叶蓁蓁心中一沉,便不言语了。黎尤偷眼打量她的神色,心道,果然!

又坐了一会儿,黎尤见叶蓁蓁整个人像是一个肚内塞满红炭的小火炉,于是打算带着她离开。不曾想外面突然闯进来一拨人,那些人动作快得很,黎尤刚一起身,脖子上已架了几把剑。

黎尤神色不变,朝纪无咎微微一笑,“吴兄别来无恙。”

纪无咎面沉如水,眼神仿佛要吃人一般可怕。他背着手盯着叶蓁蓁,后者也没什么好脸色,丝毫不觉得一个女人逛花楼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周围宾客女子都不曾见过这么高调的寻仇,吓得躲作一团。几个仆役拎着木棍想要上前阻止,却被守在外围的暗卫一脚一个远远地都踢出去。

场面一度坚持了片刻。叶蓁蓁站起身,走到纪无咎面前,“你还真想在这里行凶杀人不成?”

纪无咎也不管旁人,拉着叶蓁蓁走出青楼,一路板着个脸一句话不说,胸口却因为怒气而激烈起伏着。

走出青楼不久,到一个僻静处,叶蓁蓁突然甩开他的手,轻轻揉着被他捏得发疼的手腕。

“叶蓁蓁!”纪无咎开口叫她。

“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你去的是什么地方?”

“知道,怎么不知道。”叶蓁蓁想到方才黎尤的话,心里莫名其妙地也是一阵堵气。

“你……!”纪无咎气得不知如何是好,“你是皇后,怎能去那种地方!”

叶蓁蓁冷笑,“皇上去得,皇后怎么就去不得?”

这句话仿佛一道炸雷,击得纪无咎脸色发白,一阵语塞。

叶蓁蓁见他如此反应,更坐实了黎尤的话,便也不说话,只是冷笑。

她脸上嫌恶的表情太过明显,刺得纪无咎眼睛疼,心也疼。

他算是明白了,他一心一意地付出,在她看来不过是轻描淡写,只需一个小小的误会,便足以击垮她对他的信任。她不止看不到他的情意,她根本就是从未相信过他!他所有的柔情,所有的努力,都只是独角戏,镜花水月一场,而她,永远置身事外,冷眼旁观,莫说感情,连点信任都不愿施舍给他!

纪无咎越想越心凉,越想越觉气闷无比。他现在不只是生气,还有失望,亦有悲哀,亦有不甘,亦有委屈……种种情绪交杂在一起,一波一波像是河流倒灌向他的大脑,他只觉头上血管一跳一跳的,心口难受得几乎要炸裂一般。

他抚着胸口倒退两步,眼圈发红地看着叶蓁蓁,声音颤抖,“叶蓁蓁,你没有心。”

叶蓁蓁看着他受伤的目光,突然就心口一滞,“我……”

纪无咎又后退了几步,不再看她,转身走开。他的肩背虽依然挺直,脚步却略有些踉跄。

走过两条街,纪无咎突然停□,“来人。”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站在他的斜后方一尺处,拱手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公子”。

“先别杀黎尤,继续监视。你带着两个人回京仔细查一查,他和翠芳楼是否有瓜葛,尤其是翠芳楼的柳月。”

“公子,”那人有些犹豫,“如此一来,您身边就只剩下三人。”

“你不用担心,三人足可护我周全。”

“是。”

纪无咎眼睛危险地眯着,咬牙的声音旁人听得清清楚楚。竟然敢跟朕玩儿阴谋诡计,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回到军营,纪无咎的这口气还没消,叶蓁蓁心中也无比烦闷,虽然回来之后两人没有见面,但是他们选择了同一种散心的方式。

当天傍晚,叶雷霆点了一万五千兵马,其中第一路一万正面迎敌,第二路三千让陆离带着去打埋伏,另有第三路两千由另一人带着去打二次埋伏。

这些人要连夜行军,一鼓作气抄掉阿克敦的先锋军。纪无咎乔装一番,偷偷混进了第一路军队之中,一转头,一个熟悉的身影撞进他的眼睛里。

叶蓁蓁!

叶蓁蓁也发现了他。俩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一会儿,虽还互相生着对方的气,但暂时达成了一个协议:不要揭发对方。

但是节操这个东西,他们俩都有限。出发之前,纪无咎和叶蓁蓁因为对方的踊跃揭发而被叶雷霆绑了扔在营房的床上。叶雷霆不到逼不得已也不愿意绑皇帝皇后,可是这俩小祖宗真不能有半点好歹。

纪无咎和叶蓁蓁躺在床上,脸对着脸。他们的被绑在身后,双腿因被绑得结实而不由自主地蜷起来,从床的正上方俯看,像是两只大对儿虾。

两人再次大眼瞪小眼。

纪无咎:“……”

叶蓁蓁:“……”

气氛一时说不出地诡异。

对视了一会儿,鬼使神差地,纪无咎把脸向前一探,在叶蓁蓁的嘴上亲了一下。亲完之后他自己都愣住了,反应过来之后脸一黑,这是什么意思。

叶蓁蓁也探过脸来,回亲了他一下。

纪无咎很没出息地心跳加速了。他脑子一热,再次不受控制地吻住了叶蓁蓁的嘴唇,这次不再是蜻蜓点水,而是极尽缠绵。他含着她的双唇不停地吮吻,伸出舌头缓慢而有力度地描绘着她的唇形,亲了一会儿,见她呼吸不畅,便松开她,流连地轻啄着,等到她深呼吸几口气,便再次捉住她,含在嘴里挑弄。

叶蓁蓁被他亲得头脑发蒙,心中的郁气也散去许多。她也不知怎的,只觉现在被他亲一亲,那感觉十分不错,像是要飘飘地成了仙一般。她十分忠诚于自己的感觉,不由自主地张开嘴迎合他,还学着他的样子,伸出舌头舔他。这一举动让纪无咎激动得心脏几乎停跳,他勾着她的舌头,用力追逐搅动,又把她的香舌吸进自己口中,引导她进行探索勾扫,那种感觉,那种感觉……纪无咎发誓,他活了这二十年,入过口的东西全是人间至美,但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可与现在这般妙不可言的滋味匹敌。

他越发地激动,鼻端粗重灼热的呼吸喷到她脸上,把她的脸烤成一片霞红。

两人因身体被缚,动起来格外吃力,只得身体胡乱挣扎,各自伸长了脖子,渴水的鱼一般从对方口中吸纳甘泉。

只一会儿,对儿虾就变成了接吻鱼。

***

纪无咎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了,也终于明白了另一件事:他这辈子大概就栽在叶蓁蓁手里了。

白天生那么大气,这会子竟然完全烟消云散了。眼见得她被他亲得两颊通红,眼泛水光,凤眼微微眯着,没了平日的威严,只剩下一片柔媚。这样的她,他无论如何鼓动自己,也生不来气,只剩下疼惜。

此时两人已经过努力,终于躺在一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这样的姿势虽使人四肢别扭,但心中熨帖。

纪无咎微一扬下巴,蹭了蹭叶蓁蓁的脸,腆着脸笑道,“还生气呢?”

“我没生气,”叶蓁蓁回蹭了他,“倒是你,好像气得不轻。”

“我也……并不生气。”

“那个,我觉得我应该是错怪你了。”叶蓁蓁说道。

“哦?”

“你虽然去了青楼,但想必是有什么缘故。”

纪无咎心中一热,问道,“为何如此说?”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你不会去找那样的女人。”一想到白天纪无咎失望又受伤的目光,叶蓁蓁又是一阵心虚。

“你说得对,我去那里……确实有别的事情。”

“所以,对不起。”

“没关系,我只希望你以后信我,莫要怀疑我。”

“嗯,”叶蓁蓁答应了一声,忽又想起另一件事,“那个……你到底为什么查黎尤?”

纪无咎一顿,“你想阻止我?”

“不是,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你自有你的道理,不愿意说也没关系。”

纪无咎见她如此,有些感动,便也不隐瞒,“我一开始怀疑他是敌国奸细,但是现在越查,越觉得他身份诡秘,我一时甚至查不清楚他的来头。”

叶蓁蓁有些意外,“这可奇了,不过我看他也不像坏人。”

纪无咎不以为然,“坏人脸上又没有写着坏人这两个字。”

“好了,不说这个了。跟我说说你那个故人吧。”

纪无咎一愣,“哪个故人?”

“就是那个……香如故?”

“嗯,我在东宫的时候,身边有个宫女叫香如,是以看到那个牌匾,一下子就想到了。”

“那后来呢?”

“后来她死了。”

“完了?”

“完了。”

“……”

叶蓁蓁做好了一番听个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故事的准备,却没想到被他三言两语打发了,于是追问道,“那她是怎么死的?”

“她的父亲因贪污而被流放,母后便借机赐死了她。我当时只是太子,年纪又轻,一个不慎,没能护住她。”纪无咎说着,轻轻叹了口气。

“那你现在想她吗?”

“我心里装着太多的事,只怕也没工夫想她。只不过她是我的人,行事也颇妥帖,很合我的心意,但我到头来终究没能保住她,心中十分惭愧。”

叶蓁蓁第一次听纪无咎敞开心扉说这样的话。这样的他不像平时那样凶,倒让人觉得很是亲切。不过她又一想到太后料理纪无咎身边人的习惯似乎由来已久,不免兔死狐悲,冲口问道,“若是我也被太后……”

纪无咎本能地不想听到下面的话,便堵住了她的嘴。见她被堵得两眼一呆,他伸出舌尖略舔了一下她的嘴角便松开她,说道,“不会。我不会看着这样的事发生。”

叶蓁蓁便低垂着眼睛,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句话。太后毕竟是纪无咎的亲生母亲,他又能把她怎么呢。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便睡过去了。次日天刚蒙蒙亮,外头一阵喧哗,把纪无咎吵醒。他睁开眼睛,看到叶雷霆走进营房,亲自来解了他身上的绳子。

纪无咎揉了揉发麻的手,又帮叶蓁蓁来解,解完之后不见她醒,他只好轻轻地帮她揉着手脚。

“战事如何?”纪无咎问道。他手下忙活着,并不看叶雷霆,目光像是温柔的羽毛,落在叶蓁蓁身上。

“托皇上的福,旗开得胜。”

何止是旗开得胜。一切都如纪无咎预料的一样,女真骑兵在火器和步兵的配合之下仓皇败逃,回了永昌镇,一路上遭遇两次伏击,三场遭遇战下来,五千女真骑兵几乎被全歼,阿克敦更是被陆离亲手斩下头颅。

纪无咎听罢,心情大好,与此同时又有那么点嫉妒。看吧,有人被绑在军营里,有人出战立奇功,人比人,气死人。

接下来就是论功行赏。陆离斩了敌将的首级,自然是头功,只不过这其中有一个小问题:全军营的人,没一个认识阿克敦的。谁知道他带回来的这个头……是谁的头啊……

几个将领围着一颗人头一筹莫展,纪无咎听说了此事,走过去在那颗几乎剃成光头的脑袋上摸了一把,便说道,“确是阿克敦无疑。”

“如何得知?”

“阿克敦生下来天灵盖就隆起一块,被他们族人传得神乎其神,这不是什么秘密。”

众人听说,佩服之余,都觉惭愧。看来皇上来之前确实做足了功课,反观自己,不学无术。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和这几日差不多。虽然所有人都承认皇上英明神武皇上威武霸气,但是想上前线?免谈!

因为怕两位小祖宗冲动,叶雷霆也豁出去了,一遇大小战事,别的不论,先研究怎么绑人。

于是纪无咎在后方做起了纯粹的参谋,渐渐的他又多了另一个外号:算无遗策。

阿尔哈图很郁闷。他自封战神,虽自恋了些,但手底下是有真本事的。他深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道理,因此这次来之前,特地研究过主帅叶雷霆打仗的风格,想好了自己要怎样应对。所以这次和大齐对上,虽没有八成胜算,五六成至少是有的。却没料到这次叶雷霆用兵一改往日雷霆般的犀利,而是变得神鬼莫测起来。他简直像是一条滑不溜秋的泥鳅,又像是一肚子坏水儿的狐狸,诡计多端,只占便宜不吃亏。

这真的是叶雷霆吗?这他娘的是诸葛亮借尸还魂后的叶雷霆吧?

待到细作递出消息来,说大齐军中有个了不得的军师,叶雷霆打仗的主意都是他出的,阿尔哈图才觉了然,可虽然知道了真相,却又有什么应对的办法?他的五万人马,已经零零落落地被打掉两万,反观大齐,伤亡人数没他的多,而且对方损的是步兵,步兵能和骑兵比吗!

阿尔哈图突然有了撤退的想法。

不行!他已经领了这么多人出来,不能一点便宜都不讨就落荒而逃,回去之后怎么见人?怎么服众?他的雄图霸业,不能这么早就折在这个地方!

于是阿尔哈图命人回去传令,让他的堂弟再领着两万人马在某处等他,而他,重新修改了战术,改用了大开大合的方式来对付大齐的诡计多端。

纪无咎听到战报,便知道阿尔哈图已经有些急了。一着急,再精明的人也会留下破绽。他和几个高级将领商量,阿尔哈图急于求成,女真军队内部军心不稳,是时候决战了。

决战的地点选在离军营十五里处的一处荒原,出兵前,叶雷霆照例把纪无咎和叶蓁蓁绑了扔在营房内,外面留专人把守。因为这样的事情司空见惯,所以把守的人便放松了些警惕,就连房顶上轮班的暗卫,也有了些微松懈。

营房内。因为担心他们手脚发麻,叶雷霆把叶蓁蓁和纪无咎都绑在了椅子上。这下连亲一亲都不能了,纪无咎表示很郁闷。

叶蓁蓁手指上戴着一枚红宝石戒指,此时她微一屈手指,宝石底部探出一片细小的刀片。她左右动着,用小刀片挫着绳子。

纪无咎不知道她在做什么,见她扭动着身体没一刻安分,便问道:“你身上痒么?”

“嗯,我蹭一蹭就好了。”叶蓁蓁随口应道。

“想必是有什么蚊虫,回头让军医给你弄些药,或是买些驱虫的香。”

“嗯。”快了。

纪无咎见她面色急切,想要叫人进来给她抓一抓,但一想到让别的男人碰她,他又皱眉。正不知如何是好,叶蓁蓁突然身体一松,把双手抽出来了。

“你……!”

“嘘——”叶蓁蓁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等一下,一会儿给你解。然后我们一起溜出去。”她说着,弯腰把自己腿上绑的绳子也解开了。

于是纪无咎就乖乖地等着她来解,等来的是她用一根布条勒住了他的嘴巴。

“唔唔???”纪无咎十分意外。

“皇上,我怎么可能让你上战场呢,”叶蓁蓁笑道,她把方才她解下的绳子又在纪无咎身上绑了一遍,做完这些,她捧着他的脸重重地亲了一口。纪无咎的脸被她亲得有些发红,又被她气得发白,看着甚是有趣。

“唔唔唔!!!”

叶蓁蓁轻手轻脚地推开窗户,她扭脸冲他粲然一笑,“等我回来。”说着,翻身出去。

纪无咎急得剧烈挣扎,双目发红,却也无法,只得坐在椅子上心焦地等着,等着她回来。

这一场等待,是纪无咎此生最漫长的等待

标签: ,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宋、齐、梁、陈,齐因应该是在明朝前面的,可是孙悟空居然先出现了,呵呵

    (3) (6)
  2. 不考虑历史年代,写得挺有意思的。

    (5) (5)
  3. 42页重复了。

    (5)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