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小说:皇后无德(二)

☆、57、营救

纪无咎在营房中枯等至傍晚。

叶雷霆率军大胜而归,女真部主力分两路分别向西北和东北逃窜。他走进营房时,看到只有纪无咎一人,不由问道:

“蓁蓁呢?”

“蓁蓁呢?”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叶雷霆顿觉不妙,当先把纪无咎解开。纪无咎来不及向他解释,奔出去四下里寻找叶蓁蓁。但是没有一个人见过她,伤兵里也没有她。

纪无咎一时像是没头的苍蝇,见人便问,问一个,脸色便白一分,叶雷霆见他脸色苍白得吓人,急了一头的汗,只好先拦住他,安慰他道,“现在有些乱,说不定她混在哪队人里,一会儿就回来找你了。”

“不会的,她若是在,一定先回来找我炫耀。”纪无咎惶惶答道,挣开叶雷霆,又去问别人可曾见过甄将军。

一个心直口快的士兵便答道,“我们都不曾见到甄将军,他怕是殉国了……”

这其实是最合常理的猜测,只不过没人忍心说出来。

纪无咎死死地盯着那士兵,盯得他心里直发毛,转身跑了。

叶雷霆见他神智已有些不正常,只好让人把陆离叫来。整个军营里的人,能打得过纪无咎的,只有陆离一个人。陆离尚未换下溅满血的铠甲,纪无咎闻到他满身浓重的血腥气,几乎要发狂了。陆离赶在他发狂之前把他制服,一个手刀劈下,纪无咎登时昏过去。

因为耗费了许多心力,纪无咎昏睡至次日中午才醒转。叶雷霆坐在他的床边,见他睁眼,未等他开口,先说了一句:“蓁蓁还活着。”

纪无咎顿时舒了口气,眼睛也亮了许多。他坐起身,接过叶雷霆递来的一碗清水,一口气喝了大半碗。

叶雷霆见他总算恢复正常,方放下心来。他又吩咐人送来了些吃的,纪无咎无心吃东西,随意吞了几口,便看着叶雷霆。

叶雷霆说道,“你放心吧,蓁蓁的身手还是不错的,在战场上不会轻易受伤。我让五军营的弟兄们全部出动去昨日的战场收集尸体,怕夜里看不清楚,白日又查了一遍,并未找到她。也就是说,她应该还活着,只不过没有回来,所以要么是走丢了,要么就是……被抓走了。”

“就算是走丢了,这么久,也该能寻回来了。”纪无咎说道。

“所以……”

“所以,她是被捉了俘虏,”纪无咎叹了口气,“昨日我失态了。”

“你也是关心则乱。”

纪无咎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不对劲。捉俘虏通常是在打胜仗的情况下,昨天女真部全线溃败,自己跑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费尽心思抓走一个俘虏?”

“这也是我的疑虑。”叶雷霆答道。

两人都是聪明人,此时也就不需要解释了,因为解释只有一个:这个俘虏有利用价值。

想到这里,纪无咎的心又放下来一些,对于有价值的俘虏,对方应不会太过为难。但是一想到一个漂亮女人沦入敌军之手,他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纪无咎闭了闭眼,回想昨日叶蓁蓁的装扮,她穿着铠甲,也系着围巾,从表面上应该不会让人怀疑。

千万,千万不能让对方发现你是女人,蓁蓁。

也许,对方早已知道她是皇后?如此,料想他们也不敢动她。

总之,蓁蓁若有半分好歹,我必亲自带兵踏平整个女真。纪无咎想着,目光染上一丝凶厉。

叶雷霆看到他的眼神不对,以为他又要走火入魔,便提醒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纪无咎转眼看他,“你把地图拿过来,跟我说说昨日女真的兵力部署,以及他们的窜逃方向。”

叶雷霆便让陆离带着地图走进营房。他在纪无咎面前展开地图,指着广宁城外的一片区域说道,“女真的三路大军分别在这里,这里,这里和我军遭遇,激战之后,左路军向西北方向逃窜,中路军和右路军向东北方向逃窜。”

纪无咎看着地图,说道,“蓁蓁从军营出发,想去前线凑热闹,必不会舍近求远,她首先遇到的该是对方的左路军,若是被掳,自然也是被左路军掳走的。”

叶雷霆道,“我这就领兵前去追击,势必救回蓁蓁。”

“不,”纪无咎摇了摇头,“你要带人去追阿尔哈图。”

叶雷霆有些不解。

纪无咎解释道,“你可曾想过,阿尔哈图此人少年成名之后,东西征战二十多年,从未有过败绩,这样的人,想必十分自负。这次他在我们手中吃了大亏,又怎会甘心。根据前两天的军中密报,阿尔哈图的堂弟带着两万精兵前来助战,这样的阿尔哈图,哪有一点败北逃走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他必定想方设法反扑。再者说乌兰部受他指使,估计会攻打蓟州,这对阿尔哈图也是个绝佳的机会。而且,”纪无咎的食指沿着阿尔哈图的逃跑路线缓缓移动,停在一处,“你们看这个山口,是十分适合伏击的地方。阿尔哈图是聪明人,反扑不成,完全可以炸逃至此处,设下埋伏。”

叶雷霆眼睛一亮,“那我们便将计就计,打掉他的埋伏。”

纪无咎点了点头,“所以说,你还要辛苦一段时间,我等你提着阿尔哈图的首级来见我。”

“那么蓁蓁那边……”

纪无咎微微眯起眼,“我的女人,自然由我亲自去救。”

叶雷霆很理解纪无咎的心情,但他很不赞同纪无咎的做法。然而纪无咎这次十分固执,任是叶雷霆如何阻止,也无济于事,到后来直接搬出圣旨来,叶雷霆也是无法。说到底,前些天他能顺利绑了纪无咎,也是纪无咎卖给他面子。这皇帝是个有分寸的人,但这会儿老婆都被人抓走了,你还怎么跟他谈分寸?

无奈,叶雷霆只好给纪无咎点了两万精兵,纪无咎只要了一万。追几千人的逃兵,一万尽够,他不能因为救叶蓁蓁而置辽东的战事于不顾。

不过,纪无咎答应把陆离带上。叶雷霆这才放了些心,再三叮嘱陆离,一定要保护好纪无咎。

纪无咎等不到明天,当天便带着一万人马出发了。此时已接近傍晚,前方一轮红日沉沉西坠,往大地上撒开万道金光。莽莽荒原,猎猎东风,旌旗招展之下,一万军士井然有序地向着前方那一轮引领着人间光明的金乌推进。他们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自己这次的任务目标,只以为是跟着吴将军追击穷寇。谁也不曾想到,这样一支军队,将带给异族怎样的噩梦。

***

叶蓁蓁醒来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颗光可鉴人的秃脑瓢。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东西,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那秃脑瓢便移动起来,向后一翻,一张脸出现在叶蓁蓁面前,“你醒了?”

叶蓁蓁才发现,自己是被绑在了一个木架子上,因这个木架子比较高,导致她方才只能看到对方的头顶。现在他抬起头看她,露出了全部的脸。此人浓眉大眼,蒜头鼻,下巴上留着大把的胡子,黑亮浓密,配合着那秃脑瓢,乍一看,还让人以为这人的脑袋上下长反了。

“剃得真干净。”叶蓁蓁赞道。

“……”秃脑瓢想不到她刚醒来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这样,也猜不到她这是奉承还是嘲讽。他冷冷一笑,“都死到临头了,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叶蓁蓁并不怕他的吓唬,“你若是想杀我,又何必费尽力气绑我来?”

秃瓢被她的话一堵,面上有了怒色,他掏出一把匕首架在叶蓁蓁的脖子上,“说,你是何人?”

叶蓁蓁笑道,“我说我是孙悟空你信吗?”

秃瓢道,“你要是孙悟空,我就是二郎神。”

叶蓁蓁道,“你要是二郎神,我就是王母娘娘。”

秃瓢一寻思,玉皇大帝是二郎神的舅舅,王母娘娘可不就是二郎神的舅母,这人显见是想占他便宜的。因此便道,“你要是王母娘娘,我就是玉皇大帝。”

叶蓁蓁道,“你要是玉皇大帝,我就是玉皇大帝他老娘。”

秃瓢:“……”

简直太无耻了!

秃瓢用匕首拍了拍叶蓁蓁的脸,怒道,“你个小白脸,兔子!不会把自己当女人了吧!”

叶蓁蓁才醒悟自己现在是女扮男装,方才那样说话已是失言,幸而自己现在的装扮甚严密,还专门涂粗了眉毛,才不致使对方生疑。

叶蓁蓁便道,“你不懂,我们中原人就是这么骂人的,为的是侮辱对手。”

秃瓢想来想去,总觉得这样骂人侮辱的只能是自己,但他自己对中原文化不甚了解,便不愿在此人面前露怯,只好马马虎虎过去。又一想,不对,他明明是审问这个人的,怎么竟然胡扯到玉皇大帝和他老娘身上。于是他又把匕首架到叶蓁蓁的脖子上,“少装蒜,说,你到底是谁!”

叶蓁蓁想着这人脾气暴躁,她若是再占他便宜,怕是要被他划两刀,便不再言语。

秃瓢却突然握着匕首,朝着叶蓁蓁的腹上用力一捅!

叶蓁蓁腹部传来一阵钝钝的痛,不由自主地闷哼一声。那秃瓢抽回匕首,见刃上果然无半丝血迹。他把匕首在叶蓁蓁面前晃了几晃,说道,“少年俊美,身着蚕衣,你是中原人的皇帝对不对?”说到这里,秃瓢心中不免得意。前天乱战之中,他见突然冲杀进来一个少年将军,双手各持一把火枪,在乱军之中骑马横冲直撞,虽不至于枪枪毙命,却也是弹无虚发,打得周围女真将士抬不起头来。他一看便知此人身份不凡,又曾听密报说大齐皇帝亲自来到辽东,现下一观察,越看越像,于是命人全力围攻此人,捉了活的。之后力战不敌,他就带着此人仓皇出逃了。

现在看来,当时那个决定真是英明无比,这一个人的价值,可顶十万大军。

叶蓁蓁听到秃瓢的话,心中十分骇异。纪无咎穿着蚕衣出现在辽东,此等机密的事情他如何得知?难道朝中出了内奸不成?

见叶蓁蓁神色惊异,秃瓢更加肯定了心中猜测。他也不再逼问她,兀自把匕首往腰间一插,说道,“委屈皇帝陛下跟我们走一遭了,只要你们的人听话,我自然会放你。”

叶蓁蓁心想,此种听话无非是割城赔款之类,幸亏她不是纪无咎,割地赔款用不着答应。转念又一想,她何不先按兵不动,先让这傻子高兴着,到时候万事俱备,却发现到手的聚宝盆实是个夜壶,想必他的表情会十分精彩。

于是叶蓁蓁顺着他的话说道,“你既已知道我的身份,如此待我恐怕不合规矩,还不速速放我下来。”

“小白脸,这么快就会摆架子了,果然是中原人。”秃瓢虽口中不屑,也当真叫进来几个人,把叶蓁蓁放下来,只给她带了脚链,防止她逃跑。

进来的这几个人也把头剃得光可鉴人。他们和先前那个秃瓢头领一样,都只在后脑勺上方约一寸处留点头发,编成一条小辫子垂下,一颗颗光头加小辫,像是一只只巨型蝌蚪。

叶蓁蓁刚一被放下,就叫着要吃的喝的,秃瓢头领见她如此自若,一点没有身为俘虏的自觉,又是一阵气闷。

“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看到叶蓁蓁有滋有味地咬着一块烤羊腿,秃瓢头领抱怨道。

“这叫宾至如归……既然你已知道我是谁,那么可否告诉我你又是谁?”

“你猜一猜?我要考一考你的眼力。”

“朵朵乌拉图,阿尔哈图长子,也是他最器重的儿子。”叶蓁蓁答道。

她说一句,秃瓢便惊一分。要知道,这人被他抓来才刚醒不久,怎么能一见面就猜出他的来历?中原的皇帝果然不可小觑。

“朵朵?这个名字挺秀气的。”叶蓁蓁说着,若有若无地扫了一眼他那上下长反了的大脑袋。

秃瓢被她意味深长的眼神一扫,莫名其妙地就有点羞愧,“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蓁蓁自然不会告诉她,她能听懂女真话,方才听到那些人叫他大王子。她只是答道,“看来我猜对了……去,给我拿点酱。”

朵朵又莫名其妙地听了她的话,转身给她取了些酱回来,递给她之后,他的脸一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我怎么知道。”

“……”

“不过,”叶蓁蓁安慰他,“你把我养胖点,也能多换点钱。”

朵朵一听她说得在理,便不追究了,坐在一旁看她吃东西。这小白脸长得秀气,吃饭也秀气,比他们王庭中的那些贵族女人都讲究。

休息了一会儿,朵朵下令继续行军。叶蓁蓁被关在一个能露出脑袋和手的木笼子里,放在车上由两匹马拉着,待遇不错。她仔细观察着一路的地形和行军方向,听着士兵们用女真话交谈,大致明白了这一队人马的目标:乌兰部。

看来朵朵是想先和勃日帖赤那汇合,再带着人质去蓟州城叫门,这个选择也不错。

接下来的几天,叶蓁蓁又厚颜无耻地提了诸多要求,比如劝朵朵解下她脚上的链子,让他给她弄来几个懂汉话的士兵作为看守,她可以单独解手,士兵不许偷看,等等。

朵朵听到后一个要求时,觉得这皇帝八成是个变态,正常的大男人,谁会偷看男人解手啊……

神奇的是,对于她的诸多要求,朵朵莫名其妙地都答应了。

叶蓁蓁怕对方起疑,故意每天都要多解手几次,其中某几次会特地站在远处双手捂着自己胯间,装出男人小解的姿势,留一个背影给那些看守的士兵。

站在河边,叶蓁蓁保持着这个略猥琐的姿势,紧闭双眼,感受着草原上劲烈如高粱酒般的风,沉思起来。

纪无咎算无遗策,不知道能不能算出朵朵的行军方向。

不管你是否算出这一点,我还是不希望你亲自来。

你是我的夫君,更是大齐的皇帝。

就这么想着,叶蓁蓁的思绪飘得有些远。几日不见,纪无咎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他笑,他怒,他发呆,他使坏,他犯傻……

他的种种。

每一想到他,叶蓁蓁的心口都会微微发热。这种感觉很新奇,她从未体会过。就好像,她和他之间连着一根弦,这根弦总是不经意间被触碰,勾起她对他的思念。

纪无咎,我想你了,这次是真的。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