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揭秘工体外围女:外围女的欲望与买单

外围,就是簇拥在一个特定圈子外延的人。外围女这个称号,还真是形象。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00200898628_218076

自从“海天盛筵”被吵得沸沸扬扬传得神乎其神之后,“外围女”这个词便开始广为人知。“外围”,就是簇拥在一个特定圈子外延的人。“外围女”的共同标志是:微博大多加着V,职业认证是“演员”“模特”,但谁也没有看过她们出演的剧集,也没有在时装杂志上看到她们露脸;她们有着尖得神乎其神的下巴,一张自拍照上,浓重的眼影睫毛膏厚厚的粉底以及身后“不经意”露出的带有Logo的奢侈品包模糊了她们本身,透露出千篇一律的关键词:年轻、漂亮、身材好,以及不加遮掩的——爱慕虚荣。

此次,我们对话三位90后“工体外围女”,从日料店到夜店,从刚起床的下午到凌晨,听她们讲故事,跟她们聊购物,也看她们发呆,听她们叹气,我们得到她们的许可,把她们的故事讲给大家听。

Sasa,19岁,专科院校表演系学生,天蝎座

对话地点:某日本料理餐厅

时间:7:30pm

第一眼见到Sasa,完全看不出来眼前这个穿着白色皮草、戴着厚厚假睫毛的姑娘只有19岁。倒是在跟她吃饭时,一口三文鱼还没咽下去,又“咕隆咕隆”地喝了一大口巧克力摩卡的样子让人觉得她确实还很小。她以为自己有计划,但也会被噩梦吓醒,她不用再借别人的包自拍,说:“到毕业了我就收手。”

借名牌包自拍

我想买一个包,挺贵的,周围好多同学都有这种,你看,就是这种。我当时拉下脸跑去跟一个北京亲戚借钱,她告诉我:“你20多岁的时候,有些东西就是不属于你的。”当时我就想,我就想要不属于我的东西,不可以吗?

2012年,我从老家来北京一个专科院校学表演。刚来时我住在寝室,偶尔上上课。我们学校可以用一张“跟某剧组拍戏”的假条请整整一个学年的假,没上多久学,我就搬出来住了,递了张假条后再也没有回过学校。在寝室住那会儿,刚开始大家都才从老家过来,还比较安分,但没过多久,舍友每天晚上讨论的话题都是谁的男朋友比较有钱、今天约了哪个导演吃饭之类。女孩儿都有攀比心啊,我也不想认输。

陪所谓的导演、制片人吃饭,这是没有费用的,因为都抱着“能认识更多人”“有机会接戏”这些想法,我们都挺乐意的。而且那种吃饭的排场可不是几个闺蜜AA一下能去得起的地方。刚开始那会儿,不为别的,就为能用手机拍几道摆盘特别高级的菜、银质的筷子、豪华的装修,然后发一发微博、朋友圈。

慢慢的,我也希望自己的其他生活细节能“配得上”这种高级的场面。没钱买名牌包,就借同学的自拍,偶尔有机会坐一坐豪车,就抓紧在车上自拍,不怕你笑话,在车上自拍,我还得想办法拿一个角度,把车标也拍进去。

“我不是提供色情服务的人”

有次,一个在饭局上认识的姐姐问我,愿不愿意晚上陪人吃饭,就吃顿饭,2000。“打扮漂亮点儿,打车来。”她跟我说。那是夏天的时候,我化了个挺浓的妆,穿了条绿色的裙子,按照地址如约赴宴。

到了地方后,同一桌还有另外两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儿,看身材都挺像模特的。这次吃饭跟之前陪导演吃饭没什么不同,但另外两个女孩儿看起来比我更老练,知道怎么自我介绍,知道什么时候该接话儿、什么时候该敬酒。我挺紧张的,一直冒汗,眼影都晕了一大块儿。但我挺擅长学习,慢慢地就绝对不止是傻坐着,所以这种找我去陪吃饭的活儿也越来越多。

有一回印象特别深刻,刚开始就是跟以前一样,陪几个老板吃饭,吃完去唱歌,在KTV包厢,老板问我,愿不愿意结束后跟他去别的地方。我说不愿意,老板拿出一摞钱摆到桌上,2000,愿不愿意?不愿意。再垒一摞,愿不愿意?不愿意。就这样,一摞摞钱垒了6、7沓……后来我还是没答应,我不是提供色情服务的人。当然,钱我拿了。他摆都摆出来了,难道还好意思拿回去啊?他们根本不会在乎这么点儿钱。

“我的工作是保证一顿饭不无聊”

Sasa说,我没觉得自己是提供色情服务的人,不然我也不会跟你聊这些。陪吃饭,2000起价,四五千一顿也有,我没觉得这钱是白拿。你知道吗?一顿饭吃下来,我手心里的汗不少。有人请Boss吃饭娱乐,我们是陪同,也是“娱乐项目”里包含的东西。这个“娱乐”是什么?就是得保证这顿饭大家吃得不无聊,有趣儿。

首先,你得有眼色,“会来事儿”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他们聊什么,我得能接着话儿,不能冷了场啊。而且,你得真的有点儿东西,他们那些人见的漂亮姑娘多了,谁会愿意花钱跟几个除了漂亮什么多话也说不出来、什么特长也没有的姑娘吃饭?比如有次,陪吃饭的时候有老板问我,你是学表演的,给我们表演点儿什么呗。我盯住他没说话,他不知道我要干什么,过了半分钟,我哭了出来,不出声光流眼泪的那种,我能看出来,他们当时又惊讶又满意。

这是不是特像以前看的周星驰和张柏芝的电影《喜剧之王》?里面张柏芝穿成学生妹的样子陪老板吃饭,老板放了一堆钱在桌子上,说你们都是假的,谁能真哭出来这些钱就归谁,张柏芝聪明,吃了桌上的芥末,就流眼泪了。我觉得这挺能说明问题的,在饭桌上哄男人开心这种事,就是要聪明、能灵机一闪地满足他们的突发奇想,知道他们希望你是什么样,演出来,给他们惊喜。

害怕?会有,尤其是刚开始那阵儿。有次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陪一群老板在吃饭,喝了好多酒,我就自己走了出来。我沿着一条路一直走,走着走着发现自己身上的裙子没有了,结果我居然走到了我的小学门口。外婆在门口接我放学,她看到了我,说:“乖乖,外婆给你穿的裙子去哪儿了?”

当时我就醒了,哭得枕头上全是眼泪。我没有要博取你们同情的意思,干这个,是因为想要更多我现在给不了自己、家里也给不了我的东西,我确实得到了些东西,起码现在不用借别人包自拍了不是?但这种事,我绝对不会让家里人知道。到了毕业我收手,反正我现在才19。

Linda,24岁,公司前台,水瓶座

对话地点:北京某知名夜店

时间:11:00pm

“商务模特”这个词,在圈子里的意思就是以一定价格参加饭局、接待、娱乐或者其他活动的女孩儿。之所以称作“模特”,是因为她们中的大多数都学习或者从事模特行业。介绍Linda给我们采访的一位“商务模特”经纪人说,Linda“特别会来事儿,绝对有故事”,这是他的形容。Linda要求采访在北京一家夜店进行,她说,这次就是几个朋友在夜店聚一聚,不是“接活儿”。

当晚,在嘈杂的夜店,Linda确实向我们展示了她“特别会来事儿”的一面,除了有条不紊地回答了我们的问题外,还极其自然地加了这一桌和隔壁一桌所有男生的微信。当晚她没有喝酒,“你可以喝,喝爽了,我开车送你回”,Linda说。

“我是‘白富美’、‘外围’之外的第三类”

有的姑娘确实缺钱,但我不是,我还算过得去。我不图钱,我想换个圈子,认识更多更高圈子里的人,他们可能会帮到我,或者作为“储备力量”吧。一个姑娘在北京,谁知道你会不会遇到需要牛人出马的时候?你可能会觉得我这么说很傻,这些在这种场合认识的人,才不会真的去帮你。其实不是这样,要看你以一个什么方式跟他们接触、怎么接触、你能给到他们什么别人给不到的。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情”,有“情”的地方就会有特例。

我是学模特的,毕业以后没签公司,因为我觉得做模特的话,不可能一辈子靠这个吃饭。我刚毕业进了一家公司当前台,挺安稳的。但我觉得自己的圈子太无趣,而且不会有什么大的突破,当时我就下决心,要进到更牛X的圈子里去。

我有一个当模特时认识的朋友,他认识一些挺厉害的人,我就让他带我去参加他们的局。想围进他们圈子的女孩儿有三种,第一种确实是“白富美”,但肯定富也富不过他们,她们一般是那群人的女朋友或者姐们儿;第二种就是“外围”,拿钱的,他们说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没皮没脸的事儿多了去了,但想往里“围”的姑娘还是特别多,为什么,因为钱多啊;第三种就是我这种,我头几次去没提钱的事儿,也坚决不陪睡,但我又不是他们圈子里的人,他们为什么要接纳我,我就得想办法。

他们爱谈论什么?股票、实事、跑车、豪华游、奢侈品,我就得做功课。我说的做功课是真的做功课,我搜他们的微博,看他们常发的车的名字、奢侈品的牌子,我就去百度,记下来,他们每个人是什么脾气,喜欢什么,我跟他们接触两次就能大概摸透。

既能卖萌抖骚,又能谈股论金

有很多想进这个圈子的姑娘,她们没什么钱,但先得装成一副还算有钱、见识颇多的样子,因为谁都知道,男人除了挑长相外,还挑档次。所以我接触的圈子高了,自然给人感觉档次也会高,比如,我在朋友圈发了几张在海边穿比基尼、端着酒杯晒太阳的照片,定位显示是“济州岛”,当然我没有说是和谁去的,这样别人看到了,会觉得我能这么消遣,肯定不会是“脏Low”型儿的,所以高级圈子里的人才会愿意叫我。这样我就慢慢能朝一个更高的圈子走近。

“海天盛筵”传得太神乎其神了,那根本不是常有的事儿。但是确实会有三五个人一起,带着几个女孩儿一起去度假。好几天都呆在一块儿,所以他们对这些女孩儿也会有所选择,年轻漂亮身材好什么的当然不用说,还有就是要能跟他们聊到一块儿,不事儿,上得了台面。

我当然都挺符合的,所以普吉岛、济州岛什么的,我都跟着他们去过。在那几天里,既是他们的女朋友,又是他们的玩伴儿,酒得能喝,话得能接,场面得能应付,“卖萌抖骚”“谈股论金”,这几招我都还不差。

“我爱你帮我换了个工作”

第一次跟一个人有实质性的进展,他带我回了他家。之前他在几次局上单约了我好几次,我没有答应,但私下里我们一直有联系,发发微信什么的。我得让他觉得我是被他“追”到的,而不是“买”到的。过后他跟我说,他有女朋友,我说我知道,我不会跟你闹。我从头到尾没提钱,但我知道他不会亏了我。为什么?因为他们愿意给钱,给了钱之后,事情就变得简单了——没有责任、不怕纠缠,两清。

我一开始就说过,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情”,但我这个角色,不能有感情。感情的基础是什么,是依赖。我见过那些动了感情的姑娘,别人除了钱之外给她买了几件东西,可能送她回过几次家,说了些动感情的话,她就没底线了,但到最后都挺惨的,搞不清自己的身份,就会去闹。

“闹”是我们这些人的大忌,一旦你闹开了,自己崩溃不说,也很难再混下去。男人嘛,肯定会说些逗你的话,有一次,一个认识挺长时间的男人问我:“你爱我吗?”我说:“爱啊。”他说:“你爱我什么?”我说:“爱你帮我换了个工作,让我明天不用早起了。”后来,他托人帮我换了个工作,是个外企的前台,还有五险一金的。

你一直没有问我,会不会自我鄙视,我觉得你是在给我面子。我会,我有羞耻心。虽然我一开始就说过,我不是冲着钱去的,我是想进入一个更高的圈子,但我都做了什么、换到了什么,本质上和“外围”没有任何区别,这我心里清楚。

有一次,大学一个闺蜜生了小孩儿,我去看她,她家小孩儿我特别喜欢,抱着不松手,我说:“小东西,以后你上小学,干妈给你找人,上最好的学校。”闺蜜说:“自己也生一个呗,跟他上一个小学。”我听了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特别难受,那种“哐当”一下往下沉的感觉,真比宿醉后从酒店出来要难受无数倍。

Nana,22岁,“商务模特”,天秤座

对话方式:网上采访

时间:每天16:00pm左右开始(这是Nana每天起床的时间)

在对话的这几个“外围女”中,Nana是让人最揪心的一个。她不愿意接受当面采访,但会经常在深夜发来一大段话,有笑有泪。她说自己特别爱整容,动刀打针都做过,“有点儿钱就想去整整,脸上基本都整过。”这从她朋友圈的自拍照里也能看得出来。

“再攒点儿钱就退出”

我是签了经纪人的,就是那种“商务模特”经纪人,他了解我们的档期、特长,会给我们安排活儿。当小模挣钱太慢了,你们应该知道,一般的模特上杂志特难,拍一次钱也不多,平时再接一些展会、小平面之类的,租房、打车、买衣服,根本不够用。

而且做模特,每天接触的都是奢侈品、豪车、大编辑、有钱的商家什么的,自己也不想输阵仗,就得备点儿硬货撑场面。我读模特那会儿,我男朋友也是模特,我们俩住一块儿,刚开始还好,但后来为了柴米油盐斤斤计较越来越觉得没劲,最后就分手了。

“商务模特”是什么,我一开始就知道,我有几个模特同学在做,后来她们就把我介绍给了这个经纪人。你去看看,朋友圈里那些没有工作,家境一般,但是整天进出高级餐厅、拎着大牌包、动不动就去度个假什么的姑娘,不出意外都是这一行的。

有的人表现得挺自然的,就好像这个钱挣得光明磊落,或者干脆装成一副天生“白富美”的样子。但我不行,我脸皮薄,但有的东西又想要,所以我挺纠结的,老想着再攒点儿钱就退出,但每次稍微攒点儿钱,就想把脸上哪儿再整整。

“我们老家没有三里屯”

我是遇到过危险的。有次接了一个接待和陪人吃饭的活儿,吃完去三里屯。那天我“大姨妈”来了,特别不能喝,吃饭本来就喝得不少,去了三里屯又继续喝,我中途去厕所吐了好几次,回来后还是得喝。

到后来,我不记得有几个人搂过我,从这个人怀里到另外的人怀里,甚至有次我要去厕所的时候,差点儿有人跟着我一块儿进去。到了后半夜,他们都走了,带走了同去的其他几个女孩儿。我迷迷糊糊地自己走在街上,觉得特别害怕,但脑子怎么着都不好使,最后也不知道给哪个闺蜜打了电话,她把我接了回去。

所以我说我真不想继续了。前几天我跟一个男人聊,他说:“我觉得你挺好的,心地挺善良的。”我开玩笑说:“那你把我娶了呗。”他没接话,特别轻地笑了一下。我当时觉得自己特别傻,什么都不是。

有时候我会想,干脆回老家吧,安安分分地找个工作,过几年嫁人。但有时候跟几个朋友去三里屯玩儿,喝得挺High,跳得也High,而且我知道我在舞池里有多惹眼,那种感觉又让我觉得挺好的,回老家,可是我们老家没有三里屯啊。

要么有特长,要么会“拿范儿”

在这个圈子混,你得有点儿不一样的东西,我不会乐器,也不爱装“绿茶婊”,我走的是欧美范儿。我英文不错,大学的时候,我是我们班唯一一个考过四级的,英语是看美剧和国外电影学的。就是因为我英语还行,所以如果饭局里有外国人,他们就很愿意找我去接局。深的不能聊,但是基本的问候我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有一次特逗,跟一个外国人聊,他居然宽慰起我,他说:“在我们国家,跳钢管舞都不是个什么见不得人的职业。”他还跟我说,他们国家有一个得了奥斯卡的女编剧,年轻的时候就跳过钢管舞,我说我知道嘛,《朱诺》。

对了,我有必要跟你说清楚,“外围”不是“陪酒女”,更不是“小姐”,我们陪同他们吃饭、唱歌、聊天、玩儿,在这个过程中,我得漂亮,得会玩儿,最好还有特长。我有朋友从小学二胡,陪吃饭的时候她会带着二胡给大家表演。有特长表演的当然价钱会高一些,没特长的就爱“拿范儿”。

这个圈子里“绿茶婊”型儿的为什么那么多,就是因为这个范儿好拿啊,长直发、中分、涂大红口红,给人一种“我挺文静端庄,还是有所保留有点儿神秘的”的感觉。拿这种范儿,自我保护和自我营销都占了。

对以后有什么计划?这个我不敢多想。我从来没指望会在现在的阶段,碰到一个多么爱我的人,我一五一十告诉他,别人付给我钱,我陪他们喝酒吃饭,然后他不计较这一切,跟我“Happliy ever after”(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不可能。先从这个阶段跳出来,就是我这个阶段最大的打算。至于怎么跳,我还没想好。

那个外国人想拿《朱诺》编剧科蒂的故事宽慰我的时候,我没跟他说,有次看到科蒂的一个采访,记者问她当年在Strip Club跳钢管舞时,她有没有想过自己有天会拿奥斯卡最佳编剧奖,她说“别傻了,我们当时想的就是怎么把今晚的舞跳好了,拿到比昨天多的小费而已”。(来自:时尚COSM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